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三分治七分养”彻底治愈乙肝,救人医生却进了监狱

2021-09-06 08:20:29  来源: 大道天下行   作者:闻道即行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治愈慢性乙肝

  我在1990年进入上海交大读大学时,查出乙肝表面抗原阳性,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到了2001年体检开始发现肝功能不正常,确诊是乙肝小三阳。

  2002年起至2005年,多次住院治疗,使用过各种药物,包括免疫增强药物白介素和干扰素等,平均每年住院2个多月,仍然反复发作。

  我是标准的理工男,笃信科学的西医,非常相信西医的理论:“慢性乙肝是治不好的,只能控制”,只能长期打针吃药,尽量延缓慢性肝炎到肝硬化、肝衰竭的过程。

  2005年底,在帮得了癌症的朋友找资料时看到了刘弘章先生的书《太医养生宝典:漫谈三分治七分养》。书中一句话点醒了我:

  “慢性病人就是犯了错误的人,不改变错误的饮食和生活方式治不好慢性病”。

  世界上没有神药,而病人也不是待宰的羔羊。

  恰恰相反,治疗慢性病70%靠病人自己的努力,医生只能起辅助作用,这就是“三分治七分养”。

  1. 中医强调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

  这是中医治则中最基本的一条原则:医生必需首先保障病人的生命,然后再去治疗病人的疾病。

  什么是胃气呢?刘纯说:“胃气者。知饥也。”。也就是说,胃气体现在饥饿感。

  要知道,许多病人不是因病致死;而是不想吃饭,结果是自己把自己饿死了。因此让病人想吃饭,是病人痊愈的先决条件。

  采取什么办法能够迅速升提病人的胃气,使病人能够迅速产生饥饿感而能够活下来呢?

  刘纯发现生北山楂果、广木香熬的汤效果最好,因此命名为“开胃汤”:生北山楂果100克、广木香50克。

  除此之外,最好不吃晚饭。不吃晚饭,就相当于免费的开胃汤。

  2.食疗是中医的控制疾病的基础:肉汤、果汁和粗粮

  食疗是中医的传统疗法,也是提高人体抵抗疾病的能力,控制慢性病发展的基础疗法。中医叫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人类的许多慢性病,实际是营养不良性疾病。如果不首先解决营养不良的问题,那么一切药物治疗都是徒劳的。

  刘纯研究发现,喝肉汤的病人恢复的比较快。除此之外,还需要喝果汁,吃粗粮。

  3.除此之外,还要执行养生十条,“心疗、食疗、体疗、生饥、节欲、慎用药”。

  2006年2月开始,我就按照刘弘章先生的方法七分养:停掉所有西药,喝开胃汤(山楂100克、木香50克、猪苓50克、厚朴20克),喝肉汤,喝果汁,吃玉米等粗粮,基本不吃晚饭,并保持适量运动。

  两个月后检查,肝功能正常了,病毒DNA也转阴了。

  下面的对比照片就能明显看出七分养的效果:

  虽然乙肝的DNA化验转阴了,自我感觉也很好,可是两对半检查还是小三阳。

  我写邮件向刘弘章讲了七分养的效果,于是他同意提供专科药“变疰散”给我(也可以用市场上的“开胸顺气丸”替代)。

  两年五个月之后,2008年7月,检测报告乙肝表面抗原转阴,表面抗体出现,按西医的标准可以说是创造了奇迹,乙肝彻底治愈了。

  2007年4月依然是小三阳

  2008年8月表面抗原转阴,表面抗体出现

  乙肝可以治愈!而且治愈乙肝主要靠病人自己的努力,而不是期待神药、终身服药!

