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创造生态文明,消灭资本制度!

2012-01-17 11:46:3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佚名
点击:    评论: (查看)

重建村集体,走向农业的合作化和生态化!

——江西推行红色合作社的工作总结和展望

 

 

 

一、前言

二、合作社的性质定位

三、为什么我选择了有机水稻项目并一直坚持它

四、与其他合作社的区别

五、合作社的十五年规划简述

六、合作社发展情况和问题

七、合作社内部问题如何解决

八、迟发的说明(针对有机大米)

九、未来战略——改造消费观与建立红色经济体系

 

 

一、前言

2010年初回到江西家乡推行合作社时的规划定位,就是想建立一个毛派的试验基地,兼经济、文化、政治建设和人才培养为一体,往大的发展,就是象南街村那样,形成一面新的红色旗帜,试验出可被其他地方借用的经验,同时锻炼并输出人才。

促使我下这个决心的原因是08年之后,我在上海接触到了乌有之乡和旗帜网,进而结识了一些同志,感觉到了红色力量的存在,也感觉到实际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通过我2010年以前的一些宣传和鼓动,家乡的合作社成立比较顺利,初始就有了28户社员(占全自然村的85%以上),选举了第一届理事和监事成员。在我回到家乡的这个春天,社员们集中了20亩土地做试验,10亩成品泥鳅养殖,10亩有机水稻种植,合作社自此扬帆了!

二、合作社的性质定位

通过组织理事和社员们学习南街村和华西村等先进集体,号召村民树立“共同致富”的目标理念,走集体主义道路。

实行“土地集中、共同劳动”的制度,集中的土地计算地租,年终效益按劳分配。集中的起来土地都是成片的,利于规划和管理,计划逐年发展逐次集中,最终达到全自然村的统一。

在经济活动方面,合作社相当于当年的生产队,而外部的红色力量相当于当年的供销社;在文化和政治方面,合作社是社会主义细胞,外部红色力量是神经元。

三、为什么我选择了有机水稻项目并一直坚持它

成品泥鳅项目是合作社理事提议的,而有机水稻项目是我提出的,当时我为什么选择了这个有机水稻呢?一是从市场上了解到有机大米的价格一般都很高,最少的都在十多元一斤,个别达到五六十元甚至一二百元,利润空间很大;二则我国农业使用化肥农药的历史并不很长,此前都是有机方式,技术门坎不高,老社员的经验足以应付,况且我在网上寻找到许多防病灭虫的新方法;三则有机农业必然要求土地的集中统一,分散的小块土地是无法实行“稻鸭共作”和其他灭虫方案的,也无法与普通水稻形成隔离,更无法从生态学上进行有效规划,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它将保证集体主义的方向不动摇。

后来接触到蒋高明老师和他的弘毅农场(http://www.hystnc.com/),才知道我当初的选择恰好符合科学理念和未来农业的发展方向,同时也知道我们这个开端是多么粗糙和不完整。

再后来,我接触到“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生态文明”的人类文明发展观,更感觉到这一选择是正确的,是应该毕生坚持下去的。简单地说,工业文明与资本主义是共生的、相互促进的,工业文明的诞生取代了农业文明的辉煌,从而促使资本主义战胜封建主义,但工业文明让人类获得巨大的、破坏性的掠夺自然的能力的同时,资本主义使人类文化冷漠、欲望疯狂、人文堕落、消费过度和剥削加剧,暴发出全面的社会危机和生态危机。如果人类是非理性的,则任由危机发展下去从而毁灭人类自己,如果人类是理性的,则会主动结束资本主义和工业文明,向更高级更美好的社会主义和生态文明进化和发展。所以说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生态文明取代工业文明就是人类的理性,而当下今天我们毛派共产党人所领导的“三个伟大复兴”运动就是这种文明升华的具体行动和垂范!

2012年是反美救国非常紧迫的一年,今年时局或许不允许我们从容地搞合作社试验,那我们将暂时中止——系牛跨马奔疆场,全力以赴挽国危!

