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公益慈善

贩卖人口受害者:走投无路 向社会求助!

2014-01-07 21:29:2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罗祥兰
点击:   评论: (查看)

 

  申 请 书

  社会的好心人:

 

 

  你们好!我们只想把最真实的情况反映给你们社会的好心人,黑幕的真相,一直被逼迫压到了现在,我们老百姓的能力实在是太有限制了,我们真心希望可以得到社会的好心人的关注、重视、支持和援助!我们需要得到你们的帮助!请求你们帮帮我们吧!社会的好心人请参与打拐行动吧!请帮助我的年迈的妈妈一个多年的心愿。真心请求你们的援助!如想了解更详细的内容,请求你们主动联系我们吧!请你们可以理解我妈妈现在此时此刻的心情!我们是真心需要得到你们的帮助!

 

  QQ邮箱: 835474289@qq.com 电子邮箱:zhangduoup@126.com

 

  联系电话号码:13991525273 15909177219

 

  期待你们联系和帮助!千言万语真心的感谢!


 

  真实故事内容如下:

 

  1993年3月20日晚,我年仅3岁零8个月的儿子(名叫张城小名城城)在陕西省紫阳县蒿坪镇双安乡街道看录像回家途中(中途有人看见孩子被人抱走)当天晚上当事人张芝平和亲戚朋友邻居找遍了全村,毫无音讯。当事人张芝平只能向管辖区蒿坪镇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对此事不理不睬。

 

  当事人只能通过自己亲戚朋友各处寻找线索,几乎变卖了家里所有的财产,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了长达4个月的时间,终于找到了线索,1993年8月份当事人找到了拐卖妇女儿童的惯犯孙有武,男,(陕西省紫阳县双安乡八里村)周在军,男,(陕西省汉滨区五隆乡高新村二组)他们并承认贩卖的是我张芝平、罗祥兰的亲生儿子,并供述已将当事人的亲生儿子贩卖至河北省武安市七村,并承认犯罪的事实,人贩子写有交代材料并且按有手印,并供出储召海和杨斌娃子等人参与拐卖儿童事件中,孙有武的亲口证词和储召海的亲笔书面证词,供出储召海(陕西省紫阳县双安乡街道上街)和杨斌娃子(陕西省安康市大竹园)等贩卖孩子的赃款各用了1000元整。当事人张芝平和亲戚朋友一起将人贩子孙有武扭送至紫阳县公安局并立案,县公安局让当事人张芝平把人贩子孙有武写的书面原件交代证明材料上交公安局,县公安局的人说有利于他们好办案,当事人就把原件交代材料上交了公安局,县公安局也对人贩子孙有武进行了调查核实后,确属犯罪事实,县公安局的人并给当事人通知,让当事人准备2000元整去县公安局领取孩子回家,原本以为可以和儿子团聚了,但一切事与愿违。

 

  当事人张芝平和蒿坪派出所的职员邝安全一起来到了紫阳县公安局,邝安全让当事人张芝平你在这等我一下,我重新去审问人贩子孙有武,当事人张芝平心想县公安局的人都让我们准备钱领取孩子了,就没有往别处多想了。当邝安全审完了人贩子孙有武后,邝安全对当事人张芝平说,孙有武贩卖的不是你张芝平家的孩子,而是其他家(九条沟)的孩子,当事人张芝平人老实,胆子也小,当场就没有反驳县公安局的人,只是灰着脸失望的回了家。

 

  张芝平给妻子罗祥兰诉说了在县公安局发生的事情,妻子罗祥兰听了丈夫的诉说,当场就很愤怒,指责着丈夫说,你怎么那么傻啊!怎么就把原件上交了,你怎么不上交复印件啊,丈夫低沉的说,是县公安的人让我上交的,那你自己没主见吗?让你上交你就交啊?人贩子孙有武不管贩卖的是哪家的孩子,那都属于犯罪的行为,你怎么不抠县公安局人的话啊!丈夫不语。

 

