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食品安全

无糖背后的阴谋——阿斯巴甜

2019-04-01 11:10:37  来源:稻菽千重浪  作者:田畔
点击:   评论: (查看)

 

  全球阿斯巴甜每年销售额多达十亿美元,几千件食品或药品采用了该甜味剂,甚至包括儿童服食的维他命、钙片等。然而,这种化工甜味剂却充满危险,或许是一种毒药。

  转载编辑丨西西废

  后台编辑丨海娄

  前几天,生态引领时尚群讨论阿斯巴甜是否有害,大致看了一下,觉得这个讨论其实已经涉及到一个食品安全的原则问题,人工合成化学品是否靠谱。有必要进一步探讨。

  根据有关材料:

  1.阿斯巴甜不是食物,而是一种广泛用于食品加工的人工合成化学添加剂。

  2.  阿斯巴甜来自化学药品试验。20世纪60年代,美国一家公司合成制作抑制溃疡药物,无意间发现到阿斯巴甜这种化学物质具有强烈甜味。做了几项动物研究后,用作于蔗糖的代替品。

  3.  关于阿斯巴甜的安全性,争议非常大,其中有两点很值得关注:

  其一,一些相关调查研究显示,很多人对代糖阿巴斯甜有不良反应,最典型的是长期头痛、偏头痛、晕眩、烦躁不安、经痛。部分较严重的,有突发性痉挛,眼前忽然漆黑一片,甚至死亡。

  其二,争议双方利益关联不同。1996年,美国俄亥俄大学医学院行为医学中心主席 Prof. Ralph G. Walton 曾分析164项在专业学报上发表关于阿斯巴甜的研究,其中有74项认为阿斯巴甜是安全的,"凑巧地"这些研究的经费,都是跟阿斯巴甜生产商有利益关系的。另外的90项独立研究中,却是九成以上发现服用阿斯巴甜有一个或一个以上安全问题。

  

 

  ● 参考资料一:阿斯巴甜

  (来源:百度百科)

  安全性测试

  1967年春,G.D. Searle Searle公司开始关于阿斯巴甜的安全性测试。

  1967年秋,Dr.Harold Waisman对7只婴儿猴子用加了阿斯巴甜的牛奶喂养,1死、5癫痫发作。

  1970年,Dr.John Olney的一份报告指出,阿斯巴甜对人体有重大危害。而G.D.Searle公司的研究员Dr.Olney出来证实其研究结果。

  1974年,阿斯巴甜获得在干果中使用许可。

  1975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组织一个特别调查组,重新审查G.D.Searle公司之前提交的实验。怀疑其实验结果是“被操纵”。

  禁用

  经调查后,1977年,FDA要求美国律师办公室对G.D.Searle提出起诉,诉因是“G.D.Searle在阿斯帕坦的安全性实验中有意地误传所发现的事实,隐瞒实质性事实并做虚假陈述”。不久,G.D.Searle聘请美国国防部长Donald Rumsfeld为CEO,其后两次因主控官被代表G.D.Searle的律师事务所聘请了,而拖延审讯。从而造成这一指控的诉讼时效期满,而被迫终止起诉。

  使用

  之后,FDA一直拒绝批准使用阿斯巴甜作为代糖。直到里根总统上任后,他解雇不批准的FDA委员,并建立调查小组去决定是否准许使用,并委任Donald Rumsfeld的朋友Arthur Hull Hayes医生为FDA陪长。在调查小组成立的不久,就批准阿斯巴甜使用在含二氧化碳的饮料上。其实当时有许多委员反对,但Hayes医生否决他自己的调查小组的决定,坚决批准使用阿斯巴甜。而Hayes医生在立法阿斯巴甜可以作为代糖后,被传媒揭发收受利益而离职,就转到G.D.Searle公司工作,而阿斯巴甜正是由G.D.Searle公司发明,至少拥有70个阿斯巴甜的生产专利。

  自1988年起,世界各地不少航空安全报刊先后发出警告,呼机师不宜于飞行前食用阿斯巴甜。指有飞行员食用阿斯巴甜后视力突然下降、模糊、眼前突然漆黑一片、痉挛等各种症状。1995年新罕布什尔州(Stoddard)飞行员食用阿斯巴甜后在驾驶舱癫痫大发作、至少5名American Airlines飞行员食用阿斯巴甜后死亡,其中:1人在飞行途中,1人饮了无糖汽水、更有部分飞行员因阿斯巴甜引起的痉挛而丢了飞行执照。

