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敬!“蛇花子穿上白大褂”,他对民间中医的挖掘转化堪称典范!

2020-12-17 17:57:44  来源: 人民健康论坛   作者:壬岷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读到一篇文章,讲述的是国医大师朱良春老先生挖掘民间中医的故事,读来非常震撼,思绪良多。

图片

  2014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组织过一次全国范围的中医药传统知识调查工作,这项调查工作目标便是,对分布在基层、民间的中医药传统知识进行抢救性调查、挖掘和整理,全面掌握中医药传统知识资源状况,为制定中医药传统知识保护名录、建立中医药传统知识保护专门制定奠定基础。

  但,这些调查、挖掘、整理,最终是否能够让这些技术传承下去,能够让这些技术合法地用之于民呢?在如今的环境下,可能还要打个问号。

  毕竟一个目不识丁的“蛇花子”到后来穿上白大褂,成为一名正式医生,再后来还参加全国医学技术革命经验交流大会和全国科联第二次代表大会,并被中国医学科学院聘请为特约研究员,吸收为中华医学会会员,并荣获医药卫生技术革命先锋金质奖章,这样的佳话在现在基本已经不可能了。

  这个“蛇花子”是季德胜,这位伯乐便是国医大师朱良春朱老,这段故事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

  朱老那个时候是南通市联合中医院的院长,为了更好地为人们解除病痛,他很重视广纳人才,对民间有一技之长的“土医生”无偏见无轻视,还非常尊重。

  “蛇花子”季德胜是江苏宿迁人,1898年生人,从小颠沛流离的,他从小随其父亲捉毒蛇采草药,学了一套配制药饼治疗蛇伤的本领,还常常靠耍蛇表演挣口饭吃。26岁时,他父亲病逝,他又开始浪迹江湖,过程中成了家有了两个孩子,最后落脚于南通郊区的一个土地庙里。

  季德胜在长期的抓蛇采药实践中,一手治蛇毒的本领更加高明,而且他虽穷但性格豪爽,给穷人治病可以分文不取,对富人则毫不客气。

  朱老在注意到季德胜之后,认为他治蛇毒的医术可以为人们解除痛苦,便和卫生局的副局长等人上门去拜访季德胜。

  在附近农民眼中,季德胜只是个不识大字耍蛇的花子,而季德胜自己也并不认为自己治蛇毒的医术算是大本事,但朱老并不这么认为,他和季德胜商量好,当联合中医院有蛇伤病人求诊时,便请季德胜去医治,医药费全归季德胜所有,路费也由病者支付,季德胜欣然应允。

  再后来,朱老对季德胜治过蛇伤的患者进行调查,都证实其蛇药确有疗效,同时朱老对季德胜也十分关心体贴,两人成了莫逆之交。再后来,朱老询问季德胜蛇药构成,季德胜认为政府待他非常好,他愿意把秘方献给国家和人民。最终,这个秘方制成了药片——“季德胜蛇药片”,不止走向全国,还走向了世界,挽救了千万人的性命。

  这个故事还有很多细节,读来让人久久不能平静。还有朱老挖掘治疗瘰疬病的民间中医陈照的故事以及发现会治肺脓疡的小学教员成云龙的故事,都非常让人感慨。

  其一,民间有奇人。这一点放到现在仍然成立,不少民间医生一技之长的传承挺不容易的,如季德胜般,那是类似于“神农尝百草”般的亲身实践,摸爬滚打而来的;还有的是机缘获得秘方,但也不是“天下掉馅饼”,多是有善举。

  其二,这些秘方确有疗效。解放初期,缺医少药,尤其是农村。有这些民间医生以及秘方的存在是多么必要。

  其三,这些民间中医医德好。他们还会“劫富济贫”,他们自己就是穷人,真是让人感动,现在这样的医生少了啊。

  其四,当时重视中医,正在贯彻正确的中医政策,对民间有一技之长的“土医生”重视挖掘,还能转正。

  其五,有像朱老这样的伯乐。世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如果没有朱老这个伯乐,季德胜、陈照等“千里马”的“绝技”怕是难以惠及到那么多的人,随着他们的离开,这种绝技也就可能销声匿迹了。而这也正是从《执业医师法》颁布后,我们对民间中医传承最深的担忧所在了。

  其六,关于献秘方。笔者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安徽建有全国首家民间医药特色诊疗中心,继续抢救性挖掘调查中医药传统知识》,就有读者朋友留言,认为现在的环境,大家可能“自身难保”,将心比心,自己是不愿意献秘方的。而那个年代,就像季德胜对朱老所说的,政府对他那么好,让他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所以心甘情愿地献方。

  民间中医的传承需要好的中医政策,需要像朱老这样的伯乐,让其能被发现,能被合法化,被进一步研究,迈向科学,成为科技成果,造福更多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