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回顾626指示:医疗市场化下的我们该如何守护自己的健康

2021-06-26 10:34:53  来源: 人民健康论坛   作者:小二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文/小二(感谢作者的投稿)

  以前,虽然也知道老百姓看病难,但切身体会并不深。

  去年下半年,母亲确诊癌症,这大半年时间里,我辗转于医院、药店、民间中医大夫之间求医问药,对于“老百姓看病难”的这个“难”字才有了深刻体会。

  母亲去年癌症晚期一确诊之后,医生就告诉我说:“癌症晚期无法进行手术了,必须得进行放疗。”我曾问好几个医院医生:“放疗风险较大,是否可以采取中药保守治疗。”得到的结果都是一致的,医生们的回答都是如下的话语说:

  “只能放疗,要是喝中药能把这病喝好,我们为啥不用呢?”、“你们简直不把生命当回事,这还敢拖,再拖癌细胞扩散了,就没办法治了。”

  但我在权衡利弊后,依然选择了中医治疗。

  一方面是因为我深知放疗的风险极大,这是一种杀病毒一千而自损八百的方式,很有可能会把人直接搭进去。

  另一方面,因为信仰马列毛主义,我对中医有信心。我从大学时期就开始了解毛主席时代的历史,知道毛时代的医疗卫生运动、赤脚医生制度。而我身边也有一位曾经患了血液病的同学在喝了五年左右的中药后成功治愈的案例,这也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从去年到今年,我们前后换了三四个中医大夫。虽然奔波折腾,但所幸截至目前,母亲病情稳定且有所好转。

  在带母亲看病的这个过程中,对医疗市场化、医疗资源配置、中医与西医也有了一些自己的思考。

  第一、作为治病手段,中西医本科相互结合,但在现实中却不是这样。西医被推上了神坛,中医被资本所抛弃,并形成了西医与中医的对立,其实这些都是市场化主导下资本逐利的本性使然。

  在我看来,中医注重人整个身体的运转通畅,通过“扶正气”提高身体抵抗力来打败疾病,且中医汤药药材均是以自然界可以找到的各种动植物为基础炮制而成,相对来讲,价格不是太贵,患者可以在家中自行煎服。

  而西医则更多的是借助现代先进仪器进行微观观察,确定哪里出问题了就医治哪里,哪里长了个瘤子就把它切掉,哪里有癌细胞就把它杀死。而这些治疗往往需要借助各种仪器,需要住院治疗,而仪器使用费用、住院护理费用等,便是资本可以大幅度逐利的地方。

  又因为中医更注重系统性的治疗,注重对人体生命的运转顺畅,因此更需要大夫自身去观察、去思考;而西医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相比较而言,西医入门比中医快,这就有利于资本快速地通过流水线式的应试教育培养大量医生为其服务。

  所以,这几十年来,西医大肆发展,中医相对没落。

  资本的本质是逐利的,因此资本注资医院,只是用“治病救人”的神圣光环来达到自己牟利的目的罢了,医院的医生也只是资本赚钱必不可少的工具。

  这也导致这些年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魏则西事件”就是其中的一次典型,而就在今年四月,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张煜用自有账号在“知乎”平台公开质疑有些医生“蓄意诱骗治疗”。

  第二,大病患者的治病之痛:西医花费高昂VS中医好大夫难求。

  我们家是贫困户,也在农村新合疗的体系范围内,但普通老百姓真遇上我母亲这样的大病时,依然出不起高昂的治疗费用。

  农村新合疗的报销制度是越往出走越少,如在县城能报销大约80%——90%,到省会城市指定医院大约只能报销70%,去外省的话则报销更少。此外,还有一些项目是不涵盖在报销范围内的如特定药物和仪器使用费用,体检费用等,同时到大城市治病的生活成本也会更高。

  由于资本的逐利性,医疗资源的配置更偏向于大城市。一旦生了大病后,地方的小医院因为医生水平和治疗设备的限制无法提供治疗,患者只能去大城市,虽然有一定报销,但每天几千甚至上万的费用在扣除报销后依然是普通家庭难以承受的。

  如果真能把病治好倒也罢了,关键是在资本的作用下,西医治疗在治疗癌症方面无法做到中西结合,很容易在放疗过程中引起如肾衰竭等其他并发症。去年十一二月份,一个病友患了和我母亲一样的癌症,她通过网络联系到我,那时她已经在进行放疗。年后,因为放化疗引起肾衰竭、呼吸衰竭、肺部感染等多个并发症,已于六月初离开了人世。

