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公益慈善

石冀平:遗产继承问题上政府部门应提高担当意识

2018-04-03 12:02:1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石冀平
点击:   评论: (查看)

  习主席一再强调要一切为人民,可是政府部门的一些行为则是“为难人民。”现在我以我个人的经历向您反映这方面的一些问题。

  目前政府媒体一再向百姓宣传在遗产继承上提高法律意识,并且提倡生前立遗嘱,最好是公证遗嘱。因为在各种遗嘱中它有最高法律效力,这样今后就会避免纠纷。很多人都接受了这个观念。认为有了公证遗嘱就很容易继承遗产尤其是最重要的房产。但事实远非如此。以我为例,我父亲就自己的房产给我做了由我继承的公证遗嘱。他去世后,我向不动产登记部门询问是否可凭公证遗嘱继承过户房产,回答是我们不认公证遗嘱。我问为什么不认政府办的公证处出具的遗嘱。回答是不知遗嘱真伪,其次不知是否是最后一份公证遗嘱(法律规定最后一份才有效)。因此要过户不能凭公证遗嘱。只有其他三种方式可以操作:一是让第一顺序和第二顺序继承人都到场签字;二是做继承公证(这要百姓花大笔的钱);三是诉讼判决。就第一种方式而言,本来法律规定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根本不需第二顺序继承人。可不动产部门非得都签字。这给群众造成很大麻烦,电视台也曾给予批评。可他们的理由是曾经发生过第二顺序继承人持有遗嘱,结果给第一顺序继承人过了户,从而他们吃了官司。因此为避免此事,就要求第二顺序人也到场。由于我们家庭内部原因,无法都签字。我只好准备花大钱做继承公证。可当我拿着公证遗嘱到给我出具公证的公证处去办时,他们也不认自己出具的公证遗嘱,也要求所有继承人到场签字,因为他们也不知遗嘱是否是最后一份公证遗嘱。就是说政府自己拉的屎自己不认,因为政府不知自己拉了几滩屎。我问如果其他人不签字怎么办,回答是上法院。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政府下属部门出具的公证遗嘱只能打官司用。在房产过户上根本没用。对此,政府办的法律热线的工作人员也认为不可思议。但为什么会发生呢?我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此问题出现的根本原因是政府部门缺乏担当意识!他们所找的借口都反映了这一点。首先,就不动产部门所讲的可能出现第二顺序继承人持有遗嘱的问题,这种情况拿屁股判断都知道这是一个极小概率事件。政府连这种事件都不愿担当,怕吃官司。结果就因为几十万分之一概率的事件,让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群众去承担,怕自己担责就麻烦群众。再就所谓不动产部门和公证处不知遗嘱真伪和不知是否是最后一份遗嘱的问题,此事本来更好解决,在信息化大数据的时代,各个公证处联网并与不动产部门互联就可解决。我就此分别向司法部和北京市有关部门提出建议,结果司法部不予理睬,北京市有关部门的回答也是不予考虑,理由是花不起钱,同时说即使这样做了也会有纰漏,如公证处错漏信息怎么办。看到了吧,还是不担当。互联互通的钱花在为群众办实事上就花不起了,有点纰漏这种小概率事件也不愿承担。结果在房产继承这个关系千家万户的大问题上,你要求的“为人民”,就变成了“为难人民”。目前在房产继承过户上过于麻烦为难群众,成为百姓怨声载道的大问题。而政府部门无动于衷无所作为。实际上,这种事从大的方面损害政府形象不谈,从具体操作上也加大了政府成本。就我的事而言,明明有公证遗嘱,就因为家庭内部问题,只能走司法诉讼,浪费司法资源(实际上类似我这种情况,诉讼肯定胜诉,其他继承人也知道,但就是要给你添堵)。目前法院这方面的案子太多了,绝非个案。不信你去了解一下。

  我给你写信是因为我就此事给司法部长和北京市长都写过信,但无用。信访部门本应是政府联系群众的桥梁,但事实是在一定程度上变成给领导挡驾的部门,替领导排忧解难的部门。他们根本看不到信,也不一定愿意看愿意管。我写信不仅为自己,也是为广大百姓呼吁。我也是陕北老红军的后代(父亲是崔田民在1929年直接发展的共青团员),我也想老一代打下的红色江山不变色,也希望民族复兴。但现在看到政府部门这种慵懒状态,及对群众的不负责任,真着急啊。你想点辙吧。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退休教师:石冀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