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雷锋老人”白芳礼

2012-02-27 21:12:46  来源: 作家文摘   作者:何建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2012年感动中国第10届颁奖典礼上,《感动中国》向以白芳礼老人为代表的长年热心公益事业,却未能获得感动中国荣誉的所有爱心人士表示特别致敬。报告文学作家何建明在1998年就采访过白芳礼老人,是第一位向人们推荐和介绍白芳礼事迹的作家,在其作品《落泪是金》中对白芳礼老人的事迹进行了描述,随后白芳礼的事迹迅速被大家所熟知。白芳礼老人于2005年去世.曾两度入围央视“感动中国”候选人名单,但两度落选。为表达对白芳礼老人的告慰.本报摘编《落泪是金》中“驮在三轮车上的丰碑”的部分章节,以此追忆怀念这位让全国人民感动的支教老人。
    白芳礼老人生于1912年,祖籍河北沧县白贾村,祖辈贫寒,,他从小没念过书,如今也不认得几个字。1944年,因日子过不下去逃难到天津,流浪几年后当上了一名卖苦力的三轮车车夫。从那时起,他一跨上三轮车就没停过,一直到50多年后的今天。解放后的白芳礼,靠自己两条腿成了为人民服务的劳动模范,也靠三轮车拉扯大了自己的4个孩子,其中3个上了大学。1986年,相当于绕地球蹬了几十圈的74岁老人正准备告别三轮车时,一次回老家的过程使他改变了主意,并重新蹬上三轮,开始了新的生命历程。
    老人在庄稼地里看到一群孩子正在干活,他们告诉这位城里来的老爷爷,大人不让他们上学。老人找到孩子的家长问这是究竟为啥。家长们说,种田人哪有那么多钱供娃儿们上学。老人一听,心里像灌了铅,他跑到学校问校长,收多少钱孩子们上不起学?校长苦笑道.一年也就百儿八十的,不过就是真的有学生来上学,可也没老师了。老人不解,为啥没老师?校长说,还不是工资太少,留不住呗。老人顿时无言。这一夜,老人辗转难眠:家乡那么贫困,就是因为庄稼人没知识。可现今孩子们仍然上不了学,难道还要让家乡一辈辈穷下去?不成!其它事都可以,孩子不上学这事不行。
    “我原打算回老家养老享清福,可现在改变主意了,我要回城重操旧业。”白芳礼老人当着老伴和儿女们宣布道:“另一件事是,我要把以前蹬三轮车攒下的5000块钱全部交给老家办教育。”别人不知道,可老伴和孩子们知道,这5000元钱,是老爷子几十年来仅存下的“养老钱”。
    白芳礼重新蹬上三轮车,虽然还是那么熟悉,那么转圈圈,但心里却比过去多装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孩子们上学的事。
    在10余年里老人无偿向教育事业赞助了30万元巨款,长年支援了天津、南开等好几所大学里正在读书的200多名贫困大学生和几十名有经济困难的中、小学生上学!
    这位津门老人为学生们送去的每一分钱,都是用自己的双腿一脚高一脚低那么踩出来的,是他每日不分早晚,栉风沐雨,用淌下的一滴滴汗水积攒出来的,它是多么来之不易,来之艰辛呵!
    老人为了让孩子们能安心上学,他几乎是在用超过极限的生命努力相助着。
    他一方面更拼命蹬车,另一方面对自己俭朴的生活更苛刻。除了不买衣帽鞋袜外,连吃的东西他都尽可能地不买不花钱,有人常看到他在拾他人扔下的馒头、面包或半截没有吃完的香肠……
    有一年他到南开大学给贫困生捐款,学校要派车来接他,老人说不用了,把省下的汽油钱给穷孩子买书。后来他自个儿蹬着三轮车到了南开大学。捐赠仪式上,老师把这事一讲,台下一片哭声。当场有一位来自新疆贫困地区的大学生,门门功课优秀,道德品质也好,没毕业就被天津一家大公司看中,并以高薪相聘。这位新疆学生情不自禁地走上台,激动地说:“我从白大爷身上,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精神和力量。这种精神使我的灵魂得到升华,现在我正式向学校、也向白大爷表示:毕业后我不留天津,我要回目前还贫困的家乡,以白大爷的精神去努力为改变贫困落后作贡献。”那位同学说完深深地向白芳礼鞠了一躬。这时全场的情绪激昂起来,紧跟着一批安徽、贵州等地的大学生纷纷上台表示服从分配,到祖国最艰苦、最需要的地方去。
    南开校园里的这一幕是白芳礼老人最感欣慰的事。他说有人说我傻,辛辛苦苦挣来的钱都送给了别人,自己却过得不像人过的日子。我过得是苦,挣来的每一块钱都不容易,可我心里是舒畅的,看到大学生们能从我做的这一点点小事上唤起一份报国心,我高兴呀。像我这样一大把年岁的人,又不识得字,没啥能耐可以为国家做贡献了。可我捐助的那些大学生他们就不一样,他们有文化,懂科学,说不定以后出几个大人才,那对国家贡献多大!
    1994年,时值82岁高龄的白芳礼在一次给某校的贫困生们捐资会上,把整个寒冬挣来的3000元辛苦钱交给学校后,这个学校的领导说要代表全校300余名贫困生向他致敬。老人一听这话,久久思忖起来:现今家里缺钱上学的孩子这么多,光靠我一个人蹬三轮车挣的钱救不了几个娃儿呀!老人硬是琢磨了一宿,决定把老两口那两间老屋给卖了,再贷点钱办个公司,就叫“白芳礼支教公司”。
    不久,由市长亲自给白芳礼老人在紧靠火车站边划定的一块小地盘上,全国唯一的一家“支教公司”--天津白芳礼支教公司宣布正式成立,84岁的白芳礼当上了公司董事长。他的这个“支教公司”实则仅是火车站边的一个7平方来米的小售货亭,经营些糕点、烟酒什么的。凭着卖掉老屋的1万元和贷来的钱作本钱,慢慢滚雪球越滚越大,由开始的一个小亭子发展为后来的十几个小亭子,连成了一片。
    老人雇了一个经理帮着管事,自己还是蹬三轮车。“想想那些缺钱的孩子,我也坐不住呀!我还是像以前天天出车,24小时待客,一天总还能挣回个二三十块。别小看这二三十块钱,可以供10来个苦孩子一天的饭钱呢!”
    自办公司起,白芳礼老人每月向天津的几所大学、中学、小学送去数额可观的赞助费,这些所谓的赞助费实际上就是他的“支教公司”全部税后利润。他因此而由开始资助的十几名学生,到后来的几十名、100多名,直到200多名……并且成为名扬津门和海内外的“支教劳模”。
    “我对孩子们说,你们只要好好学习,不要为钱发愁,有我白爷爷一天在蹬三轮,就有你们娃儿上学念书和吃饭的钱。”

2012年2月14日《作家文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