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因为我们来过”——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

2021-04-30 18:32:00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这段话据说是古巴前革命领导人切·格瓦拉在牺牲前留下的。

  1928年,切·格瓦拉出生于阿根廷一个富裕家庭;1957年,他为了穷苦人的利益抛弃了个人职业,跟随卡斯特罗潜回古巴,经过两年艰苦的游击战争,推翻了亲美的独裁政权。

  毛主席的游击战和人民战争思想对古巴革命和切·格瓦拉本人影响巨大。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次年11月,格瓦拉就率领古巴革命政府经济代表团访问中国,他向中方提出的一个请求就是希望获得毛主席接见。

  11月19日下午,毛主席与年轻的格瓦拉在中南海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深入交流。鲜为人知的是,其间格瓦拉还曾向毛主席请教如果出现修正主义怎么办的问题。

  1964年,中苏矛盾升级,刚刚经历了导弹危机的古巴被迫全面倒向苏联,切·格瓦拉开场就批评苏联是“修正主义”,与卡斯特罗渐行渐远。

  次年,切·格瓦拉辞去了他在古巴的一切职务,在给卡斯特罗留下一封饱含深情的告别信后,到第三世界进行反对帝国主义的游击战争;1967年在玻利维亚被捕,继而被残忍杀害。

  古巴革命的胜利之所以没有在玻利维亚重演,格瓦拉犯了两个致命错误:一是这样的“革命”缺少群众基础,仅仅从外面输入革命不大现实;二是格瓦拉还忽视了他同毛主席谈话时已经明确的一个情况,即在其他拉美国家进行革命,美国和其他势力会来干涉。毛主席在阐述他的“纸老虎”观点时还特别强调,在具体斗争中要把敌人看成“活的铁的真的老虎”,并“根据不同的时间、地点和条件,采取适当的斗争形式”。

  当然,格瓦拉“永不投降、继续革命”的伟大精神是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铭记的。

  格瓦拉离开之后的古巴,并没有随着苏东剧变而轰然倒塌,尽管在90年代初,弹丸之地的古巴与朝鲜都遭遇了异常艰难的国际环境,资源匮乏、工业部门不健全——在一个国际共运凋零的时代,对社会主义的坚守是需要克服极其巨大的困难的,这得益于卡斯特罗独特的个人号召力。

  当然,仅是对社会主义制度在形式上坚持,并不能说明格瓦拉向毛主席提出的“修正主义”的担忧全无道理。

  今年2月以来,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孙子——桑德罗·卡斯特罗在社交平台instagram上的一段开着奔驰一边飙车一边口出狂言的“炫富”视频,引起了古巴人民的愤怒,要求彻查桑德罗·卡斯特罗的财务状况。

  YouTube上专门从事反共宣传的“世界各地的古巴人”账号趁机制作了一条6分钟的视频,把卡斯特罗家的二代三代们奢华的生活方式一一展示在观众面前,评论区中人们批评道:“桑德罗和他的叔叔们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就像管理一个农场一样。”

  最终桑德罗不得不发布了道歉视频:“向所有感到被冒犯的人道歉。车真的不是我的,我就帮人试驾。视频也不是我想发的,我只不过是通过WhatsApp发给了好朋友,没想到被放在网上。”据称,桑德罗的奶奶达莉娅直接给了他一巴掌,作为惩罚,他将会被派去劳动改造……

  在刚刚落幕的古巴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宣布卸任古共中央第一书记,这标志着卡斯特罗时代结束。

  与格瓦拉同时代的其他参加过古巴革命的领导人全部退出最高领导层,已经在2019年当选古巴国家主席的迪亚斯-卡内尔成为古共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

  古巴政治局也从17人减到了14人,不过,其中10人为上一届留任,而迪亚斯-卡内尔是长期负责意识形态工作的技术官僚,这样的权力交接确保了古巴在政治权力上的稳定。帝国主义的一些评论将迪亚斯-卡内尔被视作年轻有活力的改革派,但也有一些评论认为,他不会也不能摆脱卡斯特罗的影响。这样一个在帝国主义眼中看似矛盾的人物的继任,也映射出了古巴正在“纠结”的改革。

