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英雄不问出处,清肺排毒汤拟方人竟然是无证中医,工作单位至今是谜

2021-02-07 08:35:05  来源: 人民健康论坛   作者:壬岷
点击:    评论: (查看)

  关心中医药事业的不少读者,最近才陆续知道了这条令人深感意外的消息。

  2021年1月21日上午七点半,央视《朝闻天下》栏目报道石家庄中医抗疫的新闻时,有这么一句看似平常实则深矣的话:“葛又文是清肺排毒汤的拟方人,在去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中,清肺排毒汤就是临床救治中使用面最广、使用量最大、使用效果最好的中药方剂。”新闻中,还有采访葛又文的一段视频。

  然而,这条央视新闻并未引起什么波澜,直到1月底几家中医自媒体跟进后,才在中医圈内迅速传播开来,引来几多唏嘘感叹。

  央视这条新闻连续用了三个最字(“使用面最广、使用量最大、使用效果最好的中药方剂”)评价清肺排毒汤,可见评价之高。

  它的拟方人葛又文是何来头?搜遍网络,至今依然找不到他的介绍,央视介绍他的身份也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清肺排毒汤拟方人,中国中医科学院特聘研究员。”

  可以确定的是,自媒体深挖后发现,葛又文竟然直到2020年6月才拿到中医确有专长医师资格证。也就是说,开出清肺排毒汤时的2020年1月,他还是无证的民间中医。至今,他的工作单位、职务还是迷。为抗疫立下汗马功劳的这副汤剂出自名不见经传的民间中医之手,这着实让人感到意外。 清肺排毒汤到底是如何被推出来的? 其实,早在2020年3月21日,《人民日报》记者王君平就在《抗疫,中医药添加新力量》一文中介绍了清肺排毒汤的推出过程。只是,这篇报道和近期央视新闻一样,因为没有其他官媒的跟进而无人关注到。

  这篇报道写到:

  1月20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王志勇告诉葛又文,正在收集有关中医方剂,请他尽快研究并提出相应方案。葛又文判定新冠肺炎主要是因寒湿而起的寒湿疫,依据前期有关资料,综合分析本次疫情特点,统筹考虑汉代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经典医籍里的处方,很快,在1月26日中午,葛又文就把拟好的处方递交给王志勇。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王伟教授看到葛又文拟好的方剂和方解说,这个处方融会贯通、古方新用、创新组合。

  当天下午,在中国中医科学院会议室,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央文史馆馆员王永炎指出:传染病一直是以温病为主,而新冠肺炎是“寒湿疫”,是对中医药的大考。在武汉抗疫一线,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通过接诊患者,同样认为新冠肺炎为“寒湿疫”。国医大师、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主任医师薛伯寿一直关注新冠肺炎的防控和救治,再次建议将“湿疫”改为“寒湿疫”。

  葛又文的处方与多位专家对疫病的判断和思路不谋而合。中医药管理局科技攻关组和专家判定:此方可用。1月27日起,山西等4省率先试用,很快证明有效率极高。2月6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攻关组公布清肺排毒汤前期临床观察结果,并同时向全社会公布了处方和用法。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发文,推荐治疗新冠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

  《人民日报》上述报道已经比较详细了。可以看出,因为清肺排毒汤对病情判断精准、用药精妙,得到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国中医科学院、工程院院士等国内最顶级中医专家们的一致认可。

  要说国内中医药专家如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领导为何让葛又文出方子?目前信息有限,不好判断。或许,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已征集到了若干方子,葛又文恰好有机会献方,因最被多数专家所认可而入选。

  主流舆论或许担心报道葛又文会抢专家的风头,在近一年的时间中仅两次报道葛又文,且行文用笔一笔带过。若不是自媒体最近的挖掘、放大,葛又文三个字还会继续隐匿于默默无闻中。

  其实,英雄不问出处。从葛又文拟方到4省试用,再到正式公布临床疗效并推广全国,清肺排毒汤走向主战场只用了短短12天时间。可以看出,从政府到专家,并未因为它来自一位名气不大(甚至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的医生之手,就据绝使用、推广。假如有任何门户之间,就是另一种结果了。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清肺排毒汤这段抗疫佳话的出现,正因为千里马和伯乐兼具。多宣传葛又文既能显示中医药系统唯才是举、坚持人民利益至上的风范,也符合老百姓普遍认为的“高手在民间”的认识,还能鼓励更多葛又文积极为国分忧,何乐而不为?

  希望主流媒体多多报道葛又文,不让英雄总在幕后。流量不要只给前台的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