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环卫工人的故事

2019-09-03 14:32:04  来源:激流网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工作场合中,环卫工人总是会面对很多需要智慧和勇气来应对的复杂的场合。比如,工作中的不公对待、来自上级的权力倾轧、还有辱骂性的指责。

  在这样的处境下,工人面临着各种挑战:要如何有勇气敢于指证不公的对待?又要如何有智慧地保护自己?如果居民投诉错了,冤枉了自己,我要怎么澄清?如果上级不答应自己的请假要求,我要怎么办?

  在于大姐身上,我看到了环卫工人的这种不畏强权的直耿和魄力。她用自己的方式阐释了如何在日常中抗争。

  一、和商贩、主管斗智斗勇

  夏日,突如其来的暴雨过后,于大姐从垃圾站里拖出垃圾桶继续她这一天的第三次街道保洁。按照规定,上岗的一个半小时内需要进行一次普扫,之后就是重复性的来回保洁(拾捡白色垃圾)。于大姐负责的区域包括一条大概300米的直角形商铺街道,还有两条横穿过居民小区的纵横街道,总长度800米左右。

  “我们做环卫的,百分之九十要风湿”

  暴雨后的街道又重新铺满了落叶,现在距离中班上半段时间结束只有40分钟,根本没有时间再清扫落叶,只能捡捡路边的白色垃圾。于大姐戴着一顶暗黄色的斗笠,这个雨帽是她自己买的,来这个环卫站工作快4年了,这里才发过一次草帽,很热,根本不透气。

  身上的暗灰色的环卫工工服是去年发的,上面的反光带已经掉光磨损了。衣服湿了一大半。于大姐说,做环卫就怕下雨,下雨天你不穿雨衣,衣服会湿透;穿雨衣,里面闷得很,也得湿透,“一般我们做环卫的,百分之九十要风湿的,垃圾重,下雨时间长,每天衣服湿,你说有没有风湿?”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于大姐来到小区楼下拖出垃圾桶,里面已经塞了一大半垃圾,她用手把垃圾压扁,以便腾出空间再多装一些。然后,她拖着垃圾桶一间间走过商铺街两边的小饭馆、水果店,一一跟店里的老板说,“倒垃圾了”,将一桶桶的厨余垃圾往里装。

  深绿色的垃圾桶与人齐肩,看似不大的垃圾桶却沉得很,大概有两百多斤重,得用脚撑住翘起来再反身过来推,于大姐手上的茧子有大赤豆那么大。她笑着说,刚来工作的时候有试过推车式的垃圾车,垃圾车装的垃圾更多更重,“好重,我不会拉,我这样一拉上来,整个垃圾车就把我吊起来”。

  环卫工的八个小时采取的是分段制,于大姐上的中班是,从早上十点半到下午两点,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半。工作附近地段房租太贵了,她租住在郊区。

  每天单程通勤需要1个小时,中间两个小时的休息根本不够时间回家,就在附近的小区停车棚租了一小块地方放些杂物还有一个躺椅,每天在家里做好饭装在保温饭盒里带出来吃。

  为自己争辩:在商贩、主管的夹缝中争口气

  环卫工天天在外暴晒淋雨很辛苦,但让于大姐更觉得心寒的是,做这份工,待遇不高还要经常受气,需要跟主管和临街的商贩斗智斗勇。

  这里的环卫站划分了三个片区,每个片区由一个主管负责,片区下再划分为几个小组。组长负责发布通知、代班,主管则经常会过来“管理”工人。

  于大姐负责的区域在居民生活区附近,两旁街道商铺林立,有水果店、小饭馆还有便利店,工人每天都要负责商铺垃圾的清理,垃圾不少,而且大多是又重又难处理的厨余垃圾。一个上午就要拉上4桶,一天下来要运8桶。

  于大姐所在的片区主管规定,为了不打扰商贩做生意,要在中午1点之后才开始收垃圾,而2点钟就要到点下班了。对于大姐来说,这样的规定很不合理,中午1点之后要一次性运上所有的商铺垃圾太累了,所以她分开两次运,12点多运一次,1点之后运一次。

  主管看到了,就质问她:“谁叫你12点多去倒垃圾的?如果一次拉不完,这个活干不来,你就不要干了,走人!你这样影响到人家做生意,我找商铺个个都不交垃圾费,谁来付这个垃圾费!”