  第二天,当事人张芝平和妻子罗祥兰一起来到了县公安局,要求县公安局把原件交代证明材料退还给当事人,县公安局的人说,要入档案,不能把原件材料给当事人。妻子罗祥兰就说,不管孙有武贩卖的是哪家的孩子,那都是属于犯罪的行为吧!难道国家允许贩卖儿童这一条政策吗?你们县公安局现在把那家的孩子给我们交出来,县公安局的人一口咬定说我们证据不足,没有权利乱指控别人,妻子罗祥兰说,我们就凭着良心去说话,人证物证,白纸黑字都有,我们还把人贩子孙有武写的原件交代证明材料都上交给了你们县公安局,我们就怎么一下子成了没有证据了呢?县公安局的人还是坚决一口咬定说我们当事人证据不足,没有权利指控别人。我们当事人是个平民老百姓拿县公安局的人也没有办法,只能任凭县公安局的人在那里胡说。3个月后,县公安局的人以我们当事人证据不足为由,却将人贩子孙有武当场释放。

 

  当事人张芝平和妻子罗祥兰听到了这个消息,全家人几乎都快要崩溃了,为什么这个世道就这么的黑暗?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理啊!当事人张芝平和妻子罗祥兰一直没有放弃,还是坚持上县公安局讨个说法,县公安局的人还是以我们当事人证据不足为由再次打发了当事人。

 

  紫阳县公安局与蒿坪派出所的人并没有追查周在军、储召海、杨斌等人的刑事责任,却对他们不闻不问。

 

  当事人每去一次县公安局,都是处处碰钉子,伤痕累累的回家。张芝平下定决心放弃了手头的生意,变卖了家里所有的值钱的东西,一心向往寻儿之路,四处奔波,盲目的到处寻找儿子的线索,经过长年累月,思儿之痛,加上当事人张芝平本身含有重病,同时也导致了双腿瘫痪,张芝平倒下了,只能长期卧床休息,妻子罗祥兰再次担起了家里的重任,每晚含着眼泪,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丈夫张芝平(因丈夫重病,寻找儿子张城城的事,只能暂时缓迟了。)中途,妻子罗祥兰也会抽时间坚持上县公安局,但是屡屡都是失望而回。

 

  直到2006年丈夫张芝平去世了,死的那天双眼到处张望着,嘴里不停的念叨儿子的名字,致死那一刻双眼都未合上,妻子罗祥兰再次陷入了巨大的沉痛,在亲戚邻居朋友的帮助下办完了丈夫的丧事。罗祥兰日日夜夜以泪洗面,也只能坚强的咬着牙也要坚持上诉县公安局。

 

  2007年-2011年,当事人罗祥兰每次上县公安局都是屡屡未果。当事人罗祥兰几乎到了绝望的地步死的心都有了,在亲戚邻居和女儿的劝导下,你不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哪有力气和你儿子相见呢!你还等着儿子开口叫你一声妈妈呢!没有等到儿子叫你一声妈妈,你真的甘心吗?当事人罗祥兰听了她们的劝导,精神状态才慢慢有些好转,当事人罗祥兰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能就这样放弃自己的生命,她们说的对,为了我的儿子,我必须坚强的活着,我还要等着儿子开口叫我一声妈妈。

 

  2012年,当事人罗祥兰请人写了一份拐卖儿童案起诉书上交到陕西省安康市公安局,市公安局把资料反打到紫阳县公安局,县公安局就把资料打到我们当地双安派出所所长杨荣志接收。杨所长叫了当事人罗祥兰到派出所了解情况,当事人罗祥兰照实话诉说,杨所长到县公安局调查档案,确实有拐卖儿童事件的档案。

 

  2012年6月份,紫阳县公安局和双安派出所的人派到河北省去调查情况,县公安局的人回来时,当事人罗祥兰亲自去找县公安局问详细情况时,县公安局的人说,我们去河北省了解情况了,人贩子周在军在河北省石家庄住院得的是脑淤血,不能讲话,是他的妻子给周在军当翻译,但是当事人没有看到周在军的验证报告单,觉得不可信。于是当事人罗祥兰亲自访问了周在军老家附近的知情人,问知情人周在军到底是不是得的脑淤血啊?知情人回答,哪里是得的脑淤血啊!而是自己不小心骑摩托车严重的摔伤了才住进河北省石家庄医院的,2012年8月份周在军就已将出院了。(当事人有人证录音,可以证明县公安局的人在对当事人罗祥兰撒谎)

 

  当事人把问知情人相反的情况向县公安局反映过,不符合当事人的事实情况,县公安局派人去调查知情人了解情况,知情人就跑到当事人罗祥兰家里把所有的情况告诉了当事人,县公安局的人问的很详细,也做了笔录,知情人也照实话跟县公安局的人说的很详细,县公安局的人问了知情人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可是县公安局对访问知情人的事实,对当事人却只字不提,县公安局刑警队的人依然给当事人罗祥兰的消息是周在军还在河北省石家庄住院呢,依此事再次拖延时间。

