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菲律宾17名派遣工遭遇暴力逮捕,只因他们为转正而抗争

2019-09-26 18:08:11  来源: 工号52  作者:工号52
点击:    评论: (查看)

  翻译校对:工号52

  原文链接:https://www.bulatlat.com/2019/09/11/nutriasia-17-and-the-search-for-justice/

  编者按:

  菲律宾这个以白色沙滩和湛蓝海洋而为人所知的群岛国,同时也是当代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最猛烈的国家之一。在旅游天堂的繁荣之下,菲律宾隐藏着严重的贫困,充满暴力的统治,仍然停留在封建地主佃农关系阶段的农业经济,和遍布贫民窟的城市。正是这种四处可见的贫困,造就了猛烈的工人和农民运动。

3.webp.jpg

  菲律宾的“天堂”海滩

4.webp.jpg

  城市边的贫民窟

  菲律宾是一个新兴工业化国家,其30%的人口仍然从事农业,仅14%从事工业,49%从事服务业,包括服务西方国家的电话客服和闻名于世的旅游业。

  菲律宾政府早在70年代就设立了鼓励菲律宾人出国打工的政策,海外汇款也成为菲律宾的重要经济组成部分,这也导致菲律宾工人的网络传遍世界。无论在农业工人,服务业工人,工业工人还是海外工人之中,菲律宾都有强大的工会组织和激烈的工人斗争。菲律宾工人面临的镇压也很残酷,除了被捕还可能遭遇频繁的暗杀,但菲律宾的工人运动仍然猛烈向前发展。

  在今天的文章里,我们分享菲律宾工人运动中近期的一场斗争:今年六月开始的NutriAsia调味品厂派遣工罢工。罢工的主体是派遣工,他们为争取转正而组建工会和开展改善用工条件的斗争。派遣工的困境全世界的工人都极其相似,资本为了保持利润的增长,在全世界采用灵活用工形式,通过派遣工和外包工等方法,绕过本地劳动法,实现对工人的进一步剥削。

5.webp.jpg

  菲律宾五一工联2017年反对不公平劳工政策的游行

  壹  罢工的背景

  菲律宾内湖省卡布尧市——9月6日,距离卡布尧市NutriAsia公司400名工人开始为了转正而罢工已经两个月了,其中17名工人被关押也两个月了。他们被指控纵火、抢劫、侵犯财产、严重胁迫和殴打等罪。

  NutriAsia是菲律宾的最大调味品生产商,菲律宾知名的大公司。它在全国有多个分厂,都在大量使用派遣工从而压低劳动成本。许多派遣工为NutriAsia工作已经很多年,但仍得不到正式工的待遇。今年6月,NutriAsia内湖省工厂的工人开始罢工要求转正。

  一年之前,NutriAsia的另一家位于布拉干省的工厂曾发起过惊动全国的罢工,起因是公司解雇五名组建工会的领袖。NutriAsia的布拉干厂有1400名工人,其中只有100名为正式工,其余是受雇于六家派遣工公司的长期派遣工,许多派遣工也在公司工作了十年有余。

  布拉干厂的派遣工平时每日工作12小时,但工资仅有380菲律宾比索,加班费还经常少发,甚至没有病假制度。这个工厂工作环境极其恶劣,工作空间太拥挤导致工人经常烫伤。虽然劳动部门在罢工几个月之前已经要求NutriAsia让公司其中900多名派遣工转正,但公司没有理会。而当数名派遣工为了维护自己权利试图成立工会的时候,他们的雇主,派遣公司B-Mirk声称他们组建工会是违法的,并把五名工会领袖解雇。

  为了声援被解雇的工会领袖,工人组织了上班时拍掌的行动,连续拍掌15分钟表示对公司解雇人的做法不满。公司声称拍掌严重影响了生产,导致了公司巨大损失,并再解雇了50名涉嫌参与拍掌行动的工人。工厂此举引发了布拉干厂去年的罢工。

6.webp.jpg

7.webp.jpg

  2018年NutriAsia布拉干厂罢工

  工人的罢工纠察线从一开始就被大量武警日夜看守,多次被暴力驱散,又多次重组。尽管困难重重,但工人的罢工仍然持续了足足三个月。

  这场罢工并没有取得明确的成果,但他们的持续抗争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引起社会上对派遣工问题密切的关注和讨论,倒逼工厂主和相关部门去回应已经在全国泛滥成灾的派遣工问题。今年的NutriAsia内湖省厂罢工也是建立在布拉干罢工所奠定的基础之上。

  至今,NutriAsia内湖省厂的工人仍然在斗争。本周,他们转移到市政府门口的纠察线刚刚被驱散。

8.webp.jpg

  布拉干省NutriAsia罢工中,武警暴力驱散罢工工人,工人一起坐在路中维护纠察线

  菲律宾内湖省卡布尧市——9月6日,距离布尧市NutriAsia公司400名工人开始为了转正而罢工两个月之际,其中17名工人被关押已经两个月。他们被指控纵火,抢劫,侵犯财产,严重胁迫和殴打等罪。

  詹姆斯·爱德华的妻子埃里卡(化名),一名NutriAsia的工人,也是其中一名被捕者。

  当7月6日暴力驱散开始的时候,埃里卡已经在工厂的另一边。“但是她认为,如果警察来找我,我会坚持不下去,所以她决定回来找我。然后她就被他们抓住了。”詹姆斯·爱德华在接受采访时这么告诉记者。

  詹姆斯•爱德华随后放映了NutriAsia暴力驱散的一段视频。视频中五名警察架住了其中一名女工,将她推倒在地上,然后将她拖到等候的警车上。詹姆斯•爱德华说“这就是她”。

  詹姆斯•爱德华驳斥了所有针对他们的指控。他说:“他们说我们犯了纵火罪,因为我们用木头煮饭,这太荒谬了。还有抢劫! 案件说,我们偷了一个价值100,000菲律宾比索的托盘。让我问你一个问题:当警察在追你的时候,你会去偷托盘吗?你能用托盘做什么?”