  1991年,国立卫生研究院发布了关于阿斯巴甜糖毒性的警告,并附上了167种害处。

  1992年,美国空军警告自己的飞行员,在食用过阿斯巴甜后不得执行飞行任务。

  1994年,美国健康与人类服务部发布了因阿斯巴甜毒性造成的88种症状的详情,以下是部分该部认为由这种添加剂导致或激发的疾病:现代缺陷、抑郁症、智力迟钝、慢性疲乏、脑瘤,癫痫、多发性硬化症、帕金森症和阿尔茨海默症。

  

 

  1994年,美国糖尿病协会和部分公司成立National Justice League对G.D.Searle提出诉讼(案件编号:C043872),包括:

  *Donald Rumsfeld用自己的政治本钱和手法,让阿斯巴甜获得FDA的批准

  *G.D.Searle公司销毁一份1983/84年对它不利的研究记录

  *不正当竞争,虚假广告,诈骗,违反担保,违反适销

  *并代表因食用阿斯巴甜而产生永久性伤害的美国消费者集体诉讼,要求赔偿共3.5亿美元

  矛盾、研究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把阿斯巴甜描述为“研究最彻底的食品添加剂之一”,其安全性“毋庸置疑”。有一些通过电子邮件传播的网络流言宣传说阿斯巴甜可能引起多种疾病,然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的调查显示并没有流行病学证据可以验证阿斯巴甜能引起重大伤害或严重风险。

  东北俄亥俄医学院的行为医学中心主任拉尔夫·沃顿(Ralph Walton)对这些相互矛盾的试验结果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在过去的几十年内,83项没有受到阿斯巴甜糖产业资助的试验专案都显示,使用这种人造增甜剂不利于人体健康。

  另一个讽刺的是,食品里的这些甜味素本来是为了减肥添加的,但是当被人体吸收后,它们却能促进脂肪的增长。美国某癌症协会对8000名妇女进行了长达6年的跟踪研究,最后得出结论,“在体重增加的女性中,食用人造增甜剂的女性所增长的体重大于未曾食用的。”原因之一可能是这些合成化学物影响了人体荷尔蒙含量,削弱了我们自身的体重调控系统,它们减缓了新陈代谢,却增进了食欲。

  相反,为达到了市场垄断的目的,FDA禁止用天然甜味素取代阿斯巴甜糖。甜菊糖(stevia)这种产自南美的天然甜味素,不仅不含热量,而且对健康有利,但它却被官僚主义者埋没了。据日本的研究,指这种甜菊糖有抑制口腔细菌滋作用;亦有临床研究发现,此甜菊糖不引起血糖波动,而且还有低降人体血糖、增加葡萄糖含量的药疗效用,有助舒缓心脏病、高血压、heartburn及低尿酸等疾病。而这种甜菊糖,是南美洲用了几百年的食物,应很安全。

  但1994年,在所有研究都证实甜菊糖的好处而未找到它的害处的情况下,FDA因为未有充份证据证实甜菊糖可以安全食用,而且接到某公司的举报,投诉天然草本茶未经许可就使用了甜菊糖草,但FDA拒绝透露举报公司的名字(部分人士认为是代糖公司)。而禁止使用甜菊糖,并称之为“不安全的食品添加剂”。

  更坏的是,在1996年6月27日,没有通知公众,FDA除去所有的阿斯巴甜的限制,允许它使用在任何东西上,包括所有的加热的和烤的食品。但它在加热后不单失去甜味,而且会对身体的伤害更大。

  

 

  ● 参考资料二:代糖——阿斯巴甜

  (摘自:《挑最自然的吃——别让食物杀了你》)

  在健康食品行业工作久了,最令人愤怒的,就是一些公司完全不顾消费者健康,只为利益,颠倒是非黑白。而医疗工作者、新闻工作者受到洗脑,不顾眼前事实,有意识或无意识地与药剂工业、化学工业同谋,谋害消费者的健康。最典型的例子是代糖阿斯巴甜(Aspartame)。

  很多人对代糖阿巴斯甜有不良反应,最典型的是长期头痛、偏头痛、晕眩、烦躁不安、经痛。这些还算较轻微的,部分较严重的,有突发性痉挛,眼前忽然漆黑一片。

  1996年,美国俄亥俄大学医学院行为医学中心主席Prof. Ralph G. Walton曾分析164项在专业学报上发表关于阿斯巴甜的研究,其中有74项认为阿斯巴甜是安全的。“凑巧地”这些研究的经费,都是跟阿斯巴甜生产商有利益关系的。另外的90项独立研究中,却是九成以上发现服用阿斯巴甜有一个或一个以上安全问题!

