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中国粮食的进口依赖

2020-04-05 08:27:35  来源: 旗帜时评   作者:经天济地
点击:    评论: (查看)

  蛋白质和脂肪是构成人生命体的最重要物质。

  因此,这是保障一个国家人民生命安全的最底线。

  然而,绝大多数中国人并不知道,供给中国人生命的蛋白质和食用油分别有43%和68%依靠进口!

  而在40多年前,中国人的蛋白质和食用油不仅足够自给,反而有净出口!

  这一个关切每一位中国人生命安全的最重大隐患,却很少为人所知,而中国百姓过去若干年被灌输的是——粮食“十N连增”,关注粮食安全是杞人忧天!中国自己种粮食不划算,18亿亩红线不必守,种不如买!

  其实,“XX连增”的背后是一个“偷梁换柱”自欺欺人之局——它是建立在中国放弃了低产量、高蛋白质油脂含量的天然大豆生产,而代之以高产量、低蛋白质油脂含量的玉米,以玉米的增产掩盖了大豆的减产。

  要知道,大豆中蛋白质占比35-50%(平均约40%)、油脂16-22%(平均约18%),鲜玉米的蛋白质、油脂的含量仅4%、1.2%。

  而2017年中国进口大豆高达9554万吨,占到全部消费量的85%!也就是说,大豆——这种中国人最重要的蛋白质、食用油来源的农产品,中国对外依赖度高达85%以上。而且进口的绝大部分是【转基因大豆】!

  在中兴被美国制裁——禁止美国企业向其提供芯片之际,中国人终于开始全面正视反思制造业领域“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荒诞错误道路时,更大的隐患——蛋白质和食用油的严重对外依赖仍未获得足够的重视。

  而万一出现“断粮”的情况,其比“断芯”对中国经济和国人生活的影响要大得多。

  其实,中国人应该感谢特朗普,如果不是他连续发难,很多官员和国人自我感觉还非常良好呢,觉得不论遇到什么事中国都是“最大赢家”,中国很快就超越美国成为全球领袖国家……

  这种建立在沙滩上的“泡沫城堡”正被蛮横的特朗普戳破——中国工业的“芯”被美国控制着,中国人生活的最重要物质——蛋白质食用油被外国人卡着咽喉,中国货币流动性的命脉被印刷美元的美联储扣着……

  诚然,从长期战略来看,我仍看好东方在与西方的千年博弈中实现超越,但是,这必须建立在勇于面对自身弊端,弥补自身短板,形成领先科技和全面竞争实力的基础上,而绝不能靠楼市泡沫和茅台酒实现,更不能靠庞大的官僚体系自我吹嘘实现!

  一言以蔽之,要自立自尊,先从解决中国人蛋白质和食用油的安全隐患开始!

  中国从世界最大的大豆生产国,变成世界最大的购买客户,如此戏剧性的变化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新中国建立后,大豆完全自给自足,是世界最大的大豆生产国。

  直到1990年代,中国仍然是大豆净出口国。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大豆出口超过100万吨,不需要进口。

  随着中国对全球市场开放程度的提高以及大豆产品需求的增长,中国大豆产业在2000年开始发生巨大变化。

  中国曾经是美国、阿根廷、巴西在世界大豆出口市场的竞争对手,如今却成为它们最大的客户。

  怎么会需要这么多大豆?

