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我为什么要在网上发文章——关于余庆县某些领导的扯皮艺术与“球技”

2021-03-19 10:22:5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燕子
点击:    评论: (查看)

  大家好,我是燕子。距我向余庆县中等职业学校递交辞职申请已经四个多月,辞职的事情有了一些眉目。

  3月11号,我在网上发布了《体制内打工人遭遇霸王条款——一位人民教师的辞职经历》;3月15日,我在网上发表了《翻脸与欺骗:删帖后余庆教育局态度180度大转弯》。

  我发文章的本意是希望披露真相,推动问题的解决,从而能尽快把辞职的事情办好。

  然而,昨天又发生一件令我万万没想到的事情:昨天晚上,我接到了家里和村里的电话,说余庆这边打电话反馈说我对政府不满,不服从党的领导,在网上乱发文章。

  当听这些话,我的第一反应是震惊。我没想到哪个领导竟然如此颠倒黑白,通过我的家人来威胁我,说实话,我真的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第二个反应是害怕,因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手段等着我,我担心我的家人会不会被针对。我清晰的记得,父母给我打电话时,说话声音都是颤抖的,他们虽然不相信这个说法,但十分担心我的安危。

  自从我第一篇文章发出后,几次的谈话和轮番的电话骚扰让我睡不好觉、吃不下饭,上次的深夜谈话也让我心有余悸,整个人的精神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呢?我前前后后仔细回想了一下,然而一想到学校王校长和教育局张主任在我辞职过程中的反复“变脸”,我就感到心寒。

  我是在去年8月入职的,11月底提出辞职意向,12月1号就提交了辞职申请,当时还未签合同。

  于是敬爱的王校长以我没签劳动合同为由,要求我签了合同后才能开会讨论同意辞职。我看到了合同中的违约金的事情,所以一直拒绝签订。

  但是王校长一再要求我签订合同,并且表示只有签了合同才允许我辞职,他说试用期是解约,不是违约,不用交违约金,签了合同后违约金的事情都可以商量,都好说(有完整录音为证)。

  我心存疑虑没有签,一次次的提出辞职申请,王校长却一再阻拦。无奈之下我只好在去年1月份签了字,但是学校却要求我把合同落款到我9月份。

  幼稚的我以为辞职的事情肯定没有问题,便满怀希望等待结果。

  接下来就是关于违约金的事了。之前余庆县有关于家庭困难辞职减免违约金的先例,虽然知道试用期内不用交违约金,但我为了快速解决问题,就向学校其他领导求情,让我少交一点。后来,在学校其他的领导的求情下,校长才不得以出具一份材料,同意减免违约金到1.2万。但是当材料递交到教育局张主任的手里时,他又以材料不充分,打了回来。后来我准备了厚厚一沓说明材料,这次总没问题了吧。

  时间到了二月,教育局张主任给我打电话说违约金的事需要王校长给教育局领导口头解释,我想问既然都有了书面解释,为什么还需要口头解释呢?但一个口头解释也是很简单的事,只要王校愿意,事情就可以解决了。

  三月初开学了,我以为我的事情已经快解决了,没想到这才是开始。我先去找教育局找了负责人张主任,他要求学校领导必须给教育局领导解释违约金交1.2万的理由,无论我说什么话,这个都变成了先决条件。为了这个事情,我又一次次的跑去找王校长,可得到的都是冷脸相向,甚至恶语相向。并且说:“没有停发你的工资都是我打的招呼......你还不懂事,对这些东西不了解”。“我去给领导解释不是把头伸出去让别人砍吗?”就在这样不负责任的情况下,我又只能回过头来哀求张主任,请求他打电话跟领导沟通一下。可是张主任怎么都不打。我只好再哀求校长给教育局打个电话,校长也是同样的态度。我夹在中间感到彷徨又无助。

  于是我多次跑去找王校长,但王校可曾听过我们的请求呢??并没有。

  而张主任这边哪怕把王校不愿给领导解释反映一下也好呀!!!也并没有,这事情就这么被拖到了三月。

  在其他领导的劝说和我的百般请求,又遭遇了百般冷眼后,王校终于肯为我“求情”了,说一定帮我去教育局说一说,以私人的关系。这是公事,以私人关系算什么,但我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然而,当我到达教育局时,听到的却是校长和领导说严格按照合同来的话——没有商量的余地。下属面前一套,领导面前一套,这是为什么???

  到这里,大家可能都看晕了,我在其中来来回回跑了多少趟呢?我一时之间都算不清了。再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发了一篇披露的文章。并且收到了效果,文章发出后,王校的态度突然就变了。

  我想问为什么文章发出来后一下又同意减免到两万了呢??为什么早就可以讨论和处理的问题硬生生地就拖到现在了呢??为什么可能可以简单处理的事情最后却这么复杂么了呢??

  如果是年前教育局给我们的答复就是现在应允的两万的话,我们肯定已经交钱走人了,我们可能会忍气吞声,不会选择维权,也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为什么事情发展到今天的样子呢??

  我再三思考,最后不无惊讶的发现:我们本来是想跪着把事情办了的,但是领导却不给我们跪的机会。被逼无奈之下,我们才选择站着来把事情办了。

  这实在是有些魔幻。

  到今天,教育局终于开会讨论,并且通过了我的辞职申请,并承诺可以免交违约金,这实在是一个好消息,教育局要求我写的澄清说明我会写。但是,当我把辞职申请书拿到学校盖章的时候,校长却再一次上演变脸,再次推三阻四,要求我写了澄清说明,并且向全体教师公开作出检讨,不然就不给我签字。

  我没有做过伤害学校的事情,我只是就事论事,陈述客观情况,而王校长却再次卡我,教育局明明通过了辞职申请,但现在就卡在校长这儿,是他不给我签字。回想起王校之前的种种面目,我再也忍不住了,在办公室和他大声争执起来。

  校长本应该以身作则,但是王校一次次的伤害我。又企图把我和学校的其他老师对立起来。两面三刀这个词真的像是量身定做给某些领导的。

  写在最后,突然想起来在前天,第二篇文章发出来后,我还收到了王校的短信,他一边表示一直像对待子女一样对待我,一边还在威胁,对此我想说,这样的“父爱”我无法承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