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食品安全

胡总书记说的对:中国需要生物国防

2012-07-11 08:16:40  来源: 作者博客   作者:直言了
点击:    评论: (查看)

胡哥说的对:中国需要生物国防。
直言了,2012-07-05 | 2012-07-10 10:07:20 。
http://zhiyanle.blog.hexun.com/77706638_h.html


据人民日报(2012-06-12)报道,胡锦涛在两院院士大会上的讲话指出:“
发展生物安全应对技术,有效防控对人民生活和生态环境的生物威胁”。

我很同意国内一些网友所说,胡锦涛的讲话实事求是、为转基因技术国家管理提出了正确的方向:国土安全和人口安全是最底线的国家利益,转基因技术管理必须无条件地服从这个国家根本利益的安全需要。我也很同意那些国内网友的见解:胡锦涛的讲话说明中国当局意识到了转基因技术具有规模杀伤力的危害风险,纠正了以农业官员为主的只看赚钱经济利益而不顾国土人口安全的“转基因大跃进”的错误决策和错误做法,把维护国家根本利益的生物国防建设提上了工作日程。当然,相关国家决策基本方向得到纠正,对官员(特别是对涉及到既得利益的部门的官员)也是个严重挑战:他们是走到维护国土人口安全的正确道路上来,还是继续搞他们为赚钱经济效益而牺牲中国国土安全和人口安全的错误做法?



一、铁证证明转基因技术可以成为规模杀伤的生物武器。

在官商学媒结成的“四位一体”既得利益集团长期控制的舆论舞台上,有个造谣惑众的说法,似乎“挺转”和说转基因技术“更安全”的是“科学”的、而“反转”的和讲明转基因技术危害风险的则是“科盲”。那是颠倒黑白,即事实刚好相反。

转基因技术开拓人伯格博士早就明确指出,转基因技术及其产品对人类健康、动物健康和生态环境都有严重的危害风险威胁,甚至可以成为发动生物战争的具有规模杀伤力的生物武器;不要以为掌握了一些转基因技术,就是掌握了生命的全部知识而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生命和改变自然规律了。搞转基因技术必须有法治道德的自律,必须有民众的信任,必须有国家严格管制。

基因学RNA-水平的科研技术开拓人特敏博士的学术成就推翻了所谓“DNA-RNA-蛋白” 和单向作业的“中心法则”,证明了基因作业也可以是“蛋白-RNA-DNA”的多向性和多样性,证明了转基因技术及其产品是不稳定和难以预测的,证明了转基因技术可以使食品、植物和动物等等成为发动生物战争的进攻武器。他的学术成果更深入地证明了转基因技术的危害风险,风险管理提供了更充足的科学技术依据。

美国中央情报局于1999年03月刊3日发布的题为《全球生物战争威胁》的文告说:转基因技术有双重用途:今天它对人类是个“好东西”,明天它就可能成为“杀人魔鬼”;今天它可以让你赚钱,明天它就可能造成大规模伤亡。转基因技术可以使植物动物成为攻击武器,可以快速也可慢速地发挥攻击作用;其攻击目标可以是直接杀伤人类,也可以是破坏某个区域的生态环境或破坏某个具体经济目标。鉴于只有极少数人掌控着转基因技术(包括产权),同时,鉴于任何人都可以用极低成本来制造和使用转基因技术武器,我们(美国)所面临的安全威胁就更大和更严重。(大意完。原文附后。)。

转基因技术开拓人提供的科学理论方法、美国官方提供的官方政策依据,都明确说明转基因技术具有大规模杀伤力、可以用来制造发动生物战争和实行生化恐怖袭击的武器,因而具有严重的危害风险。

