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吴尚达:评小农经济问题中的“韧性”观和“耐心”观

2021-02-02 11:27:3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尚达
点击:    评论: (查看)

  《小农经济必将成为过去,农户前方道路如何走》(以下简称《如何走》),文章很长,因为它重要,所以耐着性子喘了三口气读完 。笔者每次读《实践论》都是一口气读完。

  《如何走》,其中有两个观点,一是"韧性‘’观,一是‘耐心’观。虽然不是作者提出来的观点,但是他态度曖皌,笔者不赞成这两个观点。

  什么是“韧性”观呢?就是小农经济具有极强的生命力,什么社会制度的国家它都能存活,欧洲资本主义国家有小农经济,中国两千年的社会都是小农经济,社会主义的中国不是又40年了吗?它是社会的‘定海神针’’和稳定器。它经得住摔打,风吹雨打死求白赖地活着。

  什么是“耐心”观呢、就是改变小农经是一个较长的历史过程,需要时间和条件,不能操之过急,要有历史的耐心。

  这两个观点本质上是一个观点,就是小农经济有其历史作用,不能轻易地改变它,有了条件它必将成为过去。看来的辩证的,实际上是形而上学的。

  小农经济韧性论者,代表了一部分知识精英的观点,这些人把小农经济看做是社会的“定海神针”,笔者已有评论,在此不再重复。小农经济‘韧性’论者,对小农经济认识的模糊性和片面性是很明显的,如,认为小农经济为‘中国制造’提供了廉价的劳动力 ,纯属于形而上学的观点。作者只看到农民工的作用和拼命挣钱,没有看到农民工受剥削和将来有一天用钱买命。只看到小农经济能给‘中国制造’提供廉价的劳动力,没有想到集体化后的农民会为国有企业提供更廉价的劳动力。作者没有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上,也没有站在社会主的立场上。由于立场问题,对打工人就不会有什么同情心。他不知道打工人是怎样的心情来拼命挣钱的。对于一些站着说话不腰痛的人,笔者是不赞成的。

  小农经济‘韧性’论者思想是落后的。小农经济的落后性还须摆事实讲道理加以论证吗?社会要进步、生产力要提高,必须有先进的思想作指导,改革40年来,不就是一个“联产承包责任制”吗?联产承包责任制,不就是“分田单干”吗?分田单干,不就是从集体化又倒退到小农经济了吗?抱着小农经济不放的人,思想不止于落后还开历史的倒车。三农问题专家们,应当站在社会主义的立场、劳动人民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讨论问题,否则,对社会主义、广大农民有害无益。讨论合作化问题的指导思想和理论根据应当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必须真真懂得现在的农业、现在的农民,如果只是靠主观想象就高谈阔起来,那是毫无用处的。合作化的问题不是什么理论问题,而是实践问题。“韧性”论者和‘耐心’论者,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农民走集体化、共同富裕的道路缺乏责任心、没有紧迫感。

  小农经济‘韧性’论者,认识不到汪洋大海的小农经济建不成社会主义的严重性,认识不到不改变小农经济、农村就要两极分化,劳动人民就要受二茬罪、吃二遍苦的危险性。这些人的屁股恐怕已经坐在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凳子上了。

  笔者对“耐心论”也是不赞成的。这也是一部分知识精英的观点。这个观点也可以叫做“条件论”。笔者认为,改变分散的小农经济为集体经济,不要什么条件,也用不着40年时间或更长的时间,只中央说一句话就办了,就像废除人民公社那么简单一样。毛泽东时代,党号召成立合作社,大喇叭一宣传,农民敲锣打鼓热烈欢迎,一晚上就成立了合作社,没有听说过还需要入社条件、还需要时间考验考验。在那50年代,农村掀起社会主义建设高潮,遵化县王国藩穷棒子社,23户贫农,23双手和三驴腿就是唯一的条件,没有条件买生产资料大家就上山砍柴卖钱买生产资料。自力更上、艰苦跟斗的精神感动得使人落泪。对比现实,那个‘改革第一村’,那个敢于天下先的小岗18条英雄汉,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的条件,要什么有什么,要钱有钱,要物有物,要人有人,国家、省、县三级都包了。结果,把沈浩累死在那里,烂泥巴也没贴上墙。难道,中央扶植这面破旗的时候,就没有想想他还需要时间和条件?

  中国共产党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党,它具有先进的思想和理论。列宁说的“没有革命的理论便没有革命的运动‘’,具有深刻的意义。改革40年来,党在发展农业上有哪些先进的思想和理论呢?现在的农业现状与整个国家现代化协调吗?搞“分田单干”的思想是先进的呢,还是落后的呢?共产党应当走在群众的前头带领他们前进,应当满热情地支持他们,而不是冷冷淡淡,更不是阻挠他们前进。中国农村有不少集体化的典型,党对他们的态度就是党对群众运动的态度。

  党的先进性体现在她的革命性上,改变小农经济为集体化的经济,是农村的一场革命;把几亿农民组织起来占领社会主义的农村阵地是一场革命。实现这场革命是中国共产党的使命。

  我们必须警惕的是,每当革命或群众运动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党内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首先跑出来,指责革命或群众运动“搞糟了”‘搞早了’。苏联考茨基指责十月革命是‘早产儿,没有生命力’,中国革命的农民运动如火如荼,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陈独秀指责群众运动‘搞糟了、搞早了’,中国合作化时期,有人大砍合作社,以小脚女人得姿态领导轰轰烈烈的合作社,以至发展到反对合作化、主张“三自一包”‘四大自由’,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丛未间断过以至走上废除人民公社、实行“分田单干”的私有化的道路。

  世界共运和中国革命的历史经验证明;没有真正毛列、毛主义的政党、没有马列‘毛主义最先进的思想和理论作为’指导,要取得社会主义革命的彻底胜利,要取得社会主义建设的彻底胜利,是根本不可能的。

  2021年2月2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