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三农”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兼与贺雪峰同志商榷

2020-12-19 16:50:2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尚达
点击:    评论: (查看)

  看了你的《三农政策的内卷化》(以下简称《内卷化》)有不同的看法,提出来与你商榷。你是研究三农的专家,我是住在农村的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你的话有影响力,我的话是耳边风。正因为如此,我认为直接跟你交换意见比我自己写文章效果要好。

  开门见山一句话:我反对认为小农经济是农村的“定海神针”的观点,无论日本、韩国还是台湾,这个“定海神针”多么能定海,中国也不需要,道理很简单,因为中国还要走社会主义道路。这个问题与《内卷化》有联系,所以先把它提出来。

  《内卷化》对农村和城市的关系做了一个基本判断,说:"相对稳定的农村与快度发展的城市的对立统一,是这个时代的重要的特征。改革的重点应当集中到城市。农村则应当相对保守稳健,以不变应万变。当前三农政策内卷化的根本原因就是对农村变化的操之过急。”这段话有三个内容。一时代特征:这是什么时代特征?这个时代特征是:一切(人)向钱看,资本为逐利,老百姓为求生。二改革重点不应当是城市,农业应当是“重中之重”“。三三农问题得不到解决不是因‘操之过急而是因分田单干。

  《内卷化》又说:“当前三农政策重点应当是农民问题,解决农民问题需要有历史耐心,不折腾农民,不在三农问题上过多折腾。这是当前中国三农政策最需要的智慧。”‘,我闹不太清楚作者所说的“农民问题‘’到底指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不折腾农民”是什么意思,那就只有根据我的理解谈我的看法了。我想,作者指的“农民问题”是农民的思想问题,一是走合作化的思想问题,二是脱贫政策执行中农民的一些思想问题。我认为,走合作化的道路,农民有三种思想,一种是多占有土地的不愿意走合作化;一种是少占有土地有明显不公的愿意把土地归为集体;三是有大型农业机械的农户不愿意走合作化的道路。脱贫政策中发生的问题不予讨论。我认为,农民有什么样的思想问题,也不是阻碍合作化的根本原因。走不走合作化,中央一句话,党说走,农民就走;党说分田单干,农民就分田单干。就是这么简单,农民的思想没有知识分子想的那么复杂。至于大拆大迁(不包括异地搬迁),那才叫劳民伤财地折腾穷哩。(不在我们的讨论之内)

  我认为《内卷化》对农村的形势缺乏阶级分析,忽视了两条路线斗争的问题。两条路线的斗争不是从今日始,而是从合作化时期就存在。废除人民公社,使农村的社会主义走入低潮,但社会主义的星星之火仍在。工商资本下乡又使两条道路的斗争明朗化,随着工商资本下乡严峻的形势的到来,两条道路的斗争就越来越激化。我从来不相信工商资本下乡是来帮助农民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农村的,我只相信,工商资本下乡是来发洋财的。它占领了农村社会主义这块阵地,资本主义就基本上算胜利了,农村就再也走不了社会主义道路了。

  三农问题,从本质来说还是两条路线的斗争问题,所谓的“农民问题”,归根到底还是走社会主义,还是走资本主义的问题。当前,党支部带领农民走集体化的道路,是三农工作的重中之重,解决这个问题三农问题才有可能得到彻底解决,一切问题都有可能得到解决。山东的一些地方的基层党组织已经走出可喜的一步。

  资本主义国家劳动人民没有尊严,只有社会主义国家劳动人民才会有尊严。现在,农村不是什么严重的像过去所说的“三农”问题,而是越来越严重的“缺乏三尊严”问题;农民缺乏尊严,土地缺乏尊严,粮食缺乏尊严。农民成了弱势群体,有什么尊严?土地任资本侵占,有什么尊严?饭碗没有牢牢地端在自己手里,还吃转基因毒粮,粮食还有些什么尊严?(此问题在此不展开论述)农村走不上社会主义道路,“缺乏三尊严”问题就绝对不能解决。

  毛泽东时代,一切(人)向前看,社会主义在前头。盼望着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有优越性。人们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地大干社会主义。要彻底改变农村,使农民有尊严,土地不可侵犯,懂得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的道理,就应当把毛教员请出来、虚心请教,按他老人家的教导走上社会主义的大门正道,抛弃所有的走资本主义的歪门邪道。

  暂时谈这些问题,希望你批评指正。

  2020年12月19日

  参考链接:

  贺雪峰:三农政策的内卷化

  http://www.szhgh.com/Article/gnzs/farmer/2020-12-17/255853.html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