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子午:德叔第十一次出征,目标西安!再为中医说些公道话

2022-01-08 16:44:5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本轮西安疫情累计确诊病例目前已超1900例,已经是武汉之后国内最大规模的局地疫情爆发。

  在9月初西安疫苗全程接种率在12岁以上人群超94%,近百万人接种了加强针,疫情爆发前105万3-11岁儿童已接种第一针的情况下,如此大规模的疫情爆发想必是出于某些防疫专家意料之外的吧?

  西安“封城”后尽管遭遇了各种各样的紊乱,所幸的是,西安最终还是跌跌撞撞地基本实现了“社会面传播”清零,然而,近两千例的确诊病例将意味着异常艰辛的治疗任务。

  在西安人民的翘首企盼中,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德叔”的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张忠德同志,终于在1月6日中午从广州出发前往疫情“重灾区”西安,这已经是“德叔”第十一次出征!

  临行前面对摄像机,不怎么爱在媒体面前说话的德叔只简短地说了两句话,“由于工作的需要,我现在马上就要出发去西安参加疫情防控工作了。我觉得最关键的要去做,在关键时刻带头去做,做比说更重要。”

  “做比说更重要”,笔者理解这句话是张忠德同志对自己的鞭策,是一位有着34年党龄的老党员和一位身为“国医大师”邓铁涛先生“徒弟”的中医人的责任与担当。

  “做比说更重要”,张忠德同志的这句话,不知道会不会让某些“说的比做的好听”、天天吹嘘“特效药”给医药资本当推销员的大师脸红。

  张忠德同志自己不愿意多说,笔者觉得还是有义务,再为沉默的中医和中医人说说话。

  正如德叔此前留在字条上的那句话所言,“病人在哪里,我的战场就在哪里!”从湖北武汉,到河北邢台、云南瑞丽、辽宁营口、大连庄河……再到第十次出征的甘肃兰州,不到两年时间里,德叔已经连续征战在抗疫第一线长达整整263天!最短的两次出征休整间隔不到48小时,其间因为过于辛劳还经历了“一夜白头”……

  德叔是一员中医猛将,也是一员“福将”,武汉之后,他所到之处实现了“零死亡”救治。这样的“福”绝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运气,全是中医人默默无闻的辛勤付出。这是中医药事业的光荣,也是全体中医人的光荣。

  德叔是优秀中医的代表。在这两年的新冠疫情防控战中,曾在抗击非典时创造了“四个零”成绩的已故国医大师邓铁涛先生的多位学生都英勇地战斗在抗疫一线。如邓铁涛先生的另一名弟子广东省中医院重症医学科大科主任邹旭教授就率队担纲雷神山医院C6病区,在2020年2月20日到3月29日的30多天时间里,他的中医队伍接受并救治了99位病人,其中还有危重4人,重症20人,续写了病人0转院、0死亡、医护人员0感染、病人0后遗症的奇迹

  看到这个具体的案例,那些诋毁中医,说什么“武汉之后中国局部疫情救治基本做到零死亡不是中医的功劳,而是医疗资源充足”的人可以闭嘴了吧?武汉当时的医疗资源还不紧张吗?而武汉前期中医参与率远低于全国其他地方,是其初期重症发生率和死亡率居高不下的一个重要原因,2020年3月初中医在武汉全面介入之后,重症发生率迅速下降。

  邹旭教授喜欢针药并用,并擅长用针。他在2020年2月15日在武汉汉口医院巡诊查房时,用针灸抢救一名呼吸窘迫的患者并立竿见影的镜头曾经全网走红,让这门古老的医学再次绽放出神奇的光辉。可惜,后来的电影《中国医生》里就全是呼吸机和插管的“功劳”了,仅仅在最后给了一个方舱医院患者喝中药的镜头,就这还被“中医黑”们说成是“安慰剂”!

  邹旭在为患者针灸治疗

  其实在德叔出征西安之前,西安疫情防控的第一时间,中医救治就已经开始全面开始。陕西省中医医院等5支西安本市省市级的中医医疗队整建制接管定点医院救治病区,还有大批中医医务人员进驻定点医院开展诊疗,实现了定点医院中医药救治全覆盖。陕西省还组建了3个中医专家组,统筹中医资源,采取“一人一策”的治疗方案,根据不同基础疾病、不同群体分类施治、多学科会诊,精心救治每一位患者。

  截至4日24时,西安已出现危重症6例、重症18例,这是中医第一时间介入遏制的结果,而就在前一天危重症还是7例,这就是说至少已有一例转危为“安”。重症发生率暂时控制在了1.36%,笔者知道某些人肯定会出来说这是西安接种率高的功劳。

  此外,12月22日起,陕西省中医医院还为长安大学南北两个校区在校学生配送中药6万余袋,为疫情防控指挥部、公安交警等部门赠送“清瘟护肺颗粒”“益肺解毒颗粒“避瘟解毒颗粒”等中药制剂3000余盒,有效地预防了病毒在传播链的源头长安大学的进一步传播。

  而中医“福将”德叔的第十一次出征,无疑是让西安的中医疫病救治如虎添翼,西安“转危为安”真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愿德叔在西安能再次创造出“零死亡”的奇迹。

  笔者其实还真希望那些看不起中医的网红专家来西安“练练手”,“是骡子是马拉出遛遛”,别每次遇到艰难都让德叔辛苦出征。不过这种想法也只是发发牢骚,真要这么干完全是西安人民的生命安全不负责任。