  代糖不是合法的东西吗?

  代糖阿斯巴甜是合法的东西,医学文献对其安全性是正反两面都有的,于是,笔者以身试法,几次连续吃两三包含有阿斯巴甜的口香糖,结果都出现视力模糊、思考不清晰,而且持续数小时。多年来,也搜集朋友的反应,最典型的不良反应是视力模糊、头痛、偏头痛。

  

 

  其实,代糖自1981年正式获准使用后,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的投诉个案不绝,数以千计,不适反应症状包括:头痛、作呕、睡眠欠佳、抑郁、忧郁、烦躁不安、长期疲劳、晕眩、痉挛、视力障碍、眼前忽然漆黑一片等,严重者甚至死亡。

  究竟阿斯巴甜是什么东西?

  从化学成分来说,阿斯巴甜主要是天门冬氨酸(aspartic acid:40%)、苯丙安酸(phenylalanine:50%)以及在消化系统中分解出来的甲醇(methanol:10%)。

  有关厂家支持阿斯巴甜是安全的典型论调,天门冬氨酸和苯丙氨酸都是日常食物中含有的氨基酸,是构成蛋白质的成分;而甲醇虽然有害,但天然果汁、酒精饮品中也含少量,所以"影响不大",却不宜多喝。

  没错!天门冬氨酸是神经系统中正常的神经递质,作用是传送信息。食物中含有天门冬氨酸,但代糖阿斯巴甜中的天门冬氨酸却呈游离状态,是刺激神经系统的毒素,在化学结构上,不依附其他物质分子,故服用吸收极快,实时推高血清内的天门冬氨酸水平,使神经元细胞受过度刺激而死亡。根据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不良反应监察系统"搜集的报告显示,天门冬氨酸所引起的不良反应,包括头痛、腹痛、视力障碍、忧郁、烦躁不安、长期疲劳。

  另一成分苯丙氨酸,是较多人知道有问题的。有一种遗传病,叫先天性苯丙酮尿症(PKU),就是身体因不能代谢苯丙酮,导致脑中堆积苯丙氨酸,这是所有医生都知道的,所以代糖标签上应写明不适合PKU患者服用。然而,在1987年第一届国际苯丙氨酸与脑功能会议中,已有学者指出,长期食用阿斯巴甜的人,他们的血清苯丙氨酸显著增加。苯丙氨酸上升,导致情绪不正常波动,可能呈现中风、精神分裂,甚至死亡。

  代糖阿斯巴甜原来是不含甲醇的,但是在人体的小肠碰上凝奶酪蛋白(chymotrysin)时,会慢慢产生甲醇,即是木酒精。甲醇是制造劣质假酒的原料,在人体内被分解成蚁酸及甲醛,甲醛对神经细胞有剧毒,最显著的急性中毒症状是视力突然下降,模糊不清、视野逐渐收窄、视网膜损坏,以致完全失明,其他症状还有头痛、耳鸣、晕眩、恶心、肠胃不适、四肢肌肉虚弱无力、发冷、失忆、肢端麻痹刺痛、行为异常等。

  

 

  读者可能听过阿斯巴甜不能加热,原因正是阿斯巴甜加热到摄氏三十度以上时,就会释放出大量甲醇。试想,像一瓶可乐,在运输、贮存过程中堆在货仓里,都可能遭阳光曝晒,或是一杯用沸水冲泡开的咖啡,放入代糖,温度都很容易超过三十度,产生甲醇,即使之后降温冷却,甚至放入冰箱冷藏,都使代糖即使未遇上小肠内的凝奶酪蛋白,也已含有大量甲醇。

  阿斯巴甜制造商的常用借口是,酒精饮品中也含少量甲醇。然而,果汁或酒精中同时含大量的乙醇,乙醇虽也有害,但远较甲醇为低,而且身体是先代谢乙醇,减缓、减少甲醇的吸收,降低甲醇的祸害。简单来说,乙醇可以说是甲醇的解药!

