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通用工人大量失业跟特普朗走上总统宝座到底有什么关系?

2019-10-14 09:43:45  来源: 工号52   作者:工号52
点击:    评论: (查看)

  翻译校对:工号52

  原文链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steverything/wp/2016/11/09/the-rust-belt-was-turning-red-already-donald-trump-just-pushed-it-along/

  国际风暴10月专题:正在幻灭的“美国梦”

  9月,美国爆发了近5万人的通用罢工——一批曾经获得“工人贵族”之名的高薪制造业工人,面对着多年工业衰退的痛苦,和工作待遇的下降,终于发出了一次大声的呐喊。这次罢工已进入第四周,仍然没有罢休的迹象。

  在上周的国际风暴里【国际风暴】美国五万工人齐上街头,工会腐败和总统呼吁都无法阻拦,我们介绍了这批工作条件曾广受羡慕的工人为何被逼上街头。最近在美国,有多起事件打破了“美国梦”的梦幻。法西斯主义者的崛起,频出的枪击案,移民拘留所频发的死亡事件,蔓延全国的老师罢工,以及特朗普这一名奇葩总统的当选和弹劾——美国社会如今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无论是特朗普当选,还是工人罢工,这些风波都源自于美国社会的深层矛盾,以及美国民众动荡不安的情绪。近年来,美国人民的不安情绪已经打乱了第一大帝国一般做事的套路。这究竟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美国底层人民是怎么活的,又是怎么想的,他们想要的是什么,他们的力量将会带来什么?——在这个月的专题里,我们将向你介绍美剧里看不到的美国社会。

  本月专题文章:

  10月16日:帐篷、房车、政府公屋:美国的穷人是怎么生活的?

  10月23日:美国的孕妇没有产假?美国劳动法的缺位与美国女工的孕期保障斗争

  10月30日:死于看守所里的新美国人:美国的移民危机

  原编者按:

  上周的文章里,我们提到了通用全国工人人数从2007年至今减少了接近一半。然而,大家可能难以想象,正是这些被抛弃了的工人,和其他同样被美国工业大资本抛弃的人,在2016年把特朗普选上了总统宝座。

  被大资本抛弃的工人,为什么会选一个大资本家,还是一个土气满满,没有传统“修养”光环的大资本家做总统呢?美国著名纪录片导演麦克•摩尔(拍过多部锈带纪录片,“资本主义:一个爱情故事”的导演)曾经说过,特朗普是这些失业工人扔到精英当中的“汽油弹”,是他们报复抛弃他们的精英阶层的机会。

  对他们来说,特朗普虽然有钱,但他是一个土豪,而不是一个官僚资本。尽管情况比麦克•摩尔所讲述的要复杂地多,但不可否认,锈带的痛苦和怨言,是特朗普成功当选总统的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今天,在特朗普面临着弹劾门,新一轮美国总统竞选又开始升温的同时,我们将把目光放到这一批2016年把特朗普选上台的工人身上。美国中西部的工人是明白劳动有价值,团结就是力量的工会成员,那他们为什么会把希望寄托于一个以不尊重劳动权利而为人所知的大老板。

  美国锈带 | 图片来源:californiacitynews.org

  唐纳德·特朗普通过将[美国]锈带染红¹(编辑注:指转向共和党)赢得了总统职位。²

  星期二晚,他席卷了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这些州曾经两次投票给了奥巴马,并且都属于全国制造业岗位最多的州之一。当特朗普承诺恢复这些区域制造汽车和浇注钢铁的辉煌时光,……[他听起来像一个通过看电视]了解[锈带的]没落工业城的人, 但尽管如此,他的发言引出了浓浓的怀旧之情,让人思念以往,那个年轻人高中毕业就可以直接找到一份足以养家糊口的工作的年代。

  2015年8月,当特朗普坐着私人飞机抵达密西根州的弗林特市,出席……共和党的林肯日晚宴时,……他讲了一则轶事,说在洛杉矶港看到了巨多日系汽车,然后他[向观众]承诺将阻止福特在墨西哥发动机工厂的25亿美元投资计划。显然,他了解他的听众所关心地是什么。

