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沃尔玛女工演讲:女工在职场和维权中遇到的性骚扰

2017-11-08 07:57:03  来源:微工荟  作者:游天玉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本文为游天玉11月1日在微信群的讲座文字稿,经游天玉授权,在微工汇首发。

  大家好,很高兴今天在这里跟大家分享女工的故事。我叫游天玉来自湖北宜昌,到深圳已经有十几年了。

  我今天为什么要分享女工的故事呢?我也是带着问题来分享和学习的。首先我是女人,我觉得关注女性女工的问题是很重要的,我们不仅仅要关注工人权益,还要关注女人,更要关注女性打工者。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遭到男性的忽视,却让自己或者其他女同胞们感觉很不舒服,在沃尔玛工作的女工女同事相对比男同事们要多的多,据统计在整个全国的沃尔玛工人中女同事占比是百分之六十五左右。

  就在沃尔玛维权女工中也有遭到部分不同程度的侮辱没有得到关注和重视,就在很多学者啊包括陈佩华教授去年出版的一本书《沃尔玛再中国》那本书我相信很多人都有看过了,内容确实很丰富,写了工人的真实经历,沃尔玛的工会在中国是如何的产生,沃尔玛的经营模式,配送中心,企业文化价值观等,而且结合底层工人的日常生活状况,里面有大量的信息还记录了几个工人的日常工作日记,我强烈推荐这本书,欢迎大家有机会找来看看。学者,经理,商业人士,以及所有那些跟沃尔玛打交道的人,都应该读读它,哈哈…这本书虽然写的很好,但是里面同样没有提到女工被歧视以及不公正待遇的描述。就在沃尔玛女同事们遭到性别歧视性骚扰的问题案例中,沃尔玛都是没有妥善处理的。

  现在说说在沃尔玛的日常工作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吧,很多收银员在收钱的时候,给顾客找零钱啊,有些顾客就乘机故意摸收银员的手,可能是看到收银员的手很白白的吧,又或者是看到美女收银员性欲望大发作,过一下眼瘾吧,收银员几乎都不敢对顾客怎么样啦,害羞,觉得说出来自己也不好意思会脸红红;其实心里是很憋屈的;有时候我们同事之间就会说出来,我今天上班倒霉啊碰到咸猪手啊,嗯,我也碰到过了,还有不怀好意的顾客色眯眯的眼神啊盯着收银员看,看的发呆,有的顾客还盯着收银员的胸部啊,感觉好恶心啊。

  也有同事说下次碰到这样就一巴掌扇过去,下次碰到就喊出来不要跟那些流氓留面子。也有人跟管理层说,都是私下里说的;但是那些主管基本都不重视,根本不当一回事还觉得很正常,最多就是打掩护,说我们做的是服务行业什么人都有,我们自己不要去理会就是了。沃尔玛的企业文化有一条就是:顾客永远是对的。如有疑问请参照第一条。收银员也无奈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其实碰到过类似情况的大家都心里憋屈也是敢怒不敢言。有的同事是害羞;有的是没有经验根本不知道碰到这事该如何处理;就在沃尔玛只要有怀孕的同事就不会让她升转职,就去年放开二胎新政策出台后,那些怀孕二胎的女工年龄相对都是三十五岁以上的,公司都会想方设法的劝导年纪大了是高龄产妇,很危险的要好好保养啊,好好在家呆着以休息为由劝阻别上班,其实就是想让同事们自己辞职了,体质比较差点的还真的辞职了。

  还有些公司在招聘女工的时候第一句话就问有男旁友了吗?结婚了吗?无非就是女工有婚假、产假、母乳假嘛;既然政府有这样优待优生政策,资本家为了让劳动力创造更多的价值,拼命的压榨女工,其实资本家是不喜欢这样类女工的。