  过去大豆主要用于豆制品的消费,养殖业的兴起带动了饲料需求增长,豆油的消费也不断增加,于是大豆市场的结构发生了变化。

  现代养殖业的需求

  中国家庭的食品消费以前以植物产品为主,现在已经多样化,肉类产品(牛肉、猪肉和家禽)和乳制品的消费量增加。

  到2013年,每个居民每天总可用食物量接近3000大卡,其中包括高比例(20%以上)的肉类卡路里。

  1985年至2015年,猪肉产量增加了3倍,目前仍是中国主要肉类产品,占肉类总产量的57%。家禽产量增加了18倍,牛肉产量增加了15倍,羊肉产量增加了7倍。

  这些增长都是由人均消费以及人口增长推动的。

  人均消费的主要驱动力是日益增长的购买力和城镇化。

  美国农业部统计,2014年中国人均肉类消费量为33.6公斤,牛奶和乳制品的人均消费量仍然很低,为12.6公斤。

  这两类需求将在未来几年见顶。人口老龄化可能会减慢消费增速,独生子女政策的调整不太可能扭转这一趋势。

  肉类消费(主要是鸡肉和猪肉)的增长导致对动物饲料的需求上升,包括谷物和大豆。

  基于食品安全和经济原因,ZF推动大规模现代养殖业的发展,而传统的小型养殖户逐渐退出。

  2002年-2010年间,3000头以上的养猪场占比从5%上升到18%。在乳品行业,拥有1000头奶牛以上的养殖企业从2002年的3%增加到2015年的20%。

  因此,自混饲料的使用不断减少,工业化饲料使用量增加,对豆粕的需求随之增长。

  中国豆粕产量从1997/1998年的800万吨增加到2014/2015年的5400万吨。

  中国的现代饲料工业始于1975年,到2012年产量近2亿吨,成为世界最大的饲料生产国。

  豆油成为第一大消费油种

  随着经济增长和城市化进程,中国人均食用植物油消费量从1996年的不足8公斤上升到2014年的24公斤,低于美国和欧洲,但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中国食用植物油总消费量从1000万吨增加到3300万吨。

  在总消费急剧增长的十几年间,豆油一直居于领先地位。

  在2002年前,菜籽油是消费量最大的植物油,其次是豆油、花生油和棉籽油。当时大多数油是以散装毛油的形式销售,区域特征显著:东北消费豆油,长江流域消费菜油,部分南方地区消费花生油。

  但是,新的食用油标准改变了这种市场结构。

  1992年,中国颁布了一份“色拉油”的标准,未精炼的毛油颜色浑浊,被认为是不健康的,这引发了食用油市场的细分:味道和气味不再是第一选择标准,价格开始主导消费者的购买选择。

  便宜的大豆油变得更有吸引力,从2003年始,豆油取代了菜籽油成为第一大消费油种。

  2016年的美国农业部数据显示,中国植物油消费构成中,豆油占44%以上,其次是菜籽油(24%)、棕榈油(18%)和花生油(9%)。

  在生产方面,中国并不出产棕榈油,豆油是中国最主要的食用油产品,占比近55%,而菜籽油仅占29%,花生油占11%。

  进口大豆为何汹涌而入?

  中国的战略和关税政策

  为满足大豆需求,中国政府面临选择,油籽产品的进口政策制定并不容易。期间经历了几年的反复。

  ——1995年,中国取消了豆粕进口13%的增值税,以促进畜牧业的发展,确保饲料供应。结果豆粕进口急剧增加,1997/1998年超过400万吨,国内大豆价格及压榨利润下降。食用油产量下降,并出现了走私增长势头。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1999年ZF对豆粕进口恢复了增值税,并决定发展大豆压榨业:进口大豆在国内加工,获取压榨利润。

  ——中国决定实施3%的大豆单一关税政策,取代之前的征收的180%关税、40%优惠税和3%配额税率。这项决定旨在加强高附加值产品(即豆油和豆粕)的生产,同时契合中国的粮食安全战略,留下耕地用于粮食作物生产。

  中国的农业贸易战略包括仅对某些“非战略”产品(大豆、肉类)增加进口,对谷物则征收关税配额。这样,农业生产可以专注于战略产品,如谷物(小麦和大米),以保持自给自足。

  至此,ZF做出了明确的地缘战略选择:

  巴西和阿根廷的农作物种植(包括大豆)正在迅猛扩展,可以进口这些国家有价格竞争力的原料来饲养动物,以支持养殖业的发展。

  如果中国不进口,由国内种植7500万吨大豆用于压榨,则将占用4000万公顷土地,同时将不得不进口至少2亿吨的粮食。

  中国没有更多的可耕种土地,由于生态保护、城市化、工业化和污染、消耗、荒漠盐碱化等所造成的多重损害,四十年来可耕地面积从1.33亿公顷下降到1.2亿公顷。

  为了促进大豆进口并加入WTO(世贸组织),自90年代末期,中国取消了大豆的进口关税配额,将进口关税降低到3%;豆油的进口关税从2001年的63%下降到2006年的9%,豆粕的进口关税保持在5%。

  因此,自2000年以来,中国大豆产业面向世界市场开放,这与受益于关税配额的水稻、小麦或玉米产业形成鲜明对比。

  大豆市场的对外开放,给国内产业带来了两大主要冲击:

