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保健

癌症爆发背后的原因场景分析,这样做可以最大概率远离!

2017-11-02 14:01:48  来源:天道学宫  作者:廉亮先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癌症已经成为中国人群死亡的首要原因和主要的公共健康问题。下面,我们围绕癌症这个让人恐怖,而又无法回避的话题,为大家勾画癌症集中爆发背后的原因场景,将清晰的告诉您如何能够最大概率降低患上癌症的几率,甚至可以让癌症远离我们!

  一、中国每天约有1万人被确诊癌症,到底是什么原因扰乱了生命密码

  人类的生存繁衍与大自然之间应该是天然相吻合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无数人开始被隔离在了和谐优美自然秩序之外。很多孩子、青年与老人生病了,他们得了癌症,成为家庭的梦魇。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癌症患者数量正以惊人的速度增加。2012年,全球新增癌症病例约为1400万例,预计20年内这个数字将上升到2200万。

  在中国,国家癌症中心2017年2月发布的中国最新癌症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新发恶性肿瘤病例约368.2万例,与2012年相比,癌症新发人数继续上升,从358万增加到368万,增幅3%。平均每天约有1万人确诊癌症,每分钟约7人确诊患癌。

  

  根据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全国肿瘤登记中心陈万青教授等于2016年1月25日在CA Cancer J Clin杂志上发表的2015中国癌症统计数据。数据显示,中国2015年估计有429.2万例癌症新发病例,281.4万例癌症死亡。

  

  肺癌成为最常见癌症,也是癌症死亡的首要原因。胃癌、食管癌和肝癌等消化道癌症是我国居民发病和死亡的主要负担,在癌症死亡原因中排在前列。数据统计显示,死亡率前五位的癌症主要是肺癌和消化系统癌症。

  生命是一个精密的开放系统,需要时刻与外界进行物质、能量、信息的交换。本来应该自然而生,最后自然而灭,为什么身体的不同部位却生长出了恶性肿瘤。我们不禁要追问,到底是什么原因扰乱了生命密码,造成生命机体发育出现异常和组织病变,最后生长出各种各样的癌症。

  二、上千万人患癌,是因为运气不好吗?

  大概在2015年,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学家Cristian Tomasetti和癌症遗传学家Bert Vogelstein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称:多数癌症发病要怪“坏运气”,遗传和环境因素影响相对较小,这一结论在科学界引起巨大争议。

  为了平息争议,两位科学家带领研究团队收集了涵盖69个国家48亿人的海量数据,基于423个国际癌症数据库,利用数学模型对32种癌症类型的发病率和相关性进行了全面深入的研究,并于2017年10月份再次在《科学》杂志上刊文坚持了他们两年前的结论:多数癌症发病确实是因为运气不好。

  

  这项新研究称,近三分之二的癌症基因突变可归咎于健康细胞在分裂过程中发生的DNA(脱氧核糖核酸)复制随机错误,而不是遗传基因或环境因素,具体来讲,即66%的癌症的发生可归咎于DNA复制随机错误,29%可归因于生活方式或环境因素,剩下的5%源于遗传因素。

  

  研究还具体举了几个例子,比如胰腺癌,其77%的突变可归因于DNA随机复制错误,18%为吸烟等环境因素,只有5%是遗传因素;前列腺癌、脑癌或骨癌95%的突变是由DNA复制随机错误造成,肺癌的情况则大不一样,65%的突变归因于环境因素,其中主要是吸烟,35%是DNA复制随机错误,而遗传因素没有影响。

  在华盛顿举行的记者会上,Bert Vogelstein表示:“正常细胞每次分裂时,都会发生几个错误或者说突变。这些突变大多数时候不会造成伤害,因为它们发生在垃圾DNA上、与癌症无关的基因上或者不重要的区域。这是通常情况,按我们的说法这就是好运气,但它们偶然发生在癌症驱动基因上,这就是坏运气。”

  庞大癌症数据库的统计分析也许反映了一种客观现实,人体不同部位DNA复制错误引发了病变,最后演变成为癌症。但是文章中的结论很是让人怀疑,那就是,人体精密的遗传密码DNA在复制过程中出现错误,真的像研究者所说的那样,是随机发生的吗?DNA复制错误造成上千万人患上癌症是运气不好吗?

  还是另有其它外在原因,造成DNA在复制过程中发生错误,引发组织病变,患上了癌症。

  三、生命遗传如此精密,是什么触发了DNA复制错误的阀门?

