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顾景林:有关中医与新冠病毒防治的反思

2020-03-12 09:19:50  来源: 人民健康之声   作者:顾景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医自古以来防治瘟疫的智慧是很值得钦佩的。他们往往是熬一大锅中药让很多人一起喝,甚至把防疫草药放到水井里,对饮水的人进行统一预防。所谓瘟疫就是很多人在同一个时间患同一种传染病,是有条件进行简单、高效、低成本的批量防治的。一个医生负责一个村甚至一个县的全部病人的防治是当时条件下的需要,也是曾经的事实。除了有严重基础疾病,不能自理的病人外,是可以进行批量化治疗的。“一对一”摔跤才需要。新药试验需要的人手可能会多一点。防疫隔离期间可以看看电视剧《神医喜来乐》防治瘟疫的故事。

  现在医护人员“重装防护”,感染率、病亡率却高得惊人,令人痛惜。除了未知的原因外,被动防护策略造成医护人员呼吸不畅,极度疲惫,妨碍正常饮食代谢,影响生理平衡,造成免疫力下降,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或许是原因之一。这种防护方式带来的浪费也很大。

  据说从抗击“非典”起,医护人员开始佩戴包括一层N95口罩的三层口罩,以致造成缺氧反应。单一的物理过滤方式用到了极限,就应该另辟蹊径,可以考虑在标准口罩外面喷涂、浸泡对人无害、气味可以接受的杀毒药剂(如酒精、单宁、醋酸、茶多酚等),主动截杀病毒,阻止病毒透过,需要时加透明面罩阻挡飞沫,物理、化学措施并用,既要保证可靠地防御病毒,又要保证呼吸通畅。

  传统中医的防护装备一般都很简陋,西医以前也没有这么奢侈的防护,但却没有这么高的感染率、病亡率。中医主要是靠喝中药进行主动预防。

  这次抗疫不提倡普遍喝中药预防,但医护人员还是可以学一学从事同样工作的中医的防护措施来减少感染率的。据资料介绍,河南通许县人民医院根据被感染的风险程度不同,为全体医护人员免费提供不同配方的中药汤剂预防,医院进行艾熏消毒,医生只戴普通医用口罩,全院1200名职工无一人感染,确诊新冠病毒感染患者采用廉价的中药治疗,全部治愈,同行成功的实践经验值得借鉴。

  医护人员病亡率高可能也与学西医的往往不信中医,选择用西医的昂贵装备和药品治疗有关。即使不信中医,感染初期把中药汤剂当凉茶一天喝两三次,也会有好处,或许就能起死回生,莫当儿戏。据资料介绍,感染新冠病毒后,年轻医生李文亮接受纯西医治疗,不幸病亡,而李文亮的3位同事接受中医主导的治疗得以治愈。接受中医治疗的病亡率远低于西医。对于正在身边发生的活生生的事例,不能视而不见,置若罔闻,无动于衷,错失挽救生命的机会。

  治愈者血浆抗体疗法如果效果好,应该优先用于医护人员和重症病人治疗,医护人员康复了,可救治更多病人。

  我的文章《从物理、化学视角对新冠病毒感染肺炎防治突破口的哲学思考》可以解释中医防治新冠病毒的道理:中药多苦,那是因为含生物碱,生物碱可与蛋白质反应,破坏病毒蛋白结构,阻止病毒复制。在我看来,磷酸氯喹治疗新冠病毒的机理也可能是人工合成的金鸡纳碱(金鸡纳树树皮的生物碱)使病毒蛋白变性。如果破坏了病毒蛋白,就不能说只是安慰疗法、支持疗法了。

  可使蛋白质变性的有机化合物中药中还含有多种,食物中也很多,因此病毒有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就被莫名其妙地杀灭了。病毒其实比病菌更脆弱。西药经过提纯,一般只含针对特定疾病的有效成分,无关成分少,故一般对于非所治疾病没有作用。

