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公益慈善

公诉机关在办理借用民间资金办学案件中不应背离国家和人民

2018-06-24 11:01:4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景阳岗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院是国家法律监督机关。上级人民检察院领导下级人民检察院的工作,並对产生它的国家权力机关和上级人民检察院負责”。由此可見,身为公诉机关的西安市人民检察院在办理华西大学借用民间资金办学案件中应当依法代表国家(人民)、执行国家法律、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合法权益,並向产生它的国家权力机关和上级检察院負责。

  ....在公、检、法三家之中,唯有身为公诉机关的人民检察院可以行使监督权、起诉权和批捕权。因此,它对案件能否严格依法侦办和审理至关重要。呼格案、聶树斌案等这样顶级冤错案件的发生固然因素较多,但人民检察院疏于从严把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西安华西大学在内的陕西民办院校利用民间资金办学系列大案的枉法办理又何常不是如此呢?下边不妨看看,在颇为典型的西安华西大学融资办学被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中,公诉机关究竟代表的是那些人?执行的是什么法?损害了谁的合法权益?

  ....如前所述,身为公诉机关的西安人民检察院依照宪法规定,应当代表国家(人民)对华西大学融资办学被控涉嫌非吸案件提起公诉,那就意味着它首先必须接受国家有关部门的报案、请求或移送,並遵照国家规定的司法程序履行公诉职责。而事实证明,西安检方在夲案中並非代表国家(人民),涉嫌偷樑换枉、程序违法。

  其一、《国务院处置非法集资工作流程》(试行)规定:‘处置非法集资工作实行省一级人民政府負责制。’‘非法集资案件查处实行属地管理,涉案地省级人民政府组织有关部门做好案件受理、调查、立案、认定和处置善后等工作。’认定构成刑事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侦查办理。而客观事实是省政府並未认定、移交,而是由西安公安直接立案侦察而西安检方随后提起刑事犯罪公诉,颇有隔席抓蒸馍之嫌。

  其二、国务院247号令《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第四条规定:‘对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活动,工商管理机关不予办理登记。……金融机构不予开立账户、办理结算和提供贷款’。第六条规定:‘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活动由中国人民银行予以取缔。非法金融机构设立地或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发生地的地方人民政府,負责组织、协调、监督与取缔有关的工作。並应在调查、核实和初步认定后提请司法机关立案侦查’。

  而客观事实是,华西大学利用民间资金办学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给予办理登记,金融部门准予开立账户、办理结算和贷款,而且,至今没有任何银行、银监会或金融办宣佈将其取缔。更没有经过政府或银行初步认定后提请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公诉机关径直提起公诉显然另有他人授意。

  其三、身为公诉机关的西安市人民检察院更不代表人民群众。尽管最高法(2004)240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严历打击集资诈骗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活动的通知》、国务院办公厅国办发明电(2007)34号《关于依法惩处非法集资有关问题的通知》、2018年4月最高法印发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等,都明确指出在上述案件中的出借人就是‘被害人’,要‘切实保障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有效维护社会稳定’,而西安公检法却至今坚称受害群众是‘非法集资参与人’,也就是非法集资刑事犯罪的从犯、同伙、坏蛋,没有资格参与案件诉讼,更不值得让人家代表。

  其四、既然宪法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对产生它的国家权力机关和上级人民检察院負责’,就应依法向其报告工作。但实际上时至今日,还没听说有谁就案件办理问题向产生它的人大和上级檢察院汇报和请示过工作。如此目无法纪、逞能显摆,不把案子办坏才怪!

  ....实际上,包括公诉机关在内的西安公检法在借用民间资金办学案件中都已背离了‘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的办案原则,已经陷入看歪官脸色行事,照歪咀歪经办案的泥潭不能自拔。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市委原书记魏民洲等人曾在2014年9月25日以‘省委专题会议’之名将利用民间资金办学法外定性为‘非法集资’,因此,陕西的公检法在办理民办教育案件中一条龙枉法办案,硬将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有生效裁决可证,确属民间借贷纠纷的民事案件搞成刑事公诉,整得包括华西大学在内的西安13所民办院校相继关门下马,导致30万老百姓出借的约80亿活命钱血夲无归,搞得天怒人怨!

  ....由此可見,在华西大学借用民间资金办学案件中公诉机关纯属假冒代表国家公诉,涉嫌程序违法、渎职犯罪。身负国家法律监督重任的检察机关在司法改革大局持续向好,特别是在我国金融大幅度开放和银保监10号文下发的今天,竟敢以国家公诉的名义如此玩弄国法,当局不可不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