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为拼多多守边疆的女孩死于加班

2021-01-07 14:56:33  来源: 激流网   作者:臧葬赃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年12月29日,多多买菜员工张*霏猝死。2021年1月3日,张*霏遗体火化。据了解,张*霏在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工作,她猝死的时间为北京时间凌晨1点30分,此时正是她加班后下班回家的时间。

  多多买菜员工张*霏的死亡被舆论认定为是加班过度导致的死亡,此事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激烈的讨论。舆论的矛头直指拼多多。

  一、对“1月4日声明”的评价

  作为对舆论的回应,拼多多在知乎的官方账号于1月4日发布了一条声明。

为拼多多守边疆的女孩死于加班-激流网

  可以看到,拼多多(根据知乎小助手对“拼多多的辟谣”的辟谣可知,这条声明代表了拼多多官方的意志而非个人的意志)认为:底层的老百姓没有一个不是“用命换钱”的。这是大实话。纵观社会,不仅拼多多底下的员工“用命换钱”,其他公司的员工,譬如阿里、通讯的员工,也在“用命换钱”;不仅这个“底层的人民”在“用命换钱”,那个“底层的人民”也在“用命换钱”。拼多多的判断合乎事实。我们并不否认,社会是残酷的,人民群众被资本蹂躏,996,007,群众苦不堪言;我们反对的是,基于这样的事实,拼多多就可以用“理中客”的腔调这样蛮狠、大胆地说道了:“错的不是资本,错的是整个社会。”这句话对应的原文内容为“我一直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换言之,拼多多是这样对它的员工张*霏之死定性的:“错的不是拼多多,错的是整个社会。”这样一来,仿佛就能达到拼多多的意图,也即是灌输给人民这样的观点:张*霏的死是社会环境导致的,而这个“社会”正如大家所知,是一个难以受到实质性攻击的不可随人的意志而简单改变的抽象物。民众尽可以使用一切暴力的和非暴力的手段去攻击社会,而社会代表谁,社会里有谁,社会受到多大责难和攻击,这些就与拼多多完全无关了,至少拼多多的自我暗示的要点就在于,它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等于社会。然而,拼多多的小算盘只能欺骗自己。拼多多和其它资本一样,都代表了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的一个角度。拼多多把张*霏之死转嫁给社会,试图转移矛盾,试图把具体的一例劳资矛盾扩大到民众与社会的矛盾,妄想让暴怒的民众把打击面扩大,这样一来,仿佛拼多多可以找准机会全身而退了。然而,我们必须再次明确:拼多多只能欺骗自己。拼多多试图把张*霏之死归结为一种不可逆的社会力量,同时归结为一种宿命论:“……是这个社会的问题。”仿佛这样一来,拼多多就能收到这样的效果:觉悟的群众就能乱了阵脚了,拼多多就可以溜之大吉了。好在,拼多多的拙劣说辞并不能把觉悟的民众带进谬论的漩涡里,民众对拼多多的声讨终究是愈演愈烈。

  显而易见,拼多多在这条声明的字里行间都明确了自己就是代表了资本的立场的。拼多多正是意识到了自己是资本的代言人,故而才有了为资本辩护的意识:“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拼多多为资本辩护,认为张*霏之死不“是资本的问题”,而是“社会的问题”,事实上也就把“资本”这一个相对具体的概念上升到了“社会”这个相对抽象的概念,从而一定程度上抹杀了资本增值必须榨取剩余价值的事实,继而也就抹杀了拼多多为了资本的增值就必须拼命压榨它员工的事实。然而,这个社会本身就是一个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占主导的社会,就算张*霏之死是“社会的问题”(的确也就是这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主导的社会的问题),拼多多作为这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主导的社会的一环,其实也难辞其咎。拼多多认为这个时代是个“拼命的时代”,这倒没错,这个时代毋庸置疑就是如此。具体到个例,拼多多也就把张*霏之死归咎于了这个普遍“拼命的时代”,从而认定张*霏之死事实上与拼多多自己至少没直接的责任关系了。这种险恶的用心一眼就可以看出。知乎用户对拼多多“1月4日声明”的责难表明,拼多多的表态是难以服众的,是难以欺骗觉悟了的打工人的。这些已经是不争的现实。

