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公益慈善

为西安13所民办院校融资办学被指控为 “非法集资”适用法律不当依法申辩

2018-01-23 15:19:0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景阳冈
点击:   评论: (查看)

  ....经过长达5年时间的诉讼实践和调查研究,我们认为西安13所民办 院校涉嫌非法集资诸案,适用法律不当、定性错误、应予依法裁定为“民间借贷”。申辩理由如下:

  从法条本意上讲,被告出于办学目的,因陕西地方政府好大喜功,盲目冒进,既未依法落实办学经费来源,又不建立发展基金,在国有银行“正门”不通的情况下,无奈从“偏门”(社会)募集资金办民校并不为过。诸校依据《合同法》与社会出借人签订借贷合同,这种行为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有生效裁决可证,确属“民间借贷”,而以《刑法》176条规定定性量刑显属适用法律不当。

  一、《刑法》分则第三章第四节列举的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共计29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为其中之一。值得注意的是,何谓金融?是否有罪?应当逐条厘清。首先,所谓金融是指货币的发行、流通和回笼,贷款的发放和收回,存款的存入和提取,汇兑的往来等经济活动。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涉嫌证券、期货、股票等犯罪也已入刑。然而,上述种种均与利用民间资金办学无关,其原因就是民办院校既不是金融机构,也从未从事过非法金融活动。

  其次,《刑法》176条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属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由此可见,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既要有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还要具备扰乱金融秩序的后果。依法界定,被告并不存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

  1998年7月13日国务院247号令《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早就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行为定性为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并且明确规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不予办理登记、金融机构不予开立账户、办理结算、提供贷款,并且应由中国人民银行予以取缔。但是,为什么被告自2004年起到2014年在社会上融资长达十年之久,而教育、民政、工商、税务、金融机构能为其办理合法证照?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金融办,没有一家对民办13 院校融资办学采取取缔或行政处罚措施?客观事实证明,上述国家机关都认为民办13 院校融资办学的行为是合法的。其主要理由如下:

  其一,中国人民银行早已依法认定民间借贷循规合法。2011年11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负责人见诸于报端的谈话指出:“民间借贷是指在国家依法批准设立的金融机构以外的自然人、法人及其它组织等经济主体之间的资金借贷话动。民间借贷具有制度层面的合法性。民法通则、合同法等法律法规构筑了民间借贷合法存在与发展的法律基础和制度环境。在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前提下,自然人、法人及其它组织之间有自由借贷的权利,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

  其二,最高人民法院相继发布新的司法解释,要求严格限制认定无效合同范围,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法发(2014)27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平等保护非公有制经济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意见》指出:“要正确理解和适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关于无效合同的规定,严格限制认定合同无效的范围。对故意不履行报批手续、恶意违约的当事人,依法严格追查其法律责任,保护守信方的合法权益。要依法审理涉及非公有制经济主体的金融借款、融资租赁、民间借贷等案件,依法支持非公有制经济主体多渠道融资。”

  法释(2015)18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不但又一次明确了“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其它组织之间及其相互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而且,具体列举了民间借贷合同应当被认定为无效的情形:(1)套取金融机构信货资金又高利转贷给借款人,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2)以向其它企业借贷或向本单位职工集资取得的资金又借贷给借款人牟利,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应当知道的;(3)出借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借款人借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仍然提供借款的;(4)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的;(5)其它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效力强制性规定的。用上述司法解释对照检查,民办13 院校融资办学完全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有效合同和多渠道融资的规定,应予依法保护。而定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没有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其三,不应把民间借贷和银行存款混为一谈。借贷和存款本来是两个性质不同的常识性概念,目下硬是被人为搞得界限模糊。实际上存款一直是银行系统的传统业务之一,它的最本质特点是利用资金运作赚取利息,即资金的存入是为了放贷,并从中赚取利息差。而民间借贷本身则是用于自身的生产经营。经各有关方面长达四年时间“深挖细找”,至今并没有发现民办13校有一丁点的放贷牟利行为,称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无法成立。

  其四,民办13 院校融资办学早经西安仲裁委依法裁定为“民间借贷”,且为“终局裁定”(意即终审判决)。西安中院拖延强制执行,西安市政法委原书记刘春雁以开“协调会”之名要求撤诉退费,均属执法犯法行为,当事人保留终身以法追责的权利。

  再次,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还须具备扰乱金融秩序的后果。那么,究竟什么是扰乱金融秩序?又是谁在破坏金融管理秩序呢?

  1.《刑法》第176条把非吸罪归入该法分则第三章第四节“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中,但却对何为非吸存款,什么是破坏金融管理秩序没有确切定义。于是,金融界和司法界一些人便固执地认为,打破国有银行吸收公众存款的垄断地位就是扰乱金融秩序;但更多的经济学家、法学家、金融专家和广大民众则认为,这是公开对抗2010年5月7日国发(2010)13号《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在利用证券、期货、股票等疯狂从事犯罪活动的同时,公开打压、制裁、禁止民间投融资和民间借贷,这才是真正的扰乱金融秩序。值得指出的是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曾经承诺自入世起十五年中国各行业民营经济成分(包括金融业)达到70%以上,这才是世界公认的正常的产业结构和金融秩序。试问,现实情况是这样吗?

  2.“将本求利”是市场法则,无可厚非。群众听信党和政府的话,将有生以来仅有的活命钱借给民办13 院校办学,收取国家许可范围内的利息,合法正当。何况出借人与校方签定的助学协议明文规定:助学客户不参加学校的经营管理,不承担由于校方管理不善造成的风险。而把民办13 院校融资办学定性为非法集资罪之后,则把善良公民的合法收入视为非法而不予保护,这显然违背宪法“公民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的规定,难道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政府还不如敢于承诺不让出借人承担风险的“在押犯”!哪有公平、正义可言!中华民族自古就有“杀人者偿命,欠债者还钱”的古训,在把公平、正义标榜为核心价值观的今天,我们的司法机关居然可以与时俱进到借债可以不还、亲自封账扣息!这难道不是在扰乱金融秩序吗?

  3.如前所说,民办13 院校并没有利用借款放贷牟利,因此,绝不可能扰乱金融秩序。值得一提的是,民办13 校自2004年至2014年十年间借贷办学从未听说该校扰乱了金融秩序,在该校抓人关门之后,全国金融秩序与日俱乱,愈整愈乱,一直发展到了不得不由习主席亲自出马挂帅、设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地步。而习主席提出的金融工作四原则:“回归本原、优化结构,强化监督、市场导向”,丝毫没有打压民间投融资、民间借贷和什么“集资参与人”之意,而是坚持市场导向。这说明促进民间投融资和民间借贷的健康发展,和中央金融稳定发展的大方向是一致的。

  综上所述,申辩认为,民办13 院校融资办学不存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根本没有扰乱金融秩序,不符合刑法176条规定的客观行为要件。相反,它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有生效裁决可证,定性“民间借贷”依法成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