  如果上面结论是正确的,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对癌症需要塑立一个重新的认知,癌症不是一种主要由环境因素所诱发的一种疾病,而是主要因为人类DNA复制过程中随机错误导致的细胞基因突变。

  DNA复制是什么?那可是生物遗传的基础,大自然最为精密的生命遗传密码呀,已经经历了上亿年的不断选择与淘汰,那些不适宜环境演变的基因BUG都被自然淘汰出局了,怎么可能会轻易发生错误呢!

  答案只有一种解释和可能,就是与人生命密切相关的自然环境发生了骤然改变。这样,生命体在DNA复制过程中,骤然外部微观环境发生了改变,比如,从口而入的食物链信息,水源被污染,等等,诱发DNA复制出现了错误。也就是DNA复制出现了异常,没有按照本来的机制复制下去,而是变成了新的不同DNA双链。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对于生命遗传如此精密的自然密码,到底又是什么原因触发了DNA复制错误的阀门,进而造成蛋白质层面的基因突变,从而引发了一系列不同的癌症和生命体发育病变。

  2015年12月23日,巴西卫生部官员向准备孕育新生命的夫妻们提出一个不同寻常的建议:“暂时不要怀孕。”怀孕原本是一个非常私人的决定,巴西政府却建议家庭推迟备孕计划,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原来在2015年,巴西国内新生儿头小畸形症大面积爆发,这被怀疑很有可能与一种蚊虫传播的病毒有关。受精卵在女性子宫内,伴随着细胞分裂和DNA复制,本来应该发育成健康的婴儿。但是却因为蚊虫叮咬孕妇传染的兹卡病毒,让受精卵不能够正常分裂发育了,最后生长成为头小的畸形婴儿。

  有一点也可以确定,在婴儿发育时,兹卡病毒造成了DNA复制错误,本来应该正常生长头颅时,不能够正常进行了,结果婴儿的头变得极其小。

  通过巴西发生的新生儿头小畸形症这件事情,我们深刻的明白了,自然语言下的生命遗传和生命发育太脆弱了。父母感染的病毒就会在胎儿发育过程中,造成DNA复制错误引发畸形。其实,DNA复制错误引发的疾病,不仅仅出现在胎儿阶段,更多的会发生在出生后。

  四、赤城的凯莉·吉兰,草甘膦与孟山都的实验

  2017年10月11日,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与食品安全委员会及农业农村发展委员会联合听证会上,调查记者凯莉·吉兰围绕化学产品草甘膦做了专题演讲,为人们讲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事实真相。(演讲原文链接: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67785159759217&from=groupmessage&jumpfrom=weibocom

  

  演讲中,凯莉·吉兰提到了一个被刻意修改结果的实验。凯莉演讲中是这么讲述这个实验的。

  时间回到1983年,孟山都自己做了一项非常、非常重要的研究。无论在当时还是今天,那都是围绕草甘膦的一项至关重要的研究。这项研究——“对小白鼠的草甘膦(农达原药)慢性喂养研究”于1980年开始、1982年结束,为期两年,涉及400只小白鼠,分别被喂食三种不同剂量的草甘膦除草剂,并以不被喂食草甘膦的一组小白鼠作为对照组。孟山都公司做这项研究是为了提交给监管机构,但对孟山都而言不幸的是,被喂食草甘膦的小白鼠以大比率患上了肿瘤,而对照组中未被喂食草甘膦的小白鼠根本没有出现肿瘤。

  在1984年2月的一份备忘录中,美国环保署(EPA)的一名毒理学家明确陈述了该实验的结果:“小白鼠致瘤性研究结果表明,草甘膦是致癌的,会产生肾小管腺瘤,一种罕见的肿瘤,并与剂量呈正相关的关系。”孟山都公司反对这个实验结果,声称肿瘤“与喂食草甘膦无关”、呈现假阳性,并提供了其他数据以说服EPA忽略肿瘤的存在。但环保署的毒理学专家们仍不买账。环保署的另一位科学家在1985年2月写道,“谨慎的人会反对孟山都关于草甘膦剂量与产生肾肿瘤无关的推论”,“草甘膦是令人怀疑的”这位科学家说,“孟山都的论点是不可接受的。”

  

  (证据幻灯片:在孟山都干预实验结果之前,美国环保署科学家于1984年11月确认草甘膦为C类致癌物)

  

  (幻灯片:美国环保署科学家在1985年根据两年期小白鼠喂养实验研究判定:草甘膦致癌)

  当时,环保署毒理学分部的八名成员十分担心小白鼠的肾肿瘤问题,1985年3月,他们签署了一份关于草甘膦评审的共识,声明将草甘膦归为“C类致癌物”,即“可能对人类致癌”的物质。

