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公益慈善

司法腐败 知法犯法 暗箱操作 包庇犯罪——依法治国 必须撤销违法无效的裁定(1995)南刑初字第100-1号

2019-08-22 15:53:1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王炳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1968年本人因遭革委会(军管)报复陷害而被故意伤害[本人在工地看唸七.三布告就被诬‘讲七.三布告攺了’即成为‘破坏七.三布告现行反革命’!但却无一人作证。老家本是僱农成份,只因当时还不清楚湖南老家的详细地址就被打成‘坚持反动立场的地主仔’!其后给予‘平反’时亦拿不出任何外调证明即可视为已被销毁无疑!]被其打手黄尚华(批斗会中心发言人)脚穿皮鞋重踢腰部!被其踢倒多次(1979年公检法都参加了处遗工作了的,应该知道其已触犯刑律)!

  因此至1986年就已干不得原来的工作了,请病假也被扣工资了,就只要求个力所能及的工作想继续干下去都不准!其说什么“已经在政治上给予 ‘平反’ 就算完了,原来干什么就干什么,干不得就吃‘劳保’”!但其明知对于工人来说所谓的‘平反’是不能当飯吃的!为此,当时本人即申明有言在先“我若被吃‘劳保’的话就要‘病退’,就要赔偿损失的”!其反说本人“想‘不劳而获’!即使是被打伤的也不能够解决”!本人当即告诉他“我坚信共产党不会是这样的”!!

  因此至1987年从元月开始又被整吃了‘劳保’(因其规定病休在一年内累计达到153天),1989年二月(已满五十周岁)即依法先行‘病退’了再说!不然又要被整到六十岁才给退的!

  1989年四月本人即到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口头告诉。当时其副院长(罗寿振)即告知柳铁文化大革命的案件亦是帰柳州市人民法院管。但因法院人手少,就只管文革中的大案要案,一般案件就由单位去处理了。其叫本人去找头头办,要他给你办好!(这是该立案而不立案)

  1990年经柳铁调查其最终只好承认伤害是事实,但却认为本人之所以干不得原来所胜任的工作了是因其故意伤害所致的问题,‘不能肯定’《柳铁关于本人上访问题的调查情况和处理决定》。不予认定伤情,妄图赖账!但其明知‘由于故意伤害的违法犯罪行为和损害事实合一化的特点,因而二者之间的因果关系勿湏加以特别证明’的。这是自然规律和公理,亦是常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其故意伤害致本人干不得了即属于重伤,即触犯了刑律!必须予以追究!

  可因其诬陷打人有功,打手黄尚华却得以培养提干,还在背后造谣惑众说本人是‘反革命’!本人因此干不得了又被整吃‘劳保’以至‘病退’,还不予认定伤情,不肯认罪,不肯赔偿!其打着红旗反红旗,破坏党的政策,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破坏党的威信。十分嚣张!老母为此再度受到沉重地打击,早已被活活气死且死不瞑目了(1994)!这是其利用职权继续施行共同故意犯罪的行为,迄今犯罪尚未终了时效就未过!

  因此本人于1995年才坚决起诉到法院。法院亦受理了,但并未开庭,就做出裁定认为证据不足且时效已过就裁定予以驳回,上诉亦予驳回了事[(1995)南刑初字第100-1号  (1995)柳市告刑终字第22号]。

  但当1996年本人申请再审时,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本案审判长梁云政却说“你已经干不得了,就不属于法院管了,你去找检察院”的。那么其上述(1995)之裁定就管辖程序违法,自然是无效的,必须自行撤销的!可是至今不但不予撤销反而作为已经生效的裁定继续适用,其以(1995)本人已诉过为由就不再受理本人依法公转自诉了,即其所谓的‘一事不再理’!非法剝夺本人的诉讼权利!

  诸如此类:柳市检控申复通[2003]42号  桂检复控信[2004]6号  (2005)南立字第005号  (2008)南刑立字第1号  (2008)柳市立刑终字第208号

  (2009)柳市刑申字第25号  (2010)桂刑申字第57号  (2013)柳南信访字第1号  (2015)柳南信访字第3号  都以其上述违法无效的(1995)之裁定为据,当然亦是违法无效的!统总均为废纸!继续在欺骗党和人民,破坏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亦应各自予以撤销,否则当追究其违法凟职之法律责任!

  2013年03月01日柳南法院为此召开了听证会。与会者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政法委和检察院等人员但不邀请新闻记者。院长蒙广新不来,立案庭长俞微(女)却谎称是蒙院长委托她来主持的,本人要求俞回避,俞就是不回避!本案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足够,时效亦未过。参与会者并无反对的意见,完全符合立案的条件。听证会开过后俞就走了,并没有讲有笔录要签字的。可是事隔一年多之后,当本人催要看笔录时,才看到俞在其后搞的笔录上却注有当时本人‘拒绝在笔录上签字’!弄虚作假,走过场,欺上瞒下,纯属欺骗!

  鉴于当时国家已经硬性规定了是法院管辖的案件必须登记立案。2014年12月23日柳南法院院长蒙广新核对了本人的材料后即叫书记员拿去立案庭给俞微(庭长)登记。12月26日给了本人证据清单,但却蒙蔽本人不给立案通知书给本人签字,后亦不给补签,故被卡死至今仍未得立案!

  最终亦不准见蒙院长!2015年12月31日俞微只给个信访答复函(2015)柳南信访字第3号 仍旧认为本案‘不符合立案条件,不应予立案’就完了。不予立案,却又不依法退还材料并给予裁定书说明理由和法律依据,立案并不是什么信访!依法治国必须有法必依,违法必究!立案庭长俞徽其实是明知故犯!

  柳州法院大接访取消了,院长接待日亦取消了。登记约见亦不准见。其说个个都要见习近平行吗?!有时干脆就不让你进法院大门!视频接访室只是个摆设而已。本人要求最高法视频接访就是不给办。因为让最高人民法院参与问题不是就解决了吗!到底是谁在干预此案?此是毛主席交办的刑事案件,此属一把手工程,法院院长应负第一责任!

  2018年国家监察委叫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叫去深圳找第一巡回法庭。一廵叫找柳州法院,找文秋德院长。其说此是刑事案件,不是‘历史遗留问题’!

  湏知毛主席在一九六六年已有指示:凡是动手打人的,应该依法处之。

  198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法律解释工作的决议》亦明确指示进一步肃清流毒,认真遵守和正确执行法律,同时要善于运用法律武器,同一切破坏社会主义法制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斗争的最终司法解决原则。

  宪法规定国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本案依法应属于由检察院直接立案侦察的公诉案件,故法院徑直受理自诉,即管辖程序违法,其因此所做出的裁定(1995)南刑初字第100-1号  (1995)柳市告刑终字第22号 自然亦是违法无效的,必须立即撤销,不可再适用!如前所述,但凡是亦以此为依据所做出的裁定或通知等自然亦是违法无效的。必须统总予以撤销!以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以保障公民所应享有的诉讼权!

  请予监督!此致

  受害人:王炳坤

 二0一九年八月十七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