 

  2012年7月份,紫阳县公安局和双安的杨所长他们一起到了河北省调查情况,县公安局给当事人罗祥兰的消息是在河北找到几名男孩子,给当事人看过照片,当事人看过照片没有符合我儿子的象征,县公安局的人拿了一个很双的(双眼皮)男孩子的照片说是给当事人尽快做DNA化验,但是我儿子是很单的(单眼皮)的男生,当事人也向县公安局的人反映过,县公安局的人说长大了也有可能就变成双眼皮了。过了一段时间,当事人再次来到了县公安局问DNA化验有结果了没?紫阳县公安局给当事人的答案是没有那么快,紫阳县公安局一直拖延了当事人罗祥兰4个多月的时间,县公安局的人给出的结果是DNA报告不符合,当事人要求紫阳县公安局看一下DNA化验结果单,不管是与不是当事人只想确认一下,县公安局答应好的给当事人看,可是当事人一直也没有看到DNA化验结果单。经过当事人自己去调查咨询,一般母子取血液样本做亲子DNA鉴定,一般费用800-1000元/次,倍受舆论关注的亲子鉴定最高不得超过2500/次。工作日:12-15天就可以得到鉴定结果,如有特殊需要,3天也可以得到鉴定结果。当事人听到了这个结果,当事人罗祥兰还能不能在信任县公安局的人。

 

  2012年7月份,双安派出所杨所长每次打电话都要打到杨大刚(女婿)的手机上,而不是当事人的手机上。杨所长在河北省打电话就是打到了杨大刚的手机上,当时当事人罗祥兰和小女儿就在现场,听到看到,杨大刚只是嗯的口头语接此电话共两分多钟,当事人不理解的是我当事人罗祥兰在找儿子,为什么每次有情况都不给我罗祥兰打电话,都要打到杨大刚的手机上呢?当事人也问过杨大刚和杨所长有什么情况是不能让我罗祥兰知道的呢?他们一致的答案是没得啥子情况。杨所长就对我的大女儿张理芳(杨大刚的妻子)说,我们和县公安局的人这次去了河北省其实都知道你弟弟的案情,我们也没有办法,人贩子比你们有后台,人贩子的后台实在是太过硬了,所以你们的案子才会一直被他们压到了现在。

 

  2012年12月份,当事人罗祥兰再次上县公安局找张成功局长未见到面,一位王副局长接见了当事人罗祥兰,谈了儿子的案情,当事人就说,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们县公安局抓到人贩子孙有武,那么这个案子一切都好办了,一切都能水落石出,也可以给我们结案。县公安局的人说,中国这么大你让我们县公安局的人在哪里去给你找人贩子孙有武去啊!当事人罗祥兰就说,有的犯罪分子跑到国外中国的刑警都能找的到,何况我们的案子是有证有据的,县公安局的人当场不语。

 

  2012年12月份,当事人罗祥兰把拐卖儿童的案起诉书亲自递交到陕西省西安市信访局,西安信访局把资料打到安康市公安局,安康市公安局又把资料打到了紫阳县公安局。

 

  2013年元月份,县公安局派人到双安派出所叫当事人罗祥兰到双安派出所,其他的什么情况也没有问,直接调查当事人罗祥兰的女儿女婿以及亲戚的家庭背景,问女婿是哪里人?在哪里工作?月收入多少?县公安局的人问得很详细,当事人也没有在意县公安局的人问其中的含义,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县公安局的人就对当事人说,以后你不要在到处跑了,也不要在往县上跑了,只要你配合我们县公安局和派出所的工作就行了。当事人回到家中反省到,越想越不对劲,县公安局和双安派出所的人问我的女婿亲戚的家庭背景是何来用意?跟我儿子的案情有半点关系吗。

 

  2013年3月份,当事人罗祥兰上县公安局找张成功局长,县公安局的人都是以张局长开会去了,要么就是下乡了考察去了,当事人给张局长打电话也是不接的,当事人又一次的失望的回家。

 

