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保健

多地下架槟榔,这会是又一次壮大前的“风波”吗?

2022-09-23 10:04: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重楼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导读

  只要主要产地海南、湖南两省没有按第一类进行管理,并积极引导产业链各环节转型,只要两地还按照“地方特色农业”、“地方特色产品”来搞,那么槟榔产业必然会类似过去十年那样,虽然屡经风波,但是越战越勇,逐渐壮大。

  文/重楼

  最近,槟榔这一话题屡上热搜。

  一方面是湖南籍歌手傅松因长时间咀嚼槟榔罹患口腔癌而去世,另一方面,则是多地对在售槟榔进行严格管束,典型的比如浙江义乌、四川南充营山、四川成都新津等。

  而三地对槟榔销售进行管理,乃至下架,则是因为近期两省省一级主管部门下发通知,禁止槟榔作为食品进行销售。

  这一切其实在2020年就埋下了伏笔。当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最新修订的《食品生产许可目录》未将“槟榔”收录在内。这就意味着,槟榔生产企业食品许可证到期之后,严格来说,就不能继续生产经营。

  这也意味着,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地方对槟榔行业进行“整治”。

  当然,目前进行“整治”的针对的仅仅是不合理的食用,而非正常的药用。

  这种不合理食用,即目前以湖南为制作、销售中心,逐渐向全国蔓延的咀嚼方式。其制品,用的是幼果,再加上生石灰等各种大量的添加剂而成。其危害有二:一是社交属性+槟榔碱导致的成瘾性,形成习惯之后会每天吃很多;二是添加剂尤其是槟榔干制之后的粗纤维会反复破坏口腔黏膜,最终诱发口腔癌。

  药用槟榔,用的则是成熟的槟榔种子,然后加以炮制。槟榔,味苦、辛,性温。归胃、大肠经。具有杀虫,消积,行气,利水,截疟等功效。主要用于治疗绦虫病、蛔虫病、姜片虫病,虫积腹痛,积滞泻痢,里急后重,水肿脚气,疟疾等病症。入药每次只用3-10克。

  近几年来,国家层面对于槟榔的监管趋严,正是因为咀嚼槟榔诱发口腔癌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得不重视的问题。具体可参阅《嚼槟榔6年的36岁歌手罹患口腔癌去世,愿天堂里没有槟榔》。

  当然,这已经有点晚了。

  虽然,2013年央视就专门做过一个节目,指出“槟榔为一级致癌物”、“患口腔癌的60%与吃槟榔有关”。相关产业因此利益大为受损,被推到前台的是整个产业链的“底层”——种植槟榔的农民。然后,架不住两地的“公关”,同年九月央视又请“专家”做了“澄清”,称“槟榔致癌没有科学依据”、“槟榔所含致癌物“槟榔碱”仅占0.5%”、“咸鱼、油条、烧烤食品、反复烧开的水、香烟、白酒,都比槟榔更危险”。

  之后,伴随着芒果台的各类综艺节目及电视剧,槟榔迅速扩张,从原产地海南、传统嗜好地湖南一路畅通无阻的几乎走遍了整个中国,终于形成了近千亿规模的产业链——这个如果仅仅靠传统中药的有限度使用,是压根不可能消化掉这么多产能的。

  这也难怪主产地海南急了,其槟榔协会强调“中国槟榔”、“海南槟榔”与“湖南槟榔”是三个不同的概念。这份切割的报告,其实并不太专业,连药用槟榔和食用槟榔的区别都没有提及。

  报告中还称:为了加快拉开“海南槟榔”与“湖南槟榔”的区别,近年来海南省槟榔协会积极推动相关企业和科研机构,加大力度研发健康的、没有粗糙纤维的、不伤害口腔粘膜的、槟榔碱含量较低的槟榔口香糖,目前已取得阶段性研究成果。

  鉴于目前全国流行的食用方式是湖南的,槟榔加工企业也主要集中在湖南,如果海南当地能找到一种安全的替代方式,让中毒成瘾者逐渐减弱对槟榔的依赖,相信没有人不会乐见其成。

  然而,哪怕这样,它依然是利用槟榔碱使人上瘾,习惯性的使用,从本质上来说依然是换汤不换药,与治病之时小剂量、偶尔使用炮制过的槟榔并不相同。

  这就类似于用香烟替代传统的水烟/旱烟,用低尼古丁和焦油含量的香烟替代老式的香烟一样,只能是给重度成瘾者一个效果有限的缓解与替代。

  说到香烟,有人可能会问,明显这个引发的后果更加严重,涉及的人群更广,怎么就没像槟榔这样遭遇近似“一刀切”的方式。

  说到底,是因为发展的阶段不同。烟草行业根深蒂固、盘根错节,加上综合高达65.6%的高税率,某种程度像是膏肓之病,自然只能病去如抽丝,先把公共场合禁止吸烟及减少青少年吸烟作为重点。但是,槟榔,如果不算台湾省,内地传统使用大省就海南和湖南,其中海南鲜制、湖南干制,目前湖南干制也仅仅属于在全国各省铺货的拓展区,要禁止相对容易,等到各地成瘾的人群比例接近湖南,加上娱乐节目的导向以青年群体为主,级日益做大的利益集团,真到那时候,恐怕就是另一种烟草了。

  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了。

  据对“毒品”颇有研究的专业博主“陈敏-CS”介绍,目前世界各国对槟榔的管理政策主要分三类:一类严格管理和逐步禁止食用;二类通过制定管控政策积极促进槟榔产业转型并降低槟榔销售;三类因为本地经济原因,不限制槟榔生产与销售。

  笔者理解,此前我国除了极个别城市(例如1994年就禁售槟榔的厦门)之外,基本处于第三类的状态,“听之任之”。

  最近几年,随着嚼食槟榔引发的危害逐渐凸显,在政策层面开始在第一类和第二类之间徘徊。其危害,去年《中国牙科研究杂志》的一篇论文预测,到2030年,湖南与槟榔相关的口腔癌患者将累计超过30万,在全国则可能超过100万,造成的医疗负担可能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任其发展,到时候槟榔产业会不会发展到2000亿规模都难说。

  随即,各地近两年逐渐收紧对槟榔的管控。

  然而,只要主要产地海南、湖南两省没有按第一类进行管理,并积极引导产业链各环节转型,只要两地还按照“地方特色农业”、“地方特色产品”来搞,那么槟榔产业必然会类似过去十年那样,虽然屡经风波,但是越战越勇,逐渐壮大。各地哪怕想堵,以目前发达的物流和交通体系,是压根堵不住的,最终至多是由商超、便利店的公开销售变成地下流传罢了。

  个人认为,在目前的加工条件和食用方式之下,槟榔只有作为药品,强附加条件的有限度使用才能避免相应的问题出现,而不是继续在药食同源上调和、折中。

  否则,总有一天,全国三甲医院都会变成为擅长治疗口腔癌的“湘雅”。

    【文/重楼,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针砭药石”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