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保健

赵光武:北大健康复杂性探索研讨会开幕词

2016-08-22 09:56:4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赵光武
点击:   评论: (查看)

北京大学现代科学与哲学研究中心

健康复杂性探索研讨会开幕词

赵 光 武


  同志们、朋友们:我谨代表主办单位北京大学现代科学与哲学研究中心,向与会的诸位表示热烈的欢迎与由衷的感谢!

  我们中心适应着当代科学发展的大趋势,依托北京大学学科比较齐全又重在前沿探索的动态综合优势。以跨学科的综合探讨为直接研究领域,以促进不同学科的学者之间交流协作为中心任务:以辩证唯物主义为指导,综合探讨现代科学的前沿进展、发展趋势、基本特点、内在规律为基本课题:以推动复杂性探索、复杂性科学的发展,提高人们的综合素质,培养思维方式辩证、学术视域开阔、具有创新潜力的高层次的复合型人才为根本的价值取向。

  现代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凸显了从简单性科学向复杂性科学的转向。

  复杂性研究,目前已遍及所有发达国家,以及中国、俄罗斯、巴西等国,已成了一种具有世界规模的科学思潮,一种文化运动。

  21世纪科学技术发展的是主要特点是:科学是研究复杂性的科学,技术是调控复杂系统的技术。复杂性探索、复杂性科学集中体现着现代科学发展的辩证综合的总体特征与发展大趋势。探索复杂性的价值取向与思维方式已日益渗透进了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的方方面面。

  我们中心依据当今科学发展的新态势,进入新千年之后,以2001年7月召开的“钱学森与现代科学技术研讨会”为契机,就将现代科学与哲学的综合交叉研究直接聚集到复杂性探索上来了。此后,我们在对于复杂性科学的理论探索中,特别注重结合实际,着力抓住现实中的重点、难点、热点问题,选择其中有重要理论意义、实践意义的典型事例,深入开掘,就事论理,从事理结合上进行复杂性解读。

  这次研讨的主题是,健康复杂性问题。

  这一主题直接关系到实践全面小康、全民健康、健康中国健设等重大战略目标。习近平总书记7月25日会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时,对此做了具体而深入地论述。他指出:“当今世界,医疗卫生同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领域发展的关系日益密切,对国际关系和外交政策影响不断上升。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维护人民健康并在深化改革、健全全民医保制度、完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立基本药物制度、推进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同时,中国仍然面临许多挑战。我们作出了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决策部署,正在抓紧制定健康发展中长期规划。使全体中国人民享有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也是我们两个百年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光明日报》2016.7.26)。这些论断、论述直接体现着我们党在新形势下治国理政的总方略。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与实践意义。

  此外,我们还要看到:健康复杂性探索这一主题与医学、生命科学、环境科学紧密相关,对医学的发展尤有重要推动作用。具体来说:

  医学是“研究人类生命过程以及同疾病作斗争的一门科学体系”,即我们通常所说的,是研究人体系统、治疗并预防疾病、增进人类健康的科学体系。它是以人体系统以及人体与环境的相关性为对象的。而人体是一个自组织、自适应的复杂巨系统,具有自我发展、自我调节、自我完善,不断进化的能力;环境更是纷繁复杂,川流不息,不断演变的过程。由人与环境相互联系、相互制约构成的矛盾统一体,则是一个超级的开放复杂巨系统。面对这样一个超级的开放复杂巨系统,医学要实现对人体系统的防治疾病、保障健康的根本任务。需要有合规律和合目的的,具有科学性和人性化的理论、方法与技术,特别需要具备贯彻于它的一切理论、方法与技术之中,规定它们的前进方向与行动路线的正确的方法论。这里讲的方法论,既不同于医学实践中的属于技术层面的具体方法,又不同于对医学的理论与实践有普遍指导意义的更高层次的哲学方法。它是作为哲学方法与技术层面的具体方法的中介层次的,内在于整个医学的理论、方法、技术之中,并规定它们的方向路线的一般的科研方法论。

  我国的医学现有中医和西医两个体系。这两个体系有不同的理论、方法、技术与方法论。我们通常所说的中西医的宏观战略不同、思维方法不同,大体指的就是方法论不同。

  众所周知,中医和西医由于各自创立和发展的时代背景不同,科学技术条件不同,哲学基础不同,科研方法论不同,形成了不同的学术体系。它们各有长处,各有自己的局限。它们在方法论上,各自的长处,又往往恰好是对方的短处。比如,中医的整体论包含着西医的还原论所缺乏的从整体上认识和处理问题的方法论思想;西医的还原论包含着中医的整体论所缺乏的对局部进行精细分析的方法论思想。

  这表明,我国医学发展到了今天的时代,中西医在方法论上彼此取长补短、实现优势互补,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能的。因为这是符合科学发展的辩证综合之大趋势的。这样它们不仅能够从战略上、方法论上有机地结合、统一起来,而且可以在实现这种有机结合的过程中,逐步创建新型的统一的有中国特色的新的医学体系。

  这个过程,实质上就是超越还原论、发展整体论实现两者的辩证统一。所谓辩证统一,绝不是两者的机械相加,而是在对两者实行“辩证否定”基础上的有机结合;所谓辩证否定,用黑格尔的说法叫“扬弃”,就是既克服又保留,所谓对还原论、整体论实行辩证否定基础上的有机结合,就是在克服抛弃它们的片面的消极的东西的同时,保留和发扬它们的有益的积极的东西,并把这些积极的东西在新的形态(系统论)中有机地统一起来。可见,系统论是超越还原论、发展整体论,实现还原论与整体论的有机结合与内在统一的结果。

  用现代系统论的方法探索复杂性,“真正把复杂性当做复杂性来处理”。这样来面对人体与环境组成的这个超级的开放复杂巨系统,就能从更大范围、更深层次、更复杂的关系上,更精确、更深刻、更完整地反映人类的生命过程以及与疾病斗争的规律,从而建立起属于复杂性科学范畴的新型的医学。

  会议的具体开法,仍然采取重点先导发言与集体深入讨论相结合的讨论班方式。

  为了集思广益,集中大家智慧,把讨论变成思想扩大器,实现群体讨论的整体涌现性(整体大于部和之和),必须保证确有一定时间进行研讨,避免把研讨会形成报告会。希望重点发言时间能控制在一个半小时左右,留出一定的时间供即席讨论,此外殷切希望大家讨论发言一定要扣紧主题,不能脱离主题,当然更不能另立主题。

  讨论中有不同见解、分歧意见是正常的,矛盾是发展的动力和源泉。“不能惊于相反,要乐观其反”我们不仅要勇于面对矛盾,而且要善于解决矛盾。如有争论,既要心平气和又得适可而止。自我不是自足的,自我是关系中的自我。马克思说的好,人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一个人要实现自我,就必须时刻注意:倾听他人,学习他人,宽容他人,尊重他人。满招损,谦受益,要虚心向广大群众学习。

  诸位,在百忙中冒着酷暑前来参加会议,我们热烈欢迎,由衷感谢!大家精神愉快,有效利用时间使讨论得以深入,更是我们所祈盼的!谢谢!  

  2016年8月8日

 

  赵光武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北京大学现代科学与哲学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