  工人7月6日对这家调味品巨头卡布尧市工厂的抗议封锁只持续了四个小时,之后遭到了警察,武装警卫甚至正式工的暴力驱散。

9.webp.jpg

  7月6日的NutriAsia内湖省工厂罢工

  贰  他们像动物一样对待我们

  詹姆斯·爱德华回忆说 “我们不敢相信。在他们推倒大门之前,我们看到他们在门上放了一根带电的电线。当你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你会怎么想?你就会觉得他们根本不想让我们活下去”。

  大门被摧毁后,高良(Galang)说守卫和警察袭击了他们。

  他说 “他们像对待动物一样对待我们。甚至比对待动物还差。他们对待动物比对我们还要人道些”。

10.webp.jpg

  暴利驱散中受伤的NutriAsia布拉干厂工人

  叁  漫长的司法程序

  被捕工人被带到卡布尧市监狱并被拘留。NutriAsia的工人迅速在拘留所所在的市政府外组织起抗议,除了要求转正,也要求立即释放被捕的17名NutriAsia工人。

  丹妮卡(Danica)的丈夫丹尼尔(Daniel)是被捕的17名工人之一。

  “警察在工厂里就逮捕了丹尼尔,揍了他一顿,把他和另几个人塞进了一辆集装箱货车。我觉得,他一定会被营救出来。”亚速尔(Azores)告诉记者。

  丹妮卡说,她的丈夫及其在市拘留所的同伴,反复被警察强迫承认是新人民军的成员。

  “你搁哪旯的看见有新人民军在工厂里干活的?”丹妮卡说。

  丹尼卡说,工人们恳求卡布尧市市长梅尔·格科利亚(Mel Gecolea)进行对话,并为他们的案子提供协助,但每次会谈的要求都被以格科利亚市长没空为借口拒绝了。

  7月22日,副市长雷夫·奥皮尼亚(Leif Opiña)与卡萨皮纳·奥拉利亚(Kasapina-Olalia)协商,让卡布尧本地政府协助看管17名NutriAsia被捕工人。第二天,在监狱管理和刑罚局的照顾下,17名NutriAsia工人被转移到内湖省卡兰巴市的监狱。

  “那天,我们其中一个人本来要给他们送早餐的,”詹姆斯·爱德华说道。

  “我们许多人仍在马尼拉参加总统的国情咨文,所以抗议现场的人并不多。送饭的人正要出发,就看到了转运车,他立刻撂下吃的,骑上自行车跟了上去。”

  9月6日的听证会不仅对17名NutriAsia工人,而且对他们的家庭来说都是沉重的打击。将案件移至9月27日意味着需要在再额外等待几个礼拜才能得到判决,而判决结果未必如他们所愿。

  “很难,”丹尼卡说。“我希望司法系统能够考虑到像我们这样的穷人。9月27日几乎是一个月以后,撑这么长的时间不算容易。”

  丹妮卡和她丈夫在轻工业与科学园附近租有一间屋子。“两个月了,钱已经没剩多少了。我们现在就靠着借钱,凑合着过日子。有时候连去探望他们都很困难,因为路费对我们来说太贵了。但是我们会尽力。”

11.webp.jpg

  肆  依然充满希望

  “我们(NutriAsia被捕工友的家人)彼此间更了解对方了,这很有帮助,”亚速尔(Azores)说。“起初,我们基本都互不相识,但我们意识到自己面对着同样的困难,经历着共同的斗争。有能理解你正经历着什么的人在身边也是一种安慰。”

  距卡布尧监狱17名工人被捕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目前,他们纵火和抢劫两项罪名的审理将于9月27日在地方法院进行,而严重胁迫罪、故意伤害罪和侵犯财产罪的指控安排在十一月卡布尧市法院开庭。

  在这段时期,家属们尽到最大的努力为工人们打气,并尽可能地为开庭多做准备。“我们正尽力而为,”丹尼卡说。“有时候,他们担心我们比我们担心他们还多,因为他们知道这有多么艰难。但我们会坚持下去。”

  “我们第一次去探监时大家很情绪化。大家都哭了,都忍不住。但如果在他们面前哭起来只会让他们更加难受,所以大家都尽力摆出一副坚强的样子。我们告诉他们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也希望他们能尽早出来。”

  詹姆斯·爱德华同样充满希望。“我相信无论如何,这些罪名最终会被丢进垃圾桶。我始终坚信邪不压正”。

  詹姆斯七岁的女儿打断了他的父亲。她拿着从马路对面买的一包薯片和饮料,想让爸爸也喝一点。詹姆斯试着向女儿解释自己正在接受采访,但最后,他还是没法拒绝女儿。

  他笑着说,“她很像她的母亲。”顿了一下接着,“我想念艾丽卡。”

12.webp.jp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