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刘忠良:中国“大国空巢”已成定局

2012-02-02 11:12:56  来源: 作者博客   作者:刘忠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刘忠良:中国“大国空巢”已成定局
  ——春节回农村老家见闻之二

  时隔五年多,2012年春节回了趟河南周口农村老家。不知是不是在大城市看新楼房多了,感到村庄很破败。新建起来的一些楼房,似乎显示农村还有些生机,但这只是表面——用我调侃的话说,农村的家是一年一度不到一个月的“度假村”。

  农村衰败趋势已经不可逆转

  回到家里,荆棘丛生,仿佛到了荒野地里。这种情形,当然不是我家一个,我们村这样的户多的是。旁临的大伯说,我们家这一片已经连片空虚,平常时候成片的房子无人居住,只是到了过年才回家一趟,有的干脆几年不回家。

  我们村紧邻一条河,过去村河边曾是最热闹的地方,那时连吃中午饭和下午饭时都端着碗到这里。我再到五年前最热闹的河岸边,非常惊讶,这里也已经荆棘丛生,怎么成这样?那时候,这里被我们的脚踩得几乎寸草不生,十分光整,没想到五年后竟是这样。

  想一想,其实也不必惊讶。能干活的基本都出去打工了,孩子越来越少了,还有一些孩子干脆随父母去别的地方了,剩下的老人活动范围很小,谁还能让这里热闹呢?走在河岸边,这些脚印很清楚,因为土地在无人状态下变得很松软。这些脚印显然是新的,也就是过年时大家回来到这里走一趟。

  看着村边的河,不知是更美了,还是更荒凉了。高的地方,几乎栽满了杨树;低的地方,河草茂密,一些地方已经形成了自然的芦苇丛。这可不是国家鼓励退耕还林还草的结果,都是因为打工跑的外地了。但对于河上、村边的好地都种上树,这有点折腾——一边抱怨耕地不足,一边把好地栽上树,甚至在一些地方耕地慌着(比如南方地方就比较常见)。

  我非常怀疑我们河南2010年的人口普查结果。在2011年11初,也即在所谓的平常时间,就像我们村,河南农村的大多数劳动力已经外出,至少我们村在平常已经人口机械负增长2/3,怎么常驻人口还增加?不仅是机械负增长,据村里人所说的出生人口和死亡人口,至少我们村在2011年人口也已经自然负增长。

  现在的农村,越来越空了,孩子也越来越少了。比如我旁临的大伯,已经64岁,还出去打工,我们村的老头还逗笑说“你这年轻人不出去干嘛”(已经是64岁的老人了)。我的一个姑父,已经68岁了,标准的老人,还到外地的建筑工地上打工。不是缺钱,而是在家里找不到人玩。他告诉我,他们村也是能出去的基本都出去打工了,平常里村里找不到一起玩的人,在家里看电视看的眼都花了,“被迫”跟同村的一块干建筑去。

  除去过年,平常的农村剩下的基本上是老头老婆、未出去的妇女和未带走的小孩。平常连片空的房子,人口的大幅机械负增长及正在到来的人口自然负增长,这种态势决定中国农村,至少落后地区的农村大衰落已经不可避免。

  “大国空巢”已成定势

  衰落的岂能是我们农村?中国的城市也照样逃不了。农村的“空巢”只是中国“大空巢”的前兆,更激烈的人口危机还在后头。

  我爸爸曾想老后回到家里做生意,我劝他还是多在浙江呆吧,我们这里的农村还有做生意的希望吗?除去过年火一阵之外,平常时都空了,做谁的生意去?年轻有消费能力的都走了,留下的老头老婆或没有钱或不敢花钱,依靠老头老婆买盐做生意嘛?我们村开小卖部的说,平常生意已经很差了。除去在农村大规模包地种经济作物、成规模养殖及在县城或好的镇上开工厂外,我们这样的农村已经没有多大发展希望了。

  现在农村是老的小的一起到城市干活,维持了城市的生机。比如上海,已经连续20年人口自然负增长,如果没有外来年轻人,上海已经成为一个衰老的城市。但这好景也不长了,城市的超低生育率将依旧持续,农村生育率也将不断降低(农村年轻人到城市多没房、收入低、高压力,生育率必然也不会高),到城里干活的农村人也将渐渐老去,中国城市的生机也将渐渐逝去。

  现在中国1.3的总和生育率,将使未来人口或者说劳动人口每过30年左右减少40%,以农村劳动力补贴城市的方式,能维持多久呢?“大国空巢”已成定势,整个未来的中国,就像现在的农村一样,随着劳动人口的大幅减少,大衰落已经不可避免,而且是难以逆转的一路崩溃。

  新农村原来是“瞎折腾”

  在只剩下老幼病残的情况下,还能建什么新农村的呢?我是这样忧虑,可堂嫂子告诉我,我们这里正准备建新农村,村西头的新房子已经不让盖了。

  建什么新农村呢?就是把现在的房子扒了,包括新盖的楼,然后再在镇周围盖高楼,都住进高楼里,这就是我们这里准备建的新农村。这不是“赶农民上楼”吗?原来我们这里的新农村竟是这样折腾。

  把新房子拆了,补贴农民一部分,然后让农民到镇上买新楼,农民多花钱,政府多花钱,而且对多数农民来说仅仅是一年回来住一次,有必要这样折腾吗?

  把楼房建在镇周围和公路两边,必然占用新的耕地。虽然建高楼把村庄搬出去可以腾出不少耕地,但这样的耕地质量很差,花费很大,至少是前几年很难种。在不少农村大量耕地荒废、半荒废(如一年两三季变成一季)、好耕地退耕还林还草和农业技术不断发展(产量提高)的情况下,这种极其不划算的倒腾有必要进行吗?

  嗨,别折腾“新农村”了,不要那么快害的我找不到自己的村庄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