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山西:大疫通治的试点经验

2020-11-16 11:42:30  来源: 中国中医   作者:罗乃莹
点击:    评论: (查看)

  7月15日,从境外入境山西的新冠肺炎患者叶先生走出定点医院太原市第四人民医院的隔离病区。住院治疗中,医生只予以氧疗和中药清肺排毒汤,治疗7天后叶先生两次核酸阴性,痊愈出院。

  “吸取了之前的经验教训,我们在输入性病例的治疗中很多都只用了中药清肺排毒汤,效果很不错。”太原市第四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侯燕玲说,一个疗程仅需3天,单独使用起效更迅速。药品费用不足100元,大大节约了医疗费用和成本。

  截至3月13日本土病例清零时,山西治愈出院的133例本土确诊病例中,有103例使用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的清肺排毒汤,采用中西医联合治疗,平均住院12.9天,远低于全国平均住院天数17.22天。

  山西,以确诊患者零死亡的答卷印证了其防控治疗方案的高效,彰显了祖国中医药的博大精深。

  决策

  率先试点,用上清肺排毒汤

  春节前夕,新冠病毒随着春运的人潮从湖北开始蔓延,全国各省绷紧了神经。

  “大家紧紧攥着国家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对这个新病毒还是心里没谱。”侯燕玲说。

  用什么药?怎么治?“兵”临城下,“武器”在哪?

  在首都北京,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也早已进入“战时”状态。“新冠肺炎传播迅速,波及面广,对每一个病人进行辨证论治既不现实也无必要。关键是要针对这次疫病的核心病机拿出具有良好疗效的通治处方,这本身就是辨证论治,也是历史经验。”面对全国严峻的疫情扩散形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王志勇向中国中医科学院特聘研究员葛又文等专家发出请求,“尽快拿出针对核心病机的关键方剂。”

  分析研判核心病机、临床症状、速效救治需要等因素之后,葛又文带着孩子以身试药,一张以祛除病邪和协同保护身体多脏器并举,攻守兼备的药方清肺排毒汤诞生。

  然而,中药方剂无法进入新冠肺炎救治的定点医疗机构,清肺排毒汤要想真正为患者所用,必须得到当地政府和医院的大力支持。

  药方有了,谁来第一批进行临床试用?率先试点考验决策者的勇气和对中医药治疗方案的信心。在山西省委省政府楼阳生书记和林武省长的高度重视下,山西省副省长吴伟亲自指挥,省卫生健康委主任武晋、副主任冯立忠、中医局长冀孝如督导,经过多方协调,清肺排毒汤进入山西省收治新冠肺炎定点医院。

  1月28日,太原市第四人民医院收治了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一时间,确诊病例和疑似患者人数激增。据侯燕玲回忆,当时医生对疾病的认识有限,大家参照国家诊疗方案“把能用的治疗手段全用上”,“省里对我们下了死命令,要实现零死亡,压力真的很大。”侯燕玲说,一开始,大家对于用中药存在不少顾虑,医生和患者对中药的疗效都不够信任。

  然而,长时间高度紧张地工作,医务人员中开始有人出现乏力等症状,另一边疑似患者数量攀升。“不干预不行,大家又想到了中药。”侯燕玲说,“不少医务人员主动喝上清肺排毒汤,喝完觉得舒服了很多。很多轻症患者用药之后症状明显减轻。”

  观念的质变发生在一个长时间高热不退患者的治疗中。用中药之后不久,这名患者开始退烧。西医大夫不禁感慨,“我们从西医角度解释不了这种变化,这回应该是中医药起的作用。”

  2月6日晚6点50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攻关组公布清肺排毒汤前期临床观察结果,在山西、河北、陕西、黑龙江四省定点医院救治的214例确诊病人中临床有效率达90%以上。当晚,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发文,推荐在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并同时向全社会公布了处方和用法,释放了新冠肺炎有药可治的信号,大大缓解了社会恐慌情绪,提振了中医人的自信心。

  山西试点的临床实践为全国推广使用清肺排毒汤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保障

  统一配药,保证原方严控质量

  疫情发生之初的全国,口罩紧缺,防护物资紧缺,药品药材同样短缺。

  在武汉“战场”上,由于一些定点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综合医院和传染病医院没有配备中药房,不具备煎药设施,一度面临无药可用的窘境。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关于规范“清肺排毒汤”使用及生产的特别说明中指出,“为确保临床用药安全有效,‘清肺排毒汤’应使用传统中药饮片调配,水煎煮使用,共煎共煮程序必不可少。为确保药力精纯,不建议与其他方剂、药物(包括中成药)同时使用。”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有时中药的精妙就在细微之处,稍有差别效果就截然不同。”山西省中医院药剂科主任王世伟举例说,清肺排毒汤中,生石膏的剂量范围在15-30克,可根据患者退热需要辨证调整。同时,对煎药流程和工艺也有要求。“生石膏须先煎入药。我们必须严格按照传统煎药方法煎煮,确保药效。”王世伟说。

