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上海工人歌谣│码头工人劳动号子

2020-11-25 08:54:24  来源: 工人诗歌   作者:聂耳
点击:    评论: (查看)

  肩扛大包上高楼

  (码头工人号子) 黄浦区

  领:肩扛大包上高楼,

  众:(哎呀里啰呵)

  领:一步一颤血汗流,

  众:(哎呀里啰呵!

  哎呀么呀里啰呵)

  血汗流。(哎呀里啰呵)

  领:包工头心狠手段辣,

  众:(哎呀里啰呵)

  领:脚步慢了鞭子抽。

  众:(哎呀里啰呵!

  哎呀么呀里啰呵)

  鞭子抽。(哎呀里啰呵)

  演唱者:上海港煤炭装卸公司号子队

  采录者:夷龙根

  1987年4月采录于老白渡煤炭装卸区

       小小包子肩头摆

  (妇女码头工人号子) 黄浦区

  小小包子肩头摆,

  吃不饱来跑不快。

  上下跳板要当心,

  一掼①下来要送命。

  前面来了包工头,

  要挨打挨骂又挨揍。

  大家快把包子掮,

  省得包工头抽皮鞭。

  演唱者:张大红

  采录者:万肇田

  1987年6月采录于张家浜街道

  ① 掼:方言,摔,扔。

  附记:演唱者张大红解放前系妇女码头工人,常年和一批劳动妇女在码头上掮包为生。她们的劳动不仅强度大,报酬低,而且来回掮包过跳板至为危险,一旦失足非死即伤,必须十分小心。如掮包脚步稍慢还要忍受包工头的打骂。这首号子是她们劳动时所唱,充分流露出妇女码头工人心中的辛酸。

      码头工人号子歌

  南市区

  领:天上的大阳热火火哦,

  合:热火火哦!

  领:地上的码头工最最苦哦,

  合:最最苦哦!

  领:五更早起赶码头哦,

  合:赶码头哦!

  领:头顶一块麻袋布哦,

  合:麻袋布哦!

  领:麻袋布破了可以补哦,

  合:可以补哦!

  领:码头工病了还要做哦。

  合;还要做哦!

  领:日做夜做加班做哦,

  合:加班做哦!

  领:到手的铜钱难糊口哦。

  合:难糊口哦!

  领:最最威风的是秦阿大①哦,

  合:秦阿大哦!

  领:扇子摇摇吃荤素哦,

  合:吃荤素哦!

  领:牛吃稻草鸭吃谷哦,

  合:鸭吃谷哦!

  领:迭②种日脚③哪能④过哦?

  合:哪能过哦!

  哪能过哦!

  哪—能—过。

  演唱者:平水洪

  采录者:郑林森

  1987年11月采录于小东门街道

  录入者注:歌中的“哦”,原为左“口”右“欧”。编码中查无此字,暂以“哦”代之。

  ①秦阿大:旧上海十六铺大达码头一带出名的码头流氓霸头。

  ②迭:方言,这。

  ③日脚:方言,日子。

  ④哪能:方言,怎么;怎么样。

      码头工人劳动歌

  黄浦区

  吃不饱哎,

  (嗯唷)

  没有穿哎。

  (嗯唷)

  旧社会哎,

  (嗯唷)

  做不死哎,

  (嗯唷)

  有人管哎,

  (嗯唷)

  做牛马哎。

  (嗯唷)

  被人骂哎,

  (嗯唷)

  没有吃哎,

  (嗯唷)

  辫子翘①哎,

  (嗯唷)

  见阎王哎。

  (嗯唷)

  演唱者:陆玲凤

  采录者:李敏

  1987年7月采录于四川南路街道文化站

  ①辫子翘:即“翘辫子”。方言,死。

      码头号子

  杨浦区

  旧社会码头工人受尽了苦,

  三座大山压在肩。

  一碗薄粥充不了饥,

  有气无力土扶梯。

  严冬腊月没衣穿,

  赤脚裹披破麻袋。

  背起大包上高楼,

  脚步慢来皮鞭抽。

  浑身毛病无钱医,

  皮包骨头瘦如柴。

  吃不饱来穿不暖,

  生老病死无保障。

  号子欢唱庆解放,

  党的恩情永不忘。

  码头工人翻了身,

  当家作主做主人。

  码头改变新面貌,

  祖国气象一派新。

  社会主义就是好,

  幸福生活万年长。

  演唱者:张旺富(本人记录)

  1987年6月记录于宁国路街道

     走三号子①

  市区

  (噢嗬唻嗨哎哎啰)

  号子么控诉(噢啊来)旧社会,

  (哎呀)句句是伲(么噢呀)血和泪(么吭唻),

  船台就是(哎啰)鬼门关,(噢呀唻)

  饥寒交迫(哎呀)受尽罪么!

