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茫茫回家路,天涯断肠人!

2017-01-11 21:02:05  来源:微工汇  作者:鲍海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临近春节,又开始纠结了。是回家呢,还是不回家呢?

  不管别人回不回,我今年一定要回家,我已经两年没回家了。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的幺奶奶去世了,二外公去世了,最近,幺爷爷和幺姨公也离世了……

  每一个亲人的离开,我都有些怅然若失,然而,家,却是那么的遥远,我很想回去,但又难以回去——所幸奶奶和外公都还健康!

  记得那年春节,我没回家,我就失去了见到外婆的最后一次机会,我接到外婆病危的通知赶回家时,外婆已经躺在冰冷的棺材里了。小时候外婆是对我最好的,我一直为没有见到外婆最后一面而耿耿于怀。

 

  但后来,渐渐的,就习惯了。

  回家的路,很长,很长!

  我在深圳,我家却在重庆,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直线距离一千多公里,或许,这并不算是最远的,但每次回家我却要费劲周折。

  首先,要买火车票,难度有多高就不用说了,深圳到重庆的人和车完全不成比例,能站着回去就不错了。最快的车要25个小时,就算高铁也得12个钟,但那不是为我等屌丝设计的。

  到重庆后,再坐长途车到县里,大致花两个多小时,春运期间,买票到最后挤上车就至少花三四个小时。

  到县城,再转车到镇上,花一个多小时,最后再走一个小时的山路,终于可以到家了。顺利的话,路上花两天,要是不顺利,则要三天。

  当然,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坐长途车,直接从深圳到县城,倒是省了一番事。不过,春运期间,长途车票价格是浮动的,贵得离谱。

  但只要回家的决心足够坚定,就不可能回不去,更何况现在的交通比以前发达多了。每当想到20年前的交通状况,心里多少有些慰藉。

  还记得,母亲刚出来打工时,那是90年代,回家的路要花上一个星期,司机为了省高速路的过路费,走遍了各种羊肠小道,“脚都坐肿了”——至少现在有高速路直达县城,而且收费不贵,司机倒也不用省这点过路费了。

  今年,我不回家

  今年,早早的,我跟堂弟约好了一起回家过年,他也在深圳打工。

  我便帮他在网上抢火车票,360、同程、网购的抢票软件……各种抢票神器都用上,但还是没抢到,眼睁睁的看着火车票,就在一两分钟内被别人抢光,却没有一张属于我。

  我想,现在的黄牛都是高科技的,以前的黄牛都是带着小马扎到火车站通宵排队抢票,而现在他们只在电脑上操作下键盘鼠标,便剥夺了其他人抢票的机会。以前,早早的去售票窗口排队还是能抢到票的,而现在,交通方式变多了,高铁也有了,但抢票却更难了。

  后来,堂弟说,“算了,不回去了,而且厂里也请不到假”。由于工厂订单多,他已经两个月没有休息过一天了,而且一直夜班,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腊月28号,而且春节后初六就要上班。

  是啊,总共才7天假,路上花4天,在家里便只能待3天,那回家能干啥呢?而且路费也贵,一年到头省下来的钱,都贡献给交通事业了。

  由于今年经济形势不好,工厂订单少,堂弟上半年都没班加,只拿底薪,想换工作又担心辞职后找不到更好的。到11月份才开始订单多些,加班也多些,如果回家过年,可能就靠这最后的3个月工资了。

  我想,堂弟也是想回去的,只不过权衡利弊,最终决定还是多赚钱吧,他说,“明年找平时回去,把房子装修下”——他已经25岁了,还没有女朋友。

  后来,我观察周围,发现不回家过年的人还真不少,很多是因为放假时间太短,又请不到假。他们也都一样,为不能回家而纠结吧。

  我们都有两个“家”

  事实上,我们这些纠结的人,都有两个家。

  一个是老家,我们出生的地方,那里有我们的父老乡亲,亲戚朋友,还有熟悉的土地,乡村小路,和熟悉的家乡口音。对于许多人来讲,家乡还有小孩,和照顾小孩的我们的父母。

  然而,当出来打工之后,这个寄托着我们乡愁的老家,却成了一个临时的住所。我们只是在春节期间,回去住几天,然后又匆匆的离开。

  这几年,农村疯狂的攀比,看谁家的房子漂亮,谁家的家电齐全,但是难道这不是我们的临时住所吗?我们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来打造一个漂亮的,但是一年到头也住不了几天的家呢?

  我想,这种攀比的文化,只有那些家电商人、建筑公司是最开心的吧!难道不是他们创造了这种文化吗?记得儿时的农村是淳朴的、是实用主义的。

  另一个家,是打工的地方。这是我们长期待的地方,虽然也经常的流动。

  相对于农村的家而言,这个家是绝对实用主义的,租便宜的出租房,或者干脆就住工厂宿舍。反正也没有什么财产,一个包,一条凉席,一条被子足矣。

  在一个地方打工比较久,或者两夫妻在一起,也会租一个相对过得去的出租房,置办点家具,锅碗瓢盆之类的。但不管怎样,我们却终究不把这个家当成家。

  长期居住的外来人

  这两个家,一个是用来赚钱的,一个是用来花钱的。我们在深圳打工赚钱,但我们省吃俭用;然后把钱寄给老家,修房子、买家具、养小孩、供小孩上学、供父母养老……

  但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把小孩、父母接过来呢,亲人团聚,这才是真正的家啊。或许,我们每个人都这么想,但是能做到的有多少呢?

  这个真正的“家”,离我们过于遥远!

  我们不把深圳当家,或者在深圳找不到家的感觉——不是因为这里没有乡音,没有熟悉的田间小道,我想,在深圳这么多年,我对深圳的熟悉远远超过了家乡。

  然而,在深圳,我们却一直是被当成外来人口,虽然能看到“来了就是深圳人”的宣传口号,但那只不过是骗小孩的把戏。我们的收入低,没法在这里安家;我们没有这里的户籍,小孩没法在这里上学……

  现在,深圳要产业升级了,一些工厂开始转移向内地,深圳不需要那么多劳动力了,我们在这里工作也越来越难找了,我想我们也只能跟着工厂走了。

  深圳不需要那么多人把这里当家看,他只需要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改革开放近40年了,在深圳居住超过30年的外来人口也不在少数吧,但我们终究不过是外来人口。

  但是,我们跟着工厂,也不过是去另外一个“深圳”,一个长期的临时的家——我们仍然无法和父母、小孩团聚,我们仍然有两个家。

  我想,要是把小孩、父母都接到打工的地方,我们就需要住更大的房子,买更多的家具,孩子上学需要更多的学费,总之,必然需要更高的花销。

  那么,我们就必然要求更高的工资,目前的工资根本无法满足我们的需求,我们就只能团结起来去争取更多——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或许,这才是各个大城市不愿意接纳打工者的最根本的原因吧,两个“家”,对应的是城乡二元结构下的“人口红利”、“廉价劳动力”,而我们就是那所谓的“改革阵痛”。但凭什么阵痛要由我们来承担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