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终于明白了为啥说国企变民营就转亏为盈--有感通钢工人上书

2018-07-24 08:15:59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吴语
点击:   评论: (查看)

  看了通钢工人的信,明白了当大官的为啥热衷于私有化,在未达到完全私有化的目前,鼓励乃至推行“混合所有制”,而且简称“混改”。

  出去走走,发现路上有个塑料袋,看样子里面是沓纸,不是那种故意掉的“钱包”。我索性打开看看,原来是给中纪委的信(打印稿)。原地等了一会儿没人来找,考虑是打印稿肯定还有原件的,找不到失主也无妨的。于是就未多等带回家了。到家阅读完了,觉得很受教育,终于明白了有人说国企大多亏损,一改制成民营就转亏为赢了。进而也明白了当大官的为啥热衷于私有化,在未达到完全私有化的目前,鼓励乃至推行“混合所有制”,而且简称“混改”。然而一些不识相的小人物竟公然把“混改”称为“浑改”。

  至于通钢职工给中纪委的信里说的属不属实,有没有违背“和谐”的内容,不得而知,我不能实地调查,所以就没有发言权。但是“7、24事件”那是振聋发聩的,我虽然老朽了耳背点儿,但是当年也听说了。并且认为将写入中国工运史的。可是究竟怎么引起的,并不太了解,所以也跟一些人的看法接近,打死那个姓陈的有点儿过分了,应该深挖他身后的授意者,也就是始作俑者。可是等了一阵子,除了那个倒霉蛋外,其他人都安然无恙,充其量小孩子拉屎挪挪窝而已。足见身后的人还有身后的人给撑腰。

  自从习近平同志上任后,情况大变,而且越来越明显。他清楚地认识到再装聋作哑熟视无睹只顾维护“和谐”而不作为就要亡党亡国了。那就对不起革命先烈、对不起人民,就是历史罪人。所以他带领的党中央是务实的,是惠民的,是继续革命的,是大得人心的。因此我觉得通钢工人看准了,是有底气的,是决心跟随现在的党中央走,而且要保持一致的。正因为如此,我认为不该怀疑这封信。如果有怀疑的话,中纪委更该派人去调查了。如果反映的情况不属实,内容不存在或者相反,那就表明通钢领导层没有腐败分子和腐败表现,那不更好吗!接着把写信的人揪出来,不是除掉隐患了吗!借此机会教育教育广大工人,以后别再眼睛盯着领导层了。这样,通钢不就云开日出,稳定和谐了吗!

  考虑“7、24事件”快6周年了,周年纪念不光是好事,坏事,比如死人的事,都该纪念呢。所以不管对“7、24事件”怎么评定,都不该忘却的。为了不忘却,那就做个纪念好了!下面请看:

  通钢职工给中纪委的一封信

 

  中纪委:

  我们是通化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的员工。我们热爱中国共产党,拥护党,更相信党。现实名举报公司近几届领导班子腐败无能,滥用职权为自己亲属子女谋取私利,使一个好端端的省属大型国有企业弄到举步艰难,负债累累,资不抵债,濒临破产。强烈要求中纪委巡视组来通钢彻查。

  通化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始建于1958年,她的产生是国家大炼钢铁时期的产物。在50多年的发展历史中,通钢走过弯路,曾经遭受过下马停产,遭受过员工欠薪。但无论多么艰难,这时的通钢员工从来没有失去对企业的信心。因为他们知道,这片土地是他们的根。在通钢,许多家庭都是祖孙三代把青春和汗水奉献了这个企业。这里对他们有着太多太多无言的感情。这份感情是私企、民企所无法体会到的。

  进入21世纪,通钢认识到自身与许多后发展起来的钢铁企业之间出了差距。也就是从这时起,通钢也开始把年产300万吨做为目标的钢铁宏伟计划,大笔的企业利润被投入到新的技改工程上。可是令人悲哀的是,一方面由于通钢领导层的目光短浅,许多项目和和其它钢厂在建项目重叠;另一方面个别领导谋取私利,大部分项目设备都是陈旧的淘汰设备和伪劣产品。刚刚投入就故障重重,根本无法达到预期的生产能力。但这些对于生产一线的职工又知道什么?他们只知道小富即安,只要不逼到生活底线,他们是不会站出来说点什么的。何况他们也不知道说什么。这就是许多东北人的共性。

