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谭吉坷德:昆山世硕羞辱的不仅仅是员工

2020-09-07 17:59:2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谭吉坷德
点击:    评论: (查看)

  恩格斯指出:“工人阶级的状况是当代一切社会运动的真正基础和出发点,因为它是我们目前社会一切灾难的最尖锐最露骨的表现。”

  昆山世硕“扔证”的瞬间,一览无余地呈现了当代工人阶级的现状,折射出了时代背后深刻的价值观变迁和一个史诗般的转变。

  当那些雇佣工人虫豸般爬行寻找自己员工证的那一刻,几十年来狩猎式经济模式彻底转化为资本唯我独尊的道德模式;传统文化的善良和道德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同那些工人一起被羞辱的是我们这个社会和人类文明。

  这是对劳动毫不留情,最彻头彻尾的羞辱。人类的全部历史其实就是一部劳动史,保护劳动者的利益是现代文明社会最重要的标记。昆山世硕这一事件清楚无误地宣告,劳动是最不光荣的东西;再一次印证了那句话,“私有化之下的劳动者,是ZB家的奴隶。”

  没有劳动的价值,也就没有了劳动的意义。昆山世硕教科书般地反映了资本与劳动的对立。他们不但羞辱了劳动者,而且经典地印证了私有化下劳动者创造得越多,就越没有尊严。

  奴隶主尚且把奴隶看作是自己的财富,而在ZB家眼里私有化下的工人不过仅仅是工具而已,仅仅像商品一样向资本家出售自己的劳动力。

  昆山世硕事件唯一的正面意义就是告诉人们,只有公有制才是劳动光荣和劳动神圣的唯一母体;离开这一前提谈劳动神圣,就是对劳动和劳动者的双重侮辱。

  昆山世硕同时也毫无底线地的侮辱了人类的尊严。对于现代社会来说,尊严是最基本的人权,神圣不可侵犯。这一权利不仅仅只具有伦理道德的意义;即使在法律上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得剥夺。劳动者的尊严是生存权的集中体现,任何文明社会都不能无视这一权利。

  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风骨和气节,尊严正是风骨和气节的外在表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已经成了整个民族追求做人尊严的座右铭。这一文化今天已经被资本摧残殆尽。

  昆山世硕事件告诉我们,资本正在将这个民族的未来打造成生产线上没有思想,没有尊严,没有人格,精神上被蹂躏的机器人。正在制造和印度种姓制度一样的“人形工具”,正在形成最原始的社会人身依附关系。

  这一事件同时也是对社会价值观的最大羞辱。面对着那些遭受欺辱的工人们,很多语言都显得苍白和凉薄。

  主流舆论中的价值观越高尚,越使饱受凌辱的“贫二代”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面对高高在上的资本,是什么偷走了他们的尊严;我们的价值观是坚硬的,还是脆弱的,这才是必须回答的问题。

  昆山事件同样羞辱了我们的体制和官员(此处省略300字)。不过我倒想到了两个很好的题目,一个是“寻找工人阶级”,另一个是“工会去哪儿了?”

  昆山事件也同时羞辱了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全部的旁观者。一个社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旁观者也是有罪的。

  劳动者权益保护是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都在实行的社会主义政策。劳动者的尊严是权益的重要内容,是现代文明和道义的重要附着物,也是社会伦理和社会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无视劳动者尊严的经济结构,除了压榨出更多的剩余价值,在文明和伦理上都是严重的倒退。

  公平和正义才是最大的生产力,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更具经济活力,能够最大限度的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激发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和潜能,依靠的就是公平正义。那种把工人仅仅当作购买来的生产要素不仅不具备道德上的正义性,也缺乏经济发展实质性的内在动力。

  在资本控制的范围内,所有的罪恶都会以合法的面目出现。昆山世硕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从马云的“996是一种福报”大面积蔓延,到最近某企业要求员工签署“奋斗者自愿申请书”;从当年韩国的“工头”勒令200多名中国员工下跪认罪、富士康的13连跳,到完不成任务就得裸奔、吃蚯蚓、学狗叫、互扇耳光……