对比看,以农业部门官员为主的官商学媒“四位一体”既得利益长期鼓吹转基因“更安全”;可是,他们至今没能拿出任何确凿的科学依据和政策依据来支持他们的说法;他们能拿出来的东西都是些商业假话的鼓噪。譬如,农业部媒体拿出的转基因“更安全”的所谓“权威关注”的“权威”证据,是经合组织的商业文章;而美国老牌杂志《大西洋》已经明文指出,该组织是极少数白人富翁资助的国际商业推销机构,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科技学术组织。当然,他们也有个所谓“更安全”的“证据”,那就是:他们制定了机关食堂制度、保障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家属子女能吃到天然有机食品和避免转基因食品,-- 他们不吃转基因食品,当然就比吃转基因的“更安全”了。


附件:美国主要智囊团之一CSIS发表的调查论文说明生化武器的杀伤力:
一次喷雾式投放可造成百万人以上死亡,威力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投放的原子弹爆炸;而转基因技术制造的生物武器和投放方式所发生的规模杀伤力要超过一次喷雾式投放的生化武器的杀伤力。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一、正确的选择和错误的选择。

20世纪,人类科学创造了两个大规模自杀武器:一个是核武器,是“集中”和“显性”的;另一个是以转基因技术为主要内容的生化武器,是“分散”和“隐形”的。谁拥有了这两个武器及其攻防系统,谁就可能改变世界格局。

20 世纪,人类做了一个最大的正确选择和一个最大的错误选择。正确的选择是:任何私人或组织都不得拥有核技术产权,即堵死了核技术商业化泛滥成灾的源头、给核武器扩散套上了枷锁。错误的选择是:允许私人或组织拥有转基因技术产权,为转基因技术泛滥成灾和生物化武器扩散打开了绿灯。

如果说,冷战时期的主要实力拼搏竞赛是核武器的话,那么,冷战后的主要实力拼搏竞赛就是以转基因技术为主的生物武器。正因为如此,普京一上台,第一件事情就是全力支持俄国军方的外号叫“赞比枪”的以转基因技术为主要内容的生物国防系统建设(而不是搞什么转基因食品作物及其商业化)。

如果中国持续搞“转基因大跃进”,继续让转基因技术泛滥成灾和继续管理失控的状态,那么,中国就不但是个转基因武器的实验场和战场(目前可能已经是个“准战场”了),而且,还可能成为既害己又害别国的恐怖袭击或战争攻击的转基因武器发祥地提供者。

中国已经是世界大国和正在成为世界强国。中国如何有效严管转基因技术泛滥和实行以转基因技术为主要内容的生物国防建设,那对中国自己、对中美关系、对世界格局、以及对全球有效管制生物武器扩散及防止生物战争和维护全球和平,都有积极建设的重大意义。

从这个角度看,胡锦涛讲话指出的“
发展生物安全应对技术,有效防控对人民生活和生态环境的生物威胁”,那不但说明中国当局是对本国国土人口安全负责任的,而且,对别国和对世界的国土人口安全也是负责任的。这才是中国成为世界大国和世界强国所应有的品质。



一、建立全民“生物国防”的公民意识。

在世界市场,美国官方被看作转基因产品的“最大推手”;然而,在美国国内,美国官方的工作一直是以转基因危害风险管理为主的,是向民众清楚说明转基因技术及其食品作物的危害风险的。

譬如,美国军方文告清楚地向美国民众说明,转基因技术21世纪的“下一代”生物武器、可以用来发动生物战争或恐怖袭击;美国卫生部转发调查论文,清楚地告诉民众,转基因技术可以用来做规模杀伤武器,并阐明了美国俄国长期在以转基因技术为主要内容的生物国防竞争方面的发展史实。

又譬如,美国公共电视网PBS-有个“教师辅导”节目,帮助美国全国中小学教师的“生物国防”教育普及工作,使美国公民从青少年时代开始,就认识到任何科学技术都具有为人造福和发动战争的“双刃剑”功能、从而能认识到生物国防的重大意义和建立起生物国防的公民意识。