  就在去年因抵制综合工时维权的时候,有个女同事做了七年也是坚定信心的走上路维权之路,在这里我就不提她们的名字了,有兴趣想知道的我可以私下告诉大家,哈哈。。。当时在公司被领导逼签名约谈三小时,也是临近下班时间,女同事说她谈的嘴皮发麻,喉咙都说干了又饿不签名还是不让走,当时她的脸色都变苍白了。她也是遭到家人(老公)的强烈反对才放弃了继续坚持下去的,因他家庭条件比较好,又是深圳户口,八十年代就到深圳的,家庭观念是那种大男子主义,家人总认为女人就是弱势群体,女人只能做贤妻良母,相夫教子,女人站出来维权就是犯了大错特错就是犯法了,家人说如果要坚持抵抗就干脆不要做了,后面这女同事实在抗不过家人的反对也很不甘心的辞职了。

  唉,男人们啊,有些男人啊,极少数啊,可是忘了男女平等的社会观念,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同样可以做的。甚至我个人认为女人比男人更执着更坚定。

  主持:游天玉在这里介绍了沃尔玛女工在工作、维权中遇到性骚扰以及家庭压力等问题。从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女工们遇到的性别问题,无论在工作场所还是家庭之内,都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这些问题虽然与工资、工时制度等不一样,但也同样侵犯了女工们的尊严与权益。而且,当女工开始进行维权的时候,女工们除了要应对沃尔玛与相关部门的压力之外,还要应付来自家庭的压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重视性别问题的原因。

  就比如说我吧,在维权的过程中,家人也是很反对极不支持的,刚刚开始我是没怎么详细告诉家人的,家人略知道一点,到后来我才告诉家人,我就把我给微工汇投稿的文章分享到我的家人群里,也被我家人批评了,还说我千万别分享到大群里感觉好丢人,说我在外面打工没赚到钱还惹的一身官司,我当时就说,我没有偷也没有抢怎么丢人啦?维护自己合法权益不是好事情吗?有多少人在外面打工都受资本家无理的剥削和欺压?还好我女儿比较理解我,她赞同有礼有节的斗智斗勇,可能是遗传基因吧,我女儿性格就跟我一样,爱讲道理,爱打抱不平,呵呵...后面我的家人也就不说我了,就抱着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了。

  现在分享几个案例吧,就是在维权的过程中,我们沃尔玛的女工还会遭遇到其他男同事不会遇到的情况,一是沃尔玛3402店的女工小丽化名当时明确表示自己不同意实施综合工时制。也遭到小丽的主管3402店工程部经理隆杰为此约谈小丽,先是给她的加薪评估单上仅仅给了1分。

  当小丽质问隆杰为何给如此低分时,隆杰带威胁性的语气说:“我当年在1059店干什么的你知道吗?不相信你电话问一下谁谁谁。

  几天后隆杰再次约谈小丽,要求小丽要在把勤工奖并入到基本工资等改变原劳动合同内容的《员工手册附录》上签字,遭到小丽的拒绝,为此再次引起隆杰的强烈不满。隆杰随即开始报复小丽:

  给小丽排最早的6点15的早班和最晚深夜零点45分下班的晚班;如果小丽不来上班,隆杰就给小丽按照旷工处理,并说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把小丽一直从事的推车工作变更为刷厕所、打扫卫生的岗位。

  与此同时隆杰还对小丽宣称:“到了实施综合计算工时制的时候,我会有权限安排你上十一个小时,你可以去劳动局告我,我要收拾你小丽。

  隆杰为了继续打击报复小丽,终于原形毕露的对小丽说:“你一天上多少厕所,你在厕所干嘛了?没人告诉我吗?没人拍照片发给我吗?没人跟我说吗?”。隆杰对小丽实施了派人暗中盯梢,甚至入厕拍照;对小丽进行调岗干保洁、刷厕所进行打击报复等,并最终导致小丽发生精神疾病

  在遭受沃尔玛管理层对女工的一系列不公正遭遇后,小丽精神几近崩溃,后面小丽向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张军寻求帮助。小丽在张军的帮助下把沃尔玛告到了法庭,把龙杰逼谈的内容刻成光盘交到了法庭作为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据,最后沃尔玛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就跟小丽和解了。但是无论是法庭还是沃尔玛都没有因为龙杰跟踪偷拍女工上厕所的事对他进行处理;这样对待女工的世界五百强企业沃尔玛的管理层(经理职务)龙杰,所有的行为都是代表公司在履行职责,实在是让人不可思议,至今仍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