四、与其他合作社的区别

我们的合作社坚持“红”+“绿”相结合,具体地讲就是集体主义体制和生态循环农业方式相结合,往高了讲就是社会主义和生态文明相结合。

国内其他众多的合作社要么是纯粹的假合作社,要么是专业户的联合体,要么还是承包体制下家庭之间的有限合作。以比较著名的河南南马庄合作社为例,只有绿色,没有红色,即还是以家庭承包为主,也没有怎么宣传毛泽东思想,虽然号称“中原生态第一村”,虽然习近平副主席和河南省委书记、开封地委书记和当地县委书记都相继考察支持过,但“响亮的名字并没有给南马庄带来滚滚财源”,他们的尴尬一是在销售上,优质未必就能优价,市场这一关还是难闯!二是他们的产品品质要靠村民的自觉和理事的监督,外界并不能充分信任,三是每一次发展规划或每一个重大决策都需要重复做所有村民的工作,不能做长远的规划和总体设计,四是并没有村集体经济,集中力量办大事很困难,五是没有毛主席思想武装,个人利益思想严重,合作的动力还是小资思想,所谓的文化建设只是文娱活动。所以虽然有温铁军、何慧丽这样广大的资源推动,依然不可能象南街或华西那样快速发展——一言以蔽之:外虽圆,内无方。

而我们的合作社就是村集体,我们的合作化方向就是人民公社!

五、合作社的十五年规划简述

共富共荣规划是全村人的向往和奋斗目标,也是集体路线对大家的吸引;不走集体路线,任何蓝图都是无法实现的。规划应长远,实现靠自身——目标的实现依靠合作社的产业积累。

产业以生态农业为主导,以初级农产品加工和乡村旅游为辅助,以对外务工为补充。规划概括为“生态农业,别墅乡村”——以生态学原理为基础进行总体规划,首先是生活区域与生产区域分开。

生产区域以林、道、沟渠和鸡鸭围网进行划分和封闭,完成“只出不进”的生态循环圈,规模约为200亩有机水稻、30亩有机蔬菜、30亩有机花生油菜等经济作物、40亩水面养殖、100头牛、100头猪、1万只鸡、4000只鸭、2000棵树;沼气池2-3座、牛棚1000平米,猪圈200平米、鸡舍约1000平米、鸭舍约400平米。以2010年物价计算,累计基建投资240-300万,形成生产能力后可以达到年净赢利约300万,亩均一万元,人均2万元。(这样的收益足以吸引农民回到农村!)

生活区域内较新的房子全部保留,原来的农舍和破败的旧房子全部拆除,新建别墅式小楼约30户,每户建筑面积150-200平米,占地80-90平米,院落面积150平米左右,而文化中心、仓库、广场(兼打晒场)等公共场所和乡村旅游设施也建设在生活区域内……。累计投资约600万元,户均15-20万元。

15年的时间内,艰苦创业、累积发展,上述规划是可以实现的。

六、合作社发展情况和问题

合作社初始试验启动资金由我个人垫付,合作社理事成员不要工资报酬,社员参加劳动每天只计25元。

从第一年的试验结果来看,社员比较满意,成品泥鳅养殖虽然没有赢利,但掌握了技术,了解了市场,获得了信心,有机水稻种植则小有赢利,虽然产量很低,单季亩产大米不足180斤,但销售价格比较高,支出成本比较少,总的收益还是比普通水稻略高,社员感觉到“稻鸭共作”技术是适应本地的,对未来产量的提高更是有信心的。这一年的有机大米销售主要是依靠我的个人关系和个别同志,成品泥鳅则直接销售到本地批发市场。

第二年,即2011年开春,在理事的决议下,合作社扩大了10亩水面,并改成品泥鳅养殖为泥鳅苗养殖,以为这样效益更快。恰在这个时候,我和在南昌的几个同志因缘聚会,大家决定协力推广合作社事业,遂又集中了21亩土地扩大有机水稻规模。

