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无耻乏走狗:违反劳动法竟如此“理直气壮”

2021-05-16 14:32:48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上个月北京人社局副处长体验了一日送外卖、送单12小时只赚了41元配送费,巡视组也约谈了美团,对话内容被媒体公之于众。美团代表在回应中表示,美团平台有近1000万的骑手注册,其中470万人属于兼职的身份。

  美团的骑手采用外包方式,骑手出事故不关美团的事。而外包公司要做的,就是每天负责帮骑手缴纳交3元/天的商业险,而且这笔钱还是从骑手佣金中扣出来的。

  这个设计很“天才”,它“合法”地规避了劳动法对企业主规定的基本义务;然而,对于470万美团骑手来说,显然是不太公平的。

  然而,法律不仅仅有阶级性,而且是有很强的阶级性。站在无产阶级立场,如果法律还要维护无产阶级的权益,劳务派遣和外包的行为也就难言合法了。

  在美团等资本平台遭遇巨大舆论危机的时刻,某些媒体人就跳了出来为美团“喊冤”。

  新浪微博CEO“来去之间”称,给骑手上五险一金,外卖肯定得涨价:

  IT营销自媒体“C科技”还专门制作了一个调查问卷:

  一时之间,“美团如果让470万骑手‘转正’,给他们买五险一金,美团利润率将为负数,外卖得涨价”这样的言论在多个社交媒体平台频繁出现,一众媒体人用自己的行为生动地诠释了“资本乏走狗”的角色,如果这说背后没有一只大手在拨动,笔者是不相信的。

  “C科技”的调查问卷设计了三个选项,这样的预设都指向了“外卖涨价”的“必然”结果。这样的设计很高明,成功地把矛盾转嫁给了外卖平台的消费者和外卖骑手,把资本平台打扮成了“受害者”。

  类似的为美团洗地的文章还非常多:

  今年3月,美团发布了2020年度的业绩公告,公告内容显示,美团2020年餐饮外卖收入达到近662.65亿元,比2019年增长了20.8%:

  去掉平台服务收入,单纯的佣金收入为585.92亿元,同比增长18%;2020年在美团平台上获得收入的骑手达470万人,餐饮外卖骑手成本支出共计486.92亿元,同比增长18.6%,占外卖佣金收入比重的83%,美团等于从470万外卖骑手身上赚到了约100亿元。

  的确,按照给媒体洗地的媒体的说法,如果要给470万骑手全部“身份转正”、买社保,这项开支将会是惊人的,能够迅速将美团自2019年以来由负转正的外卖盈利耗尽。

  但事实上,大多数媒体偷换了一个概念。根据美团自己发布的“骑手就业报告”,平均每天配送时间低于4小时的骑手占到了将近六成,而每天配送时间达到8小时的骑手占比却不到一成。

  2019年美团骑手平均每日工作时长

  而美团的“就业报告”同时宣称,2020年上半年,即使受大流行影响,仍有45.7%的骑手月收入在4000-8000元,7.7%月收入超过1万元。

  这给人产生一个极大的幻想——每天工作不到四小时,每月轻松挣到4000多!事实上,美团公布的这个45.7%显然指的“专职骑手”,绝大多数骑手在送外卖之余还要从事其他工作。

  兼职骑手的原工作单位如果严格执行了劳动法,应该是已经给兼职骑手买了社保的,美团无需给他们买第二份社保。那么,美团需要购买社保的专职骑手究竟有多少,这个数字并没有公布,根据上面的工作时间反向推算绝不会超过100万。

  某些有良知的媒体也做过测算,美团每年给专职骑手买社保的利润回吐约100亿:

  这与美团目前的佣金净收入大致相抵。

  所以,给470万骑手买社保”的说法,显然是资本乏走狗为了给美团洗地,拿出来吓唬人的说法。

  更加重要问题是,美团近几年实际上是处于市场培育期和高速增长期:

  2018年美团餐饮外卖交易金额为2828亿元,佣金收入为357.2亿元,佣金率为12.6%;

  2019年美团餐饮外卖交易金额为3927亿元,佣金收入为496.5亿元,佣金率为12.6%;

  2020年美团餐饮外卖交易金额为4889亿元,佣金收入为585.92亿元,佣金率为12%。

  也就是说,美团的外卖业务交易额在线性增长的同时,却维持了稳定的佣金率,佣金变现的规模实际上随着交易额的增长不断扩大的。

  此外,美团的现有抽佣模式是从外卖商家手中抽成一定比例的佣金,然后拿出一部分佣金支付给骑手,剩下的就是美团的净赚了。

  早在2018年,美团在港交所上市时,为了实现盈利目标抬高股价,美团将商家抽成比例由15%提高至22%;为了平息民众怒火,“提高”骑手待遇,美团近期再次调整了配送规则,在新规则下,美团对商家的抽成再次提高,某些商家抽成甚至超过50%。

  据腾讯新闻报道,在一张顾客实际支付24.79元的外卖单中,我们可以看到店家实际收入仅为11.13元,美团抽成了13.66元,抽成比例达55.10%。

  抽成比例的增长,显然远远超过了骑手收入的增长,最终目的还是服务于美团的净利润增长。但是,在已经垄断了外卖市场2/3的美团平台面前,餐饮门槛低,竞争激烈,商家可替代性强,平台巨头却难以撼动,商家只能任由美团摆布。

  按照目前这个趋势,美团外卖业务未来的盈利空间显然还很大;外卖“涨价”的主要原因也是基于美团的盈利需要,而非因为要给骑手买社保。

  美团在前些年的低利润、甚至是亏损,不过是资本在扩张期,为了迅速垄断市场而必要支出的广告推广、平台建设以及各类“补贴”,最终受益的是资本平台自身,而非外卖骑手。

  然而,这些必要支出却被资本乏走狗们从道义层面推给了外卖骑手,营造了“美团不赚钱、养活了外卖骑手”的假象,让美团公然违反劳动法的行为变得“理直气壮”。

  当然,敦促美团对专职外卖骑手采用合法合规的雇佣劳动关系,还不仅仅是社保的问题;在正式的雇佣劳动关系下,美团按照劳动法的要求,也应当承担骑手的劳动安全保障、加班工资、带薪休假等等劳动者应得的福利,另外还包括但不限于不得随意解聘员工……

  不过,本文并不打算只针对美团,只是希望通过美团来解剖麻雀。“究竟是谁养活了谁”这个问题,在前工业化时代已经被马克思解释得一清二楚;资本新势力豢养的乏走狗们打着所谓的“互联网企业”的名号,竟把这个问题搅成了一潭浑水,迷惑了很多民众。

  如果把美团的外卖业务单独看成一家工厂的话,数百万外卖骑手的存在无疑说明这是一家劳动密集型企业,与传统的劳动密集型的实体企业仅2%-3%的净利润率相比,美团15%左右的净佣金率已经是高的吓人了,还敢说美团不是“血汗工厂”?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