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国人迷信西医,外国人却在疯抢中医!中国人该醒醒了!!

2018-01-23 17:35:56  来源: 针灸刮痧拔罐刺血经络穴位疗法  作者:佚名
点击:   评论: (查看)

  导读

  中华民族悠悠五千年,中医是老祖宗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之一。她的独特与高明之处在于:四诊八纲的辨证方法、六经六气的对应原则、阴阳升降的平衡观念、天人合一的整体认识、卫气营血的循行规律、经络脏腑的五行生克属性。这些共同构成了中医一以贯之的治疗体系。

  几千年来医术沉淀,无数医家前辈总结成就的中医文化,却被当下一些崇洋媚外的人妄加诽谤,导致今天国内中医的萧条败落。

  放眼全世界,全球有40亿人是中医药的受益者。而在其发源地中国,“三素一汤”(抗生素、激素、维生素联合,加入葡萄糖注射液静脉给药)正成为各大小医院的治病常方。其后果就是造成细菌耐药,不利于疾病的治疗,国人的体质越来越差!

  中国人要是觉得中医没用,那么只能让外国人再来给我们上一课!

  中医在日本

  中医在日本被称为“汉方医学”,中药被称为“汉方药”,简称“汉方”。

  新浪微博网友@王建华air 的一篇博文可能更能说明问题:今天上午一病人说,她在日本访问期间感冒咽痛,去多家医院药店都买不到抗生素。日本的一个教授对她的行为表示惊讶,从包里拿出一小袋貌似速溶咖啡的东东(汉方药),说“我们日本人感冒咽痛发热都是吃这个的!”

  

  曾获得日本医师会授予“最高功勋奖”的日本医学权威大冢敬节,1980年去世前,曾叮嘱弟子:“现在我们向中国学习中医,10年后让中国向我们学习。”,不幸言中。

  目前,80%的日本医师会给病人开具汉方药,从事汉方的医师已超过10万人。一些大学附属医院开设有汉方门诊,大学的药房售卖汉方药的占74%(妇科占96.7%)。汉方药可在健康保险中报销,约150个汉方药处方被列入日本公共医疗保险的用药范围,每年的销售额达1000亿日元以上。

  

  在日本,超市药店中卖得最火的莫过于汉方药,甚至中国游客来此都会大买特买,带回去分赠亲友。

  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改革开放刚刚启动,日本人就开始研究《伤寒论》《金匮要略》,并以其为基础建立了汉方药多达几百个。日本还有一家公司2001年向美国申请了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专利,明确对以芍药为活性成分的包括加味逍遥散、当归芍药汤、芍药甘草汤、桂枝茯苓丸4个复方进行保护,并且最终获得了授权。

  

  日本在中药六神丸基础上研发出的”救心丸“,年销售额也超过1亿美元。冬虫夏草是中国的“三宝”之一,在日本也被注册了68个专利,当国人还在怀疑自己的传统医学是欺世盗名的“伪科学”的时候,日本人已经申请了《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方》中的210个古方专利!

  

  有的日本企业嫌这还不够,干脆直接到中国开办了涉足中药原料的药业公司,高薪聘请中国退休的老中医担当技术指导。一边用中国的药方和技术赚得利润,一边获取中医药秘密。

  中医在韩国

  中医在韩国的地位十分尊贵,在成功申报“端午”之后,韩国正准备将中医改为韩医申报世界遗产。

  

  早在2010年,在韩国《Career》(就业月刊)杂志社发起评选韩国最热门职业的活动中,中医师就被评选为韩国最热的职业。

  在韩国,中医师是最受人尊敬的职业之一,2000年其平均收入就位列韩国所有医生榜首,超过西医所有下属分科医生的收入。

  

  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韩国“韩医”招生就为韩国最高水平,如韩国首尔大学独立医院等,招收韩医人才为韩国顶尖人才,类似于协和医科大学、北京大学医学部在中国的位置。其竞争非常激烈,考上的难度非常大,每年考进中医大学的新生里,很大一部分是大集团干部、记者和大学教授等相当有成就的人。

  