泥鳅苗养殖失败了——成品泥鳅养殖时放养密度低而泥鳅苗养殖时密度高,技术上相差很大!这次失败使合作社直接损失近3万元,严重挫伤了社员尤其是几个理事的信心,使得合作社的管理陷入了松散,稻鸭共作的鸭子管理不周全,稻田没有安排人工除恶草,晚稻插秧太晚,导致两季水稻产量均没有达到增产目标,只与上一年基本持平,鸭子的成活率也低于预期目标,虽然较上一年略有提高。

合作社内部最大的问题有两个:一是社员的积极性有高低,积极的社员约十余户,部分社员是投机进来的,平时不大参加合作社的劳动,二是集中起来的土地还偏少,只占社员土地的六分之一,社员的自留地还多于集体土地,相当于合作社的项目是副业,社员各自的承包地还是主业;一两户自己先干完了也难以马上干集体的活,因为这一两户完成不了合作社那么多的活,同时理事为了派工公平,也不方便只安排一两户去干,所以集体劳动经常被拖后,基本要等所有社员都干完了自家的活才好集中,这样就影响了农时,突出表现在这一年的晚稻插秧。

合作社自运作以来,相继有数十位同志到访,并接待过两批次的红色大学生团体下乡(可参考纪实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1/201104/227911.html),正往基地建设的方向前进。

七、合作社内部问题如何解决

2011年出现的内部问题很清楚,解决的办法也就很直接:鼓动积极的社员将其土地全部加入合作社,全职进入合作社劳动,能成片的土地搞有机水稻,暂时不能成片的土地还是按普通方式耕作,但品种更改为非转基因的优质品种,将来也是卖米,不象从前一样直接卖谷子。各家的蔬菜地也统一安排,共同劳动。非全职的社员同样可以参加合作社劳动,计以工时,但不参与分红。农闲时组织社员整修水利和旧屋拆除。

这是一个突变,即将过去整个合作社的副业升格为部分社员的主业。这是有一些难度的,但完全有可能实现;这一步实现了,就将为合作社奠定一个稳固的基础,并立即对合作社外部——我们的红色力量,提出更高的要求,这个要求就是产品的销售,特别是有机大米的销售,因为群众一旦组织起来了,生产力和创造力是很大的,合作社产品品类和数量将快速增多。

2011年的有机大米销售,早稻近一半是依托安盟的力量(详见乌有之乡网站安盟9月份的团购公告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201109/258813.html),其余是依靠其他网友和朋友的支持,而晚稻截止目前销售还没有着落,这是促使我今天发表这篇文章的一个直接原因,希望引起同志们的关注和理解,能帮助解决本次销售困难(在自己的周围发动团购活动),在后面我还将表述未来的销售战略设想,非常欢迎同志们积极讨论和积极参与。

八、迟发的说明(针对有机大米)

与市场产品相比,我们的产品外观很差,部分消费者产生了怀疑,甚至没有品尝就退货,还有的怀疑是不是陈米。与东北优质大米相比,我们的口感可能还是比不上,毕竟南方的籼米在许多品质上是无法与东北粳米相比的,但我们的品种是南方的优质米,南方的朋友还是能辨识出来的,有机方式生长出来的品质也不是普通大米可比的。作为消费者,我们受商业化的影响太深了,失去了足够的理性和辨别力,以大米而言,大家多注重外观与口感,却忽视品质和安全性;已经很少有人懂得如何识别和挑选大米了,只有一些老者还能回忆起过去好米的感觉。

 

以下这个解释应该在销售之前就做出,特别应在安盟团购说明中列出,这是我们的宣传工作上的无经验,导致不少网友和朋友产生了误解。

产品说明:

1、早稻为南方籼型常规早稻,品名“903”,晚稻品名“丰华占”,也属籼稻,二者均可直接留种,绝对非转基因;

2、采取“稻鸭共作”技术,认真按有机标准进行生产,完全摒弃了化肥农药激素除草剂添加剂等“六大公害”;作为合作社土地过渡期内的产品,产量只有170斤大米/亩;

3、由三级碾磨的小型加工设备制作,未经水洗、色选、抛光、打蜡等,也未添加香精、保鲜剂等任何添加剂,保持大米本真的外观和气味;

