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公益慈善

旷野天:西安北张村——寒冬中的拆迁进行曲

2018-01-12 14:28:1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旷野天
点击:   评论: (查看)

北张村拆迁事件之村民游行 打不开?请点击

  西安的冬天真是冷呀,一般农村人们都是躲在被窝里不愿出来,但西安北张村的村民却偏偏不一样,上午,他们陆陆续续从自己家里赶到一个地方,一时间几百人集聚在那里,热热闹闹,甚至还有人敲锣打鼓,这不禁让人奇怪了,今天又不是什么节日,为什么会这么热闹,显得与冷寂的冬天如此格格不入呢?

  事情还得从西安国际社区说起。

  西安要建国际社区,那既然要建新的东西,自然就要把旧的东西先拆除了,然后才好平地起高楼。也就是要拆迁。

  荣幸的是,北张村就属于拆迁范围之内,那么接下来按规定拆迁就行了,公司拆迁完了做项目,村民领钱买房,双方开开心心,皆大欢喜。但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

  不简单在哪里呢?请看:

  

  还有几个视频(稍后再发)……

  横幅、游行、冲突……这么和谐的社会里,怎么会有这么激烈的事情发生?是村民们是刁民吗?

  我们用事实说话。

  通过村民在网上发布的内容以及我们对村民的访谈了解到以下情况:

  一、 拆迁过程不合法

  (一) 没有国土资源局的批复。

  从村民口中,我们得知村民根本没有见到任何相关批文就被告知要拆迁了,被告知要他们签字,但按照法律这是必须告知村民的,如果不告知,村民则有权拒绝拆迁。

  我们看看国家法律对这一块是怎么规定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条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但是,兴办乡镇企业和村民建设住宅经依法批准使用本集体经济组织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或者乡(镇)村公共设施和公益事业建设经依法批准使用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除外。

  《征用土地公告办法》国土部第10号令第四条 被征用土地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应当在收到征用土地方案批准文件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进行征用土地公告,该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负责具体实施。

  第五条 征用土地公告应当包括下列内容:

  (一)征地批准机关、批准文号、批准时间和批准用途;

  (二)被征用土地的所有权人、位置、地类和面积;

  (三)征地补偿标准和农业人员安置途径;

  (四)办理征地补偿登记的期限、地点。

  (二)房屋面积的确定不与村民商量确定。

  村民告诉我们,他们的房屋面积是直接被开发商定好的,根本没有人来实际测量,之后也没有与他们进行商量。我们不禁奇怪,在不去直接测量的情况下,开发商是怎么知道村民房屋面积的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长了“千里眼”,能够不进房子而知面积。

  看法律是怎么规定的:

  《关于完善征地补偿安置制度的指导意见》(国发〔2004〕28号)(十)确认征地调查结果。当地国土资源部门应对拟征土地的权属、地类、面积以及地上附着物权属、种类、数量等现状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应与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户和地上附着物产权人共同确认。

  (三)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同意全村货币化安置

  村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同意货币化安置,而且,村民告诉我们,货币也根本拿不到,他们的办法是你先去看房,看好一套房后,开放商直接把放款付给房地产企业,这不禁让人费解,开发商怎么这么不怕麻烦呢?

  我们看相关规定: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紧急通知》国办发(2010)15号 (三)城镇房屋拆迁,必须严格依法规范进行,必须充分尊重被拆迁人选择产权调换、货币补偿等方面的意愿。

  (四)没有做到先安置后拆迁,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

  现在拆迁的情况是先拆迁后不管安置,原有生活水平降低。

  我们看一下相关规定: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紧急通知》国办发(2010)15号(二)征收集体土地,必须在政府的统一组织和领导下依法规范有序开展。征地前要及时进行公告,征求群众意见;对于群众提出的合理要求,必须妥善予以解决,不得强行实施征地。要严格执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公布实施的征地补偿标准。尚未按照有关规定公布实施新的征地朴偿标准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必须于20lO年6月底前公布实施;已经公布实施但标准偏低的,必须尽快调整提高。要加强对征地实施过程的监管,确保征地补偿费用及时足额支付到位,防止出现拖欠、截留、挪用等问题。征地涉及拆迁农民住房的,必须先安置后拆迁,妥善解决好被征地农户的居住问题,切实做到被征地拆迁农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重大工程项目建设涉及征地拆迁的,要带头严格执行规定程序和补偿标准。

  二、 拆迁过程不合理

  有事讲道理,拆迁过程要做到公正、公开透明、各方商量不强迫,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北张村的补偿标准与其他地方的拆迁补偿标准相差很大,拆迁之后甚至面临着生活水平下降的情况,而且在拆迁中,有的人拿到补偿五百万还送房送车,有的人却难以生活下去,这就是公正。

  不但没有任何审批文件的展示,房屋面积怎么定的不公开,补偿标准怎么来的不公开,农民自始至终一直不知道怎么回事,直到拆迁公告出来,才知道大概含糊的意思。还有区政府领导喊村民一个一个进行谈话,多亏村民们机智有经验,不同意这样做。这就是公开透明。

  拆迁是拆人家的房子,不是借人家一块钱这么简单,更何况借一块钱也要和人家商量吧?但开发商似乎以为这天经地义,发了个通知,告诉人家:你这里要拆迁,签个字吧。自始至终,房屋面积测定、补偿方案等等都没有见与村民商量的意思。只有当村民反对了,抗议了,去区政府评理去了,这下才想着商量一下,怎么商量的呢?周四上午,也就是昨天,本文一开始提到的场景,关于拆迁问题的协商会上,区政府领导对村民的诉求进行了回应,回应得怎么样呢?只听到村民听完之后说得最多的就是空话、屁话两个词。村民说:没有解决什么问题。开始时不商量,不得不商量时又想糊弄过去,而且既然商量。那么要“特勤保安”做什么?这就是各方商量不强迫。

  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区政府领导说做了问卷调查,取得了村民百分之百的同意,那不禁让人感到奇怪了,既然百分之百同意,那还在这里商量什么呢?