  什么样的心灵扭曲才能将这样的事情和“奋斗”捆绑到一起,并将其升华为企业文化。这样的事情,中国的私人资本做到了。他们讲狼性,却完全忘记了人性。他们不把劳动者当人,却又为自己披上了现代化“管理艺术”的华丽外衣。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们倡导的“社会阶层文化”和“贫富差异文化”正在深入人心,正在很大的背景上被社会吸纳和接受。

  他们不断为这些违背天理人伦,背弃法律的行为戴上了公有制才有的“奋斗”桂冠,不仅将其上升为光华四射的企业文化,而且正努力地将其发展为社会价值观。在他们的这种价值观中,劳动人权与劳动正义,包括八小时工作制,最起码的社会保障都成为负面的价值指南。当年他们将国企工人称为“懒汉”赶出工厂,今天正在用他们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改造中国新的一代。

  市场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有一个“道德人”假设,他认为ZB家“无论怎样自私,他总是存在着关心他人命运的天性,把别人的幸福和痛苦当作自己的遭遇,为别人的幸福而高兴。”不知道此人如果活在当下,面对被羞辱的中国工人,会不会修正他的“幸福”概念。

  有一个问题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这些企业,这些ZB家在国外和境外都是遵守当地法纪,维护劳动者人权的“乖孩子”,比如从来就没有听过马云在他的美国员工中推行996。那么在中国他们超越法律、超越人权、超越天理人伦的“奋斗”的“土壤”又是什么,这不仅仅是价值观扭曲的问题,应该是社会政策必须厘清的一个重要课题。

  人民是共和国的国体和国本,这就决定了这个国家的一切努力都是以劳动者的价值和尊严为中心,为最广大劳动者的价值和尊严提供制度保障,这是全部的初心和道德考量。为什么在今天还能看到资本如此的肆虐,答案在哪里?

  被“河殇”洗涤后的中国,资本成为一个必须仰视的存在,劳动价值则一头跌入深渊,“劳动不创造财富”成为主流经济学观点。阶级消灭、剥削消失、告别革命、历史终结一直是舆论主流。资本由魔鬼变成天使,成了拯救中国的活菩萨。随之而来的是社会伦理及价值体系在逐利思潮和GDP崇拜下逐渐瓦解,道德水准一泻千里。

  “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同站在资本主义天然合理立场上的昆山世硕、人民富豪、资本爸爸是两个截然对立的东西。谁会在最终取胜,博弈正在进行当中。资本就等于尊重,等于优待,等于可以为所欲为的坚冰正在破碎,我们似乎可以看到这后面劳动者的期待。

  制造中国经济奇迹只有两大功臣,那就是土地资源和农民工。没有廉价的土地和廉价的劳动力,也就没有今日的世界工厂和城市化。对于那些最底层的劳动者,我们不但要懂得感恩,同时还要怀有着深深的敬意。官员们提倡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企业家,社会更应该像爱护生命一样关心这些底层的劳动者。

  “解放”曾经被认为是一个很老套的词汇,但是今天使社会价值观从资本信仰中解放出来已经成为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社会主义能够驾驭资本,而被资本操控的则是资本主义。中国是在“历史周期律”中轮回,还是跳出这一规律走向未来,我们正站在这个历史的十字路口上。

  以文明的尺度回溯以往,改革在任何国家,任何时候都有其明确无误的阶级属性。任何改革都必须解决为了谁、依靠谁的问题。逻辑的起点不同,结果当然会迥然而异。如果看不到和解决不好这个问题,也就很难建构起新世纪的新文明和新秩序。

  作为“人民建国”的新中国,所谓民主,就是把国家民族的命运交给人民大众,使他们至少拥有足以表达本阶级政治诉求的政治地位,拥有应有的政治经济权利来维护自己的价值和尊严,能够平等参与与资本的博弈。在注定要面临一场深刻政治秩序危机的21世纪,这个“基本盘”的作用如何评价都不过分。对待效率与公平的不同智慧,正在使我们这个社会面临一场大考。

  21世纪是中国人民价值与尊严觉醒的时代,每次大的事件中,都可以看到人民的身影。正是这种觉醒使人民的形象不断清晰并走到“上帝”的位置,成为民族复兴的最重要力量。资本主义民主和大众民主的冲突正在展开。这是两种文明的冲突,也是没有妥协和交易的冲突,每个人都会站在不同的旗帜下面,每个人都不能置身事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