  2005年,随着国家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政策出台,通钢深入反思自身与其它钢铁企业存在的差距,一些领导的脑子发热了。那时的钢铁行业也是黄金时期,安凤成不会抓钢治厂,只会打篮球,而一些马屁精为了讨好安凤成,把东北虎篮球队请来挂在通钢上,花了数千万元,是我们今年内退工人工资的几十倍。2005年,安凤成光拿年终奖一项就是3000万元。而我们工人的工资才七、八百元。通钢又一个新的目标出台了,向年产600万吨钢的规模奋斗。

  2005年8月通钢的企业改制也全面展开,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企业进一步减员增效,调整管理机构,学校、医院、物业、实业公司、退管处等一系列社会职能被减掉。但在整个改制过程中,整个改制不仅没有减轻负担,却又增加了许多新的负担。例如:刚建好的体育馆、游泳馆,不仅不收一分钱交给政府,而且要保三年效益。学校、医院交给政府也要保三年工资。国企的大问题就在这。国企领导无人监管,企业破不破产是无人过问的。只要能交上利税,对国家来讲就是好干部。有多少国家资金盲目投资、铺张浪费根本无人过问,员工又知道什么?

  2006年5月,通钢改制进一步深化,许多元老级处级干部被劝退回家养老。党群系统全面弱化,各基层党群部门已不复存在。在这期间,一大部分中层领导干部被请出领导圈或办理退休,或转换工作岗位。这时通钢广场发生较大的游行活动,近万人退休职工背后在几位落佩的领导干部指挥下,在办公大楼前进行近一个月的维权示威。通钢用最原始的也是最成效的办法,即父母为儿子写保证,儿子为父母写保证的联保制的卑劣手段,事态最后在上层领导的运作下结束了。据说幕后者的利益由公司全给出了,他们拿着国家的钱游山玩水去了。

  2006年下半年,真正的主角来了。在原省长王珉的主政下,时任国资委主任王祖纪亲自上阵,建龙与通钢重组,形成一个新的通钢。几家并股开始资产评估,并计算股本。经过半年运作,新通钢成立了。

  在新通钢中,浙江建龙钢铁出资8亿元现金,加之吉林市建龙钢铁6亿元净资产,拥有了新通钢36.19%的股份,通钢集团拥有46.64%的股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拥有34.6%的股份,管理层为2.57% 的股份(此计算疑有误)。这样就形成了国有、民营、金融机构和管理层共同出资的多元化产权结构和法人治理结构。通钢啊(就这样被“五马分尸”了),历经半个多世纪的积累(180亿元)连一半的股份都未达到,太可悲了!为啥能这样?通钢的主事人不会算账,是大傻子吗?而建龙的资金又从何来呢?据说是吃掉了新抚钢后,用部分企业效益和银行贷款所拼凑起来的。这一切的一切,对于土生土长的通钢员工来说,一切都是一头雾水,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有一条新闻:通钢成为中国第一家民营资本和国有资本并存的大型合作企业,成为国家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典范。安凤成董事长还被确定为党的十七大代表,多次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并在“新闻联播”上大讲改革给通钢带来了可喜的变化。然而通钢人呢?只是工作还工作、生活还生活,还是老样子!

  2006年集团总部迁至长春,这时董事长是通钢人,党委书记也是通钢人,总经理也是通钢人。许多人都为新通钢重组后领导人地位的牢固而欣喜,但是员工没发现,原通钢基地内部已经来了建龙人,任副总和财务主管。