  第二,就在今年5月,在沃尔玛工友抵制综合工时一周年之际,联谊会在总结过去一年工作成果的时候,也是在围绕劳维律师事务所是否有功劳以及第一次分裂的责任等问题上,产生分歧。

  在经过一系列的争吵当中,所谓劳工圈里的个别团体当时就把矛头对准了张军,对他进行各种抹黑,个别人还明确要求张军离开维权队伍。在这过程中张军没有理会他们,还是有一些正直、正义且又没有被第一次分裂带来的挫败压倒的沃尔玛工友们,如舒婕、阿华、我啊,等,实在看不过去就开始说了些公道话吧。那时就把,攻击火力从张军身上开始扩大到我们这女工身上了。

  

  当时,舒婕是被攻击得最为厉害的。段毅团队的人,为攻击舒婕可是费尽苦心的。

  主持人:游天玉在这里分享了两个案例,一个是沃尔玛的管理人员对沃尔玛维权女工的恶劣偷拍恐吓行为,另一个是沃尔玛工人的分裂势力对维权女工的网络性侮辱行为。意图打压工人维权与意图分裂工人维权的人都不约而同地以无耻的方式来攻击女工,难道这只是一个巧合?

  在今年联谊会发生第二次分裂的时候,这些人在微信群里对话的言语中,对舒婕进行各种侮辱,难道是这些人在那段时间突然集体地都想性侮辱别人吗?郑恩峰(劳维律师事务所段毅的恩人)大肆造谣都已结婚的舒婕与张军曾经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并且用极其卑劣的言语对舒婕的人格、身体器官进行侮辱攻击。在这过程中,还有春风的两个志愿者蓝天白云、吴探索进行无耻的附和。而我在此过程中也遭受攻击。

  还有另一个春风的工作人员(是前沃尔玛员工)王时树当群主的微信群里,郑恩峰、吴探索对舒婕进行刷屏攻击,攻击内容从造谣,性侮辱到死亡诅咒。其中吴探索更是花费金钱,从淘宝上买得微信群刷屏工具机器人,全天候15小时以上进行不断的刷屏,刷屏频率有时高达4秒发一条信息。而群主王时树则不理还声称当时自己手机丢失,无法进行管理。这样的刷屏行为,从截图里可以看出持续了长达大半个月;而在另一个中国工友群里人数有达到数百人,他们都在那里不断地用言语攻击舒婕,现在传几张当时群里部分截图图片供大家看看。

  

  

  

  

  

  此种行为,给舒婕造成极大精神压力。而在被攻击的时间里,舒婕的身体出现了严重问题,失眠多梦,身体极度虚弱等。在此过程中,秋火等人曾经在网络上也呵斥郑恩峰等人的无耻行为,但其人气焰未减反而还增加到连秋火一起攻击。郑恩峰等人更是多次恶意修改各微信群名称,将群名称改为恶意攻击秋火、舒婕张军等人,明显带有恶意造谣性行为的名称。在群里各人开始纷纷呵斥郑恩峰时,

  

  在群里各人开始纷纷批评警告郑恩峰时,郑恩峰更多次把自己的群昵称更改为艾特@@我的人死全家 @秋火大傻逼 @秋火与舒婕XXX(性行为描述)等,使得每一次有人@他,就会出现更多恶意造谣攻击话语的情况。

  此时劳维段毅团队段毅,张利亚,春风团队张治儒,还有幕后策划王江松等人,从未对郑恩峰等人的恶意行为有过任何制止。还有一次造谣中,在郑恩峰恶意造谣攻击工人微信号“微工汇”的时候时,由于微工汇的猛烈反击,更重要的是,由于当时处于段毅、王江松、张利亚、郑恩峰等人发起伪联谊会(也就是精装括号联谊会)的选举的关键时候,郑恩峰的恶毒行为极大地降低到其团队自身的本就所剩无几的信誉与影响力,张利亚、吴探索等人才出面以含糊不清的那种语气承认郑恩峰的做法有问题,但却拒绝在新工亿群(造谣者与受害者都在的群)公开对其进行批评,如有批评意见对话的人就将移除群。