  三、拆迁过程不合情

  为了建设“国际社区”,就要让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搬走。我相信,任何人都是很热爱自己的家乡的,这里的村民当然不能例外,我们了解到村民目前普遍诉求是希望就地安置,但是他们没有这个选项,只是被告知了货币化安置(注意,法律上规定村民是有选择安置方案的权利的)。

  即便这样,村民们也是好说话的,村民们说,政府要搞建设,我们当然支持。但是

  起码得保证村民法律规定的村民的应有权利,应当保证村民的生活水平不下降,可这样的要求似乎也很难达到。中国的农民为城市化的建设奉献了自己的劳动与汗水,到头来在城市化建设的大潮中却难有自己的栖身之地。这能让人接受吗?

  再退一步,拆迁也得讲个方式方法吧,一月的寒冷的冬天,快过年了,什么都没商量好,给村民通知说一个月内搬走,怎么搬?搬到哪里?这不是让人在寒冷的冬天心更寒了吗?

  综合来看,这次拆迁是一次不合法、不合理、不合情的拆迁,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应该对它发出质问!应该对它提出抗议!应该声援北张村的村民,让他们在寒冷的冬天不会感到孤单。

  那么目前事情发展得怎么样了呢?

  北张三村村民周一去了兴隆街办,浩浩荡荡,拉横幅,敲家伙,声势浩大,表达诉求;周二去了长安区政府,临时推举5位村民代表进行了表达诉求,沟通,长安区叫来高新相关负责人参会。诉求主要集中在:

  1.拆迁合法性,批文需公示。

  2.安置方案单一,为什么没有安置房?村民不知情或者说没同意过单纯货币安置方案,村干部个别人暗中签字或被代签,要求公布调查签字表。

  3.货币化补偿一平米补偿4800,要求去西安买房五证齐全商品房,再报销房款,西安均价9000,高新区均价12000,补偿价根本就不够买房。定价评估依据是什么?既然要把村民硬推向市场,为什么不与市场价挂钩?评估公司资质够不?村民是否可以约第三方评估?当初承诺的以郭杜到韦曲之间的十家大型楼盘均价定补偿为何最后变成随意定个低价?

  4.村民安全问题,拆迁组不能强行进户,注意方式方法,要求撤除今日增加的村口特勤保安(村民集体上信访,村口增加保安,高新区解释是为了保护村民),缓和今日沟通气氛,以免回村途中发生误会,引起摩擦。

  5.谈话代表要求拆迁合法性不能确认之前暂停一切拆迁活动,近期不要有大动作,以免激化情绪。

  6.要求公开公正,5位谈话村民代表表示后期的沟通需要大家都参与,不能进行关门会谈,以免群众不信任情绪高涨。

  约定好了本周周四(1月11日)十点,进行公开答复会。参会方有长安区、高新区、村民共三方,地点为北张三村拆迁组办公室。

  周四公开答复的时候,区政府领导只是一味的说要商量,会解决大家的问题,但对于关键问题,具体问题却闭口不谈,村民们十分气愤,会场几近失控。最后在村民代表的控制下,气氛才缓和了起来,村民纷纷回家。会场中,村民喊得最多的话是“空话”、“屁话”、“什么问题都没解决”、“就近安置”。


北张村拆迁事件之基层领导讲话 打不开?请点击

  图:区领导讲话

  所以,开会的结果是:等于没开。

  不过村民们纷纷表示: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坚决不签字。

  事情之后的发展情况可能有三种,一种是村民们团结起来,坚决不签字,同时外界给与强大的舆论压力,迫使开发商让步,还给村民应有的权利和利益;另一种是村民们团结起来,坚决不签字,但是外界缺乏强大的舆论压力,在矛盾升级的情况下,就有可能发生“本属村民的地,可是因为赔偿不合理,村民禁止他们动土。开发商于村干部纠结社会人士一二百人拿着砍刀斧头砍伤众多村民”的情况;第三种是村民们没有做到很好地团结,被一一分化,权利与利益被剥夺和掠夺。

  图:村民展示的没有公章的不合理的安置表

北张村拆迁事件之村民代表讲话 打不开?请点击

  事情究竟会怎样发展呢?三种情况都有可能。但大部分人应是希望达到第一种情况的。那怎样才能达到呢?关键在于村民的努力和包括我们在内的社会每一份子的共同努力从而形成的社会力量的努力的程度了。

  在建设的大潮下,拆迁这个问题在全中国已经很普遍了,那么,这一次是北张村,下一次是否会是我们自己的家乡?即便没有这个问题,那在北张村这次的拆迁中反映出来的不顾普通民众的权利,不顾普通民众的利益,不讲理,不讲情的情况会不会在其他地方出现呢?社会上不公正、不文明的事情还有很多,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我们应当为我们的权利,我们的利益而发声,应当为社会的进步,社会的公平,社会的正义,社会的文明而努力。

  最后,送大家一句话和一首诗。

  这句话是1919年,毛泽东在《湘江评论》中写的:“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

  这首诗是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一位叫马丁.尼莫拉(MartinNiemoller)的德国新教牧师留下的发人深省的短诗。尼莫拉曾是纳粹的受害者: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主;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本文材料综合《汉长安城》、《人文陕西》公众平台文章以及作者实地调研结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