  该组实验结果令孟山都不安,它启动了一场为期多年的游说运动,来改变环保署(EPA)对该项研究的观点。他们雇了一名病理学家,希望这名科学家改变 EPA的观点。这位病理学家提交报告称他在对照组的小白鼠中也发现了一个肿瘤,这意味着之前发现的其他肿瘤很可能不是瘤草甘膦导致。但环保署的科学家仍然没有认同。这种回合连续地上演,到了1986年2月,环保署的科学顾问小组对环保署提出,为了把问题弄清楚,应该重做该项研究实验。环保署于是要求孟山都重做该项小白鼠研究实验,但孟山都拒绝。从此,这样的来回重复了一轮又一轮,直到1989年6月,环保署官员做出让步,声明不再要求重做该实验。而到了1991年6月环保署审查委员会就草甘膦问题开会时,该项研究结果已被深深漠视,以至于会议小组最终认定在相关动物实验研究中“缺乏令人信服的致癌证据”。

  引用到这里,大家应该已经看出事情原委与结果了。草甘膦是孟山都公司研发的一种化学品,将被添加到除草剂产品中,应用到农业生产中,杀死各种杂草。由于这种化学品具有极大毒性,根据美国环保署规定,必须要进行病理学实验,验证这种除草剂产品是否会对环境和人体健康具有潜在威胁。

  实验结果是,被喂食草甘膦的小白鼠以大比率患上了肿瘤,显然这对孟山都研发的除草剂产品是致命打击。为了除草剂产品能够推广市场,于是出现了凯莉·吉兰在上文中讲述的那些事情。

  这里,我们还是简单了解一下草甘膦,它是一种非选择性、无残留灭生性除草剂,对多年生根杂草非常有效,广泛用于橡胶、桑、茶、果园及甘蔗地。主要抑制植物体内的烯醇丙酮基莽草素磷酸合成酶,从而抑制莽草素向苯丙氨酸、酪氨酸及色氨酸的转化,使植物蛋白质合成受到干扰,导致植物死亡。

  草甘膦使植物蛋白质合成受到干扰,导致植物死亡。使植物蛋白质合成受到干扰,导致植物死亡。使植物蛋白质合成受到干扰,导致植物死亡。

  这个问题太重要了,一定要在此多说几遍。

  在这儿,我们一定要看清楚,草甘膦对植物的伤害在短期内触及到了植物蛋白质合成的层面,造成植物生长发育与植物DNA复制中断,最后枯萎死亡。而在孟山都进行的实验中,我们看到,被喂食草甘膦的小白鼠以大比率患上了肿瘤。

  五、越南战争中美军喷洒下的橙剂与橙剂后遗症

  1960年代至70年代,美国陷入越战的泥潭。越共游击队出没在茂密的丛林中,来无影去无踪,声东击西,打得美军晕头转向。越南游击队还利用长山地区密林的掩护,开辟了沟通南北的“胡志明小道”,保证了物资运输的畅通。美军为了改变被动局面,切断越共游击队的供给,决定首先设法清除视觉障碍,使越共军队完全暴露于美军的火力之下。

  为此,美国空军实施了一场“牧场行动计划”。他们用飞机向越南丛林中喷洒了7600万升落叶型除草剂,这是一种工业合成的毒液。作用是杀死植物或使其叶子一夜掉光。由于当时这种化学物质是装在桔黄色的桶里的,所以后来被称为“橙剂”。美军还利用这种除草剂毁掉了越南的水稻和其它农作物。他们所喷洒的面积占越南南方总面积的10%,其中34%的地区不止一次被喷洒。

  

  “牧场行动计划”清除了遮天蔽日的树木,然而并没有扭转战争局势,反而造成大量人员死亡、致残。“橙剂”中含有毒性很强的四氯代苯和二氧芑,平均浓度为每公斤2毫克。其化学性质十分稳定,在环境中自然消减50%就需要耗费9年的时间。它进入人体后,则需14年才能全部排出。它还能通过食物链在自然界循环,危害范围非常广泛。

  军方对橙剂的危害显然估计不足。1971年,美国农业部的一组科学家出具了一份研究报告,指出橙剂中的主要物质是二恶英(Dioxin),而二恶英一旦接触人体,极有可能导致新生儿缺陷。