  不仅是乙肝,很多西医眼中的不治之症,都可以用三分治七分养的方法,让病人自己治疗。

  刘纯和医官们把疾病分成16个证候群,每一个证候群都要相应的七分养和三分治的方法。

  证候群

  现代病名

  肾气不足

  阳萎不育、性淡漠、多内分泌腺功能减退症等

  风热袭肺

  感冒、急性气管炎、非典型肺炎、大叶肺炎

  寒湿化热

  急性痢疾、急性胃肠炎、霍乱等

  中气下陷

  粘液性水肿、多睡症、重症肌无力等

  湿热内蕴

  夏季热、肝炎、肝硬化、疟疾、艾滋病、性病

  胃阴不足

  亚健康:慢性浅表性/萎缩性胃炎、胆石症、慢性胆囊炎、单纯转氨酶增高性肝损伤、青春期或者更年期综合症、习惯性便秘等等

  热入心室

  精神病、颠痫、戒毒等

  阴虚内热

  糖尿病并发症、

  运化失常

  慢性结肠炎、胃和十二指肠溃疡等

  血热妄行

  癌症、境界瘤、结核病、

  脾不统血

  再生障碍性贫血、功能性子宫出血等

  脾虚夹热

  尿毒症、慢性肾炎、泌尿系结石、心肌病等

  瘀热互结

  跌打损伤、良性肿瘤、红斑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等

  痰热壅肺

  慢性气管炎并发症、支气管哮喘、支气管扩张等

  胃肠实热

  阑尾炎、急性胆囊炎、急性胰腺炎等任何部位的急性化脓性炎症

  阴虚阳亢

  原发性高血压并发症 冠心病、高血压、脑血栓

  三分治七分养总结

  赵英健采访了刘弘章先生的很多病人,出版了《生命的疆界-中国太医养生自疗案例调查实录》一书,纪录了来自23个省,119人的亲历自述,包括治疗癌症、糖尿病、高血压等各种慢性疾病的成果案例。

  这样,我认识了很多刘弘章三分治七分养的受益者。

  02

  对中医的围剿

  中国有一亿人携带乙肝病毒。我兴冲冲的跑到当时最大的乙肝论坛“肝胆相照”,实名介绍我的经验。

  没想到,一去就被当成了骗子,被论坛的几个版主围剿。我最后发现,这个名为公益的论坛,实际是被西药利益集团控制的。

  他们推崇的是长期服用贺普丁、干扰素控制病情的疗法,最后是推荐肝移植治疗肝硬化、肝衰竭。而所有关于中医治疗乙肝的帖子都会被围剿,贴上反科学、骗子、迷信的罪名。而一旦有产生怀疑的版主提出质疑,就会被踢出论坛管理层。

  与此同时,以方舟子和方玄昌为首,媒体开始批判刘弘章是大骗子。

  刘弘章是明朝名医刘纯的后人,有族谱和刘纯留下的明代古籍《成化咸宁景厚家学》全书为证。该全书包括二十册珍贵的医学古籍:

  ⑴《玉机微义》,⑵《医经小学》,⑶《寿亲养老补遗》,⑷《药治通法》,⑸《药治通法补遗》,⑹《误治余论》,⑺《形神兆病》,⑻《短命条辨》,⑼《伤寒治例》,⑽《怪疴治例》,⑾《乳岩治例》,⑿《失荣治例》,⒀《噎膈治例》,⒁《反胃治例》,⒂《茧唇治例》,⒃《阴菌治例》,⒄《痰迷治例》,⒅《舌疳治例》,⒆《痹证治例》,⒇《求嗣治例》。

  其中一本古书《玉机微义》,在2004年4月26日,在中国天津市塘沽区家中,被天津市塘沽区卫生局的人抢走,下落不明。

  刘弘章的父亲刘世奎,字公台,1959年因为与苏联专家争辩被定为“中医霸”。原中医局局长吕炳奎,出身于中医世家,在中医药方面具有很深造诣,与刘弘章父亲刘世奎相交数十年,对刘家情况非常熟悉,曾亲自为刘家题词“瘤科世医”。

  原中医局局长吕炳奎和刘弘章

  刘弘章,1946年生。就读于北京清华附中、北京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到甘肃省政府医务室,担任甘肃省革委会主任洗恒汉中将、省革委会副主任李培福(曾被毛主席题词为“模范县长”)的保健医生,兼任甘肃水电工程局医院主管业务的副院长。