  2007年初,通钢集团总经理换成了建龙人李明东。新通钢既然组成了,就应该让通钢的变化大一些。这样才能符合现代发展规律。机构改制才开始,他们把决策权和财权控制到手以后,许多门道就开始了:通钢的资金可以流向吉林建龙去建设吉林新区;通钢的钢坯可以流向吉林建龙去轧,以减少吉林建龙钢铁的制造成本;好的矿产和废钢可以向吉林建龙倾斜,这样就可提高钢铁产量和质量。这种“以吞并养吞并”的做法近似于日本侵占东三省时的“以战养战”。但是这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大的动作和不为人知的事情就多了。直接产生的后果是通化钢铁的7座高炉干不过吉林建龙的3座高炉,国内领先的设备干不过几套国家淘汰的设备。从2008年开始,通化钢铁就一直向吉林建龙钢铁对标。可是越对越下坡,各项生产指标远远落后于吉林建龙钢铁。这怎么能行?于是就换总经理。于是通化钢铁的总经理就变成了建龙人陈国君。面对这一切,上层领导明白,工人也非常清楚。可是谁又能吱声?一是企业不是自己的,是国家的;二是政府有话,国企改制前行中,哪位领导不换思想,就换人。那谁还敢说啥啊?除非甘愿被换掉了。即使你甘愿被换掉了,人家不是一切照样吗?于是就都闭嘴了。于是建龙所执行的高压政策如愿了(建龙是谁人办的?它的背后又是什么人)!

  2009年初,随着钢铁行业下滑,建龙宣布退出通钢,即所谓的股权分离,同时分去几座优良矿山和吉林建龙钢铁新区。当通钢人得知这一喜讯后,当晚燃放起烟花和爆竹,庆祝通钢三代人为之奋斗的国企回归到人民手中。

  2009年7月22日,经省政府办公会议通过的方案,建龙用10亿元现金(头次入股侵吞)所持有的旗下矿业公司股权,向通钢二次增资控股,持股65%,省国资委等其它原有股东直接持有的通钢集团的股权降至34%,相当于原有第一股东与第二股东对调。

  2009年7月23日,此消息传到通化钢铁,“建龙滚出通钢”的标语开始出现在职工家属楼上。职工的愤怒再次被激起。

  2009年7月24日,“7、24事件”(已经世人皆知)不可遏制地发生了。一些人开始堵塞通化钢铁的炼铁高炉运输铁轨,致使1、2、3号高炉休风停炉。上午10点左右,通化钢铁4、5、6号高炉也休风停炉。

  下午两点,万人抗议通钢的1至5号门(此处可能掉字,不理解,可能是“通过”),此时政府想保住7号炉的正常生产,下午3点7号炉停炉。整个厂区陷入停顿。

  下午5点10分省国资委主任李来华来到焦化厂,宣布终止建龙重组并控股通钢的决议。

  此时入主通钢的总经理陈国君已被殴不省人事生命垂危。晚8点左右,省国资委的正式文件“关于终止建龙集团增资扩股通钢集团的通知”开始散发到广大职工手中。

  晚10点左右,各厂开始复工。大约只用两个小时,7座高炉全部恢复生产。

  7月25日,陈国君被殴致死,遗体被运回河北老家。

  发生在通钢的“7、24事件”,最后以通钢干部、工人、家属的团结和不屈的斗争,取得国有资产不被私有企业侵吞而发生了震惊全国国有资产保卫战的胜利。(此句不顺,但忠于原稿不便修改,好在阅读者能够理解。)

  建龙彻底滚出通钢,而重组中的许多事情还需进一步查明、清算。因为建龙的吉林钢铁新区全是由通钢的资产建成的。我们广大职工呼吁中纪委调查组到通钢来,彻底查一查那些贪官和蛀虫!

  另说明一点,建龙与通钢重组这几年,到底从通钢抽取多少资产、现金、钢坯?省国资委和通钢领导从中取得了多少好处?很值得一查!这几年通钢资产流失,已到了资不抵债的破产边缘!

  2011年7月18日,首钢正式接管通钢。在首钢接管的这几年里怎么都亏,领导和工人间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领导的收入是工人的5倍到N倍:工人的收入是800—2000元,科级5000—10000元,处级年薪15—18万元(其中不含年终分红及各项指标奖),另有车补1800元,比中下等工人工资还高。上个月的安全奖,工人每人分得40元,而领导却分得8000到10000元。这一切导致了员工对企业失去了信心,离心离德,凝聚力不复存在。这一切预示着什么?我想所有人都懂得。

  下面说一说青山绿水大冷轧。2003年初,在省政府的关怀下,大冷轧破土动工了。经过几年的施工建设,共投入40亿到50亿的真金白银,至今已经12年了,我们工人从来没见过一吨钢从这里产出。大家算一下,这些年投入的成本再加上还银行的高额利息,这一项投资加利息损失得接近百十来个亿了吧。那么就该问了:冷轧的设备是谁进的?为什么调试不了,没有打产(?)却进了几个亿的备品、备件。盲目投资,决策失误,谁来问责?难道国家的钱就这样任由他们这些身居高位且庸碌无为的领导随意挥霍吗?