  代糖面世的几许风雨

  阿斯巴甜原是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G.D.Searle公司于开发抗溃疡药物时,意外地发现了这种有强烈甜味的化学物质,于是做了几项动物研究,并于1974年获得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初步准许用于干粮。

  然而,因其安全性受独立学者的强烈质疑及提出上诉,于是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委任了项目小组调查,复核G.D.Searle公司的申请书。

  1976年该项目小组提交了报告,指出申请书确实有不少研究,但其水平相当拙劣,整体上不能提供令人信服的安全数据;甚至有明显操纵实验结果的意图,恣意玩弄统计数字,蓄意隐瞒或忽然中止不利审查的研究。动物实验执行上错误百出,例如动物可在数据记录中死而复生、动物“意外”出现肿瘤竟可以割掉,又未在申请书上报告。项目小组最后的结论是要把审查搁置。

  

 

  G.D.Searle自然不服,1981年1月再度上书申请,竟是火速于同年八月获准于干粮中使用,1983年获准用于有气饮品。又“巧合地”,这几年间,多名负责审查的FDA高级官员相继在审查后离职,受聘于G.D.Searle公司或是相关的研究、公关公司。1986年7月,美国审计处(U.S.General Accounting Office)调查了其中五名由FDA转职到与阿斯巴甜有关的私人机构,审查报告说他们的转职“未有违法”。然而,这次事件已反映出FDA的独立性荡然无存,完全受大企业所操纵。

  尽管代糖阿斯巴甜是合法商品,但由于有多项报告指出,一些飞行员服用含有阿斯巴甜的果汁、汽水、咖啡后,在飞行时突然有眩晕、痉挛抽搐、颤抖,甚至眼前一片漆黑的状况出现。

  

 

  ● 参考资料三:我们坚持的迷信——人造增甜剂是安全的

  (摘自:《百年谎言:食物和药品如何损害你的健康》》

  人造增甜剂能够蒙蔽我们的感觉,让我们觉得吃了糖。许多人认为,目前发现的人造增甜剂的危害还只停留在个别人说说的阶段上。葆拉·贝利-汉密尔顿注意到,她常喝的减肥汽水不仅能够改变她的心情,还能让她头疼。“我听到有报道说这些饮料里的人造增甜剂不仅能导致头痛,让人处于一种激动的状态,仿佛感到狂喜一样,和我的症状简直一模一样,于是我就再也不喝了。这些只是我以前个人经历过的,除此之外人造增甜剂还能导致脑癌、肝癌、肺癌、肾癌和淋巴癌。”

  人工增甜剂的危害

  阿斯巴甜糖是人造增甜剂中使用最为普遍的,它出现在一百多种减肥或无糖食品中,比如软饮料、麦片、冷冻甜食及作佐料使用。此外,它也出现在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比如多种维生素、营养补充成分,还有药品里。它的主要成分是甲醇、苯丙氨酸和天门冬氨酸,这三种化学成分都能分别造成脑细胞死亡、大脑荷尔蒙失衡,或成为神经毒素,而大家还不清楚这三种成分一旦发生协同作用,会对健康产生怎样的影响。

  

 

  在加拿大作家出版的《食不下咽:关于食品添加剂的真相》一书,他们描述了这样一种情况:如果把含有阿斯巴甜糖的减肥饮料置于29摄氏度的环境中一周以上,“饮料中的阿斯巴甜糖荡然无存,它分解成了甲醛、乙酸和二酮哌嗪(diketopiperazine),第三种能够导致脑瘤,而所有这些成分都被证明了对人体有毒。”

  许多动物实验都证明了阿斯巴甜糖的安全性是令人担心的,因为它能够导致脑瘤。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讨论了16年,却最终允许在食物中使用阿斯巴甜糖。1980年,食品药品管理局的一个调查小组一致反对人类食用阿斯巴甜糖,但是一年以后,局长小阿瑟·胡尔·海斯(Arthur Hull Hayes Jr.)却推翻了自己局里科学家的意见,最终同意在干粮食品中使用阿斯巴甜糖;到了1983年,他又同意了在碳酸饮料里加入阿斯巴甜糖。此后,海斯很快离职,到西尔公司工作,而这家制药公司正好生产阿斯巴甜糖(西尔后来并入孟山都公司)。

  在阿斯巴甜糖被允许用于软饮料的两年后,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教授奥尔尼(J.W.Olney)发现美国居民的脑癌患病率平均增长了10%,每年大概有1500个新病例,65岁以上老年人的脑癌发病率居然增长了60%以上。奥尔尼发现在阿斯巴甜糖的动物测试中,动物的脑癌发生率也大幅提高。受此启发,他开始着手试验,并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期刊上发表了一系列论文,阐述了阿斯巴甜糖对儿童可能造成的大脑损伤。