  于大姐不服气:“我一次倒不完,分两次倒怎么了!这垃圾费,我付就付!”。本来倒两次垃圾也没耽误多少时间,再说一般都是在商铺的厨房后面叫唤,对商铺生意影响不大。

  后来有商铺老板来询问为什么跟主管吵起来,于大姐说道:“领导说我是提前收垃圾,太吵了,影响你们做生意。你们一个个不交垃圾费。领导让我不要这么早来收”。商店老板倒是纳闷了,“没有啊,谁说我们不交费,你叫你们主管来对质下。”

  这时候,主管却不出现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工作中也时常会遇到刁难的商铺老板。上个月,于大姐就被投诉了两次,说是从来没有给他们店门口清理垃圾。刚听到这个消息,于大姐疑惑是哪一家店铺投诉,自己明明每个店铺都认真打扫过。她在一家早餐店门口跟老板打听情况。

  一个大肚婆可能是在屋里边听到了,从卖烧肉的店铺厨房跑出来,大声说道:“本来就是你没给我们扫垃圾。”

  于大姐不服气了,说:“我哪里没扫,大姐,我又不是在这里做一两个月,我在这里做了四年,干嘛你现在才投诉,我以前怎么没见到你投诉,你这样说是不是为了免了垃圾费!有扫没扫,你自己拿个心里话来说。”

  烧肉店老板说:“别人是扫得干干净净的,留住我门口没扫。”

  于大姐说:“你们店门口我一个烟头都不留,你问你们收档的那个胖子,是不是我扫的。这么热的天,你敢出来扫吗?你什么时候自己扫的?你倒是说句良心话”。

  这场吵架始料未及,但是于大姐始终据理力争,为自己争辩。她觉得,工作辛苦是一回事,但是这些辛苦不被看到,还要被冤枉,就真的是太委屈自己了。

  后来,班所(环监所的管理者)没有来找她。主管却来质问于大姐跟商贩吵架的事情,主管认为这样“影响不好”,还拿拍照罚款来威胁于大姐。

  这样的处境,让于大姐更心寒:为什么自己的领导这么不讲理,领导难道不应该帮自己去跟商贩沟通、讲道理吗?

  一想到这些,就一点都不想做这份工,于大姐叹了口气。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这里工作,主管不会协助环卫工人处理管理街道,维护街道的整洁,只会用扣分、罚款来给工人压力。于大姐必须一个人独立处理解决很多矛盾。

  当初,刚来这里上岗,整条街道脏兮兮,水果档口、便利店、饭店都没有自己的垃圾桶,一有垃圾就往外面丢。于大姐一间一间地去跟店家商量,让他们自备垃圾桶,她每天过来店铺这边收,或者是等她扫过来的时候再把垃圾扔出来。

  这样,街道才整洁了很多。要不然,街道垃圾一多,于大姐又要“遭殃”了——被扣分罚款。

  在工作场合中,环卫工人总是会面对很多需要智慧和勇气来应对的复杂的场合。比如,工作中的不公对待、来自上级的权力倾轧、还有辱骂性的指责。

  在这样的处境下,工人面临着各种挑战:要如何有勇气敢于指证不公的对待?又要如何有智慧地保护自己?如果居民投诉错了,冤枉了自己,我要怎么澄清?如果上级不答应自己的请假要求,我要怎么办?

  在于大姐身上,我看到了环卫工人的这种不畏强权的直耿和魄力。她用自己的方式阐释了如何在日常中抗争。

  上面我们讲述了于大姐在工作场合中和商贩、主管斗智斗勇的经历。下面,我们继续记录她在工作场合中面对的不公对待,于大姐是如何处理和解决的呢?

  二、我掏钱请假,主管让我辞工

  不合理的罚款,“扣的都是我们的冤枉钱”

  主管每天都会骑着电动车来“视察”工作,一旦发现街上有垃圾,就拍照上传,然后开罚单。于大姐经常遇到不合理的罚款扣分。

  2018年的一个晚上,七点左右,于大姐正在工作区域内进行第三遍保洁,拾捡白色垃圾。主管打电话过来通知她,上坡附近的马路边上垃圾桶旁边堆有垃圾,拍了照片上传到群里。当晚扣了2分,罚款40块。