  2005年后,大家都知道兰资水泥厂、通钢耐火厂、通钢实业公司(含钢渣厂)、通钢物业,这些通钢的产业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变成了个人企业了,换了一个堂而皇之的名字粉墨登场了。(兰资变成了金刚水泥集团的一个生产厂,2012年,兰资公司给了4个经理行贿1000万元;通钢耐火厂变成了嘉诚耐火公司;通钢实业公司变成了巨源公司;通钢物业变成了宏源公司。)就这样,若干个亿的国有资产又流失了。

  实业公司是2005年通钢改制分离出去的一个实体,通钢还占有23%的股份。我们想问一下相关领导,我们应得的利益在哪里?因为通钢生产的钢渣是无偿供给他们的。

  说到这里我们才知道国企干什么都亏,变成民营就返亏为盈,其中道理不攻自破。

  2014年4月9日,通化钢铁纪委监察部签发了“通钢纪发(2014)5号文件”,签发人栾士双,标题为“关于通化钢铁外供嘉诚耐火公司、宏源公司煤气少计量收费的核查报告”,过程附文件说明,这里只说调查结果:通化钢铁外供煤气给嘉诚耐火公司自2005年9月(改制剥离开始)到2013年9月,煤气少计量损失为9794.62万元,外供宏源公司的煤气自2007年11月到2013年12月,少计量收费损失为17032.34万元,两项合计为2.6826亿元。而文件四,1:详细体现“积极组织追缴”而至今也未“追缴”,更谈不上追缴回来1分钱。通钢已经亏损到了资不抵债濒临破产的边缘,两亿8千万说不要就不要了。我们的领导干部出手太大方了……

  通化钢铁2015年度1到3月份亏损了6亿元人民币,4月份又亏损了1亿1千7百万元。而我们的人民公仆却拿着高薪,喝着美酒,守着金元宝,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过着良辰美景般的生活;并且于2015年5月15日下午召开职工代表大会,通过他们制定的“男职工年满30年工龄,女职工年满45周岁内退决定”。此决定严重违反了“劳动部”即现人力资源部1994年259号文件“关于严格按国家规定办理职工退出工作岗位休养问题的通知”和吉林省劳动厅(现人力资源厅)劳力字1998年4号文件“关于执行国有企业职工离岗退养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企业不得硬性办理职工离岗退养坚决制止企业超出国务院规定办理内退和采取一刀切的做法,今后对企业的此类行为要及时纠正,并严肃处理”。

  通钢领导为了提高人均劳效的目的,目无党纪国法,竟然以65%的比例(即工人每月只能拿到1220元的社会最低生活保障),强迫下岗内部退养。此次违反宪法第42条之规定剥夺我们的劳动权利。我们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普通工人,是弱势群体,强烈请求党中央为我们做主,还我们一个公道。我们要生活,要吃饭,要住房,要看病,要供子女上学。我们的要求不高,只要处级干部的车补钱1800元足矣!

  最后,通钢全体职工强烈要求中纪委彻查通钢处级以上干部及其亲属,公布其家产及银行存款,强烈要求把通钢前几任贪官绳之以法,还我们一个公道!

  通钢全体职工的心声

  2015年5月17日

  告通钢全体工人及家属书

 

  在职及内退职工:

  公司已经到了资金链断裂面临破产的边缘,上层领导年年分红,而我们所谓的股份钱(即出资证明)却年年贬值。这个钱是我们借给通钢的钱,通钢的股也没有上市,谈不上股钱,实际是我们借给通钢的。我们不要利息已经很仁义了,但是本金必须还给我们。

  公司减员增效,而结果是集团和股份合并后经理层设了8人,下设13个部,部下设42个处室,二级厂矿原封不动;而工人岗位一个萝卜一个坑都不够,在缺编的情况下还要下岗分流、内退。我们工人养活了一个庞大的吸血集团。习近平主席努力要把中国创造和谐社会,而通钢领导却给我们创造了一个喝血社会,我们不能答应。通钢此时困难时期,减薪而真正减的是工人的薪,而领导层一分钱也没减。公司把2014年的亏损的钱挪到2015年一季度,他们却分红了。广大职工及其家属醒醒吧!我们的维权已经一个月了,公司上层迟迟没有答应我们的诉求,主要是因为我们的人太少,声势不够大,根本不能动摇他们的神经。呼吁广大职工及其家属5月25日(周一)8点到办公楼前抗议,讨个说法。