  1982年,刘弘章调回北京,在研究院的附属医院搞三分治七分养。

  到了1994年,卫生系统改制,卫生局不发给医院一分钱,还让医院给卫生局交钱。刘弘章认为这是外行瞎指挥,逼良为娼,纯属胡闹。于是在会议上,把他们痛骂之后,回来就把三个附属医院关闭;开办了一个网站去指导病人,宣传三分治七分养。

  2008年11月14日,刘弘章先生以“非法行医”的罪名被拘留。

  药监局提供的“刘弘章卖假药”的第001号证据,是福建一位女士的汇款单。而这位癌症患者在庭审当天特意赶到现场,要求出庭为刘先生作证。要求出庭作证的人太多,最后法院只安排了四位刘弘章先生的病人出庭作证:梁珊(网名渭琳)、本人(慢性乙肝)、乞建勋(肾癌)和彭明祥(公司全体养生)。

  开庭结束之后,幕后的斗争仍然很激烈。超过法律规定的最长时效之后仍然未能宣判。

  2009年7月22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严冬雪在方玄昌和方舟子等人策划下,发表了《审判“刘太医”》,哀叹定罪艰难。

  2009年9月16日,应网易新闻“视频访谈”栏目邀请,我和刘才富先生参加了《争辩“刘太医”》视频访谈节目。

  2009年11月12日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之《刘太医养生术》播出。曾子墨采访了方玄昌,以及刘弘章的受益者宋晓斌(本文作者)、乞建勋等人。

  下面是主要内容剪辑:

  曾子墨:一个名叫刘弘章的小人物,自称是明朝太医刘纯的后人,因为非法行医,销售假药被公安机关逮捕,但是竟然有很多受过良好教育,有社会地位的学者愿意为他奔走辩护。那么这个刘弘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其中又隐藏着怎样的真实情况呢?我们特地走访了与李弘章打过交道的几个人。

  话外音:2000年,自称太医后人的刘弘章先后创办了太医网站,出版的太医系列丛书大讲养生之道,一时间声名鹊起、备受推崇。然而,2007年以《中国新闻周刊》、《北京青年报》为首的媒体却揭露了刘弘章骗人的伎俩。2008年11月24日,李弘章被天津市执法部门逮捕。

  但是,在审判刘太医的法庭上,却出现了三个自愿给他辩护的证人,他们以自己在刘弘章那里就医的亲身经历为例,竭力替刘太医辩解。

  宋晓斌:结果呢,就执行两个月,两个多月以后,我的肝功能正常了。

  乞建勋:持续三个月之后,就觉得,唉,特别舒服,再一检查,唉,肿瘤没变大。

  曾子墨:为了探寻事件的真相,我们又采访了原《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方玄昌。方玄昌从2007年开始,先后派出多名记者去暗访刘弘章,做了一系列相关报道。虽然方宣称本人没有亲眼见见过刘虹章,但是关于这个刘太医,他却作出了全盘否定的结论。

  话外音:宋晓斌,网名真牛,自愿出庭为刘弘章辩护的证人之一。宋晓斌在1990年被医院检查出携带乙肝病毒。到了2002年,乙肝病毒开始发作。

  宋晓斌:发作以后呢,就用了很多办法,吃了中药、西药,那么还是呢,每年要住院两个多月。02年到05年,每年至少在医院里呆两个多月。

  曾子墨:在接触刘太医之前的时候,您到医院去治疗,或者服用其他的乙肝药物,完全都没有效果吗?

  宋晓斌:当时呢,因为大家都讲,乙肝这个病呢是治不好的,你只能就长期吃药,控制、延缓这个疾病的发生。疾病反复发作呢,给人压力很大的。我本身接受这个现实,但是我的太太呢,那时候那段时间呢,经常会在晚上做梦哭醒,他担心说像我这样情况反复发作以后,作为一个乙肝病人来讲,可能她到了40来岁就要守寡,就只能跟我们的孩子女儿相依为命,那么这个压力是非常大的。

  话外音:乞建勋,退休前曾任华北电力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自愿出庭为刘弘章辩护的证人之一。2006年4月,在医院体检中被检查出患有早期肾癌。

