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与外卖跑腿小哥同住一个屋檐的我,从来不需要买日化品

2020-09-11 11:23:15  来源: 观察者网风闻社区   作者:suduosk123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几天朋友圈被一篇关于外卖小哥送餐时间与绩效考核的文章刷频。说来也巧,作为一个节俭人,我租住在一个月租金一千元的十人间宿舍,室友来来去去,两个月不到换了好多茬。但十有八九他们是外卖送餐行业或者准备进入又或是已经退出的人员。与他们的闲聊改变了我一些观念,对于他们,我是那个并没有多羡慕的“秀才”大哥,他们对于我则是我理解社会基本面最好的素材。

500

  我住的十人间宿舍

  一开始准备找室友们做个采访,还琢磨好了重点采访陈哥这“三进宫”老江湖,等我回到寝室,看到的是已经见怪不怪的场景———宿舍管理员麻利的收拾着陈哥留下的冬季被子和其他零碎,顺带管理员问我有什么用得上的没有,我也照例拿了所有留下的日化用品,这是我拿的第8套日化用品了,颇有种秃鹫捡拾残骸的感觉。听管理员说陈哥三月就到了上海,走之前在一家汽车4s店当销售,最终坚持不下去,到湖南一个工厂去了。

  还记得我来到这间拥挤的宿舍的第一晚,就被一个稚嫩的哭声打破了梦乡,这个孩子离开工厂,想到上海大城市闯一闯,结果跑外卖一个月才能挣3000,但欠下了上万的网贷无力偿还。其他室友起来安慰他,让他和家里说说,回老家到自己家养猪场干干算了。第三天早上,我出门上班,他拖着洋气的黄色行李箱走向火车站,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群体普遍对时尚的嗅觉会有与经济实力不相称的敏锐,我是全屋最土的一个。

  也说不清为什么,这个群体会有一些共性,第一是来自工厂,第二是乐于使用信用消费,第三是都希望通过提升自己的学历获得更好的工作但又从来不会去实施。

  黎哥就很典型,是广东人,整个家族都在工厂里工作,按他们的话说叫“进厂”。当你问他,工厂工作是不是挣得少才出来的?他的回答是工厂没意思,挣得也不少,他都是在工厂做个大半年存了点钱就出来,钱花完了再回去,俨然一副追逐风与自由的状态。黎哥不是个勤奋的人,租了一台电动车,跑外卖跑了不到三天就打退堂鼓了,原因是觉得又累又不挣钱,于是乎他又开始坐公交跑相对单价高一点的闪送。结果不是嫌东西重就是嫌路远,基本也是干一天休一天甚至休两天的状态。一个月过去,他只挣了2800,维持生活都不够。

  你问他为什么不努力一点?别人能跑一万为什么你才不到3000?他会很坦然的觉得自己做不到,并且不会去努力而是打听有没有别的新平台可以薅羊毛。好几次,黎哥也表现出了对我有一份相对稳定工作的羡慕,但是一听我这一万上下的工资又显得没有多羡慕,似乎他们会觉得身边时不时就会冒出一个月挣三四万的人,也许自己就是下一个。对于那些职业外卖骑手,黎哥也谈不上羡慕,他会觉得人家能吃苦是人家厉害,我认怂,能干这个工作的人根本不会在乎什么交通安全,人家挣的就是违法的钱。

  对于学历,黎哥也会时不时感慨自己学历低所以工作不好找。但是你告诉他花点钱弄个专科文凭时,他却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可能在他看来,其实很清楚他的实际情况并不是一张文聘可以解决的。

  黎哥离开宿舍的最后一个星期基本没有起过床,似乎是在找各种招工的信息,最终从哪来回哪去,黎哥这种情况的室友并不少见,似乎他们也并不觉得“进厂”有多差,但是外面世界的自由和丰富更吸引他们。大都市月薪破万不是梦的幻觉也让他们总是在进厂与进城之间来回横跳。我想黎哥在工厂干不了多久又会回到城市然后继续循环。

  比起黎哥,前面提到的陈哥年龄更大,经历也相对丰富,但在我看来,可能陈哥最终不能在上海站稳脚跟也正因为自己是“老油条”总想以某种“经验”换取相对轻松且高薪的工作。

  陈哥很早就出来打工,厨房、工厂、销售似乎门槛不高的工作他都做了个遍。这次来上海也是奔着大城市机会多来的。和寝室里所有人一样,陈哥也是从外卖干起,但没有去当“黄衫军”或者“蓝衫军”,做了一个星期小区送菜后也是觉得太累时间太长,转而开始了闪送跑腿。似乎陈哥比其他人还是顺一点,也会总结点经验,尽量能多抢点路短价高的好单,一两个星期之后一天能跑个200多块。按陈哥自己说和工厂工作差不多,可能还更少一点,他之前在一家食品厂工作,吃饭也不花钱。

  显然陈哥认为到了自己这个阶段不能靠卖力气挣钱了,何况这个钱也不多。同样我也问过陈哥,既然不想卖苦力,怎么不去考虑读读书,学点东西呢?他的答案显然符合绝大部分这一群体的认知。他们所谓的提升学历不过就是为了一张纸,并没有真心想去学什么技术。但是现在的情况又没有什么迫切性或者很高的性价比让他去提升学历,所以学历的事也就是说说。总体上这个群体都有个金牌销售的梦。

  陈哥一边找工作一边接着做闪送,有一天我看他也和我一样6点就爬起床,还穿着白衬衣西裤。一番攀谈,原来陈哥找了一份去4S店卖车的工作,我当时心想,估计陈哥努努力他月薪破万的梦想就能实现了。

  一开始似乎陈哥自己也觉得自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以前都早早的上床玩手机,现在喜欢坐在楼下大厅和女生宿舍的女孩子勾勾搭搭。但是好景不长,4S店的工作并不顺利,呆了一两个月,连卖车的流程,价格都不知道,他每天就是负责给客户打电话预约来看车,一个月的工资也掉到了2800。没多久陈哥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但也不愿意回头去跑闪送。最后几天一直在嘟囔着要跳槽,似乎他觉得一份轻松月薪8000的工作才是他应该获得的。原本以为他会跳槽到别的行业,没想到不辞而别直接去了湖南“进厂”。

  除了黎哥和陈哥,来来去去的人很多,有程序员也有跑业务的,但更多的是将外卖快递行业当成在大城市第一步的“离厂”青年。也许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的“多给五分钟”只是一帮局外人才关系的细枝末节,在那个阶层里,能吃外卖这碗饭的人根本就不在乎所谓的道路交通安全,更不要说说什么“多五分钟”。真实的外卖行业是一个低门槛大量人员涌入,然后大浪淘沙的过程,淘汰率之高远超用户们的想象。

  快递行业给了他们一个月薪破万不是梦的幻想,但也是他们”离厂“后为数不多“看得上”的工作。我想他们还是会在“进厂”、跑单、销售的三角里继续循环下去,直到哪一天彻底死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