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公益慈善

对长垣县黑社会集团的举报

2019-01-06 09:23: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孙更聚
点击:   评论: (查看)

对长垣县以李志国、曹广伟为首的黑社会集团的举报

  以李志国、曹广伟为首的黑恶分子长期在长垣作恶多端,老百姓敢怒不敢言。我永远忘不了2014年10月22日下午2时左右在长垣的亿隆商业街南端与卫华大道丁字口被李志国、曹广伟一伙诈骗、抢劫暴打的一幕,那次事件直接给我造成的经济损失6.5万元,因腿被打残,为轻伤一级一个,轻伤二级一个,肋骨被打断为轻伤二级一个,住院半年,花费多达二十多万元,给家人造成了难以愈合的心理创伤和心理障碍。至今我的手机号码还未要回,造成的直接损失一分未赔,我从出事至今为公平解决而奔波劳顿、劳神费思而给家里生活、生意所造成的间接损失难以计算。从出事至今为了要回我的手机号18790511111,我向长垣法院共递交了四次诉状,其中前三次均被长垣法院以各种理由要求我主动撤诉,而三次共损失的诉讼费9000余元,不知第四次上诉长垣法院又有什么幺蛾子出现(现在又要求我撤诉)。

  对李志国、曹广伟抢劫手机号一案,我一开始就认为是诈骗、抢劫性质的犯罪,而长垣公安却认定是故意伤害案,在李志国及同伙等人被抓几个月后,公安协同对方律师让我与对方和解,在我花费二十余万医药费、住院费、经济压力山大的情况下被迫与该团伙的帮凶达成了和解协议(协义是对方事前打印好的),而主犯李志国、曹广伟却一直未出面。对这种避重就轻的解决方案,我是绝不同意的,尤其是主犯是李志国、曹广伟,他们是首恶份子。不过公安与法院的同志也不容易(尤其是邢警同志),李志国、曹广伟可是穷凶极恶的黑社会小人,他们啥事都干得出,并且他们在法院、公安局、司法局均有保护伞,出了事有人出面摆平,道上的人也让他们三分。

  李志国至今还是长垣县蒲东区苏占村(乱岗占村)的秘书,横行一方,插手工程开发和拆迁,级为霸道,地方官员也让着他,百姓更是敢怒不敢言。

  尊敬的上级领导,可望您于百忙之中督促解决,给草民一个说法,草民谢啦!

  注:对此案有一个叫郜利军的人是如何也绕不开的,郜是提供18790511111的供号方,我店在出事半年前就已经与其达成了代卖此号的口头协议,为应对不测,店里让郜发来两份代卖此号的意向协议传真件(郜自称正住医院治脚,无法回长垣营业厅亲办),此协议没有指定卖给谁,出事后他曾亲口对我店说要知道卖给李志国就不让我们卖了。还有,事发后的2014年10月23日上午,郜连续给我们打电话要求立即付清号款,因我店没有6万元现金(双方商定的成交价),只给他先汇了5000元现金,并有录章为证。从郜前后不一致的言行,可以判断郜肯定有些事情上受到了李志国同伙的胁迫,要么他们就是一伙的(他们前几年的确是一伙的,李是郜的小弟),是有预谋来诈骗抢劫的,所以应该把郜利军包括进去,起码有利于案件的进展。

  李志国的简历

  李志国,长垣县蒲东区苏占(乱岗占)人,是村秘书,目前因离县城近正大规模开发,李的本家堂哥一个在长垣县公安局刑警队上班,叫李保国,一个在长垣县法院上班,叫李宝红,李的堂姐也有两个在长垣县司法局或律师事务所上班,老百姓以能与李治国家人来往为荣,据说在长垣县黑道上混的人都让李治国三分。

  曹广伟:身份证是濮阳的,曾在长垣多家歌厅上过班,此次暴力打人抢劫前在长垣名人歌厅(华凯宾馆)上班,是前台经理,旁边的洗车行他也是老板,此人及其嚣张,曾当着警察的面说弄死我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受害人简介

  孙更聚,长垣县孟岗孙占村人,十几年前从事本地工业产品的销售业务,2003年在县超开始做通讯缴费卖卡业务,突然间在2010年5月2号,家二弟遭遇个体医疗伤害灭顶之灾,开始关注医疗行业黑幕,关注国家反腐败进展,从未涉及长垣县地方事物,仅因二弟之事和法院及各级政府的信访部门打过交道,其他没有与人结过冤仇。

  孙更聚

  电话:13663732518

  2019年元月1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