  2013年3月份,当事人罗祥兰和小女儿买票一起来到了北京市信访局的公安接待处,当事人的小女儿向北京市信访局的公安接待处反映了拐卖的案情,递交了资料,北京市信访局的公安接待处不但没有受理案情,只是把资料反打到陕西省西安信访局,北京市信访局的公安接待处的人对当事人的小女儿说,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还不如找一份好的工作,把赚来的钱好好孝敬你的妈妈,当事人的小女儿就对北京市信访局的公安接待处的人说,你们就这样让我们放弃不找了,北京市信访局的公安接待处的人说我可没有这样说,公安接待处的人又说对这个案子没有办法,你还是去找你们当地的公安局吧!当事人的小女儿只有失望的出去了。当事人和小女儿很着急的想,这该怎么办才好?既然我们来了北京试一试机会就去一次中央电视台,当事人和小女儿坐车来到了电视台门口,问门卫的人员时,你找谁,有预约吗?当事人和小女儿当时就懵了,只好说没有预约,门卫说,那你们就不能进去,当事人的小女儿就问焦点访谈的接待处在哪?门卫说,你们一直往下走,有一个指标牌,当事人的小女儿对门卫说了声谢谢!一直往下走找到了焦点访谈的接待处的一个窗口,排着队递交了我们的资料,把情况诉说了,焦点访谈的工作人员看了我们的资料,说这个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们还是往上级反映吧!当事人和小女儿说我们去过了,没有用的,那你们就去北京市公安局反映一下这个情况看有没有用,焦点访谈的工作人员帮我们写下了地址,我们查询了焦点访谈的号码,给焦点访谈打了个电话诉说了这个情况,焦点访谈的工作人员让我们准备好资料可以寄到焦点访谈栏目,当事人和小女儿去了北京市的邮局把资料寄到了焦点访谈栏目。

 

  第二天当事人和小女儿来到了北京公安局,简单的向他们反映了一下情况,北京公安局的人说你们这个案子不归我们这里管,北京公安局的人帮我们写下了地址,你们去那里找吧!当事人和小女儿希望抱的越大失望就越大,当事人和小女儿问了北京的市民来到了北京管理全省案子的公安局,当事人和小女儿一直等到了他们上班的时间,排着长队,检查了我们的身份证,填写了表格的内容,终于轮到我们了,但是只能允许一个人进去,当事人的小女儿只好进去了,递交了资料,诉说了案情的内容,还没有等到他们问详细的内容,他们就说你还是去找你们当地的公安局吧!当事人的小女儿还想多问两句的时,就被两个警员架了出来,当事人和小女儿只能失望的买返程票回去了。

 

  当事人和小女儿急急忙忙的给焦点访谈寄的是拐卖儿童案起诉书,连这个都寄错了,所以一直没有回应。我们盲目的去寻找,对这方面的经验不足,能力真的很有限。

 

  2013年4月份,当事人罗祥兰对这件事情越想越来气,我儿子的案子一次又一次被县公安局的人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当事人只好再次拿起手机一个接一个的给紫阳县的张局长打电话,张局长最终肯接电话了,当事人就把县公安局的人故意拖延我儿子案子的时间,一一照实话向张局长诉说了所发生的情况。过了几天,紫阳县公安局和派出所的人来到了当事人罗祥兰的家里,县公安局的人说以后不要再让当事人上县公安局去找了,也不要再给张局长打电话了,你给我们县公安局的人打电话就行了,(留了他们的电话号码)县公安局的人说以前的旧事我们现在就不要再提了,要从现在开始找到新的线索,让当事人把新的线索给县公安局提供就可以了,(请问这是以前发生的事,我们不从以前提起又从何提起?你们县公安局的人倒是说得那么轻松,以我们老百姓的能力又从何找到新的线索提供。)紫阳县信访局的宋主任说,当事人不理解他们县公安局的工作,你知不知道县公安局为你儿子的事情已经花了十几二十万了,为此事牵连而受累,一年到头也不能回家,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我们却照看不周,紫阳县信访局的宋主任当着当事人的面诉苦,(请问你们县公安局为我儿子的案子已经花了十几二十万这个钱到底是花在哪里去了?)我们不是不理解你们的工作,我们也知道你们为人民服务的辛苦。

 

  2013年9月份,当事人罗祥兰再次来到县公安局,当事人等到县公安局的人在没有上班的时间,唯一一次只见到张局长的面,当事人罗祥兰还没有来得及诉说,张局长以开会出去了,县公安局的人都以他们开会打发了当事人失望的回了家。

 

