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公益慈善

给市长的信:市长先生,你于心何安?

2016-12-20 10:59:2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王良方
点击:   评论: (查看)

  天上星多月不明  地上坑多路不平  官场法多无人理  百姓冤多何处鸣

  12月16日,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了。会议传出了防控金融风险的重大举措,把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这一人类亘古不变的理性 治国理念予以定位,真实反映了当前亿万城市贫民和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心声,更是对那些靠囤房、炒房,披着’政府’外衣、打着’ 政府’ 旗号肆意夺人房产、鱼肉百姓,置别人生死于不顾的无良野蛮人开发商的致命一击!天理昭昭,天理昭昭啊!

  本人所在的街区地块,是本市开埠的发祥地,属本市的2A黄金地块,上世纪末就被列入了旧城区改造对象。反反复复、改改停停,本地区的房价也由十几年前的每平米几千元飙升到了如今的每平米十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而那些无良开发商们还公然宣称” 不贵’ ,苍天啊,你知道吗?

  2016年5月30日,本地块又一次贴出了一张公告,这次真的’ 狼来了’ ,不过是把往年的政府动迁改造 ,换成了私营征收公司的” 房屋征收” ,把旧城区改建,偷换成了’ 因公共利益的需要’ 而征收。这些私营征收公司扛着区政府的大旗,大摇大摆地进村了。他们为了” 走程序” ,变魔术似的先弄出了个96%投票率,完成笫一轮意愿征询,又紧锣密鼓使尽世人所难以想到的各种威胁、恐吓、诈骗手段,他们雇用黑衣队日夜穿街过巷、制造恐怖气氛;他们与里委干部紧密勾结,日夜无休止轮番’工作’ ,甚至白天到子女单位要求配合,夜半上户锤门恐吓,为签约被征收户看得见而拿不到的被蒙骗着签字的附生效条件的补偿协议书,完成85%法定签约率的最后征收程序而肆意为之。

  按国务院笫590号令,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征收补偿费用应当”足额到位、专户存储、专款专用”。 请问这些征收公司的钱在哪里?安置房源又在哪里?

  本地区房价都在每平米15万以上,按国务院第590号令,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不得低于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而今天我们的被征收价却被他们定在3--4万之间,用这种价格来征收我们的房子,不是流氓黑社会又是什么?我的房子本是教育局分给我们的福利房,是我们一辈子为国家作贡献而换来的福利房,永久享受!而今天他们来征收,说是公房,房产公司还要收走房款的20%,岂有之理?!上世纪末搞房产私有化时,我们工龄长,本可以优惠价几千元买下此房,但他们以旧式里弄房、列入旧城改造规划为由,霸着不让我们买下,原来就是为了今天征收时,可割我们20%的肉,这不是明火执杖抢劫吗?

  本人已是古稀之人,不忍晚年流离失所,于今年中秋万家团圆之日,向市领导写了封信,本意掏掏心窝、叹叹苦经、说说实情,只可悲,侯门深似海,我的信被进了信访办,市信访办告诉我,他们是代表市长的。他们还说,按信访条例已转所在区政府,区政府信访办又告诉我转到了区房管局,各级信访办均向我告知,如继续反映相同事项,将不再告知转送情况。呜呼哀哉!

  前天,12月15日,终于等来了代表市长的一封回复,录于下

  信访事项签复意见书

  ***同志:

  您反映的编号为信(2016)********* 的信,我单位己处理完毕。

  您反映:系***3号地块动迁居民,其居住地区去年3月份贴出动迁公告,到今年5月份变成了征收,来信表示不满,认为被征房屋价太低,安置房源太远,希望征收单位善待被征居民。

  经查,来信反映的征收地块尚未开始第二轮征询,征收房屋的评估价格尚未出来。如评估后认为太低,可根据特别告知向相关部门申请复估和鉴定。如认为房源太远,可选择货币补偿,自行购房。

  如您对我局的处理意见不服,根据国务院信访条例第三十四条的规定,您可以自收到本书面答复之日起30日内向**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申请信访复查。

  特此告知。

  ***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

  二0一六年十月十日

  市长先生:这就是本人于前天收到的您的代表给我的回复,令我耳目一新,刮目相看了。您教我可选择货币补偿,自行购房,太高兴了,谨遵指教!相信您花每平米36941元征购我的房,在您的帮助下定能选购一套安度晚年的2A地块的称心房!在此先谢了!