  2015年5月23日

  唤醒通钢人及全体家属

 

  1、要求将全体员工在2005年改制时加补偿金额返还,当年给我们发的是出资证明(相当于借条)我们要求还钱。我们不愿意把我们的卖命钱交给一群不负责任的人手里去经营。我们醒悟了。

  2、工人能拿1300元左右,根本维持不了生活,赶不上处级领导的油补1800元。北京厅级领导油补800元。我们内退职工要求不高,内退底线工资能达到处级油补钱(1800元)足矣。

  3、我们现行的是建龙时期遗留的宽带工资,通钢并入首钢旗下之后,应该执行的是首钢的工资待遇和企业文化。至今为什么还要执行建龙时期的宽带工资?我们的高寒费、边疆费还有工龄工资哪里去了?

  4、从(重)新设置年薪制度,取消年薪,强烈要求缩短干部与工人工资差距。我们都是平等的!

  5、冷轧工程的渎职近40亿的工程闲置谁来买单?

  6、我们养活了一个庞大的喝血集团,通钢领导的工资高于习主席工资的N倍。习主席努力要把中国打造成一个和谐社会,而通钢此时困难时期,减薪减的是工人的薪,而当官的却一分钱没有减。

  广大工人兄弟醒醒吧!维权至今,迟迟没有答应我们的诉求,主要是因为我们的兄弟姐妹被他们束缚太深,声势不够大,根本不能触不了他们的神经(应该把“不能”去掉),呼吁广大职工及家属6月1日早8点到办公楼前抗议!合法维权,讨个说法,坚持到底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通钢全体员工的心声

  2015年6月1日

  告全体通钢职工家属书

 

  职工家属同志们:

  经过一个多月的维权抗争,我们取得了初步胜利。提高工人工资,打击黑编,望广大职工积极参加。具体事宜如下:

  一、工资和首钢并轨。

  二、工龄补偿金保值。

  三、内退人员提高工资。

  四、边疆补助、高寒费、工龄工资等。

  希望广大职工家属看到此通知后,相互转告,周一早8:00到办公楼前听候佳音。

  2015年6月6日

 

  以上是我7月5日输入电脑里的,还没想发表。最近从央视“新闻联播”中看见了习近平总书记到吉林省调研,先后走访了吉林敖东药业集团延吉股份有限公司、中车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和吉林东北工业集团长春一东离合器股份有限公司等三家国有企业,并与企业干部、职工一起座谈。他反复强调,国有企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对国有企业要有制度自信。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要沿着符合国情的道路去改,既要遵循市场经济規律,也要避免市场的盲目性,推动国有企业不断提高效益和效率,提高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完善企业治理结构,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游刃有余。他还指出,国有企业是推进现代化、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要堅持国有企业在国家发展中的重要地位不動搖,堅持把国有企业搞好、把国有企业做大做強做优不動搖。17日,他在长春召开部分省区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听取对振兴东北地区老工业基地和“十三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意見和建议时指出,要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完善企业治理模式和经营机制,真正确立企业市场主体地位,增強企业內在活力、市场竞争力、发展引领力。收看之后很受鼓舞。尤其是车间工人高喊“习主席,我爱你!”争相与习近平握手的场面,令我感动。工人是朴实的,不是人为组织和强迫的,是发自内心的是由衷的。这在“改开”30多年来是少见的。国家最高领导人能与人民群众达到这样亲近的程度,是我们希望的。于是我就想了,如果不是国有企业,而是在私人老板做大的所谓“民营”企业里打工的雇佣者,他们有这样的心情吗?所以,我也希望习近平能到现在的通钢看看,他们还是不是国有企业?这次,肯定是没去上的了。怎么办?于是就想把我拣到这份材料发表出来,如果网监人员看见了,就请转给他!希望他对“混合所有制”有个清醒的认识,以避免动摇了国有企业在国家发展中的重要地位。

  2015年7月21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