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公益慈善

保定市卫计委信访办、保定市司法局医调中心和河北大学附属医院共同坑骗患者是为什么?

2016-12-20 14:50:0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赵洪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各级领导:

  我是农民赵红祥。

  保定市卫计委在网上信访回复中说“在保定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和你户口所在地党委政府的各方调节下,医患双方自愿达成协议”,完全是对弱势患者的欺骗,更是对共产党为人民执政理念的抹黑。首先,患者本人从没有接收到户口所在地党委政府的调节,其次是在受到威胁情况下所签,并且调解中心的人告诉患者签协议后才能看到病例,而患者签协议后看到病例才发现所受的坑骗,希望巡视领导为百姓作主。是司法调解中心强制定给患者的赔偿数额,没有任何道理,让他们自己说为什么这么定都说不清,就是不提对患者造成的精神肉体伤害,离患者再次手术所需也相差太远。共产党的社会,为什么市卫计委信访办、市司法局医调中心和医院三方共同坑骗患者????

残疾农民患者    赵红祥 

求助电话:17330240285 

 

  上级领导:

  我是农民赵红祥,在河北大学附属医院遭遇了非人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希望您百忙之中能帮帮我。

  我因类风湿性关节炎致双髋关节长死,只能站和躺,不能坐。经咨询该院李庆贵医生,说能做我这种手术,术后可以坐和蹲。

  我于15年12月15日来到该院,经检查,确定可以做,于12月22日做了手术,没想到卧床二十天后发现一次手术失败,于16年1月21日晚做了二次手术,结果仍是失败,可院方既不给做三次手术,也不给出去上级医院所需费用,在院方长期推拖、恐吓、威协和我

  不知三次手术所需费用及不签字不让看病历的情况下,签过一个显失公平的协议,且协议上写院方当日打款生效而院方首先撕毁了协议,非要强加协议外的条件才给打款,没履约,我经打听做三次手术至少要三十万(姜主任说去积水潭做三次手术至少30万,焦建宝主任说最多赔20万,同意他给找医院,这些有录音为证),因此我也不认可该不公平协议,所以该不公平协议早已失效。签此协议时并没有乡村干部参加,只有市司法局医调委和我两方,且我是在被蒙骗威胁下签的,协议的13万元赔偿,远不够做三次手术的费用,市卫计委给我的网上回复说该不公平协议是在市司医调和乡村干部三方共同调解下达成的纯属子虚乌有,市卫计委以此为由不再处理,他们丝毫没有了解采纳我的主张,并通知我该院比他们级别高,管不了。让我找医院做三次手术得了,而我找科主任焦建宝说最多赔你二十万,而做三次手术至少要三十万,像我这骨盆被破坏的要更多。我找科里,让我找医患纠纷办的杨永丰,而我数次去纠纷办不是不理就是躲,要不就是往外轰,要不就是不给开门在外冻着我;去楼上找院领导保安挡着不让去,被保安看见就会被殴打,现在耽误我治病已一年多时间。

  医院收了我八万块钱,没让我选择就给我安了个一万多的关节,仅一个月时间就坏了,我今年55岁,按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我还有20多年生存期,我倾家荡产背负重债来治病却被坑被骗,做了两次手术却被安上了不定时炸弹般的安全隐患,排除隐患做三次手术需高额的费用,为了逃避责任,医院医生把我当成了皮球橡皮泥任意踢捏,我花钱来治病,像相信亲人般相信医生却成了噩梦的开始,被坑,被骗,威胁,辱骂,殴打,非人的折磨,一年多的噩梦折磨的我非人非鬼,不知这噩梦何时才能终结,无助的病残患者再次恳请共产党的上级政府领导给予帮助,救我于水火之中,我相信共产党的阳光一定会照到保定河北大学附属医院的黑暗角落的!

  院方数次欺骗我,没做过这种病例说做过;说一次做双侧结果只做了右侧还做了两次都失败了;与我对接做手术的是李庆贵,病历上却是焦建宝所做;说一次手术出血多风险大没做双侧,病历记载一次手术出血500毫升,远远少于二次手术2000毫升,证明他们一次手术没给做两侧的借口是站不住脚的;二次手术以请专家的名义收了我10000元专家费,可病历显示仍是焦建宝做的。

  不仅欺骗我,而且以黑社会的手段逼迫我离开医院。他们多次把我这个残疾患者抬到楼外露天冻我,并在医生办公室和地下车库殴1打我(有录音为证),还在有检查暗访组的时候,从11月3号到11号连续九天,每天从早八点到下午五点半九个多小时,共非法拘禁看押我80多小时(有视频),我是来医院治病的,一侧做了两次手术还都失败了,我要求做三次手术犯了什么法?医院为了应付检查这样折磨我是什么道理?

  各级领导,帮帮我吧,我坚信共产党会让他的臣民见到阳光的。

  病残农民患者    赵红祥

  求助电话:1733024028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