  (咿呀哟唻呀吭唻)

  演唱者:四八○五厂号子队

  采录者:申民戈

  1961年采录于上海港

  ①走三:用三个滑轮牵绳起重吊装。

       杠棒号子

  南市区

  合:(唷嗬里,唷嗬来,

  唷嗬来,唷嗬里)

  领:肩扛大包爬高楼!

  合:(哎呀里啰嗬)

  领:一步一颤血汗流,

  合:(哎呀里啰嗬,

  哎呀么呀里啰嗬——)血汗流!

  (哎呀里啰嗬)

  领:包工头心狠手段辣,

  合:(哎呀里啰嗬)

  领:脚步慢了鞭子抽。

  合:(哎呀里啰嗬,

  哎呀么呀里啰嗬——)鞭子抽!

  (哎呀里啰嗬)

  领:腰酸背痛肚子空,

  合;(哎呀里啰嗬)

  领;厕所弄堂当卧铺,

  合:(哎呀里啰嗬,

  哎呀么呀里啰嗬——)当卧铺!

  (哎呀里啰嗬)

  领:工人为啥受欺侮?

  合:(哎呀里啰嗬)

  领:印把子不在我们手。

  合:(哎呀里啰嗬,

  哎呀么呀里啰嗬——)不在我们手!

  (哎呀里啰嗬)

  领:共产党播下星星火嗨,

  合:(唷啰嗬嗨唷)

  领:抡起杠棒去战斗嗨,

  合:(唷啰嗬嗨唷)

  领:红旗一举天地变嗨,

  合:(唷啰嗬嗨唷)

  领:码头工人当家作主出了头!

  合:(唷啰嗬嗨唷,

  唷啰嗬嗨唷)

  演唱者:上海煤炭装卸公司号子队

  采录者:俞伟民

  1988年采录于小东门街道

      木楞号子

  上海港

  (哎——吭哟来吭呀)

  号子一喊(吭呀),

  劲头来(吭呀),

  生龙活虎(吭呀),

  干起来(吭呀),

  分段合拢,

  (哎呀哎仔吭呀哎哎哟哟)

  接过来(么哟呀哟仔吭呀)。

  高架吊车(吭呀),

  开过来(吭呀),

  分段傍板(吭呀),

  吊过来(吭呀),

  大轴叶子,

  (哎呀哎仔吭呀哎哎哟哟)

  装起来(么哟呀哟仔吭呀)。

  油轮货轮(吭呀),

  满船台(吭呀),

  战舰潜艇(吭呀),

  推下海(吭呀),

  海上长城,

  (哎呀哎仔吭呀哎哎哟哟)

  筑起来(么哟呀哟仔吭呀)。

  (吭呀吭呀,

  吭呀吭呀,

  哎——嗨)

  演唱者:四八。五厂号子队

  采录者:申民戈

  1961年采录于上海港

    拉船进坞号子

  江南造船厂

  领:(哎佐来)

  合:(哎呀佐吭)

  领:(吆来)

  合:(吆来)

  领:(吆来哉)

  合:(哎呀啰)

  领:(哎呀里啰来)

  合:(哎呀)

  领:(哎呀喂哉)

  合:(吭呀)

  领:(吭啦格佐啦)

  合:(哎呀哎)

  领:(吆来)

  合:(吆来)

  领:旧社会里,

  合:(哎呀啰)

  领:做牛马啦,

  合:(哎呀)

  领:拳打脚踢,

  合:(吭呀)

  领:鞭又抽。

  合:(哎呀啰)

  领:(吆来)

  合:(吆来)

  领:肚皮饿熬,

  合:(哎呀啰)

  领:(哎呀哩啰)

  合:(哎呀)

  领:有种说,

  合:(吭呀)

  领:人比黄连,(吆来,衣吆来哉)

  合:(哎呀啰吭,吆来,哎呀啰)

  领:种种苦难,

  合:(哎啊)

  领:诉不完么。

  合:(吭啊)

  领:(吭啦哩佐啦)

  合:(哎呀啰)

  领:(吭)

  (白)

  领:工友们哪!

  合:团结起来!

  领:争人权!

  合:争民主!