4、 产品呈灰白色,比亮白的大米更富有营养。个别黑头或黄斑是病虫害所致(因‘稻鸭共作’技术不能完全解决病虫害),乳白是个别穗粒生长期欠短所致(有机方式加长了生长期,而水稻成熟又不是非常同步的),这些均不影响口感与食用;内有极个别的稗草籽(因未使用过除草剂)或小砂粒(晾晒时混入)是小机械和人工未能筛净所致,所以需要淘米;

5、具有香、软、粘等特性,晚稻还具有糯米香气;我们建议您采用压力锅煮饭或熬粥,可获得更佳的口感和营养;不大适宜做炒饭;

6、我们采用传统的布袋方式包装,这同时是有机标准的要求;保质期可达半年,但我们建议您在三个月内食用为佳;

 

九、未来战略——改造消费观与建立红色经济体系

红色力量推销合作社的有机产品,绝不是个简单的支持意义,实质上是对资本主义进行革命!

 

生态文明取代工业文明的过程,同时是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过程,这是个文化革命和文明转换的过程,更应是我们思考问题的出发点,对生态文明的理解,就是对社会主义生产生活方式、分配制度、交易原则、文化和政治建设等诸方位的探索。如果我们的思想还被市场经济原则所束缚,还被资本主义生产生活方式所左右,那我们是无法进行这场伟大的复兴运动的,当下的起点就是我们要自我进行思想和观念的革命,要在实践中改造自己的消费观、生活观、人生观,以达世界观的改造和情操的塑造,在这个过程中同步影响他人,共同前进。

作为具体工作的开端,我觉得应该先进行消费观的改造,先改造自己,再改造他人,进而改造社会。层次不穷的食品安全事件、日益下降的人体体质、日益增多的不孕不育、天天盈门的医院、不断增长的医药支出、逐年下降的人均寿命等等,这些都是迫使我们改造消费观念的现实,也是我们进行有机食品和生态理念宣传的有力证据。

我们要主动地进行宣传说服工作:说服自己、说服家人、说服朋友同事、说服单位、说服其他人群……摆脱对市场的依赖,组建消费合作社,对接农业合作社的有机产品。这不就是革命工作吗?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正好能对群众剖析资本主义、展示社会主义吗?

资本主义经济是个极其重商的经济,虚拟经济的本质就是货币、资源、市场和实体的交合买卖,不再是具体产品的市场买卖。打破重商主义,这是生态文明的应有之义。我们不但个人要放弃对利润的追逐(为事业需要而追求除外),树立起劳动交换的概念,更能在消费合作社与生产合作社的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打击市场经济。比如:有机大米若进超市,包装要高档、各种费用又繁多,销售价格必然要高,而直销则可以消除这些‘资本主义’成本,占领市场的份额。

那有机大米的价格多少比较合理呢?第一,合理的标准不能以市场经济原则来确定,即不能以供求关系或成本价值等原则来确定,更直接地讲,我们不能再以市场化的思想来考虑这些问题了,应代之以计划经济思想或协商价格原则,现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市场价格,只能是一个参考。第二,不能以目前大众的消费能力来确定,第三,不能以交换为目的、不能以利润最大化为目的来确定。

以我个人的分析或感觉而言,目前有机方式生产的大米的价格应在10/斤以上,在15-20元较为恰当。建国后的剪刀差政策人为地压制了农产品的价格,剥削了农民,改开后的资本主义体制和放开政策更加重了种剥削,造成农村凋落和严峻的三农问题。如何回哺农业?价格最直接!所以这个价格还必须是直接到农村农民手中的价格,不是商家手中的价格。自然和农业是一切文明的基础,这个基础已经被资本主义主导下的工业化搞得支离破碎,人类的这个回哺过程将是长期的,工业化的速度必定要放慢,工业化的质量必定要极大提高。

就目前而言,大多数人实在是吃不起这个有机大米的,首先要知道为什么。简言之是资本对劳动的剥削,但现在剩余价值在其中所占的比例已经不高了,更严重的剥削在于资本对各种资源的占有!劳动者若要享受某些资源,不得不付出超额的劳动,或者,某些资源的成本和利润必定会转嫁到劳动者身上。