  有一位专家表示,“韩国人太喜欢中医师这个职业了。韩国一年有750名中医师从大学毕业,韩国目前有1.4万多名中医师。中医师5年前就已经超过需求了”。

  但还是有很多年轻人千方百计地想学中医。许多韩国学生,由于考不上国内的中医学校,就来到中国留学,据统计,每年大约有1万名韩国学生到中国学习中医。

  中医在美国

  近年来,美国公众和医学界逐渐认识到中国传统医学的安全有效和通用广泛的特点,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愿意接受中医治疗。

  

  美国的超级著名健康节目Doctor Oz(奥茨医生秀),主持人为一个毕业于世界顶级医学院的美国心外科医生,在自己主持的中体验针灸并拼命宣传普及中医针灸 best of best。

  据NCCAOM进行的一次全国性调查表明,美国每10个成年人中,就有1人接受过针灸治疗。在这些人当中,又有21%的人除了针灸之外,还同时使用过中药、推拿、按摩等方法来治病。此外,有60%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在需要的时候乐于考虑把针灸作为治疗病症的一种选择。

  

  

  美国好莱坞许多的明星、篮球巨星都非常认可中医,甚至美国军方也开始大力运用中医针灸。

  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如今的美国看过中医的人、愿意接受中医治疗的人已经超过50%。全美一年每人平均接受中医服务的次数近2次。在美国从事中医药相关工作的人差不多有4.5万人。

  

  美国内华达州早在1973年就通过了中医合法化法案,这也是美国史上第一部《中医法》。不仅是针灸治疗,中药应用也正式合法化,该法案还承认了中医的独立地位,保障了中医不受西医影响。两年后,该州还进一步修改了该中医法案,规定保险公司支付针灸诊疗费用。

  

  美国目前有34个州承认了美国中医执照(NCCAOM)考试,除少数州自行命题考试发证外,该证堪称全国统一上岗执照。作为独立医学体系,美国政府每年花费超1.2亿美元用于补充和替代医学的研究和发展,而针对中医、中药和针灸的研究项目多达几十种。

  

  据悉,河南有位老中医有一份治疗肺结核的祖传秘方,效果非常好。美国人闻讯后,假扮病人在老中医家“卧底”一个多月,最终骗得了秘方。为了获取中医宝贝,他们既来暗的,也来明的。2008年,美国有关部门拔款500万美元给北京协和医院,委托该院帮其了解中医药资源和开发利用情况。

  这些年,美国从中国挖掘了大量的中医人才,据说,美国还有个规定,中国七十岁老中医,到美国去可享受“敞开绿卡”的特殊优待。

  

  几年前一批美国人曾以旅行团的方式到山西运城来治疗结核病,当地有一位老中医有独门绝技。他曾公开打擂:“你们哪家医院说治不好,最后发了病危通知的,都可以送到我这里。我保证一个月好转,三个月出院。”美国人去那里,就是想不惜一切代价地拿到那张治疗结核病的方子。

  中医在欧洲

  本是西医起源的欧洲,却占到全世界中草药消费市场份额的44.5%,60%以上的欧洲人都在使用中医药物。据不完全统计,欧洲目前受过培训的中医药人员约有10万余名。

  

  其中在职的约占60%,中医药诊疗机构有1万多所,大部分以针灸为主,有30%-40%的诊所兼用中药及其制品;中医教学机构300多所,每年将向各国输送5000多名中医药人员。中药产品进口批发商500多家,即使在仅有1500万人口的荷兰,中医药人员也达4000多人,拥有1500多家诊所。

  

  受温带海洋性气候影响,英国常年多雨。历史上毫无「湿气」概念的英国人,风湿病重到骨子里,数百年无药可医。

  直到1961年,英国人成立针灸学院,才终于找到攻陷风湿病的灵丹妙药,万万没想到,古老的中医竟成为自己的救命稻草。

  

  如今,英国中医诊所已高达3000多家,仅伦敦就占三分之一。平均每年都有150万人接受中医疗法,超过11所正规大学开设中医、针灸课程,响当当的英式授课。比起抗生素横行的西医,他们更推崇以自然疗效著称的东方医术。

  

  德国每年接受中医治疗人数超过200万,拥有官方针灸证书医师超过5万,占全德国医生总数的16.7%。中德1991年合建的第一所中医院,刚开放就受到热捧——仅预约挂号就需等半年之久,在对医药使用最谨慎的德国,却拥有一大批中医中药的忠实“粉丝”。

  

  在德国,看中医个人支付的费用是看西医的10倍以上。可以说,看中医在德国不仅是一件“小资”的事情,还是“贵族疗程”!

