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这个国家最聪明的一批人”和自焚讨薪的外卖员并无不同

2021-01-16 15:27:16  来源: 多数派 Masses   作者:辛时弃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被资本奴役的人们

  2021年开年还没几天,饿了么和拼多多就用活生生的人命刺激全国人民,再一次暴露了中国互联网大厂恶劣劳动状况的冰山一角:

  2020年冬至,正在北京送当天第34单外卖的饿了么外卖员韩某陡然倒地猝死,事后饿了么以平台和韩某无劳动关系为由,只为骑手家属提供2000元的“人道主义”援助,其余由保险公司处理。作为蜂鸟众包的骑手,韩某每天在平台上缴纳3元保险费,但其中只有1.06元交给保险公司,保险对猝死的赔偿是3万元,剩下的1.94元为平台征收的服务费,相当于平台在变相克扣骑手的保险费。在被舆论围攻后,饿了么才表示将为韩某家属提供60万元抚恤金,并将平台骑手的猝死保额全部提升至60万。

  2020年12月29日凌晨一点半,在新疆乌鲁木齐多多买菜工作的22岁女孩润肺于下班途中突然晕倒,在送院抢救无效后去世。润肺去世后,拼多多公关忙于维稳,在知乎上留下了“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赤裸资本家言论,并在又一次舆论反弹后甩锅临时工。

  2021年1月9日中午12点半左右,拼多多员工谭某在其湖南长沙27楼家中跳楼自杀。他在2020年7月入职拼多多,未婚,自杀前一天请假回到长沙,由其父接至家中;2021年1月11日,拼多多前员工王太虚发布视频,讲述自己因在网上发布了同事被救护车抬走的照片,而被公司在30分钟内解雇的经历,引发了强烈的舆论关注。他同时披露了拼多多内部每月300和380小时的工时要求、克扣法定节假日、不透明的信息公开制度和随意变更的奖酬制度,以及厕所坑位少、免费的工作餐经常出现坏掉的菜品、办公室化工气味大等恶劣的工作环境。最后,他回忆了自己在离职前被HR和上级威胁、恐吓的经历,欢迎大家加入QQ和微信群跟进事件进展、讨论劳动法。  

1.jpg

  1月11日,江苏泰州外卖员在自己的摩托旁自焚

  同样在2021年1月11日,江苏泰州一小区附近,饿了么外卖员刘某往自己身上浇汽油后自焚,他说:“我命都不要了,无所谓,我要我的血汗钱”……

  看到这些劳动者的悲剧,我们很难相信这一切竟然发生在建党一百周年的今天。

  每当有人在津津乐道拼多多的股价不跌反升、中国的互联网创新多么牛X、中国的外卖模式多么睥睨世界甚至走出国门,我们都会想到这些普通的劳动者。付出了血汗乃至生命的他们,换来的又是什么?是故意不签直接的劳动雇佣关系合同、克扣劳动者的保险费,还是工亡后得到的2000元“人道主义”援助?是“我一直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压力总归是可以调节的”、“你怎么知道公司制度没有在变好?”的PUA言论,还是逼骑手在“要命还是要钱”中二选一的算法,以及用公司内网和爬虫技术监控员工在社交平台一举一动的技术?

  拼多多和饿了么(以及一众中国互联网资本)不仅完美继承了十年前富士康的衣钵,而且借助大数据、算法和互联网,将郭台铭当年奴役富士康工人的手段全面升级。猝死和自杀的除了韩某、刘某这样的农民工,还有像润肺、谭某这样接受过良好高等教育的大城市白领。对资本来说,劳动者都不过是人肉干电池,用完即弃。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还得感谢这些资本——因为他们给广大群众上了一堂真正的思想政治课,生动地说明了马克思和《资本论》真的没有骗人,毛泽东同志的名言“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也没有骗人。但是,可能连马克思自己也没想到,在21世纪的中国,还有工人辛辛苦苦打工却拿不到工资,比《资本论》里记录的19世纪英国工人还要悲惨!

  庆幸的是,像王太虚这样在互联网大厂工作过的年轻人,没有默默地屈服于拼多多的压力,反而敢于对强大的资本开炮,积极地组织网友一同学习和讨论劳动法,顶住压力继续走劳动仲裁之路。在互联网上,拼多多已经挂了好几天热搜,广大打工人纷纷交流自己遇到的各种资本家骚操作。经过交流,大家不再相信职场所谓的“匿名吐槽”和“心理咨询服务”,因为这些东西只是资方的维稳工具;大家点赞、评论、转发太虚的视频,因为“打工人不为打工人发声,就没有人为我们发声了”;大家明知拼多多、饿了么以及某些“必胜客”掌握的财力和资源,但仍然团结起来,举起劳动法的武器,在这个工人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中争取自己应有的权益……

  王太虚同学在视频中的清晰表达和得体谈吐,赢得了广大网友的一致肯定。他自己也在视频中强调,“原来在中国有这么一家企业,可以近似奴役地,逼迫几乎是这个国家最聪明的一批人996,至死方休”。事实上,奴役广大劳动者的何止一家拼多多?拼多多、饿了么和其他资本奴役的又何止受过良好教育、作为中产预备役的“这个国家最聪明的一批人”?只有当所有打工人都意识到,无论自己是不是“这个国家最聪明的一批人”,无论自己是不是在上海的豪华写字楼里为美股上市公司打工,我们都是工人阶级的一分子——和外卖员、家政工人、环卫工人、富士康工人、建筑工人、煤矿工人其实是一样的,我们才能真正对资本家喊出那句“你工人爷爷来了”,用工人阶级团结的力量争取我们应得的一切。最后,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压迫越是深重,反抗也必然更加激烈,所有遭受的剥削、不公平,苦难和血泪,都在积累着愤怒,但除了愤怒,我们还可以做什么?  

2.jpg

  02

  多数派的倡议

  1. 改变从认知起步:从自身做起,拿起我们的手机或纸笔,用照片、视频、录音、文字记录自己和身边亲友的工作情况,以进一步了解我们身边的工人被压迫的现实;

  2. 连结从分享开始:如果得知自己的家庭,或身边好友有被资本家压榨的经历,请不要吝啬将其发布到社交媒体上,如微博请带上#黑心企业压榨工人#,并@多数派;

  3. 随手举报小行动:如发现企业存在压榨工人、就业性别歧视、工厂环境污染等,请收集好相关证据,向受理举报的单位,如人社局、环保部门等依法进行举报;

  4. 除了是工人,我们还是消费者:用脚投票,对无良黑心企业进行罢买大行动。

  你我,从不是一个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