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拼多多:劳动者的现状与未来

2021-03-04 10:52:51  来源: 激流网2021   作者:尔是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年12月29日,一名在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供职的女生在加班后猝死,年仅22岁。2021年1月3日,该消息由其同事在职场社交平台上曝出,称拼多多该业务线强制从各部门抽调人力并且经常加班。舆情由此引爆。1月4日,上海劳动保障监察部门介入调查。同日,拼多多知乎账号发表争议言论:

  你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我一直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我们都可以。

  该言论在发布后迅速删除。拼多多官方先是在微博表示此系谣言,随后知乎小管家却证实拼多多账号确实发布了如上言论并于1分钟内删除。拼多多方面后来解释称是合作机构员工浏览相关问题后误用机构账号所写,与拼多多官方立场无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月7日,拼多多前端开发员工“王太虚wray”(网名)用手机拍摄下一名同事被送医的照片并上传至职场社交平台,配文“第二位拼多多猛士倒下了”。当日,该员工遭拼多多方面约谈并被辞退。1月9日,拼多多通报称一名员工在长沙家中跳楼自杀身亡。1月10日,“王太虚wray”又通过b站发布视频,描述自己从拍照到被HR约谈、辞退的过程,并称强制加班确实存在(本部须工作满300小时,买菜业务线必须工作满380小时,否则会被约谈并影响绩效),严重违反劳动法;HR以背景调查受到影响等方式进行威胁,要求他签订协议离职等情况,表示已申请劳动仲裁。11日,拼多多方面称“王太虚wray”被辞退与拍摄送医照片无关,而是因为其此前多次在“脉脉”平台匿名发布“极端言论”,严重违反公司员工手册规定,可能会给同事带来不良影响。该解释随机被人质疑“脉脉”平台泄露匿名发布者个人信息,但随即得到脉脉平台官方澄清。拼多多前安全总监Flanker_017(Flanker Edward,前腾讯·科恩实验室高级研究员,顶级黑客)发微博称应是拼多多相关部门依据外显ID爬虫所得到的结果。此后,“王太虚wray”利用b站、微信公众号等平台持续发声,表示藉由此事将利用相关平台普及劳动法以及劳动者维权知识,从而让更多的劳动者能够在遇到类似问题时得到帮助,通过正当渠道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庚子岁末于拼多多发生的这一系列事件,映射出了我国社会在当下所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劳动法》与《劳动合同法》的落实问题。自2018年部分互联网龙头企业领导带头鼓吹“996”这一明确违背劳动法有关规定的制度开始,上述两部法律的执行问题重回舆论关注。19年3月,由程序员发起的“996·ICU”项目一时成为舆论热点,该项目的一部分即是通过普及劳动法和劳动维权程序以帮助人们增强维权意识和提高维权能力。另外,针对部分在黑名单(由投票产生,需提供一定的证据证明其确有996问题)上名列前茅的企业,该项目还组织了申请各地劳动保障监察部门介入、并依据有关法规要求劳动保障监察部门政务公开的行动。遗憾的是,尽管根据“996·ICU”项目内的显示,早在2019年就有匿名者提供了一份证据说明拼多多的情况,描述其工时制度为“11116,两班倒”,但就上述一系列事件的结果而言,针对这些企业的劳动保障监察落实看来还是任重道远。就目前的状况而言,劳动者们亟需充分掌握维权的方法和手段,有足够的主动性和意识捍卫自身的权益、捍卫法律的尊严,才能倒逼这些经济地位上占尽优势的企业认识到这一问题的重要性。

  但是,这样就足够了吗?劳动者维的权是由劳动法赋予的,然而近几年,指责劳动法“阻碍经济发展”、呼吁修改劳动法给企业“减负”的提案却在每年初春召开的我国最高权力和立法机关中频频出现;2020年10月,深圳在全国人大常委的批准下,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作变通规定或调整适用事宜,成为探索所谓“新型和谐劳动关系”的试点城市。飓风起于青萍之末,这些征兆是否预示着保护劳动者权益的劳动法本身也朝不保夕?

  这种困境的根源是什么呢?一如拼多多知乎账号所发表的论调——“你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我们且不论这句话究竟是谁写下的),单就这句话来说,这确实反映了现实社会中很多人对于996乃至更长时间加班的态度。那就是“用命换钱”:只要钱足够,是可以用身体健康乃至生命去交换的。面对一二线城市的高昂房价和生活、教育成本,想要留在这里发展的大多数年轻人似乎没有其他可以不“用命换钱”的选择。“你可以选择安逸,但你就要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不选择996式的“拼命”,自然也没有钱,那就要面临一系列的经济压力乃至家庭等其他社会关系的压力。因此,劳动法落实的困局,不仅在于劳动者和企业这两个名词所代表的方面,而且实实在在地扎根于整个社会生活。目前最好的状况,即通过“维权”让企业“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不过是社会关系的直接结果。这种希望通过神仙皇帝(无论这个神是公允执中的法律,是清廉正直的海瑞,还是开明圣听的君主)来改变处境的做法,本身不过是反映了劳动者与企业在整个社会结构中的不对等地位。当然,关于这一点,已经有人概括得很好了:劳动者“自由得一无所有”,或曰无产者,只能受雇于掌握着至关重要生产资料的企业控制者,或曰资产者。至于那些从天而降的神仙皇帝,说到底我们不是只看到了它对压迫者压迫被压迫者的既存现实的维护吗?

  当然,关于超时劳动的问题,在体力劳动者中早已是很普遍的了。此次的一系列事件不过是表明,无论是像“王太虚wray”一样的脑力劳动者,还是在流水线上的体力劳动者,所面临的问题逐渐地同质化:过度劳动、加班所导致的健康问题,企业不遵守《劳动法》及《劳动合同法》而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的问题,等等。从天之骄子与白领到“打工人”,在一系列事件的推进下,脑力劳动者也越来越觉察到自己作为无产者的属性。而当这层现实已被鲜明地感受到时,曾经的预言将再度发挥效力:“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在这种对立中,后者不再依赖于神仙皇帝,而是作为一种真正的力量,在历史的基础上创造未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