  特朗普在3000名听众的欢呼中说:“墨西哥在贸易上正在害死我们。”…… “墨西哥是新的中国…… 他们将我们的工厂抢走,并重建在他们的国家。”

  “我的兄弟们高中毕业就入职了通用汽车,” 邀请特朗普到密歇根州的杰纳西县共和党主席迈克尔·穆恩(Michael Moon)说到。“到1980年,这种生活已经消失了。我们这个州失去了成千上万的制造业岗位。它们被转移到墨西哥了。我们会被这些国家害死的。玩全球经济,必须有点民族自尊。我们先照顾自己的国家,然后,如果有剩余,我们才照顾别人。”

  [与特朗普]相反,克林顿似乎认为中西部理所当然[会投她的票],于是一直没去威斯康星州竞选,直到选举前的星期五才慌慌张张到底特律进行了一次访问。在1980年代,密歇根州是里根民主党员的锻造地:鹰派,思想保守,在郊区生活的蓝领工人,这些人忽视了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nited Auto Workers)投票支持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和沃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的号召。(他们的核心地带位于底特律以北的Macomb县。这个地方在2012年投票支持了奥巴马,但在星期二54%的人把票投给了特朗普。)

  如果说存在民主党特朗普粉丝这样一类人的话,汽车工人联合会成员比尔·皮克(Bill Peek)就是一个典型。皮克曾在通用的萨吉诺中心铸造厂工作了41年。他最喜欢的总统是肯尼迪,“因为他从头到尾都跟俄国人直接对抗”,他也为比尔·克林顿投过一次票。但他[这次]把票投给了特朗普。他喜欢特朗普对移民、对中国和对汽车进口征收35%的关税的立场。

  皮克说:“在我看来,他比克林顿好。” “他是一名商人。如果有人可以让我们摆脱这种情况,让我们站起来,他就是那个人”。

  特朗普承诺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议》。1993年,比尔·克林顿不顾劳工界的反对签订了这个协议。后来[人民]指责此协议让美国制造业的工作机会流失到工资和劳工标准较低第三世界国家去了。弗林特为此付出的代价尤其惨重。1980年,通用汽车在弗林特地区有八万名员工。如今,只剩7200名员工。

  弗林特的衰落在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签订的十年之前就开始了,但贸易协议被视为对汽车业的又一次打击。通用汽车在1999年关闭了“别克市”,一家曾经为28,000名工人提供生计的佛林特组装厂。自拆除以来,这个厂跟整个佛林特市一样,杨树和蓍草从沥青裂缝中长出。

  特朗普支持者菲尔·霍尔(Phil Hall)说:“北美自由贸易协议是对美国造成伤害最严重的事件之一”。霍尔是一家激光雕刻公司的业务员,这家公司一半的生意来自汽车业。“ 我不认可《北美自由贸易协议》。通用汽车在这个地方很重要。1993年协议签订之后,很多工厂都关门了。我都说不清楚有多少人失业了。

  制造业的损失以及随之而去的经济实力,导致了人口结构的变化,这也提高了特朗普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密歇根人将2000以后的十年称为“失去的十年”。

  在那些年,密歇根州失去了一半的汽车制造工作,该州的人均收入降至全国第35位(编辑注:美国共有50个州)。居民急速流失,许多人把大学学位当逃离的跳板:密歇根州的大学学历人口比例是全国第34位。没有人愿意搬进来:只有路易斯安那州的本地人占比[比密歇根]更高。随着密歇根州人口的老龄化,平均受教育程度降低,工会成员比例减少,城镇化程度降低,和越来越狭隘,这里的人变得更加保守。

  从旧工业镇到大城市的人才流失,有助于特朗普在选举中的胜利。特朗普勉强赢得了[四个]锈带州,同时克林顿在伊利诺伊州取得了压倒性胜利。

  伊利诺伊是克林顿在中西部唯一赢得的工业州,这里住了成千上万名来自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俄亥俄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年轻人,他们逃离了家乡前往芝加哥——该地区的文化和金融之都。这座城市在21世纪的全球经济中取得了胜利,但这个胜利建立在牺牲周边州的代价之上。如果这些大学毕业生当时在家乡找到了[谋生]机会,他们也许就能改变他们家乡的选举结果,帮克林顿获得胜利。