  市民  王良方   2016.12.17

  附中秋节给市长的信

  ***市长:你们好!

  我是**区***2、3号地块的‘被征收户’。这个地块从上世纪末动迁至今,已近20年了,2号地块一大半的居民和单位早已动迁走了十多个年头了,这些动迁走了留下的空房破地也早己成了拾荒者的天堂。据传Y**同志刚到本市当书记时,曾到本弄堂口调研居民住房情况,并留下了一句“啊?本市还有这么破的房子呀!”的意外惊奇,也听闻2009年**清算所成立时,当年的*市长站在本区最高的**清算所大楼上,俯视脚下的这2、3号地块蜗棚,慷慨激昂地说:似此四面高楼围住的孤岛应当尽快解决!我们体谅你的苦衷,筹建**会及紧随其后的*****乐园建造,那是重中之重,是巨资中的巨资,是对世界作贡献,更是救美国的难得机遇。如今事事已定,本地段新开发房价也己由当年每平米的几千元(如福*大楼的五千元左右和**园的开盘七千元)到如今的每平米15-20万元的****湾楼盘,直至每平米38万元的**湾顶级豪宅。开发商们赚足了钱,赚钱也赚上了瘾,终于盯上了我们这个被遗忘了的2、3号地块。今天的房价与当年的房价早已天壤之别,无法同日而语。但过去的“动迁”却变成了今天的“征收”。这些征收公司,自命为“救世主”,把“被征收户”当成“从没见过钱的、又没知识的傻子”,更视我们为可供他们随意驱逐的待宰牛羊!

  去年3月27日,本地块终于迎来了二位动迁组人员,挨户登门告白,即日起本地块动迁正式启动,期望三个月完成,为之家家奔走相告。可过了清明节,动迁组却悄然不见了。今年的5月30号,又见弄堂里贴出了一份启动“征收”通告,把去年的“动迁”換成了“征收”,去年的动迁承诺,今年一概不承认。6月11日,征收公司开始大造声势,从四面八方把所有被征收户,召集到市八初中的大操场上,开会征询被征收意向,场面蔚为壮观。当年毛主席号召穷人闹革命,首先打出的口号是“打土豪分田地”调动穷人参加革命队伍的热情,而这天的房屋征收公司的意向征询会,自始至终未见一人告知我们征收有什么政策,且任你如何询问,他们个个守口如瓶,只说是为了“走程序”,接着却要被征收户表态投票,岂非天下奇闻?没过几天,居然莫名其妙弄出了个96%以上的投票赞成率,通过了第一轮“征询”。请问:谁见过投票,又是谁开的票、检的票,唱票、监票、验票又是谁?**同志:蜗棚谁不希望改造?但似此前景不明,何况如今骗子横行,良知道德丧失的事件比比皆是,这个96%你信吗?接着而来的程序就是,我们这些被征收户又被蒙着双眼,就被请来了一个“房屋评估公司”为我们评估房价。只见一个房屋评估公司的小姑娘,上门装模作样拍二张照片,就算评估过了。房屋有多大面积,又有多少辅助面积,搁楼多大……,不作任何实测就能敲定整个房子价值,神仙望尘莫及啊!尤为荒唐的是,8月份,我们3号地块200户左右的被征收户,又被分成4、5个小组,分而宣布征收政策,不容质疑便草草收场,要不是12号地块因征收房屋作价太低、被征房价仅定为3—4万每平米,安置房源又太远,且据说房子还在天上,眼下能看到的还是一片草地,为之而闹得天翻地覆,闹到了市政府,否则,恐怕他们就要动手强征了。