  (唱)

  领:(喂来)

  合:(嗨啰)

  领:(嗨咿啰)

  合:(嗨啊来)

  领:来哉,

  合:(嗨啊)

  领:工友们,

  合:(啊咿啊)

  领:团结起来,

  合:(啊来)

  领:奋斗到底。

  合:(咿啊)

  领:好来,

  合:(嗨啊)

  领:(嗨哉来)

  合:(嗨啊啰)

  领:(嗨咿啰)

  合:(嗨啊来)

  领:来哉,

  合:(哎啊)

  领:推翻那格,

  合:(咿啊)

  领:(呛来那呀)

  合:(呀来)

  领:剥削制度,

  合:(咿啊)

  领:好格,

  合:(哎嗨啊)

  领:(嗨哉来)

  合:(哎啰)

  领:(嗨咿啰)

  合:(嗨啊来)

  领:来哉,

  合:(哎啊)

  领:(嘿来那呀)

  合:(哎咿啊)

  领:团结起来,

  合:(呀啊来)

  领:争人权,

  合:(咿啊)

  领:好格,

  合:(哎嗨啊)

  领:(嗨哉来)

  合:(嗨哎啰)

  领:(嗨咿啰)

  合:(呀啊来)

  领:来哉,

  合:(嗨啊)

  领:争民主,

  合:(哎咿啊)

  领:团结起来,

  合:(啊呀来)

  领:奋斗到底,

  合:(哎咿啊)

  领:好格呀。

  合:(哎呀)

  演唱者:江南造船厂号子队

  采录者:马剑华(并记谱)

  1961年采录于江南造船厂

       劳动歌

  劳动歌是直接反映劳动生活或协调劳动节奏的歌谣,是上海歌谣的一个重要方面。劳动创造了世界,旧上海的开埠开发和大城市的迅速崛起,是建筑在上海劳动人民艰辛劳作的血汗之上的,流传在上海人民中间的各类劳动歌,便是一种历史的见证。旧上海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旧中国的一个缩影,它的显著特点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城市。上海的劳动人民,大都是全国各地特别是江浙两省的离乡农民迁入而迅速形成的,其人数超过了本地的人民,他们不但创造了上海这一国际大都市辉煌的物质财富,也在从事生产劳动的过程中,创造了丰富生动的劳动歌。这种歌谣,从内容到形式、语言、音乐等方面都带来了各地歌谣的特色,不仅仅限于吴语地区,使上海歌谣呈现出斑斓的色彩,而且为吴歌发展溶入了新鲜血液,丰富和发展了吴歌的艺术表现能力。

  本卷所收的一百余首劳动歌可分为五类:号子、夯歌,工人歌、工匠歌,市声叫卖歌,田歌,渔歌、船歌、蚕桑歌。这些歌谣描述了旧上海劳动人民在各行各业的辛勤劳动和生活,具有鲜明的上海特色。例如《码头工人掮大米》、《扛着煤箩桥上跑》、《排三和土歌》等,这些歌谣不仅唱出了劳动的艰辛和劳动者对未来生活的渴望,同时也用歌谣作为指挥号令,使劳动者同心协力,起到了组织劳动生产的作用,具有强烈的节奏感和鲜明的集体性。

  在劳动生产过程中创造的劳动歌,有时也借以传授劳动的经验和表达劳动者的心态,如本卷所选的《女工苦》、《三波进厂坐监牢》、《湖丝阿妞》、《卷烟工人日夜忙》、《种棉花山歌》等,这类歌谣表现了百业的辛勤,抒发了劳动者在旧上海劳动生活的喜怒哀乐及对生活的各种感叹。

  上海的劳动歌中还有一个较有特色的品种,即是流传于旧上海街头巷尾的叫卖歌,如本卷所选的《生炒热白果》、《扬州帮卖梨膏糖》、《宁波帮卖咸黄鱼》、《广东帮卖芝麻糊》、《浦东人卖长锭》等,是一幅幅上海市民生活的街景,也是各地歌谣在上海的交融和荟萃,展现了旧上海城市生活的风俗画卷。这次普查中,卢湾区广泛搜集,获得这类歌谣共12首,该区丽园路街道市优秀民歌手徐和其一人就提供了9首,至为难得。

  描述各行各业劳动生活、抒发劳动者心声的劳动歌,往往和生活歌互有交错。本卷在编选时着眼于各首歌谣的侧重面,侧重反映劳动过程和描述劳动场景的,归在劳动歌一类;侧重反映劳动人民生活的艰辛和抒发对社会生活的感叹的,则归在生活歌一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