  越战后,“橙剂后遗症”逐渐显现,越南人民和参加越战的美国老兵深受其害。由于他们血液中的四氯代苯和二氧芑的含量远远高于常人,其身体因此出现了各种病变。更为严重的是,毒素改变了他们的生育和遗传基因。在越南长山地区,人们经常会发现一些缺胳膊少腿儿或浑身溃烂的畸形儿,还有很多白痴儿童,这些人就是“橙剂”的直接受害者。而美国军方那9年对橙剂的使用也导致南越战场上的美国士兵在后来回国后也生出了很多畸形儿、残疾子女。

  

  越战10年间,美军在越南战场上喷洒了约2000万加仑的橙剂。据统计,大约有500万越南人至今仍深受其害,其中包括15万名儿童,有60万人因此而患上绝症。

  写到这里,我们了解到,美军越战期间喷洒下的落叶型除草剂对自然环境造成了极大污染,而且进入了自然循环中,不仅伤害到了美军自己,而且伤害到了数百万越南人民,造成十几万越南儿童不能正常发育、患上绝症。

  六、被除草剂改变的农业生产方式,不可逆的地下水与土壤污染

  农业是太阳的赐予,通过光合作用收集太阳能,没有任何虚假可言。如果不去精耕细作,便不会得到好的收成。田间的杂草是农民面对的第一问题,这项工作极其辛苦。

  于是,我们的先辈发出感叹,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加入WTO后,劳动力更是中国发展工业急需的劳动力资源。太多的劳动力投入在农业上,整天田地里的杂草斗争,不是好的选择。如果有一种方式,能够轻易除去杂草,那该多好。在这种背景下,西方国家发明的除草剂派上了用场。

  除草剂(herbicide)是可使杂草彻底地或选择地发生枯死的药剂,又称除莠剂,用以消灭或抑制植物生长的一类物质。其中的氯酸钠、硼砂、砒酸盐、三氯醋酸对于任何种类的植物都有枯死的作用,其作用受除草剂、植物和环境条件三因素的影响。

  草甘膦,又称镇草宁、农达、草干膦、膦甘酸,是全球销量最大的除草剂,自1972年由孟山都开发成功并商品化后,草甘膦的销售额不断攀高,特别是在1995年孟山都推出耐草甘膦的转基因作物后,草甘膦的需求量增长迅猛,从而确立了全球第一大农药品种的地位。

  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2014年中国除草剂原药产量达180.35万吨。2008年至2016年,全球草甘膦消费由60万吨增加至80万吨,维持低速平稳增长,主要原因是抗草甘膦农作物种植面积不断扩大。国内草甘膦原药2016年产量为50万吨,国内需求量约5万吨,90%靠出口,主要出口目的地是巴西、阿根廷、美国、澳大利亚,用于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的种植,比如,转基因大豆和转基因玉米等。

  草甘膦生产主要采用甘氨酸法,此工艺在生产过程中对资源的消耗比较大,同时会产生大量废水。本身,草甘膦除草剂就是有毒物质,首要功效是致植物死亡。

  显然,除草剂应用到农业中,不仅测底改变了农业生产方式,而且对地下水和土壤造成了不可逆的污染。而这种结果又通过食物中的残留和被污染的水源,对人类自身造成了伤害。

  七、清晰的癌症爆发原因场景,请关心自己吃下去的食物

  写到这里,我们好像已经为癌症爆发原因勾画出了一幅清晰的场景。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学家Cristian Tomasetti和癌症遗传学家BertVogelstein的统计分析告诉我们,癌症主要因为人类DNA复制过程中随机错误导致的细胞基因突变。

  到底又是什么原因触发了DNA复制错误的阀门?进而造成蛋白质层面的基因突变,造成DNA在复制过程中发生错误,引发组织病变,千万人患上了癌症。

  这背后的原因,草甘膦除草剂实验告诉我们,被喂食草甘膦的小白鼠以大比率患上了肿瘤。越南战争中,美国空军向越南丛林中喷洒下的落叶型除草剂,不仅伤害到了美军自己,而且伤害到了数百万越南人民,造成十几万越南儿童不能正常发育、患上绝症。

  草甘膦等除草剂应用到农业中,不仅测底改变了农业生产方式,而且对地下水和土壤造成了不可逆的污染。最终,又通过食物中的残留和被污染的水源对人类自身造成了伤害。

  梳理到这里,造成目前中国和全球各种癌症集中爆发的原因场景已经够清晰了。那就是,以草甘膦等除草剂为主导的农业生产模式对食物链营养信息片段造成了污染,对土壤造成了污染,对地下水造成了污染,最后,又通过食物和水伤害到了我们人类自身。

  为了自己和家人健康,最大概率远离癌症,请关心自己吃下去的食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