  市长先生:请你们评评理吧!我的房子当年是教育局按人口多少分配给我的福利房,是我为國家作了几十年贡献应得的福利,永久享受。产权本属教育局,为便于管理,教育局将该房产权转给了区房产局。上世界末,朱镕基总理全面推行房产私有化,我们工龄长,本可以优惠价几千元买下这房子,但他们以旧式里弄房,无煤卫为由,霸着不让我们买下。如今他们来征收,却要分出个三、六、九等价,价格核定后,过去的**房产局,如今的*房集团,为教育局代管一下,还要抽走20%的征收费,这是谁家的天下?当年我们有权只要化几千元就可买下而你们不卖,今天又是你们来征收还要割走20%的肉,你们良心何在?房子好坏都是你*房集团管的,当初教育局分房只论人头数,可没有分三、六、九等。如果象**东路原法租界房产,如今法国人又回来要收回他们祖先的房子,重新改造使用,那可以说分出新旧好坏三、六、九等,按质论价,尚能理解,而今我们这地块,他们要的是黄金地皮,对旧房没有回用可能,全都一样进垃圾堆,分出三、六、九,岂不是把我们当小孩耍?再请问,国家有哪条法律规定,产权不属我,我却可以有权出卖它?

  如今本人已是古稀老人,谁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年?不求金屋银窝,只求个安稳晚年,你们说是吗?可这次把我们的房屋征收后,却要把我们全都赶到*山北、*江南,人道何在?这是人做的事吗?我们老年人,在这里生活几十年,习惯了,子女亲友都在就近,不问青红皂白,一律迁出**区,这个征收公司还是人开的吗?我们这些老人,是为国家做过贡献的,我们问心无愧,今天老了,要把我们赶出**区,赶到本市的最边陲,这些丧尽天良的征收公司,这些心比墨黑的开发商们,还是人吗?即使是年轻的被征收户,在市内工作,有老又有小,把他们全赶到边远郊外,日夜不停奔波在路上,你们忍心吗?有半点人性吗?換个位置试试,难道就你们是人而他们就不是人?饱汉不知饿汉饥啊!举头三尺有神灵的,积点德吧,断子绝孙的事还是不干为好!记得当年公有制时代,市政府为工作单位路远的职工,千方百计采用工作对调的办法,把解决职工上班路远的问题作为市政府为民办实事工程来推动,真得人心啊!当年的**同志似乎也参与过这一实事工程,是吧?

  **市长:我的房子是我近40年为国家流血流汗,干了一辈子得来的福利房,房子虽破但能避风雨,住得习惯了,也心安理得!我的房子,产权是教育局的,我无权与征收公司谈价钱,征收公司也不应与我谈征收钱,这点法我懂!如果征收公司看中我这块地皮,只能与我谈安置,我只能接受就近安置我新的住房。我身为高级工程师,老伴是小学高级教师,给我们改善一下住房条件,让我们也能享受一下最后的人生,似乎也不为过,你说是吧!同时对于那些年轻的被征收户,作一点人性化的安排也是应该的。对那些丧尽天良、灭绝人性而又贪得无厌的征收公司、开发商们管一管,应该是你们的分内事。不要以为他们有钱就可横行不法,他们的每一分钱都是肮脏的!城市今天的繁华,那些高楼大厦,哪块砖瓦是他们砌的?都是最普通的工人,特别是遍布全市的农民工肩磨破、手生茧,吃地沟油,住窝棚,一砖一瓦,流血流汗造起来的!今天的大城市,离开了农民工,立死无疑!房价歧高,普通市民、特别是创造城市奇迹的农民工们,谁能租得起、住得上?让他们天天奔波在上班的路上,他们也与你们一样,人生父母养的血肉之驱吧?!善待他们一点吧!是共产党就不会袖手旁观的!

  说一句狠话,要想强征,让老朽晚年流离失所,或者把老朽赶出**区,背离子女亲友,恐怕天地难容了!请书记、市长谅鉴!

  ***第3地块 王良方2016.9.15

  附诗:八月十五月儿圆 几家欢乐几家烦 我向市长写封信 解我动迁忧和难

  王良方2016.9.1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