  西医治疗大病费用太高且没有保障,但选择中医治疗依然有他的困难。由于近些年来中医被资本主导的西医挤压,好的大夫不多且很多都在民间默默无名。因此,对于许多人来讲,一旦生了大病后临时找中医时总会显得仓促。

  第三,在资本的主导下,人们普遍相信西医,选择中医治疗会承受较大压力。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我们生活在资本主导的社会中,自然要承受资本文化宣传所带来的舆论压力。

  在资本的宣传下,多数人更愿意相信大医院、相信西医,而不愿意相信中医。在我选择用中医给母亲治疗癌症之后,身边的亲朋有很多都会表示不理解,甚至是直接恶言相向。

  今天,医疗、教育、住房依然是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且这三座大山还会越来越重。

  这也使我再次想起了1956年6月26日毛主席对卫生工作的指示:

  告诉卫生部,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工作,而这百分之十五中主要还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

  医学教育要改革,根本用不着读那么多书,华陀读的是几年制?明朝李时珍读的是几年制?医学教育用不着收什么高中生、初中生,高小毕业生学三年就够了。主要在实践中学习提高,这样的医生放到农村去,就算本事不大,总比骗人的医生与巫医的要好,而且农村也养得起。书读得越多越蠢。现在那套检查治疗方法根本不适合农村,培养医生的方法,也是为了城市,可是中国有五亿多农民。

  脱离群众,工作把大量人力、物力放在研究高、深、难的疾病上,所谓尖端,对于一些常见病,多发病,普遍存在的病,怎样预防,怎样改进治疗,不管或放的力量很少。尖端的问题不是不要,只是应该放少量的人力、物力,大量的人力、物力应该放在群众最需要的问题上去。还有一件怪事,医生检查一定要戴口罩,不管什么病都戴。是怕自己有病传染给别人?我看主要是怕别人传染给自己。要分别对待嘛!什么都戴,这首先造成医生与病人的隔阂。

  城市里的医院应该留下一些毕业后一年、二年的本事不大的医生,其余的都到农村去。四清到××年扫尾,基本结束了,可是四清结束,农村的医疗、卫生工作没结束啊!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嘛!

  那时,在毛主席的极力推动下,医疗资源分配均匀,农村更有赤脚医生制度作为保障。虽然那时物资相对匮乏,但由于采取中医方式进行前期保健和及时检查,老百姓的身体健康得到了有效的保障。

  今天,资本的发展逻辑既不顾环境的恶化,更千方百计压榨劳动者,普通百姓患大病的人越来越多。而一旦患大病,为资本卖力干活而辛苦挣得的工资也会被资本收割。

  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们该如何应对呢?

  我想首先是尽量不要生大病。日常一定要注意维护自己的身体健康,注意锻炼身体,保持愉悦的心情,尽量养成好的饮食习惯。

  在这一点上,我们应当向毛主席学习,毛主席一生非常重视身体锻炼,“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尚在湖南一师读书时的毛主席便写下了《体育之研究》并被发表在《新青年》上,在文中,毛主席系统叙述体育锻炼的重要性。

  在一师读书期间,毛主席每天坚持冷水浴;毛主席还结合拳术、体操和军事操练中锻炼的部分,自编了一套体操,叫“六段运动”;此外,毛主席经常和朋友一起爬山、游泳。

  其次,我们生活在资本主导的社会中,时常会因为生活而选择透支生命来换取微薄的收入,要想不生病又何其困难。

  因此我们日常生活中要注意多打听好的中医,积累中医资源。一旦生病后,我们一定要保持冷静,不要被医院的医生吓倒,并尽快联系不错的中医大夫,如果能用中医的方法治疗,就尽量先用中医治疗。

  最后,仅从个体角度思考如何应对看病难的问题是远远不够的,医疗问题是社会整体结构性问题中的一环,要想真正解决“看病难”问题,我们还得向毛主席学习,首先改善医疗体系中存在的种种不合理制度。

  参考阅读:

  1、中医可不可以治疗癌症呢?看一位患者的中医治疗记录

  2、“婆婆癌症晚期她劝老公放弃治疗被打”;他们亲人患癌选了中医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