  至今,张利亚等人还在造谣、攻击张军,但在假选举结束之后,他们的攻击已经没有那么多。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他们当初对张军那么厉害的攻击,就是要让他们的假选举顺利进行。现在假选举结束了,他们就减少攻击了。但他们还没有对任何曾经遭受他们恶毒攻击的人进行过任何形式的道歉!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舒婕、我等女工遭受的攻击,就是因为劳维的人要争夺联谊会的主导权。这个过程里他们每人都分工明确,有的人负责抹黑,有的负责造谣,但真正主导争夺行为的大佬们就是不出面。例如郑恩峰就是专门负责各种凭空造谣,恶意攻击,而且还想将张军在网络上拖入永无休止的低级口水战中,想让张军也用同样低级的方法回应,抹黑张军在工人中的形象。当我们对张军发起声援时,他们就攻击我们。

  那时,当我看到这些话时,我第一时间感觉的就是恶心,我曾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骂他狗屎,说他死了都没有人收尸,光棍一辈子。我觉得这种情况,受侮辱的其实不单止舒洁或我这么几个人,如果有更多的女工敢说话的话,肯定会有更多的人被他这么侮辱。这肯定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我们沃尔玛工人在抵制综合工时制、重整工会的过程中,不仅要面临沃尔玛的压力,我们还要面临劳工圈里一些声名很大的人的人身攻击和诋毁,这才是让我感觉压力最大的,比如当初王江松大教授面对我客观事实的揭露,他的不正当行为时,居然在819演讲中说我没有底线、说我脑子有病等。

  主持人:对舒婕、游天玉等女工攻击最厉害的时候,正是精装括号联谊会假选举之前,选举结束了,这些攻击也随之偃旗息鼓了。从这个案例中,可以深刻地反映出,妇女所遭受的不平等问题已经不仅仅是由性别差异所产生的,而是一整套基于父权历史根深蒂固的权力体系。无论是阶级压迫,还是内部斗争,都有人乐于使用这些权力来压迫妇女,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后来我跟别人说起这件事,大家教我用女权主义的角度来看这个事情。就是性骚扰与性侮辱,从来不仅仅是性欲的发泄。因为同样是具有性欲的人,为什么男性对女性实施性骚扰的几率要远远高于女性对男性实施性骚扰的几率呢?从这个事件中,我就看到对妇女的那种性别的压迫,不仅会在我们的工作里发生,甚至当我们一起维权了,里面也会有人利用这些男女不平等,来争权夺利。在我们被攻击的事情上,就能看出,他们的性骚扰与性侮辱,就是想不让我们说话!

  

  在微信群这样的公共场合的性骚扰如果不能得到制止,他们就会利用这种方式,来压制我们,这些做法,简直就跟沃尔玛用指导警告压制我们不去抵制综合工时的道理是一样的!劳维律师事务所段毅的马仔们郑恩峰们的行为就是代表他老板的行为,攻击内容从性侮辱到死亡诅咒对待一些维权的女工,是不是伤失了人性的底线?是不是已经触犯了法律?是不是该得到应有的惩罚?是不是要引起全社会的关注?谁又能改变女工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谁来为女工发声?谁来为女工掌权?

  大家一起来讨论我的疑问,为什么女工特别容易受到性别的攻击?面对这些性别问题,我们该如何去做?我们可以怎么做?好了我今天就说这么多了,谢谢大家!

  主持人:在游天玉最后的分享里,她提到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为什么女工特别容易遭到性别攻击。一个是面对性别问题,我们可以怎么做?请大家根据沃尔玛工友的故事,或者是自己的经历,多多分享,一起交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