  乞建勋:一体检,4月份体检,4月15号,说是检查出来说是有那个嗯,叫我赶快往三院复查。唉,学校里就特别紧张,唉,我到了三院去之后嗯嗯,这就又做了个CT,又做了一个B超。大夫说,这就是肾癌。

  话外音:为了更好的确诊,乞建勋又到另外两家三甲级医院重新检查,得到的结果却是一样的,而且三家医院都给了他同样建议。

  乞建勋:赶快的动手术,晚做不如早做,把那床铺都给我预备好了。

  话外音:常规的治疗,没有办法在短期内彻底治愈乙肝,宋晓斌开始寻找其他途径。2005年底,宋晓斌在偶然的情况下得知了刘弘章生的养生方法。

  宋晓斌:到了2005年的年底的时候,我在书店里就看到刘弘章这个书,那个当时就是说,“震撼”两个字。

  他哪个观点就是让我感到特别震撼呢,就是他讲,慢性病人就是犯了错误的人,如果你不改变你错误的饮食和生活方式啊,你的慢性病是不好的。就是这个规定,让我大受启发。

  话外音:同样,乞建勋也是在偶然的情况下,了解到了刘弘章的养生之法。

  乞建勋:我爱人是那个嗯嗯,怕冷。这个大夏天的,就得穿着秋衣秋裤。嗯,晚上呢,睡不着觉,老出虚汗,这这衣服一天总得换两套。唉,这个怕凉,一点凉的不能吃,唉,身体特别虚弱。

  后来就找着了刘弘章的这本书,就按照刘弘章上头说那个汤,就喝汤,喝了三四个月,好了。唉,一副药没吃,就好了。所以说我爱人特别高兴。

  正好这时候呢,我这个检查出来了。

  话外音:于是宋晓斌和乞建勋开始按照刘弘章书里所写的方法为自己治病。

  刘弘章在书中提到,得了慢性病,不要急着去医院就医,可以先通过喝他祖传的秘方开胃汤、牛蹄筋汤、肉皮汤进行调养。当调养有了效果之后,才可以接受他的治疗。

  乞建勋:熬的那个肉汤,你看,这是牛蹄筋汤,对对对。

  曾子墨:那你服了他的这个药,服了,嗯,一个疗程之后,你自我感觉身体状况有什么变化?

  宋晓斌:再过了两年,到2008年7月份,就我的乙肝的表面抗原转阴,表明抗体出现,这就是说,彻彻底底的完全治愈了乙肝。

  乞建勋:后来第一年,基本上就处于战略防御阶段,就是没增大,但是也不变小。过了一年之后,就开始变小了,而且那个身体各个方面明显的变得轻松。

  曾子墨:那你们又怎么去解释,有很多他的粉丝声称了他的药,身体确实就好了。比如说癌症没有了,或者乙肝也消失了?

  方玄昌:这个问题相对于复杂一点的,我把那个大体上的那个嗯,那个方式,就是分析的方式来给大家谈一谈吧。就第一次是那个疾病,绝大部分疾病,具有自愈性。在疾病谱上有40%的疾病,他是能够治愈的。

  就是你吃不吃这个药,都会好的。就是人体的免疫系统啊,能够把很多疾病排除在外。就是能够让它自己好,这是第一。

  第二是有关癌症的治疗,对于癌症啊,有一个相当高的误诊比例,这个这个比例是非常高的。比我们想象的高的多,高到40%以上。有的地方、有一些医院甚至高达百分七八十。有这么高的比例,你治了那么多人,总有几个会被你撞倒,就是他本来就不是癌症,喝了你的汤好了。

  第三是那个普通的一些病啊,病人在经过你的一个心理安慰之后啊,就是假治疗效果,就是说给你治疗了,但其实呢,这里面是安慰剂,嗯,给你治疗之后也会好的。这就是虚假治疗效果,这个是现代医学的一大发现。

  曾子墨:除了读他的书,有没有和他本人接触过?

  宋晓斌:然后我就给他发邮件。我说你这方法很好,我相信你,我要买你的药。结果没有回音,发了很多的邮件都没有回音。那么直到有一次我我就跟他讲啊,我现在你的方法我是试用了,就按照你的方法养生了,我怎么做的,那效果怎么样,然后我说我要问你一些问题。诶,他就回了。

  曾子墨:回了邮件?