  甚至自大萧条以来密歇根州的经济复苏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好:4.5%的失业率是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但这并不是因为工作更多,而是因为工人减少了。医疗保健行业已取代了制造业成为该州的第一大就业部门,同时新的汽车制造工作的起薪仅为每小时14美元,仅为过去的一半。

  特朗普是否能够兑现他的承诺,将制造业带回锈带?恐怕很难!大多数消失的工作都是因为自动化,而不是因为全球化消失的。通用汽车现在可以用5000名工人完成1960年代需要2.5万名工人来完成的产量。其他工作则流失到美国南部的“工作权”州。³

  不过,控告墨西哥和日本工人窃取美国的工作岗位,也是特朗普将经济民族主义与种族民族主义相结合的一种方式,这是他为什么对白人选民有很大吸引力一部分原因。但是与克林顿不同,至少他能拿一个说法给那些被全球化抛弃的人们。在他的描绘里,他的竞争对手成为了一个卖掉并掏空了锈带的政治精英。

  美国的中西部经历了多年的资本转移的生存危机。他们与第三世界被资本剥削的新工人一样,是被资本祸害的无产者。曾经,这里的工人是美国工人运动的先锋。美国中西部是五一劳动节的诞生地,芝加哥、底特律、佛林特等中西部工业城市,曾经是工会组织最强大的地方。这里的工人知道团结就是力量,争取到了令世界工人羡慕的工资待遇。但他们的运动从来没有突破工团主义,始终停留在与资本的经济斗争里,未认识到资本随时可能抛弃他们,和未认识到国际团结的必要性。

  当工业资本逃离美国,转移到劳动力更便宜、劳动保护相当缺乏的地方的时候,繁忙的工业城市就变成了凄凉的锈带,曾经骄傲的工人变得无望和迷茫。特朗普正是利用了这种痛苦和迷茫的情绪,通过把人民的痛苦的根源栽赃在中国和墨西哥的工人的身上,给了迷茫的工人一个虚假但有诱惑的解释。资本主义给工人带来的危机可以是推翻资本主义的力量,但在人民痛苦又迷茫的时候,这些危机可以被特朗普等政客利用,推动一些反动的政治运动。

  特朗普让失业工人的痛苦变成了针对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宗族歧视、排外的民族主义力量。他用“国家骄傲”代替了“阶级”,拿了其他地方的工人做资本的替罪羊。在漫长的全球经济危机之下,不仅美国,还有欧洲很多地方都已经出现同样的民族主义运动。

  无产阶级需要看清特朗普等极右资本家的骗局,认识到只有全世界劳动者的团结才能让每个地方劳动者的痛苦得到解决。如果这个问题看不清,工人将被资本家骗去帮他们进行工人阶级的内斗,被骗去当资本家国家之间斗争中的炮灰。无论是美国工人,还是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工人,都需要警惕民族主义,拒绝被卷入资本家之间的斗争里去。我们要记得资产阶级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词汇解析:

  1:红在美国代表共和党(保守党),而蓝代表民主党。

  2:美国总统选举是一个按州的代表制选举。每个州有两位参议员,和按照每个州人口定的一定数量的众议员。在大部分的州,议员都必须投州级选举胜出的候选人。因此,赢了几个州,而不是总共赢了多少票,在总统选举里才是最重要。特朗普正是因为赢了锈带的四个传统投票给民主党的州而赢得了总统选举。

  3:“工作劝”是一个源于美国反工会运动的概念,部分美国州有立定的“工作劝”法律让“工会店”非法化。在美国,足够强大的工会在跟公司立定集体合同的时候,可以争取“工会店”条款,限定所有新员工必须在一定时间内加入工会。这样的集体合同可以保护工会的力量,避免公司聘请破坏工会团结的反工会分子。但在“工作劝”法律之下,这样的集体合同条款已变非法,工会较难避免破坏,因此总体来说,在“工作劝”州(通过了工作劝法律的州),劳动保障相当差,工资较低。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