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深圳富士康员工公开信之后 有关部门何时介入?

2018-06-15 14:03:31  来源:微信“微工荟”  作者:微小汇
点击:   评论: (查看)

  核心提示

  还深圳13万富士康劳工一个公道!

  近日,深圳龙华富士康员工发出公开信,称富士康仅按照员工底薪的5%缴纳住房公积金,导致员工一年至少损失1000元,而且房租飞涨,工资却停滞不前。员工要求富士康足额缴纳公积金,并提高工资以跟上房租的涨幅。

  此信一出,迅速引发了国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这一事件的导火索是万科等地产公司进入城中村改造给富士康工人带来了非常大的房租上涨压力,迫使工人们采取行动抗议。

  值得关注的是,在此次富士康工人的诉求中首次明确提出来了足额缴纳公积金的要求。什么是公积金?微工汇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有了介绍说明,这里不再重复。

  万科来袭住不起房 别忘了追缴公积金!

  这里想要说的是,作为一种强制性的缴纳,公积金管理部门是有罚款和责令补缴的权利的,但是为什么对于这么一家巨无霸企业公然违法对待13万工人,深圳公积金管理中心却视而不见呢?

  公积金缴纳违法  谁来管?

  2017年深圳公积金年报显示:2017年本市公积金缴存执法案件立案5164件,结案3729件,共为3700多名职工追缴了公积金。

  往前看,2014年,深圳市住建局对外公布《深圳市住房公积金2014年年度报告》。该报告显示,针对住房公积金缴存执法案件,深圳市共立案3624件,为2300多名投诉职工追缴了公积金。对11家不办理住房公积金缴存登记或不给职工设立住房公积金个人账户的单位做出了罚款的行政处罚。

  从政府的公开报告来看,深圳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一直在处理公积金缴存执法案件。但是从具体数据上来看,2014年为2300名投诉职工追缴公积金,2017年为3700名职工追缴公积金,相比于深圳庞大的800万农民工人口以及普遍的不缴纳公积金的现状,这样的成绩实在太丢人!

  不管是从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还是各地审判案例来看,住房公积金属于强制性缴纳,而且追缴无时效。但是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工人拿不到自己应得的公积金呢?

  以富士康为例,它在深圳已经有了30年的历史,从1999年公积金条例实施到2018年总共有20年,为什么一直到现在,甚至富士康工人发出公开信要求足额补缴公积金引发媒体广泛关注后,还没有政府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并整改富士康的违法情况呢?

  根据已有的维权案例来看,大多数是职工主动去公积金中心投诉并要求补缴公积金之后,相关部门才有可能会责令企业缴纳。以广州本田配件厂艾帕克员工追缴公积金为例,2016年3月,陆续有400多人开始去萝岗住房公积金管理部门追缴被拖欠的公积金,公积金部门工作人员明确表示:企业不缴或少缴属于违法行为,但整个地区都这样他也没有办法。

  本田配件厂非法用工,艾帕克所作所为天理不容!

  经过了一年多的投诉和上访之后,2017年6月份,员工总共去了5次公积金中心,最后才见到一个直管领导,事件才有了明确进展,接着劳动监察、工会等部门才愿意去和艾帕克进行协商要求补缴公积金。

  由此可见,在执行国务院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上,地方政府部门存在严重的渎职行为,放任企业的违法行为,如果没有员工们的积极团结地争取,有关部门还会继续推脱下去。

  行动起来,争取我们的权益!

  在重大的现实威胁面前,富士康工人的行动想必不会局限于一封公开信。

  无独有偶,早在2014年,佛山富士康的7000工人们为了追缴公积金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把当地的公积金中心围的水泄不通。

  作为中国产业工人的重要代表,富士康在中国的几百万工人不可小觑。深圳城中村改造对富士康工人的影响将会是非常巨大,因为他们的工资长期处于地位,每月3000多的水平,根本无法承担改造后单间1800的房租水平!

  共产党宣言中这样讲到:当厂主对工人的剥削告一段落,工人领到了用现钱支付的工资的时候,马上就有资产阶级中的另一部分人——房东、小店主、当铺老板等等向他们扑来。现在,扑向富士康工人的已不是什么小资本,而是万科这样的垄断巨头了。

  富士康工人的一封公开信通过主流媒体的报道划破了黑暗的天空,为工人争取自己的权益创造了浩大的声势。接下来,如果没有积极的组织和积极的行动,工人争取权益的机会就会白白错过。

  不管是涨工资,还是足额补缴公积金,政府有关部门都有着不可脱卸的责任。对于前者,深圳市总工会应当尽快介入此次事件中,监督和指导富士康工会落实工资集体协商制度,满足员工的合理合法涨薪诉求。对于后者,深圳公积金管理中心、劳动监察部门无疑对富士康的违法行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有关部门理应尽快介入调查,还深圳13万富士康劳工一个公道!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全靠我们自己,富士康工人雄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