  宋晓斌:对。但是他很简短。那么据说呢,他每天要收到大概2000份邮件,他可能会看一下,然后他认为有价值,他可能会回,所以他回的都很简单。

  乞建勋:他那个一般的需要提前打电话,因为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去了之后,他还不怎么愿意接待我。他说他那个人都接待不过来。

  话外音:宋晓斌和刘弘章开始了邮件往来。直到为刘弘章出庭作证之前,宋晓斌都没有见过这位刘太医。

  而乞建勋经过多次电话沟通之后,终于见到了刘鸿章本人。

  乞建勋:他们家里头我觉得就没什么特别的,都跟普通人家一样。你一进去,它就不像个医院,根本就不像医院,就是普通住家户,就普通的一个人儿,根本不像大夫那样。哈哈哈就咱们这普通人儿。他那个高兴了给你治,他看人家不行他都不给你治。

  后来我一去,他就都不想给我治。

  后来,他说你看我治不过这么多人来,我对这个社会名流我才给治呢。

  唉,我一听这个,那我也得吹自己呗,我说我就是社会名流,我这是全国嗯十大技术经济教育家,我是国务院政府津贴享受者啊,我是工商恩,咱们那个重点大学的管理学院院长,博导、教授。我一说这个,他说那行,我给你治。

  话外音:这次天津之行,是乞建勋和刘弘章之间,唯一的一次见面。虽然刘弘章接受了乞建勋的请求,但是当乞建勋提及,想购买他的祖传秘方控岩散时,却被他拒绝了。

  乞建勋:即使给你看病,也不见得给你药,你买药他也不给你。他说我那药说老实话,有限,不是我的会员了,我一般的我都不卖给他们药。

  我说你看啊,我现在得了癌症了,我现在正在做一个国家级的重点课题,这个课题要做好了,这个世界第一难题解决了,那可以给咱们中国人争口气。他一听这个,他说行,没关系,别说5年,50年我都能保证你,我可以接收您入会,唉,咱们给国家争口气,这么着他才发展我入会了。

  话外音:就这样,在乞建勋的请求下,他没有交纳任何手续费,就加入了刘弘章所谓的“保健会”。但是出乎乞建勋预料的是,刘弘章的治疗方法,与其他医生大不相同。

  乞建勋:那个单子都没看。他就问我,你是什么病。我说肾癌。左肾右肾?我说右肾。多大了?我说是2.0。2.0小着呢,初期,没问题。

  他说你动手术了吗?我说没动手术。唉,没动手术更好办了,动了手术一化疗反而倒不好办了,你没动手术更好好,没问题。

  我以为他得给我开个方啊,干啥的,啥方也没有,他说我都在书上写着呢,唉,你要是回去你喝三个月的汤,唉,你有了饥饿感了,再给我来电话。这时候呢,我可以给你点那个控岩散,你可以吃点这个。

  方玄昌:中国古代对癌症的认识是不存在的,癌症是一个现代医学的一个概念,是在近一两百多年,只有100多年,认识到了很清楚的认识了一种恶性肿瘤啊,我们把它称为癌症。中国古代是没有癌症这个词的。

  曾子墨:当然古代和近代的医学与今天的医学相比较的话,可能会有很大的差别,但是他这样世家的身份,至少在他的描述当中,太医后代的身份,难道一点帮助都没有吗?

