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00后骑手与“饿了么”斗法小记

2021-03-09 09:04:14  来源: 激流网   作者:王磊
点击:    评论: (查看)

读者来稿丨00后骑手与“饿了么”斗法小记-激流网

  我从18岁起,就开始送外卖了。

  刚刚走进社会的人,往往是这样看待第一份工作的:劳动机会多么宝贵!没有别人恩赐我这个机会,我就挣不到钱,吃不起饭。所以我得好好干活,少得罪人,不能把工作平白丢了。当时的我也是这样一种心态。

  在我入职饿了么蜂鸟专送的某一天,大清早下起了暴雨。站点里其他同事不爱在这种天气送外卖,许多人都请假了。群里有人说自己雨衣坏了,还有说昨晚电动车电瓶没充上电的。

  平时骑手都要到站点打卡拍照,所以我就问站长我今天还要不要过去,站长在微信上回复叫我去。

  我打伞到站点的时候,看见站长正打电话骂同事们,让他们赶紧过来跑单。等他挂了电话我就跟站长说,站长,我没有饿了么的雨衣啊,要不打完卡我也回了?站长正愁干活的人太少,担心“爆单”(天气不好时订餐的顾客多,外卖单多到外卖骑手忙不过来)没人送,看到主动接话的我,就火急火燎地让站点调度员把他的雨衣雨裤借给我,让我赶紧出去送单。

  那天我从早上9点一直跑到了晚上8点,就中午向调度员申请了30分钟小休,去站里换了电瓶吃了张卷饼。当天跑的比较顺利,一没手机进水,二没滑倒摔车,三没顾客投诉。虽然有几单超时严重,我一分钱没拿到。万幸顾客还算体谅我们,在这种天气里没给我们差评。要是我们遭到了差评投诉,平台那边直接罚骑手200块钱,咱们骑手的申诉一般是没有用的。

  我个子比较高,穿着别人小了好几号的雨衣,上身还好,下身即使穿着雨裤也全都湿透了。更痛苦的是,别人的雨靴我穿不进去,饿了么还禁止穿凉鞋拖鞋送单,就只能穿着自己的运动鞋。这样跑一天下来,脚都泡在水里。白天的时候还觉得地上的积水挺温暖,到了傍晚脚上已是刺骨的冷。

  现在想起来,当时自己太笨也太卑微了。同事们在雨天不爱工作是有原因的:首先送单速度慢,根本送不了多少单,每单还非常容易超时;其次,当时没有恶劣天气补贴,和平时一样都是5.5元一单;再者就是非常危险,比如我第二次下大雨跑单就摔了。人没多大事,只是手上蹭破出了点血;但是电动车前轮摔掉了,没办法继续送餐。所以那次自己花了100多块钱修车不说,还赔了客户的餐钱。站点那边一分钱也没给我补,只有同事送完手上的单特意过来看我,这让我非常感动。

  如果仅仅是苦些累些危险些,我还不会对饿了么产生如此坏的印象。

  饿了么有个叫“蓝色风暴”的着装检查,当骑手软件提示“蓝色风暴”到来时,15分钟内骑手就要上传一张自拍到软件上。这个自拍要把头盔、工装、餐箱上的logo都拍进去。在此之前没有人教过我要怎么应付“蓝色风暴”,软件界面也没说不拍或拍错有什么惩罚。所以,我第一次拍照就把餐箱漏掉了。

  (编者注:蓝色风暴名义上是检查骑手的着装装备统一,实质上是为了垄断骑手的装备销售渠道,骑手只有在饿了么蜂鸟商城购买的送餐装备才能通过蓝色风暴检查,在淘宝等地购买的装备则会被识别出进行处罚。所以作者没拍全自己的装备没有通过检查)

  当天晚上,站长打电话跟我说,你“蓝色风暴”没通过,被扣了300块钱。我说站长,在这之前谁都没告诉我这个东西怎么拍,之前也没说拍错了要罚那么多钱啊!站长跟我说,你先别着急,我跟上面反馈一下,说你是新来的,看能不能给你的处罚消除掉。我就这么又跑了几天,站长跟我说这个处罚消不掉了,我也只能自己认了。

  同一个站点里和我一起被罚款的也是个新外卖员,我找到他,说哥,咱们一起去找劳动仲裁去!我查了《劳动法》,饿了么这么扣咱们钱是违法的!他笑了,说:“兄弟,我这个只能认了,但你要是去告我支持你,也帮哥的钱要回来。”我把《劳动法》关于罚款部分的截图发到站点群里,说是要告饿了么,群里的兄弟们都给我起哄叫好。没一会站长就骑着小电驴到了骑手集合点,直接指着一个起哄的同事说:“老X登,你们他妈瞎起什么哄?”然后转头对我说:“你去告只能去上海告饿了么总公司,我这边是支持你的。”

  接下来的几天,我成了劳动仲裁和法院的常客。劳动仲裁那里简直太闲了,去了几次都很少看到人。接待我的是个懒洋洋的中年人,他说我没有带合同来就没法处理。可是我进站时刚签完合同,合同就被站长收走了。现在管站长要,站长的说法是“那肯定不能给你”。劳动仲裁那边知道了这件事,干脆就说,你这种情况就不是劳动关系,不适用《劳动法》。

  我不服气,又跑去法院。到了法院一问,法院说你应该告合同上的本地承包商,你现在连告谁都不知道,要么回劳动仲裁,要么就去上海的法院去起诉饿了么总公司。此时站长把本地承包商的名字捂的死死的,我打电话给骑手软件上的客服,客服也拒绝告诉我本地的承包商是谁。

  回到劳动仲裁,我说法律上规定有工装就能证明劳动关系;但是这时候劳动仲裁的人已经烦透了我这个打扰他们清闲的“愣头青”,只是说我们这里没法受理,要么你就去上海。

  站点的大小“领导”对我这号人是很有意见的。这不,又一次的“蓝色风暴”,我把衣服、头盔、餐箱都拍进去了,另外附送了一个中指。

  站点一个调度员在后台看到了,又一次阴阳怪气地在群里说:“这下好了,又扣你300。”本来我就把扣我钱的人恨的牙痒,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在群里把这个调度员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他也开始回骂我,还打电话过来约架。最后,站长把我从站点骑手群踢了出去,然后叫我送完手里的单到员工宿舍。在宿舍里,他威胁我说:“现在不是你起诉我们了,而是我们准备起诉你了!这对你未来升学也有影响,你明白吗?”(本来我以为高考肯定落榜了,没想到竟收到了通知书,因为这事我还请了同事们喝饮料)在这样一通威逼后,站点终于把我这个麻烦的刺头赶走了。

  结算工资的时候,扣这扣那后剩下的那点钱少的可怜,我相当于这么长时间完全给饿了么白白劳动。点外卖的顾客在软件上给我的打赏,因为不到100块钱没法提现,也进了饿了么的口袋。

  上了大学后,因为家里条件不好,直到现在我也靠送外卖补贴生活。几年来受的委屈,根本不是一篇文章能写的完的。

  我以前经常想,我们劳动者受了欺负,法律不给我们出头,问题出在哪里?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问题就出在我们不够团结!如果我们能够互相守望、互相帮助是谁都不敢阻挡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