资源包括自然资源、资本资源、社会资源、信息资源等类别;政权(权力)是一种社会资源,对其他资源具备支配权,而资本资源则总想高高在上,所以它要么与权力联姻,要么直接取代政权,不管是封建政权还是社会主义政权;西方所谓的自由民主就是这种资本的渴望之表述。]

食品健康安全是一个人的尊严基础,劳动者的这种尊严现在不在了,应该怎么办?要主动脱离资本的控制,从资本占有资源的体系中分离开来!这应该成为红色力量联盟一个强烈的愿望,一个伟大的号召。——如果在城市我们连最基本的食品安全都没有,连有机农产品都消费不起,还有必要呆下去吗?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到农村去,去生产去创造?为什么不可以组建自己的合作化工厂或工场?为什么不可以说服更多的人?为什么不可以带领被剥削的群体夺回他们的土地或工厂?

清醒的人多起来了,力量汇聚起来了,那为什么就不能考虑在现有的市场经济体系之外再建一个生态文明的经济体系?这个生态文明经济体系内,合作社是有机生产,工厂是计划生产,合作社之间产品交换是协商原则(以劳动量为计算参考),劳动力之间可以友情交换……。合作社和工厂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小到大,慢慢地这个生态经济体系就壮大起来了,就能与外界的市场经济体系抗衡了,就能一步步取代之了。

这个经济体系要求一诞生就是红色的,她的每个个体都应该是红色的。对先行成长起来的个体,我们应该尽力去扶助它,尽力发展更多的个体来响应它、配合它。

目前有一部分群体是压缩一下其他开支就可以消费有机大米的,这部分我们可以去宣传争取他们。

目前也有一部分是正在消费有机大米的,这些对象我们可以竞争过来,我们的直销路线是有竞争力的。

 

宣传食品安全(包括转基因)危害,都可以而且应该与剖析资本主义相结合、与展示社会主义相结合、与抗击美帝相结合。

近年来的安盟团购活动就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发展得也不错。各地都要进一步发展,必须要深入到其他群体,不要总围着同志们打转转;红色文化加绿色产品,肯定可以相互补益,我们要主动出击,舍我其谁?!

 

我个人并不同意以市场方式来开拓有机农产品市场。市场运作就是资本运作,成本高,难以开展,而且会让人们陷入资本和利润的泥潭,更不利于我们引导文明革命。[生态文明建设绝对不可能依靠资本主义来完成,当下有些所谓的生态文明试验,纯粹是资本运作,这只能是小部的,局部的成功。大家可以百度一下。]

工业化之前,人类都能够消费到有机农产品,为什么现在反而不能了呢?这当然是资本主义做的恶,资本主义让人类丧失理性,过分地开发和应用工业技术,将‘衣食住行’都搬上了工业化的生产线,其中对人类危害最直接最大的还是 “食”,转基因虽然是生物技术,但推行商业化种植最终还是一种工业化的手段,是一种“人造食品”,不是自然造的。现在中国的养殖业,也是这样的一种工业化手段,养鸡的将鸡当成下蛋机器,喂激素吊夜灯灌饲料,养猪牛的将猪牛当成造肉机器,拼命塞进原料,违背自然生长规律。这就是工业化思路和工业文明的特征,资本主义体制下的监管是不可能解决的。

(官僚、右派或坏蛋,他们不是更注重食品安全吗?)

从人类的“食”入手,来进行一场针对资本主义的革命,让人类真正掌控工业技术、生物技术,真正地服务人类,而不是服务资本!

习近平副主席在20094月就视察了河南南马庄生态合作社,这个信息表明我们未来的工作将可能获得非常有利的局面和非常大的空间!

 

同志们,就从改变我们自己的消费观念和生存观念开始,进行我们的革命吧!

 

交流QQ:976388415892184684851276722

团购联系电话:18970545879180791084280791-88395582

 

[任重道远,境界无止!意犹未尽,将有补充,敬请留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