  为了简明扼要,突出重点,前述文章中我用一句“新冠病毒怕热,盐、碱、酱、醋、茶、酒、酶、酚、姜、蒜等都是它的克星”强调了几个找药的方向。盐、碱、醋、酶、酚有望用于开发治疗药物,酱、酒、茶、姜、蒜适用于日常预防。

  化学上所说的盐一般是指酸与金属的化合物,不单指食盐,常见的石膏、小苏打、明矾还有很多化肥都属于盐类。酒、茶不可小视,酒类所含乙醇分子是医药上常用的消毒剂,红葡萄酒中含安全的酚类化合物。茶叶含生物碱和茶多酚,茶多酚是很有希望的防治病毒的安全酚类化合物。日常预防不象药物有着明确的剂量、作用部位和可靠疗效,只是造成不利于病毒传播、发展的条件。

  在前述文章中,本人提出了以多种病毒共有的蛋白外壳为突破口,通过物理、化学反应使病毒蛋白(主要是棘突蛋白)变性,破坏病毒蛋白结构完整性,剥离病毒残体,使病毒丧失复制能力的防治思路。这是一种通用性很强的途径,在防治病毒引起的大规模突发疫病的技术路线中是最有价值的。

  据此思路从中、西药成药中筛选出的药物和研发的广谱抗病毒新药与病毒核酸无关,不仅适用于防治新冠病毒,也同样适用于防治所有有着蛋白质外壳的病毒,不管是SARS、MERS,新冠、老冠,统统都能杀灭,病毒小的变异更不足为虑。

  待这种针对蛋白质外壳的疗效确切的抗病毒新药开发出来后,未来再出现新的未知病毒疫病侵袭时,可以用廉价的药物进行简单、高效、低成本的批量防治。在社会主义国家里,人民组织性强,有政府统一发放免费的预防药和防护用品,为感染者进行免费治疗,一定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扑灭病毒,妙药一剂抵封城。再不用走美国电影《传染病》的套路,让小小的病毒对国家经济和人民生活造成巨大影响,病毒再要危害人类,可能就只能脱去外壳,袒露祸“心”(核酸)了。即便出现那种情况,人类也会有办法制服它。

  在某些专家看来,新冠病毒似乎是一个出乎其类,卓尔不群的“奇葩”,古往今来的一切防治病毒的经验在它面前都失效了。科班的中医有院士压阵,排斥不了,但中医的很多流行民间,历来行之有效的预防措施都被轻率地批为谣言。但是我相信:“天不变,道亦不变”!人类千百年来防治病毒的经验是有效的,和其它病毒一样,新冠病毒也不过是一个蛋白质外壳包裹的核酸。我还相信毛主席说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一般来说,西医全面、系统,西药服用方便。中医在有些方面有独特优势,譬如在防治病毒方面。中医在中国基础广泛,医生容易培养,药物价廉易得,不需要昂贵的装备器械,适合中国的国情。

  据说毛主席对待疾病主张多发挥身体自身的抵抗力,尽量少吃药。医生的话不可不信,不可迷信。毛主席晚年做白内障手术专门指定用中医的“金针拨障”法,金针一枚,4分钟完成手术,切口仅2毫米,无需要缝合。毛主席亲身试验“金针拨障”法,他对这种简单、快捷、低成本的疗法的推崇之意是显而易见的。

  现在用西医搞“白内障复明”,补贴多,群众还治不起。附近有一位老人在县医院做白内障手术效果不理想,只得到省城做二次手术,春节前听说已经花了好几万,视力不如以前,又告发现黄斑变性和视网膜脱落,不知如何了结。这是在身边刚刚发生的真事。

  如果在当年合作医疗的条件下,培养一些会“金针拨障”法的医生做巡回医疗,应该用很少钱就可以把全国所有农民的白内障治好。这是只要想做还可能做到的事。

  面对多快好省的方案,真心实意地为人民服务的人会兴奋地说:这花不了多少钱,太好了!而为人民币服务的人会失望地想:这赚不了多少钱,没干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