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献给被忽略的国之骄子:中国码农

2019-04-11 10:55:35  来源:新青年2050  作者:慕兰
点击:   评论: (查看)

  此文献给改革开放40年最值得致敬和表彰的群体,被忽略的国之骄子之一——中国码农。

  劳动者战歌. 韩国光州之歌 黑手那卡西工人乐队 - 黑手参

  在反对996的呼声没有出来之前,我对程序员的印象是——戴眼镜、穿格子衬衫的木讷男青年,他们是互联网时代新兴的中产阶层,虽然经常加班,但能享受高于一般行业的薪酬,可谓“闷声发大财”。

  可是到了经济普遍下行的今天,露出獠牙的互联网企业联起手来疯狂压榨人力成本,已经将996工作制变成了程序员行业的默认规范。

  羡慕程序员的我回过头来猛然发现,这样一个凝结了人类科技结晶的职业其实跟过去被资本家奴役的工人并没有什么区别,程序员自称的“码农”并不是简单的自嘲,而是求救信号。

  

 

  昨天看到新闻,马云在湖畔大学讲课时表示,“工资就是我买下了你的时间,买下了你的才华。什么是奖金,就是我买下的东西比我想的还好,我要奖励你。但奖金不是福利,并不是每个人都有。”

  

打不开?点这里>>>

  马云宣扬“工资”是老板购买工人“劳动”的价格。表面上看来,工人劳动一天,资本家就付给他们一天的工资,工人的全部劳动都得到了报酬,是一种“平等的交易”。但这只是假象,实际上,资本家用工资的形式掩盖了对工人的剥削——工资只是老板购买工人“劳动力”的价格。同样的劳动力可以表现为不同的劳动,“劳动的价格”减去“劳动力的价格”形成的差价就是剩余价值的价格。

  也就是说,“劳动力”所表现的“劳动”(即工人本身的生命活动)必然要创造价值,这个价值包含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工资,第二部分就是工人为老板创造的剩余价值。

  至于马云说的“奖金就是,哟,我买下的东西比我想象的还好”的意思是:

  工人所拥有的“劳动力”所表现的“劳动”创造了超过老板期望的剩余价值,也就是说,本来老板只想剥削工人100元,意料之外,工人为老板创造了1000元的剩余价值,于是老板拿出10元奖励给工人,这就是奖金。

  当互联网行业走上坡路的时候,老板们一般通过技术进步,缩短必要劳动时间,以相对延长剩余劳动时间,来获取工人创造的"相对剩余价值"。但是,当经济形势下滑,技术瓶颈,资本竞争加剧的时候,资本家为了赚取更多的剩余价值,所采取的基本途径就是,强迫工人延长劳动时间,或强迫工人提高劳动强度,绝对地增加剩余劳动时间,以获取"绝对剩余价值"——这就是“996工作制”的来源。

  

 

  当人们对“996工作制”提出质疑的时候,为了让程序员们心安理得地干活,资本家就祭起旗“劳动最光荣”的破旗,让工人们“甘心做奴隶”,拿出“勤劳是美德”的武器,来打击996运动。 在他们的口中,无止境的个人奋斗是社会一切进步的来源,企业雇佣一名员工,与其说是雇佣,不如说是恩赐。完成要求的工作量只是基本要求,员工要证明自己的价值和态度才能不愧对这份恩赐,而证明的唯一方法,就是工作与生活不分,主动加班,即使下班了也随叫随到。

  他们并且说什么资本家发财致富是因为“勤俭”,这全是骗人的鬼话。资本家的勤,无非就是周扒皮的半夜鸡叫,千方百计地让工人创造更多的剩余价值而已。资本家和工头的辛苦,就是想方设法地让工人多干活少拿工资,他们越是辛苦,工人就越是苦逼。

  不这么做,等待的就是“京东淘汰三种人”:

  

 

  同时,“成功学”和“慕强心态”成为资本方蛊惑韭菜的思想武器,天真的新人以为多努力就可以被器重,升职加薪并走上人生巅峰,但最终只能成为一节废弃的人肉电池。把“接受资方的剥削” “为资方创造剩余价值”等同于“勤劳”是资方无耻的道德绑架,也是资本家一直在粉饰的社会陷阱。马克思的女婿法拉格在文章《懒惰权》中说,工人对“劳动道德”的盲目信奉实际上是默认了自己的奴隶地位。

  

 

  请记住,在市场经济下的今天,莫做“任劳任怨”的傻白甜,做事前我们是不是问一句: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1886年5月1日,以美国芝加哥为中心,有35万人参加了大规模的罢工和示威游行,示威者要求改善劳动条件,实行八小时工作制。抗争过程中,工人们付出了鲜血的代价,这便是国际劳动节的由来。现今通行的八小时工作制比我们想象的要来的晚的多。作为抗争首先爆发的国家,美国直到1935年罗斯福总统执政时,才将八小时工作制写进法律。

  

 

  许多人指责程序员的抗争破坏了契约精神,不喜欢为什么不换家公司。这种说法既对企业与个人悬殊的地位差距视而不见,也否定了工作者抗争的自由。工人们形成了联盟才挣得八小时工作制,抗议996运动的线上联盟是对革命先辈的效仿与致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