  瑞士这个人均寿命82.4岁、排名世界之首的「健康大国」,从1999年3月开始就将中医、中药、针灸的费用纳入国民医疗保险。

  

  作为欧洲第一个实施中医立法的国家,2013年匈牙利国会就通过了中医立法,中医师在匈牙利拥有正规的行医许可。并于2015年由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签发颁布了中医立法实施细则,开始承认中国高等中医院校学历,中医师有5年相关工作经验并符合相关条件,就可申请在匈牙利独立行医的中医从业人员行医许可证。

  

  匈牙利总人口不到1000万,有近600名匈牙利医师开设有自己的中医诊所。由此可见匈牙利从医学界到民众对中医的认可程度。

  

  比利时已把针灸纳入正规医学。

  意大利不少医院设有中医门诊部,全国草药店均能见到中草药和中成药。

  挪威已成立官方的中医药工作小组,加快了对中医药的发展。

  

  中医在澳洲

  澳大利亚是全球首个以立法的方式承认中医的西方国家。从2012年7月1日开始,在澳大利亚正式注册的中药、中医师能够在澳大利亚合法行医,并且在澳的5000余家中医诊所被正式纳入澳国家医疗体系之中。

  

  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夫妇看中医

  在澳大利亚,有百分之七十的医生会在治疗以后向患者推荐针灸理疗,一年中连续十二个月去接受针灸调理的患者,占到澳大利亚总人口数的百分之十,几乎所有的医疗保险机构都对针灸调理治疗给予补贴。

  就诊数据显示,全澳中医及针灸诊所每年服务约280万人次,其中80%的患者是以英语为母语的主流社会群体,全行业年营业额达上亿澳元。

  

  随着近年中医和中药在澳大利亚的推广,澳大利亚社会对中医药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中药也被列为澳大利亚“补充药品”中的重要门类,联邦政府也正式成立了国家中医局,并公布全国中医注册标准。

  

  目前,在澳大利亚,大约有二十所大学提供中医课程。其中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悉尼理工大学、西悉尼大学更是提供研究生课程。

  中医在中国

  世界进入近代以来,在西方文明主导的世界格局下,中医被步步进逼,奇怪的是:在几多濒临“生死存亡”的过程中,中医非但没有被抹杀、被遗弃,还在21世纪科技文明的今天,广泛传播到了16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在全世界都是绝无仅有的!

  中国的方舟子、何祚庥、张功耀这些口口声声讲科学,讲西方,口口声声要取消中医,此时该做何感想呢?

  然而,在中医的发源地——中国。不可否认,真正愿意信奉中医的人正如方舟子之流所期望的那样,在越来越少,这场中西文明交锋的文化战争,我们确已输了一场。

  据悉,世界中草药市场总额超过600亿美元,而中国大陆的份额只占其中的2%,不及日本的一个零头。韩国,甚至中国台湾地区所占份额也比中国大陆多几倍。而且这2%中的约70%还來自中草药原料销售,附加值高的中成药出口是微乎其微。

  

  一方面,是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拼命叫嚣,中医不科学,中医应取缔;另一方面,是全球资本在世界中医药市场上疯狂布局与扩张,抢挖人才秘方,抢注专利商标。

  外国人真不傻,虽然他们还解释不清中医的六经六气,还搞不懂其阴阳升降,但作为全世界公认有效的治疗方式,中医的疗效是他们追捧的事实。

  遗憾的是,多数国人一辈子不曾明白:相比占有,失去永远更为简单。当这一拥有五千年历史的传统医学在国外攻城拔地时,却在本土渐渐萎缩。

  身为中医人的我们,一次次的想把更大视野的中医现状展示于每个普通读者面前,也许一点省思和呐喊能撼动普遍存在的对中医偏见的大山,让更多的读者能静下来了解中医、走近中医并尝试中医。中医不应该离我们自己渐行渐远却离别人渐行渐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