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公益慈善

多年努力东流水,申冤安稳度晚年

2018-02-22 11:35:13  来源:民代幼教师论坛  作者:民师
点击:   评论: (查看)

  朋友们说我是一个最不幸的人。

  七九年任教,和我前后进校的老师她们都转正了。当九二年民师考试时、我正好在萧县脱产学习一年,一镇一个。是他们的失误没有通知我,让我失去了转正的机会。

  九九年又通知我把证件和材料都交上去、至今都没有回音。上下找了二十多年都没有给解决。

  想想八零年,全国先起了办学前班的高潮。为响应党的号召,校方领导安排我代学前班,八十年代没有教具教材,白天上课,晚上回家点上煤油灯做教具,还得利用星期天和放假去学习,那个年代别说是汽车了,就连自行车一村都没有几辆,去学习都是跑着去、走着回,不问天气炎热还是天寒地冻,都要去。

  有一次去学习,出门早,天上只飘一点雪花、回家时到处都雪白、都分不清哪是路了。下雪、风又大,刮的眼都睁不开也走不动,到家很晚了。

  我这么辛苦也取得了不少各级证书和各级政府荣誉和奖状。可是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家人,这多年来光想着学校和学生、没时间照顾孩子和家务,地里更不用说了。

  我做人最失败,最痛苦是我教了几十年的书,到了最后连个教师身份都不是,只是个灵活就业。

  我都好几年没有回家过年了,最怕人家问你退休了吗?拿多少工资?都不敢见人,好像比人家矮一头是的。

  我曾也是个教书育人的先进个人,也上萧县会堂领过奖大红花,是摸范标兵,上过萧县大街小巷光荣榜牌。

  可是我有八十多岁的老人瘫在床上好几年,得照顾,下有小孙子没有照顾过。

  我把一生的青春岁月都献给了党的教育事业了。站在三尺讲台吃了大半辈子的粉笔沫子,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到老了没有用了就一脚把我踢开神圣教育舞台。老了还得欠一屁股债,要还买保险的钱,这对我公平吗?

  请公平、公正、有正义感的人士能站出来帮我说话。谢谢你!  我也是中共党员,也不想给政府添麻烦,我希望政府能够尽快给我解决后顾之忧,还我一个公平公正的教师身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