  拼多多站在资本的角度,认定这个时代是“拼命的时代”,自然也就要为各位拼命的“人民”指定一个“方法论”:“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我们都可以。”拼多多试图站在群众导师的高点,传授一套对抗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丛林法则的方法,从而软化群众意志。拼多多的言外之意是:“选择安逸”等于选择失业,放弃“选择安逸”就等于加班、等于“努力”。选择安逸即要承担譬如失业导致没钱过日子的后果;为了不至于“安逸得一无所有”,人民有“选择”为资本家“努力”或不为资本家“努力”的自由,这就是打工人对自己努力的“控制”。当然,努力多少,拼多多颇为粗暴地为各位打工人下了一个判断:努力多少靠各位打工人把握。拼多多的论据在于,因为拼多多等资本集团不是努力的主体,打工人才是努力的主体,故而努力多少全凭各位打工人自己“控制”。谬论,事实证明,打工人是无法控制他们的努力的,打工人的努力,怎么努力,为谁努力,只能被资本和资本家控制。疯狂的内卷迫使作为无产者的打工人同类相伐,恶性竞争,他们都只是这一台不眠不休的名为“资本增值”的机器上的一颗被内卷裹挟、鞭挞的小小螺丝钉。为了不至于连为资本增值而努力的机会都没有,事实上,他们是为了养活自己,他们就不得不“努力”。努力一词紧跟着安逸一词,拼多多大抵认为,如果打工人放弃选择安逸,不想承担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打工人就必须得把为资本集团努力(譬如努力加班)当做是放弃选择安逸的必然结果而去欣然接受它。

  这是一个想要安逸而不得的时代,照拼多多的意思来看,选择安逸就意味着失业。这就是所谓的“后果”。然而,对打工人而言,失业就意味着生存的渺茫。生存的渺茫是很难让打工人安逸的。拼多多所说的安逸大抵指的就是从“失业”到“饿死”的这一段过程的暂时性安逸。这段暂时性安逸,只要打工人要生存下去,就必然是不会让它出现的,这就是说,为了不至于饿死,纵然收入低到令人发指,人也是断然不会放弃工作,放弃领取微薄的薪酬的。因此,拼多多“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更像是资本家集团对无产者含蓄的威胁。打工人的确是努力的主体,但打工人作为劳动力商品被老板在一定时间段买下,故而在这一段时间里,打工人的努力以及打工人努力创造的价值却是属于老板所有的。因此,打工人要努力多少全凭老板说了算,打工人早已失去了和资本家探讨“努力”的现实基础。譬如,加班时间就大抵完全由老板说了算。而上班的时间多少事实上成为了衡量员工努力程度的一把尺子,员工的努力在一定程度上就等于努力加班。我国宪法规定超过8小时就算作是加班了,我国打工人很少有工作不超过8小时的。996,007,等等,已经成为常态,员工基本上控制不了自己的绝对加班时间。因此,打工人对自己“努力”的“控制”顶多就是想着在规定的加班时间内如何“摸鱼”,除此之外,难有其他。

  拼多多在“1月4日声明”上发表的言论,只是甚嚣尘上的“努力论”的滥觞。努力论又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各位眼前,这非常有害。以张*霏之死为例,张*霏的努力(努力加班)竟然导致了她的猝死。如果张*霏能控制自己的努力,也就是向她的老板提出拒绝加班,估计她连努力的机会都没有。唯一的结果就是,她的老板不久后就会把她给辞了。这就是选择安逸必须承担的后果。可见,员工的努力是被老板鞭打着的努力,因而是不得不的努力,是被迫的努力,是与员工无关而对老板有利的努力。

  二、对“意外离世说明”的评价

  面对舆论对拼多多让其员工拼命加班的声讨,拼多多一番狡辩未果,未久,拼多多终于发来了张*霏的离世说明:

为拼多多守边疆的女孩死于加班-激流网

  不管是“1月4日声明”、“4点辩护”还是“意外离世说明”,它们都只代表了资本方的立场,本质上都是反对打工人阶层的。相比于“1月4日声明”为资本辩护的大胆、露骨,“4点辩护”编造“1月4日声明”的作者是某外包员工的巧舌如簧、造假,《关于拼多多同事张*霏意外离世的说明》的特点就更显得虚幻、伪善、极具欺骗性。

  “张*霏生前的内部账号上写着‘为多多守边疆’,每念及此,我们心如刀绞……”