  方玄昌:对于他的宣传有帮助。即使他拿出真实的证明是刘纯的后人也好,刘纯把他证明为就是真实的太医也好,我们就把这两个前提都加进去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古代的太医,它对人体的了解,可以肯定不会比今天任何一个医学院低年级学生懂得多。

  古代的医生拿到今天来肯定都是完全不合格的。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你去质疑他的身份也好,不质疑他的身份也好,意义都不大。就怎么样,他有这个身份和没这个身份,是不是太医的后人啊,都没有意义,都不能证明他这些东西有用。

  即使他他本人就是太医好了,他把那个几百年前的刘纯搬到今天来好了,他肯定是个不合格的医生。

  03

  中医复兴和中国文化复兴之战

  方玄昌是方舟子的好朋友,他们俩个是被西方利益集团洗脑、收买后,否定中医、消灭中医的代表性人物。

  方舟子现在已经彻底暴露了,逃到美国天天在推特上咒骂中国。他当年拿了美国人的钱到中国,用所谓打假建立知名度,实际上就干两件事:反中医和推广转基因,却一度在中国如鱼得水。

  现在大家可以看得很清楚了吧,西方人的洗脑术有多厉害。

  他们通过建立西方中心论伪史,否定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医学甚至是中国的文字,在中国制造了大量否定中国的“黄色文明”、鼓吹西方海盗式“蓝色文明”的河殇信徒。

  而西方医药利益集团耗费巨资开发了无数种药物,但是仍然有那么多不治之症。怎样能够在治不好病的情况下,还可以不影响药物的销售呢?

  很简单,就是洗脑。

  西方医药利益集团宣传说,它就是科学和真理的化身,所有和它不一样的都是邪教,所有它治不了的病都是不治之症,而能治不治之症的都是骗子和伪科学。

  西方医药利益集团宣布了大量“现代医学”不可治愈的慢性病,用科学的名义告诉我们,高血压、糖尿病、乙肝、冠心病、慢性肺炎、癌症等等一大堆疾病都是治不好的,只能一辈子吃药控制症状。

  他们就像宣传基督教一样宣传他们的这套理念,把医生和病人发展为他们的信徒,大获成功。

  既然治不好病是科学,那么能治好病的医学就是伪科学。

  西方医学治不好的病被中医治好了,他们有好几种话术来说服你,这不科学:

  1. 这是个例,吃药会好,不吃药也会好,病人是自愈的,或者被误诊了,或者是心理安慰起作用看。

  2. 治疗同一种病,中医却可能用了几种不同的药方,没有统计学意义。

  3. 你没有做大规模随机双盲试验,治好病人也不能说明你有效。

  4. 中药在体外没有抗病毒的作用,不能证明有效。

  5. 就算中药有效,那中医的理论也不科学,必须废医存药。

  于是乎,即便面对中医能够治疗大量西方医学宣称的不治之症,它们也能够“科学的”加以否认。

  方玄昌、方舟子之流就是当年冲在前台的典型的利益代言人,今天的网红代言人更有欺骗性。

  从此之后,我认清了西方医药利益集团真面目,认识到西方中心论伪史的虚假,开始认识到中医药和中国历史、文化的伟大。

  从慕盛学老先生那里,我了解到了中医在非典中的贡献被刻意抹杀的事实,在2010年就开始写文章揭露治疗非典的功臣是中西医结合,而不是钟南山疗法。参考:亲历|从非典到新冠,中医药做出卓越贡献的曲折内幕

  2017年开始的“拨开迷雾看世界”系列公众号,也从宣传中医药疗效、破除西方伪史、破除西方制度的神话开始,加入了文化复兴和中医复兴的舆论战争。参考:中国文化启蒙了西方,也必将领导世界重归大道

  我们参与了揭露非典真相、戳穿西方制度神话、中美贸易战、香港暴乱、新冠疫情等一系列重大事件的舆论宣传战争,遭到有组织的水军疯狂攻击,先后损失了十几个公众号。

  但是中医复兴和中国文化复兴的胜利就在眼前,新冠疫情加速了这一过程。

  我们在疫情初期的预言,也正在变成现实。

  我们也将继续尽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

  当年,历经磨难之后,在不上诉、不上访、不见媒体的三不条件下,刘弘章夫妻被判处缓刑并释放。

  我第一次见到刘弘章先生是在法庭上出庭作证时;出狱后是第二次见到他。被关押一年多后,刘弘章先生的身体状况很差,手脚浮肿。说起家族的磨难,刘先生老泪纵横。

  此后刘先生闭门养病,失去联系,只留下未出版的书稿,和无限感慨。

  中医救人却有罪,不能让这种荒谬的事情一再重演。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