  2013年10月28日,当事人罗祥兰一大早坐车再次坚持来到了县公安局,县公安局的人说张局长在开会,当事人就一直等,到了下午一位王副局长接见了当事人,当事人罗祥兰让王副局长帮当事人写书面答复,(确属立案,已捉到的人贩子确属犯罪事实。为何县公安局的人把人贩子孙有武当场释放了?因为什么证据不足?为何导致现在迟迟不能破案?)王副局长不给当事人写书面答复,当事人只好给远方的小女儿打电话,让小女儿在电话里给王副局长说,王副局长第一句就问是哪个志愿者在帮你们?你要写书面答复干什么用?是不是志愿者他们让写的?当事人的小女儿回答,是我们自己需要的,写书面答复这本来就是一个流程,必须要有的,王副局长说他们县公安局没有这个先例,当事人的小女儿就说,我们只是让你们县公安局帮我们写书面答复真的有这么的难吗?这也是发生的事实啊!那比如说一个主人家里被小偷盗了,主人向你们报了案,都有一个回执单的吧!你们县公安局总得给我们个理由啊?王副局长说没有理由,还是那句县公安局没有这个先例,王副局长对当事人的小女儿说现在我们口语说就可以了,那个书面答复就不用写了,当事人的小女儿听了就很生气,就对王副局长说如果用口语都能解决问题的话,那还要书面语干嘛用呢?当事人的小女儿还是坚持让县公安局的人帮我们写,王副局长勉强的答应了,王副局长以开会为理由,以此事打电话交给下属去办理,当事人罗祥兰等了好长时间,县公安局的人终于肯写了,是这样写道,立案告之书---罗祥兰张成成被拐卖一案,我局认为犯罪事实,已经发生依法需要追究刑事责任已立案,侦查特此告知一九九三年四月十五号,(县公安局盖有章)

 

  2013年11月11日,当事人罗祥兰去了市政府向他们反映了真实的案情,市政府让当事人去找市公安局反映这个案情,当事人罗祥兰只好再次来到了市公安局,可市公安局的人连资料看都不想再看一眼,就对当事人说这个资料看不清楚,当事人心里在想,连我们自己和旁人都能看的清楚,市公安局的人也不至于这么忽掩我们吧!市公安局的人又说这个案子不归他们市公安局的人管,我们也无能为力,用这种打发的语言让当事人罗祥兰离开了市公安局。在当事人离开了市公安局后,市公安局给县公安局打了电话说当事人罗祥兰来过市公安局反映情况了,县公安局又给双安派出所打电话,让双安派出所的职员小羽给当事人打了电话,问当事人什么时候回双安?当事人就说我这几天没有时间回去,派出所的职员小羽就说,他们正好也要下安康办事,顺便要找当事人谈谈。下午双安派出所的吴所长又给当事人打了个电话,问当事人是不是去市公安局反映案情了,当事人回答是,吴所长就说,你去了市公安局也没有用,市公安局还是得把案子交给县公安局办理的,你也不要到处跑了,吴所长问当事人什么时候回去双安?你要是这几天回来的话,你给我打电话,我们政府有便车可以接你回去,回去后我们在派出所好好谈谈。(当事人罗祥兰不去上面反映案情,县公安局和派出所的人从不主动联系当事人罗祥兰,当事人之前去过县公安局无数次,向县公安局反映情况,可县公安局给我罗祥兰的是什么!除了欺骗就是谎言。)

 

 

  注:原紫阳县公安局明知孩子被拐卖去向,却没有采取解救措施,县公安局的人和人贩子孙有武联合一起欺压当事人罗祥兰,致使这起拐卖儿童事件成了无头案,任其罪犯逍遥法外。

 

  原紫阳县公安局和蒿坪派出所的人都支持拐卖儿童犯罪,犯罪分子孙有武钱多,当事人年年坚持上诉至今未果,县公安局黑的很,因弊压案二十年。

 

  寻找儿子,我家被人贩子弄得家破人亡,人贩子却依然逍遥法外。而今我这个年近七旬的老太婆。如今再也无能力找到自己的亲生儿子了,为此,只有请求你们社会的好心人和政府领导们请帮帮我!帮我完成心里多年的一个心愿,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希望。

 

  拐卖儿童严重影响了社会的安定,破坏了家庭的幸福美满,这些犯罪分子若不绳之以法,继续逍遥法外,会造成更多家庭的痛苦与悲剧。为此,我再次请求组织可以给我这个家一个团圆的机会。能让我在有生之年可以与儿子团聚!

 

 

 

 

 

 

 

  请求人:罗祥兰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