  拼多多如是说。对于张*霏的离世,这一份“心如刀绞”来得太迟。当多多买菜的员工每天加班到1点30分,冒着零下20多度的低温回家的时候,拼多多没有说“心如刀绞”;当员工尸体已寒不得不葬身于烈火,而拼多多冷漠地说着“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时候,拼多多没有说“心如刀绞”;当拼多多员工死亡,正是需要对她死亡的责任主体有一个清晰的认定,而拼多多拼命造假以掩盖其员工的命与资方无关的立场的时候,拼多多没有说“心如刀绞”。如今,拼多多终于开口说自己“心如刀绞”了,只是因为舆论攻击得它不得不害怕起来,只是因为它的做派自始至终虚伪、蛮横,而今天人民群众终于再次揭开了它的丑恶面具,使它不得不收起獠牙而披上圣人的皮囊。披上掩盖它吃人的本质的皮囊之后,为了显得更加温情脉脉而像个人一些,拼多多终究挤出了几句拙劣的皱巴巴的慈爱话:

  “张*霏,我们爱你,深深的想念你。”

  然而,至今人类所谈到的爱基本上都只是一种超阶级的爱,故而,当拼多多让张*霏拼命加班并导致这位年轻的女孩猝死的时候,拼多多对张*霏的“示爱”就不免让人民群众觉得别扭了。拼多多一方面通过加班拼命挤兑张*霏的生命力,一方面对已逝的人儿示爱,它的虚伪性一目了然。这种爱必然是且只是一种虚伪的爱。若拼多多真的爱它的员工,就应该缩减员工的加班时间,从而不至于让一个年轻的生命在冰天雪地里凋零。

  当员工健在且能够持续工作的时候,老板对他的员工的爱是有的。因为老板知道员工的工作可以为他创造价值,并且员工创造的价值能被老板无偿占有,基于此,老板才会去爱他的员工。这就是老板对员工的爱,一种老板对员工施加的无偿索取的不对等的爱。老板鼓吹员工要“努力”要“奋斗”,而当员工讨要工资的时候,老板们却变起脸来,势必要严厉打击一切“非法讨要工资的行为”。送进监狱251天,送进重症病房,送进国徽高挂、刻板冷酷的审判庭……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今后在很长时间内也不会断绝。员工怀孕、患病、死亡,老板对员工的爱就立马荡然无存,仿佛这一切就是一团影、一阵风似的。

  面对社会舆论的声讨,“1月4号声明”最能还原拼多多的本质面貌:拼多多对拼多多员工张*霏的死表现出了诡辩、蛮横、冷漠。可见,一个失去了榨取剩余价值的价值的员工的死,对资本方来说根本无关紧要。而后,随着事情愈发发酵,拼多多面临譬如知乎用户的声讨,知乎小助手往拼多多身上插刀,央视对拼多多“不能让奋斗变了味”的隔空喊话,相关机构对拼多多内部用工情况的调查,拼多多才最终不得不重新拾起那原本就已经一地鸡毛的“爱”来了。拼多多为挽回局面,迫不得已宣布了它对拼多多已逝员工张*霏心如刀绞的爱,相反却弄巧成拙,把资本方虚假的功利性十足的爱向民众给暴露了个无遗。

  与其说是拼多多向拼多多员工张*霏示爱,不如说是拼多多向早已义愤填膺的普通民众示爱。但是,这样的示爱其实已经难以换取普通民众对拼多多的同情了,这只能进一步提高民众对资本方的警惕。的确,为了不至于让资本方挤干普通民众的最后一滴血汗,为了让张*霏之死不再反复上演,在摧毁掉反复滋生此类悲剧的生产方式之前,打工人阶层保持警惕是非常必要的。

  三、对相关部门对拼多多展开调查的评价

  针对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员工张*霏猝死一事,相关部门已对拼多多的“用工模式”、加班形式等等展开调查。就历史惯性,如就社会上、历史上的资本及其影响的社会关系的运作逻辑来看,相关部门这一次针对拼多多的用工调查就必然只是一场形式大于内容的展览。

  然而,对于资本给民众带来的苦难,相关部门一直以来只是听之任之,不可为也不会为之。人民群众苦996久矣,人民群众苦各资本家集团公然践踏劳动法久矣。只有民怨沸腾,譬如人民群众声讨拼多多,迫使统治者公信力受到较大冲击的时候,相关部门才会高调出手,虽然也大抵只是形式上的出手。民众们早已见惯而且已经习惯了相关部门的这种事后诸葛亮的行为。风头一过,996,007,照样在拼多多内部滋长,照样在任何一个资本集团内部野蛮生长,照样给无数打工人带来痛苦、疲惫、绝望、贫穷、残疾、死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