  1月27日,山西省卫生健康委根据全省疫情形势进行统一部署,需要有能力的中医院为全省保质、保量地持续提供中药汤剂。山西省中医院作为一家三甲中医院,门诊量大、中药材消耗量多,疫情发生前已提前储备了2个月用量的常用中药材,成为承担这项任务的不二选择。

  清肺排毒汤所用21味中药全部是常用药材,专项启动后,山西省中医院储备的2个月常用中药材迅速派上了用场。王世伟回忆,疫情发生后,药材价格水涨船高,尽管有所储备,医院还是迅速启动了应急储备方案,与药材供应商联系,随时“补仓”,“一定要在保证药品质量的同时确保药品价格稳定不提高。”

  全省统一饮片、统一配方、统一剂量、统一煎制、统一质量、统一配送。六个“统一”最大限度地减少了中药饮片质量对治疗效果的影响,保证了清肺排毒汤的临床疗效。

  然而,要在实现全省“统一”原方用药的基础上把药及时发放到各个地市,配送和人力都是难题。

  为了顺利完成任务,药房工作人员八成放弃春节假期到岗值守,从中药饮片质量验收到调剂再到煎药,全流程严格管理。药品配送则同快递公司合作,克服春节车少和多地封路的重重阻碍,从省城太原向四周辐射,北至大同,南至运城、晋城,分散在数百公里的新冠肺炎患者都能在提出用药需求后的10小时内统一用上清肺排毒汤。

  治疗

  尽早干预,确诊和疑似病例疗效都显著

  在确诊病例的救治过程中,如何能在缓解患者发热、乏力、气喘、咳嗽等症状的同时协同保护其他身体脏器、加快核酸转阴从而缩短病程一直是医务人员面临的难点。

  一位在大同市第四人民医院就诊的男性患者经中西医结合治疗17天后症状改善,然而直至他入院第47天,核酸检测结果仍然不稳定,多次复阳。尝试多种手段无果,专家决定给患者服用清肺排毒汤。连续服用2剂药之后,这位患者的核酸检测结果连续2次阴性,终于出院。

  临床数据报告显示,山西省确诊病例在服用3付清肺排毒汤后,发热比例由61.38%降至全部正常;乏力比例由55.42%降为7.66%;咳嗽比例由65.2%降为8.33%;气短比例由45.23%降为5.1%。同时血常规、c-反应蛋白等生化指标正常化率也显著提升。

  “晋城市的确诊患者,我们都第一时间给患者服用清肺排毒汤,除2例重症转到了省里,剩下几例治疗后情况良好。”晋城市人民医院中医处赵主任在2月中旬向记者表示,总的来说,中药要尽可能第一时间介入,使用越早效果越好。

  侯燕玲也向记者表示,中药的尽早参与对快速阻断病情有非常重要的作用。3月下旬,山西太原被确定为第一入境点。与数月前相比,医务人员对患者的治疗用药思路更加清晰。“有了之前的经验教训,我们在收治输入性病例的第一时间就用上清肺排毒汤。”侯燕玲介绍说,该院收治的输入性患者中至少有6例在治疗时只用了清肺排毒汤,“由于介入及时,我们没有用任何其他药物和手段就阻断了病情发展。”

  疫情发生后,山西省委、省政府对中医药早介入、早治疗提出明确要求。山西省副省长吴伟多次指出“要让中医药出手,对于轻症病例抓好救治工作,要有中医药的贡献”“要加大中医药在确诊病人和提前在疑似病人中使用的力度,进一步开展相关科研工作”。

  在山西全省所有疑似病例中有超过三分之一服用了清肺排毒汤。经初步研究分析,通过早期用药干预,防控关口前移,疑似病例得到了有效控制,病程快速阻断,避免了对医疗资源的再度消耗。

  “普适、速效、决胜”,这是葛又文在拟定清肺排毒汤时制定的目标。山西对清肺排毒汤的全面应用把这一目标变成了现实。

  回顾中医药参与疫情防控的过程,侯燕玲感慨,从开始不敢用中药,到一些输入性病例只用清肺排毒汤治疗就很快痊愈,临床实践和显著疗效重塑了大家对疾病和中医药的认识,“和17年前SARS治疗不同的是,中医药已经从幕后走到台前。”

  “这一次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如果冬季疫情再度来袭,大家可以随时再度奔向‘战场’。”侯燕玲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