最近,在美国发生的一个事件充分反映了美国“生物国防”知识普及教育的积极效果。美国主要媒体报道,美国德州发生了牛群暴死事件,其主要缘故是一种转基因牧草与牧场环境发生互动作用、产生了巨毒气体、造成牛群暴死。该牧草在过去15年似乎很安全,但条件具备、其潜伏的杀伤力就可以迅速暴发而造成规模伤亡。有人争辩说那不是转基因牧草,也有人指明那不是通常所说的BT/HT一类转基因牧草、却也属于人工化学方式制造的转基因植物。不管他们的争辩如何,美国主要媒体和民众反响都足够强烈,纷纷指明说这事件反映了转基因食品作物武器的一大特点:可以长期隐蔽、适时规模杀伤。该事件意义超出了它本身的争辩和调查结果如何的意义,实际上成为一次美国全民“生物国防”意识的测验,而测验结果基本良好。就是说,“生物国防”已经成为美国公民意识的一部分,这对美国维护国家安全和国土人口安全等等都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比较看,中国社会几乎就没有生物国防的基本意识。更糟糕的是,有记者学者和军人等人士指明转基因技术可以成为规模杀伤武器、呼吁中国官方做好中国的生物国防建设;可是,农业部门的官员却说那是“耸人听闻”、试图否定转基因技术可以成为规模杀伤武器的事实。为了金钱利益,那些官员连国家安全的起码概念都没有甚至还要否定,真不知道中国社会怎么能容忍和允许那样为钱而不顾国家利益的官员来主管自己的食品安全。

做好“生物国防”的建设的工作有很多方面,我想,起始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要采取果断措施严格治理转基因技术泛滥成灾和管理失控的局面,就是要整顿已被外国转基因公司及其资本渗透的农业部门、调查处理甚至罢免那些为金钱利益而牺牲或出卖国家利益的官员,就是要使生物国防成为全国人民的公民常识或公民意识。--- 美国那样做了、中国也应该那样做;而且,我特别希望人民日报和新华社那样的执政党喉舌和代表国家的媒体,能带头停止转基因神话鼓吹,带头做好生物国防的知识普及教育,为维护本国的国土安全和人口安全的最底线国家利益而尽到自己的责任。

 


附件:美国中央情报局文告清楚说明转基因技术可成为规模杀伤武器且有全球威胁。

标题:Worldwide Biological Warefare Threat (全球范围的生物战争威胁)。
发表:CIA, March 3, 1999 (中央情报局,1999年03月03日)。
原文摘录:
Researchers are exploring different ways to use BW, including mixtures of
slow- and fast- acting agents, and "cocktails" with chemical agents.
Gains in genetic engineering are making it increasingly difficult for us to recognize all the agents threatening us.
Also, BW attacks need not be directed only at humans. Plant and animal pathogens may be used against agricultural targets, creating potential economic devastation.

Two other phenomena complicate the problem. First, scientists with transferable know- how continue to leave the former Soviet Union, some potentially for destinations of proliferation concern. And, second, the struggle to control
dual-use technologies only gets harder. A few individuals are ready to take advantage of this and are ready to transform opportunities for human betterment into threats of human destruction.

Regarding the dual-use problem:
The same technology that is used for good today, can, if it falls into the wrong hands, be used for evil tomorrow. The overlap between BW agents and vaccines, and between nerve agents and pesticides is, as you know, considerable. The technologies used to prolong our lives and improve our standard of living can quite easily be used to cause mass casualties. BW technology is, in part, widely available because all societies have a legitimate need for the biotechnology on which it is based.(摘录完)。



附件:美国生物国防知识普及教育一瞥:
上左:美国军方文告:转基因技术是可用来发动生物战争和恐怖袭击的下一代生物武器。
中右:美国卫生部转发调查报告:转基因技术可成为生物武器。
下左:美国公共电视网为中小学教师举办的生物国防知识教育的辅导节目之一。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 #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