  1990年代,经历了苏东剧变,古巴事实上也开始了向资本主义的转变,个体户大量出现、外资企业纷至沓来、国营和集体农场转为包产到户,军部资本在各个行业占据了特权地位,经济上的分化逐渐产生出了一个特权阶层,这些先富起来的古巴人在官僚资本开设的旅游度假企业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享有各种特权服务,像极了古巴革命前在古巴的美国人……

  2006年,菲德尔因为身体原因退居二线,劳尔继任之后进一步推进了自由市场化改革,农业上进一步单干、国企大下岗、建立自由经济区让外资全面进入、私营企业得到鼓励和大发展。

  市场化改革把古巴在前社会主义时代建立起来的、让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民众都羡慕的人民医疗体系冲击得支离破碎,全民免费医疗的预算被不断压低。尽管靠着“吃老本”,在大流行发生初期,古巴还交出了一份令世界称赞的答卷,且向世界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派出了国际医疗援助;而现如今,古巴的累计确诊已经将近10万例,单日确诊突破了千例,市场化摧毁了古巴曾经强大的基层医疗体系。

  古巴的变化有外部因素的影响,但内因更是不可忽视的。笔者丝毫不怀疑卡斯特罗这一代人革命理想的纯粹性,但个人的道德操守绝不是革命胜利的根本保障,卡斯特罗甚至无法影响他的儿孙。正如毛主席曾经担忧的:“一代、两代,到第三代、第四代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啊?现在还很难讲。帝国主义的预言家们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我们的第三代、第四代身上,我很担心……”

  然而,今天的种种变化,并不能抹杀古巴革命给古巴人民曾经带来的伟大成就:新生儿死亡率从1958年的6%下降到新世纪初的4.7‰;1958年总人口700万的古巴有200万文盲,古巴革命后的扫盲率达到99.8%;社会主义全民免费医疗体系的建立使得古巴的人均寿命从59岁提高到78岁,甚至很多美国穷人要以度假的名义跑到古巴看病……

  这是切·格瓦拉这一代革命者曾经为之流血牺牲换来的。

  1886年5月1日,以美国芝加哥为中心,35万美国工人参加大罢工,要求改善劳动条件,实行八小时工作制;1889年7月,由恩格斯领导的第二国际在巴黎举行代表大会,决定把5月1日这一天定为国际劳动节。八小时工作正是工人阶级通过斗争争取来的,一旦工人阶级放弃了斗争,12小时工作制又死灰复燃,996大行其道。

  今天某些人拼命吹嘘的欧洲的福利社会,正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冲击下,资产阶级被迫作出的妥协;而90年代苏东剧变、国际共运走向低潮以后,资产阶级很快反攻倒算,通过资本全球化开始展开对福利和民主的进攻。

  前两天,亚马逊宣布将全美50多万员工的时薪提高50美分至3美元不等,尽管此举仍然是资本家为了对抗工会而给出的蝇头小利,提高之后的时薪仍然低于美国同行业工人的平均水平,但这也是一个让步,这个小小的让步同样是亚马逊工人“建立工会”的斗争(参见:资本家为何如此恐惧成立工会?)换来的,尽管这样的让步离他们的要求还相距甚远。

  社会主义革命当然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正如毛主席所指出的,“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极专政的整个历史时期,在由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条道路的斗争”。

  不必悲观、不必沮丧,在这样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里,无产阶级暂时的挫折与失败、资产阶级反攻倒算的暂时成功,都是难以避免的,我们无非是要站在新的起点展开新的伟大斗争;

  更重要的是千万不要放弃斗争,不要相信资产阶级的伪善,无产阶级能够享受到的一部分资本主义的成果,绝不是来自资产阶级的施舍,而是劳动人民自己通过斗争争取来的!

  仅以此文纪念属于无产阶级的、象征着无产阶级伟大斗争、却被消费主义狂欢所彻底冲淡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的第132个“五一国际劳动节”。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