  

 

  五角大楼曾经把这种化学毒剂作为防御性生化武器的原料,现在它却广泛地存在于美国和其他70个国家的食品生产中,只有在日本和少数几个国家禁用了阿斯巴甜糖。那么它能够继续存在的秘密是什么呢?英国毒物学家葆拉·贝利-汉密尔顿直言不讳地道出了她的揣测:“没什么能比得上哗哗作响的钞票有用。”在她看来,食品商由于赢利丰厚,而且能够拉拢政治靠山,立法系统不过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不得已妥协了。

  阿斯巴甜糖能够继续得以使用的另外一个原因,便是科学界对于其危害的试验结果相互矛盾,让普通人难明究里。西尔公司、孟山都公司以及其他本行业中的实验室所得出的结论是,阿斯巴甜糖是安全的,而独立科学家在研究后却经常发现它对健康具有危害性。东北俄亥俄医学院的行为医学中心主任拉尔夫·沃顿(Ralph Walton)对这些相互矛盾的试验结果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在过去的几十年内,83项没有受到阿斯巴甜糖产业资助的试验项目都显示,使用这种人造增甜剂不利于人体健康。

  在阿斯巴甜糖之后被批准的人造增甜剂也并没有为人类健康作过多的考虑。1988年,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使用安赛蜜(sulfameK),这种甜味素比糖甜200倍,目前用于碳酸饮料、甜点、色拉调味汁、口香糖、糕点原料以及口气清新剂里。在试验室对老鼠的实验中,人们发现安赛蜜能够导致白血病、肿瘤和呼吸系统疾病。在许多食品中,阿斯巴甜糖与安赛蜜被混用,以掩盖食物本身的苦味,但目前还没有人研究过这两种添加剂在人体内会产生什么样的协同作用。

  

 

  天然甜味素被打压

  利用食品药品管理局禁止用天然甜味素取代阿斯巴甜糖,这些企业达到了市场垄断的目的。甜菊糖(stevia)这种产自南美的天然甜味素,不仅不含热量,而且对健康有利,但它却被官僚主义者埋没了。1994年,食品药品管理局禁止使用甜菊糖,称之为“不安全的食品添加剂”,该局之所以禁用甜菊糖,是因为接到某公司的举报,投诉天然草本茶lestial Seasonings tea)未经许可就使用了甜菊糖草,但食品药品管理局拒绝透露举报公司的名字。

  亚利桑那州议员乔恩·凯尔(Jon Kyl)谴责食品药品管理局在“限制这个行业,以使人造增甜剂制造业受益”,同时他怀疑发起投诉的正是阿斯巴甜糖制造商。后来,议会立法对饮食补充剂进行管理,允许甜菊糖作为营养品出售;可是,又奇怪又别扭的是,制造商仍被禁止将甜菊糖称为增甜剂,甚至不能作相关暗示,其实众所周知,甜菊糖比白糖甜300倍,而且不含热量,但是宣告这一事实或打广告却是违法的。

  

 

  鉴于食品药品管理局仍然坚持“无法证明甜菊糖作为食品添加剂的安全性”,我们只需看看它的历史,便可发现这种论调是多么荒谬。甜菊糖不仅在南美已经使用了好几百年,而且从20世纪70年代起,日本就将其作为甜味素使用——并且接受了日本各个实验室大范围的检验——从来没有出现过关于危害健康的记录。

  1997年,一位记者要求食品药品管理局出具有关限制甜菊糖使用依据的科学试验名单,而食品药品管理局提供的一份短短的名单正好事与愿违,它频繁地引用了巴西科学家莫罗·阿尔瓦雷斯(Mauro Alvarez)的试验结果,证明甜菊糖并不安全。当阿尔瓦雷斯得知食品药品管理局使用了他的研究来立法限制甜菊糖时,就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声称:“能从我的研究中找到甜菊糖的危害作用,这简直就是断章取义。”阿尔瓦雷斯认为:“对其安全性的误导,就是为了让美国消费者不能使用甜菊糖。我对甜菊糖及其他植物作为食品或食品添加剂的安全性进行了15年的研究。我能保证,我们的各项试验结果表明人类食用甜菊糖是安全的。”

  文章来源:田畔科学网博客,部分重复内容有删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27592-1163954.html

  图片来源:均来自网络

  原标题:关于阿斯巴甜的安全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