  于大姐从街道的另一头转角跑过来看,果然,垃圾桶附近的地面上出现了两大包垃圾。垃圾桶是空的。7点左右,刚好附近居民吃饱饭出来散步,顺手直接把垃圾丢在垃圾桶旁。

  这样的扣分,于大姐觉得真是太冤枉人了,明明是居民自己不把垃圾放进垃圾桶,自己的工资却要被扣掉,这样合理吗?自己的岗位这么长,不可能24小时都守在那里,哪敢保证一点垃圾都没有。

  工资本来就没多少,一个晚上就白干了。主管开了罚单过来让于大姐签名,可是,可以不签名么?“你要是不签,他说还要再罚一单”,于大姐说道。

图片与文章内容无关

来源于环卫工工友拍摄

  这种情况不少见。在转角的路口有一阵子天天晚上六点多钟就有垃圾,有时候是晚上七八点钟。于大姐在这同一个地方栽了4次“跟斗”,被罚了4单,再这样罚下去,估计饭都吃不了了。

  没办法,一天于大姐特意把自己负责的其他区域快速地清扫了一遍,然后就坐在垃圾桶旁边守着。当天晚上六点半钟左右,有两个女孩子拿着垃圾出来扔地上。于大姐上去把主管的罚款单给她们看了,说,“靓女,你这样害死我了。我搞这么大范围,待会去那边打扫,这边被领导看到了就要被罚款。你天天这样放,我天天被罚款,我基本工资才2085块,这样下去你叫我怎么生活?”

  之后,她们就没有这样扔过垃圾了。

  主管的扣分规则并不会考虑工人实际的工作情况,只看地上有没有垃圾。然而,工人负责的长路段随时都可能产生垃圾,尽管这段路已经保洁过好几次,下一秒都可能出现垃圾。这些并非工人可以控制的。主管们“只认垃圾”,不认“工人的劳动”,这样的恶意罚款,在于大姐看来,扣的都是“我们工人的冤枉钱”。

  我拿自己的工资出来请假,怎么还不给请

  2018年,于大姐的家婆去世。按照老家的习俗,送葬之后,当年要拜山(扫墓)。前前后后需要回家好几趟,于大姐前后请了几次假。可是第三次,就碰壁了。

  按照规定,于大姐写好请假申请单递交给主管,主管却开始“叽里呱啦”地责怪起来:“你怎么这么多事情,一年规定只能请两次假”,甚至开始搬出“班所”(即环监所负责人)来威胁于大姐,“班所说你这么多事情,叫你先回去把事情办完了再出来打工”。

  这是什么话?于大姐心里想,事情年年都要办,却要让我辞工!请假也不是当天请,也按照所里的规定提前一个星期打招呼。为什么这也不行。

  而且请假也是自己掏的钱。按照规定,自己需要按照一天231元的周末加班费的“请假费”,把请假的天算折算成加班费,垫付给代班的工友。请假费是自己平时工资的两倍,员工一般不是非情不可也不会轻易请假,毕竟“心疼”自己辛苦钱啊!

  于大姐觉得这样的说法很不合理,不给工人请假还要让工人辞工。她对着主管说道:“反正,我合同签了,你要我辞工我肯定不辞。我一年请假,最多一次请两三天,不像你们回去外省一回就大半个月。”

  于大姐索性直接越过主管,去找班所请假。班所批准了。

图片与文章内容无关

来源于环卫工工友拍摄

  来这里做环卫工之前,于大姐在一家做钟表的国营企业工作了三年多,后来厂里的领导为了安排“熟人”进厂,要给于大姐换岗,于大姐不肯,被辞退了,拿了三个多月的赔偿金离开国营厂。那一年她四十来岁。

  谈起环卫工的工作和之前在钟表厂的待遇,于大姐说,还是以前好,“钟表厂好啊,请假很容易,这里请假领导又要叽里呱啦地讲。一个人不可能一年才只有一两次有事情,工人也不会随便拿自己的钱出来请假,请假很不划算,我们要不是没什么事情肯定不会轻易请假,所以说,我是有事情才请假的,但是领导又要那样刁难你,你说烦不烦?”

  不仅仅请假,还有很多待遇也不同:“以前有年终奖,这里过年才发两百块钱。以前有房子住,这里什么都没有,什么事情领导又要叽里呱啦地讲”。

  还有一年,于大姐就要退休了。

  退休后,要是孙子有人带,于大姐还想出来继续工作,她说:“做什么都可以,不要淋雨不要晒太阳就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