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中医药强势崛起,他们慌了神,又掏出了“中医不科学”的黑旗

2020-02-22 14:11:44  来源: 红色小小兵   作者:红色小兵1226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年2月21日的《新闻联播》报道,中医药参与救治的确诊病例已经超过6万例,占比在85%以上,中西医结合治疗效果明显!

  连日来,中医捷报频传,国内主要媒体全渠道报道,大大增强了全国的信心、鼓舞了人心,也引起了某些人的恐慌。

  他们担心“土包子”抢了自己饭碗,于是老调重弹、故伎重演,祭起了“中医不科学”的大旗,旗上一律写着一行字:中药不做随机双盲实验就是耍流氓。

  赶快收起你的黑旗吧,你那旗越来越不管用了。

  每条中医的微博下,都有这样的言论

  之所以说是“越来越不管用”,是因为这面旗管过几天的用,现在也颇能吓唬一些人。

  从鸦片战争到八国联军侵华,中华文明惨遭涂炭、信心丧净。到五四运动,打出“科学”、“民主”两面大旗,科学似乎开始成为衡量一切的标准。

  这种思潮下,中医被部分人士当作旧文化的象征,欲扔掉而后快。梁启超、胡适等名人极力反对中医,30年代余云岫还在大h奸汪j卫怂恿下提出废除中医案,因遭到抵制而破产。

  建国初期,眼见废止中医行不通,这些人打着中医正规化、科学化的旗号,极力压制中医。

  为打掉这条路线,毛主席不惜撤掉贺诚、王斌两位卫生部长的职。

  说中医不科学,是一切反中医者一贯好使的工具。

  互联网兴起之后,打着科学旗号反中医的力量又沉渣泛起。具体到中药,就集中在“中药不做随机双盲大样本对照实验”这一个调调上。

  部分喜爱中医的人,一看此论很专业的样子,不知如何回答。

  那么,今天我们就来揭开“科学”和“随机双盲实验”的虎皮吧!

  一、比科学更重要的,是话语权、标准权

  都知道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

  这个世界上,谁掌握话语权和标准权,谁就是正确的。

  限制对手发展的最好办法,是让全世界都承认你就代表标准。一旦得到公认,就可以有对其他人的生杀大权。

  西医和中医,目前就是这样一个关系:由西医做标准,让中医去对标,凡是不符合西医的地方,就一律“不科学”。在科学话语占统治地位的今天,谁反对科学,谁就是错误。

  无论中药在临床上取得多少效果,只要认定你“不科学”,你连辩解的权利都没有了。这一招看似很厉害,你识破了它,它就认怂了。

  他们说:“科学是一套方法论,照着做的就是科学的,不照着做的就是不科学的,中医没有照着做,那么说它不科学是非常客观的评价。”

  你要真这样想,那是幼稚到家了。

  协和医院最初由小洛克菲勒出资建立,新中国成立后才变为国有

  历史上,美国以洛克菲勒家族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为了让西医药占据中国市场,投资过很多钱财。

  中国的医学院校被告知,如果他们想从洛克菲勒慷慨的赠予中得到好处,就必须使中国人民信服地把他们经过多少个世纪检验的安全、有效却又廉价的草药扔到垃圾箱里,让中国人民赞成使用美国制造的昂贵的有各种副作用的“神药”,当这些药致命的副作用再也掩盖不住的时候,则需要不断地用新药来替代。

  西医对几千年来被证实的针灸对人类的有效性毫不关心,他们说,如果不能通过大规模的动物实验来‘验证’古老针灸的有效性,就不能认为有任何“科学价值”。

  挥舞起“科学”大棒,就可以屠宰世界上一切传统医学。

  近些年来,洛克菲勒们夹着钱包回来了。

  他们持续持有对科学的解释权、话语权,继续打击着中医。

  微博上那些上蹿下跳反中医的人,一部分属于认识问题,尚可团结、说服;而另一部分则是职业打手,是西医药集团的忠实代言人,对他们要高度警惕。

  进一步说,对话语权、标准权的争夺,取决于更高层面的博弈,是社会领域的两大力量的斗争。

  二、什么是随机双盲大样本对照实验

  随机双盲大样本对照实验,被称作西药研制的金标准,是为了检测一种药品是否有效。

  随机,是指从患有同种疾病的人中随便挑选实验对象;双盲,是指医生和患者都不清楚用的实验药,还是安慰剂;大样本,是指实验人数必须达到一定数量,少了不行。对照,是指对病人分组,对照不同组别差异。

  一般可以把病人分三组。第一组是对照组,不做任何治疗。第二组是安慰剂组,给病人吃没有治疗成分的“假药”。第三组是治疗组,给病人吃真药。病人们并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组。最后根据结果统计,只有第三组的治疗效果明显高于前两组,才能证明该药物或疗法的有效性是真实的。医生也不知道自己身处哪一组,统计工作由第三方来进行,目的是屏蔽来自医生的偏见影响,让实验更加客观。

  由于西药是合成药品,其安全性无法保证,所以要做动物实验、做三期临床实验,这是需要的。一种西药药品只针对单一疾病(至多几种关联疾病),不因人的不同而给不同的药,所以随机双盲、分组对照实验也是必要的、可行的。

  不过,这套看起来完整、严密的程序,实际情况执行远不是那么严格。历年来被发现无效甚至有巨大伤害而撤出市场的西药,可都是经过了这些所谓“大规模随机双盲测试”的,结果又如何呢?

  三、中药不需要做随机双盲实验

  首先,双盲针对的是未知的新开发的药物,而不是目前已有的药物。中药不是未知的新开发的药物,而是经历了几千年百亿人次的实践,早已在实践过程中得到验证有效。相比之下,最牛的西药也不过是经历是几十年的跟踪研究,十万人级别的测试。

  其次,法律上的“祖父条款”,也就是不回溯原则。中药历史上已验证过多少次,而且均有效,当然不需要再做。再做一遍,就是回到原点,是脱裤子放屁。

  再次,更主要的是,中药一人一方,即便相似的病,药都不同,无法随机选取病人。医生需要望闻问切才能开药,怎么“双盲”?

  同一个中医,会给不同人的同样病症给出不同的治疗方案。所以大样本的样本同一性很难控制。对照实验的关键是单一变量,而常见的七八百种中药里,有四五百种是食物,请问,在长达半年的时间中,实验者如何保持单一变量?天天都吃一模一样的食物吗?

  双盲试验默认的是“一病对一方”,但这显然和中医实际操作相差甚远。

  中医药的对照实验倒是可以。比如针灸,同一个病人,先由一个人在穴位上胡乱扎针,看看效果;再由一个精通中医的人去扎针,看看效果。如果后者改善了病状,自然说明针灸可以治病。

  让中药双盲、随机实验,要么是糊涂蛋的削足适履,要么是中医打手的别有用心。

  四、最好的办法,是各走各的路

  中西医分属于两个不同的话语体系,就像两个不同的电脑操作系统。两个系统各自的优点,可以互相学习,但不能强迫一个按另一个的规则来。

  我们需要发展西医,更需要发展中医。如果让中医像西医那样研发药物,就是捆住中医药发展的手脚。

  管理中医最佳的方式,是尊重中医独立的体系,而不是强迫它与西医接轨。

  善良的人们,千万不要上当。

  红色小兵

  2020年2月21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