  令笔者感到悲哀的是,西安疫情之前还在满屏地吹嘘那个外资背景的“国产新冠特效药”;估计等西安安全了,“特效药”们又要出来刷屏了。

  “振兴中医”,让中医药为服务人民群众健康作出更大贡献,不能只是一句口号啊,而是有很多实实在在的问题需要去解决:

  ——前几天有媒体报道,去年以来,中药材价格普遍大幅上涨,有药材一年上涨超8倍!这是中医的错吗?显然不是!而是市场化的供应链给了资本势力和药贩子们联手炒作的机会,使得底层人民越来越吃不起中药,这是对中医药事业的毁灭性打击。

  ——正是资本势力的参与,让那些跟中医没什么关系的卖保健品的药贩子、药骗子充斥于传媒,骗取老百姓的血汗钱,还让真正的中医来背锅;那些集团化、资本化的“老字号”,在资本利润面前,也变得不择手段,自砸毛泽东时代复兴中医以后整整一代中医人无私付出攒下的“金字招牌”。

  ——中医的话语权本来已经弱到可以忽略不计,可是一场顶级的中医科学大会,却要请来大半药商和西医网红滥竽充数,这是在彻底剥夺中医的话语权啊。

  ——笔者两个孩子一个8岁一个5岁,出生至今没有吃过退烧药。小女儿前不久发烧,搁两年前就都是自己在家推拿处理了;然而疫情期间为了周围人的安全,还是带她到中医医院进行核酸检测确认不是感染新冠,然后医生就非要开退烧药。科室化的中医专门医院却不搞中医,这不是天下最滑稽的事情之一吗?

  ——中医的培养和认证体系也是很大的问题。笔者的一个朋友向一名老中医跟师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大约一个多月前遇到另一名中医药大学研究生三年级的学生一同来跟师,这个学生只是象征性地跟一两回。结果老医生发现这位研三的中医专业学生,对于中医临床完全是一窍不通,这样的中医培养体系真的没有问题吗?

  ——相反,在西医设置的门槛下,很多真正有本事的民间中医,却连“执业医师证”都拿不到。例如开出“清肺排毒汤”药方的葛又文被聘为中医科学院特聘研究员,悲哀的是,开方的时候连他都拿不到执业医师证,抗疫被表彰的名单里自然也见不到他的名字。

  其他问题其实还有很多,但仅仅是笔者以上所列的这几条,哪一条不是极其重要而又亟待解决的问题呢?

  在资本利润导向下,别说发展中医了,能给中医“保命”就不错了。德叔的老师邓铁涛先生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除了治病救人,就是在拼尽全力地给中医“保命”。

  80年代,眼见中医事业日渐衰落,邓铁涛先生感到很痛心,内心十分着急,1985年,邓铁涛利用给徐向前元帅看病的机会展示了中医的神奇疗效,最终推动了国家中医管理局在1986年12月的成立;

  1990年国家机构改革,中医药管理局要被精简,邓铁涛立即牵头我国各地名老中医再次上书中央,这就是在中医药界著名的“八老上书”(邓铁涛、方药中、何任、路志正、焦树德、张琪、步玉如、任继学);

  1998年,全国刮起了“西医院校合并中医院校”的风潮,邓铁涛先生再次联合任继学、张琪、路志正、焦树德、巫君玉、颜德馨、裘沛然等中医老专家7人上书,刹住了中西医院校合并的歪风;

  中医抗击非典取得了伟大的成绩,却很快被媒体雪藏,2006年,“取消中医”之声再次甚嚣尘上,邓铁涛先生又一次站出来,在一次大会上挥手引用毛主席诗词:“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亲眼见证了毛泽东时代如何振兴中医药事业的邓铁涛先生,如何能不感激毛主席、怀念毛主席呢?他在生前的遗嘱中写道:“我能留给儿孙最大的遗产为仁心仁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人生的最后时刻,他仍然铭记着毛主席的教导。

  作为邓铁涛先生的学生,德叔也时刻铭记着毛主席的教导。建党100周年之际,德叔罕见地面对媒体深情地讲述了自己作为一名中医人和老党员的故事与心路。

  毛主席说,中国“应对人类有较大贡献”,这其中便包括中医;德叔说,“不要把中医与先进文明科技隔绝开来,我们要冲破自己给自己捆上的枷锁。既要传承中医的精华,又要借助当下的科技文明成果来发展它、壮大它。我认为,在未来十到十五年,中医药将会有一个非常大的飞跃,为健康中国乃至健康世界作出大贡献。

  毛主席主张“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中西医结合”,“西医要学习中医”,德叔说,“毛主席在上世纪50年代就提出要打造中国的新医学。所以说这也是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在常见病、多发病的治疗上,中医药有很多宝贵的验方,可以在疾病早期进行阻断;而在重大疾病的防治方面,比如心脑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肿瘤等,只要认真研究,进行深度的中西融合,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效果一定会比这两种医学体系‘单打独斗’治疗更好。”

  而现实的问题不是真正的中医容不下西医,而是资本势力要彻底扼杀中医!

  从邓铁涛先生到他的弟子张忠德,一代又一代的中医人之所以铭记毛主席的教导,一方面是想更好地为人民服务,而另一方面不就是期盼现时代能像毛主席那样振兴中医、发展中医吗?

  而真想做到这一步,就该拿去毛主席的那样的决心:“搞不好中医工作,我来当卫生部长!”

  【文/子午,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