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只有工人阶级的团结才能改变996

2019-04-12 10:35:36  来源:激流1921  作者:若泽·曼努埃尔
点击:   评论: (查看)

 

  资本家把我们身体最强壮、脑子最灵光的人变成了每周为他们工作而折旧的机器——但当我们作为一个阶级联合在一起时,我们就能改变一切。

  减少工作时长的斗争已经融入了我们这个阶级的DNA。1866年,在全国总工会的成立大会上,威廉•西尔维斯要求八小时工作制和无薪酬克扣的呼声引发了现代的美国劳工运动。当时,从周一到周六,经常每天工作11到12个小时。1877年的铁路罢工事件吓得资产阶级的报刊社惊慌失措,在八小时工作制的争论中,甚至预言共产主义将在匹兹堡和圣路易斯等城市的到来。属于我们的五一劳动节的传统起源于1886年由阿尔伯特·帕森斯、露西·帕森斯、奥古斯特·斯佩斯等人领导的工人运动。成千上万的无产者开始了八小时工作日的斗争,从芝加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更大的一波罢工浪潮。经过同平克顿破坏罢工的暴徒的交火、矿工所在的山区的战争、“摇摆派”唱的赞美诗,尤金·德贝斯的巡回演讲,越来越多人投入到这个八小时工作制的斗争中去了。最后规定从周一到周五每周工作40个小时,这一成果的取得多亏了几代默默无闻的劳工运动英雄们的牺牲,许多人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周一至周五的四十小时工作周是由于几代工人运动的匿名英雄的牺牲而产生的。 /图片:国会图书馆,由Harris&Ewing拍摄

  我们需要通过减少工作时长来实现人的发展。马克思曾言:

  “时间是人类发展的空间,一个人如果没有自由的时间去支配,那么他的整个生命,除了仅有的睡眠、吃饭等诸如此类的身体上的干扰之外,都将被他为资本家的劳动所榨取,连野兽都不如。他仅仅是一台机器,用来生产不属于自己的财富,身体变得支离破碎,心理变得毫无感情。然而,整个现代工业化的历史表明,资本如果不加以控制,将会不顾一切毫不留情地将工人阶级推入这种极度堕落的境地。”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并非共产主义者,他曾承认,“在阶级战争中,我站在受过教育的资产阶级一边。”然而,凯恩斯在生产力的发展基础上提出了对未来的乐观前景,并且基于此论述了未来一代:“我们将努力...让更多的人一起去做那些做不完的工作(以解决过度工作的问题)。三个小时的轮班或一周15小时的工作制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凯恩斯的理论代表了美帝在一战后向前跃进成为工业大国的时代。他梦想着这种发展能释放人的潜力——按他的说法,要是“理性”政策能赢得胜利的话。否则,他害怕的革命会重新抬头。

  然而凯恩斯错了。实际上,是第二次灾难性的世界大战,而不是“理性的变化”,推动了大萧条后的复苏。今天,资本主义危机仍未得到解决。世界经济陷入“长期停滞”——以新凯恩斯主义的方式表现——不是周期性危机,而是根本的危机。但凯恩斯提出的以7.5倍的经济发展速度作为减少工作时长的一个必要前提,现在其实已经实现了。那么,为什么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工作的更多,但实际工资却已经下降、停滞了数十年呢?

  这个困境其实很简单。争夺利润的资本家必须成为更高效的利润创造者。他们可以削减工资,逐底竞争,或者投资生产资料,以此减少劳动力的使用并生产出更多的商品。当工人为争取更高的工资或减少工作时长而斗争时,同时也在保护自己,反击资本家降低工资和提高失业率的做法。更高效的生产应该意味着减少每个人的工作量。所以说“没有足够的工作岗位”这种噩耗,这是只有在资本主义工资奴隶制下才会出现的情况。

  2014年,全职员工平均每周工作四十七小时,而且还没算上经济衰退后就业市场的不稳定性。许多工人变戏法一样从事多样的工作,从一个工作到另一个工作。有的人甚至缺乏固定的工作表,每天都在等着被叫进去工作,祈祷不要提前下班。对于亚马逊弹性工作制的员工来说,甚至不需要一个电话——只需要一个app就能通知员工是否被解雇了。为了老板们的利益,强制失业和危险的过劳工作往往是并存的。

  

 

  2014年,全职员工平均每周工作47小时,而且还要加上经济衰退后就业市场的不稳定性。 / 图片:Flickr拍摄的美国政府审计局。

  而且,还要考虑到社会上绝大多数人口下降的经济水平。年轻一代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批体验生活水平低于他们父母的人。显然,资本家更希望你干更多的活,拿更少的钱,而不是在生产资料上进行投资。统治阶级对自己的体系缺乏信心,这是资本主义的根本性危机。他们发现,将数十亿美元闲置在避税天堂比将资金投入自己的业务更加有利可图。

  在人们看来,这(指过劳工作)都是天然如此的。比如,孩子的学校老师身兼数职,可能会在上达乐公司(一家日用消费品分销商)的晚班之前还在编排课程计划。马路上,你旁边的优步司机或卡车司机在长时间驾驶后可能已经双眼模糊。如果你住在长期护理机构,那么协助你进餐和卫生的护理员可能已经连续16小时轮了3次班,每位护理人员都有18个人要照顾。

  在求职网站的论坛上,工人们会匿名倾诉他们工作后的精疲力竭。健康保险公司哈门那(一家美国医疗保险企业)里一名认为自己“55岁仍然试图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艰难谋生”的工作人员说:

  “这种压力是持续的,因为我们需要不停地加班,“马鞭子”也抽得越来越快(要保持35%的增长速度,所以在过去的一年里公司有数百万的收益,而我们却没有加薪,连节日晚餐都没有)......我们只在乎最后的底线,就是钱,为此放弃了很多其他诉求,比如我们内心的恐惧呀、老板的威胁和偏袒呀。”

  

 

  在没有激进的劳工运动的情况下,工人以个人的身份只能在这种条件下生活,但当我们作为一个阶级聚集在一起时,我们可以改变一切。  / 图片:Flickr上的Fibonacci Blue用户。

  在没有激进的劳工运动的情况下,工人们作为个体在这种条件下生活,就会将自己变成被剥削的原料。资本家把我们身体最强壮、脑子最灵光的人变成了每周为他们工作而折旧的机器。像在牲畜身上打上标记一样,资本的印记留在我们中年父母浮肿而皱巴巴的脸上,留在高中最好的朋友、公交车司机、与我们聊天的收银员、站在你旁边等地铁的老奶奶脸上。

  但是当我们作为一个阶级走到一起时,我们可以改变一切。终有一天,我们将为争取人类发展的权利、摆脱工资奴役、追求自由的生活而战斗,就像我们本该这样生活一样。随着我们在彼此之间、在不断的胜利中找到信心,我们也越来越敢于提出自己的诉求。上个世纪的资本主义发展是人类历史中一场巨大的劫掠。我们的生存条件应该随着社会财富的增加而得到改善。社会主义革命要求人们每周工作二十小时,支付四十小时的工资。依靠罢工、占领工厂、没收土地的威力,大规模的社会主义运动将为我们赢得更多权利。

  原文链接:

  https://socialistrevolution.org/for-us-or-for-them-the-hours-of-our-lives

  原标题:

  For Us or for Them? The Hours of Our Liv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