  冲击1:国内大豆产量下降

  大豆进口自90年代末以来急剧上升,到2015年,有超过8000万吨的大豆进入中国。

  中国的大豆种植相比其他的主要出产国(美国、巴西和阿根廷)缺乏竞争力,因为耕地有限,产量相对较低。

  生产机械化程度不高,小规模单干的竞争力低于南北美洲的大型农场。即使在土地资源相对丰富的黑龙江,大豆农场超过10公顷的也不多。

  生产成本不断上升,国内大豆的价格明显高于美国或巴西,数据显示,从2004年到2014年,生产成本增加了2倍。

  此外,中国大豆价格保持在较高水平,因为2008年国家启动了“最低保护价收购政策”,旨在帮助处于大豆开放市场中的农民。

  2008年中国在东北地区开始对大豆实施“临时收储”,每年10月下旬或11月初发布最低保护价,从 2009/2010年到2012/2013,大豆临时收储政策连续执行了四年,直到2013/2014年度 ,大豆价格稳定在4600元/吨。国内外大豆间的价格差价不断增大,压榨厂(油厂)更趋于采用进口大豆。

  2013年进口大豆均价为600美元/吨(需加征3%关税),国内主产区的大豆价格则超过750美元/吨。因为价格高,农民很难向油厂售出大豆,有的甚至不能被国家收储,因为不符合收购的质量标准。

  尽管承担着采购、仓储的费用,国家大豆储备仓库仍不断膨胀。外界评论甚至将“最低保护价”称为对进口和外国种植者的“补贴”。

  中国种植的多是非转基因大豆,含油量比进口大豆低3%-5%,市场于是出现了分化:

  超过60%的国产非转基因大豆用作食品(豆腐、豆浆等),而90%的进口转基因大豆用作压榨豆油和豆粕。

  此外,中国大豆种植区域主要集中在北部,即东北地区和内蒙古。在1990年之前,中国的大豆压榨工厂(油厂)主要位于大豆生产地区,销售区位于南部及东南部地区。在这种模式下,大豆的价格呈北低南高。

  大豆开始进口后,沿海地区建设了许多新的大豆压榨厂,产生了“北粮南运”的流通模式。位于港口附近的大豆压榨商购买国产大豆,成本更高,部分原因是中国交通运输的瓶颈。不断增加的大豆进口量随后改变了大豆贸易模式,国内大豆失去了资源优势。

  无法与进口竞争,中国大豆产量自2004年以来一直在下降。2015年产量为1100万吨,产量减少了35%以上,而种植面积减少了20%以上。

  然而,目前中国仍是世界排名第四的大豆生产国。产量一直维持在1.8吨/公顷左右的水平。

  大豆仅占中国油籽产量的23%,花生和油菜籽是第一和第二大油籽。

  现在中国已经依赖于国外大豆,80%的消费来自进口。在国际大豆贸易中 占比60%以上,大豆年进口额达350亿美元,占中国农产品进口总额的1/3。

  中国主要从三个国家购买大豆,95%的进口量来自于它们:巴西49%、美国35%和阿根廷12%。

  实际上这亦是互相依赖的格局:

  巴西四分之三的大豆出口到中国,美国超过一半的大豆销售到中国,85%的阿根廷大豆出口到中国。

  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豆粕的产量约为5900万吨,高于全国5600万吨的消费量,占中国蛋白粕类总消费量的近四分之三。中国仍然是豆粕的净出口国,主要出口到日本、越南和韩国。

  尽管巨量大豆被压榨,豆粕实现了自给自足,但中国仍是豆油的净进口国。2007年进口量达到280万吨,2015年下降到80万吨。

  虽然自2001年以来中国提升了大豆压榨能力,但豆油需求增长得更快。可以用另一个原因来解释这一进口现象——豆粕和豆油压榨提取率。

  中国的压榨业似乎重视豆粕甚于豆油。国内豆粕的出粕率为79%,高出国际平均值0.5%;而豆油的出油率为17.8%, 明显低于18.5%的国际平均值。

  就油脂部分来看,中国的对外依存度逐年增加,主要因为巨量的大豆进口和不断增长的棕榈油进口量。

  冲击2:外资进入中国压榨业

  中国的大豆压榨产能不断增长,从2001年的4000万吨增加到2015年的1.5亿吨,如果以年压榨7000万吨计算,产能明显过剩。

  压榨产能最大的地区为:山东(4000万吨),江苏(2200万吨),广东(2000万吨),广西(1500万吨),辽宁(800万吨)和天津(900万吨),全部都远离大豆主产区。

  自2004年以来,中国大豆压榨产业的另一个危机在于:越来越多的份额掌握在外资企业手中。

  2004年4月,在大豆价格达到360美元/吨的高位时,中国的大豆压榨厂(油厂)购买了美国大豆。6个月后,价格大幅下降到190美元/吨,许多买家试图违约,但最终不得不履行合同。

  高价买豆最终导致许多中国压榨企业巨额亏损和破产,国际大豆贸易商借机得以进入中国油脂压榨业。这次“大豆危机”导致了行业格局的剧变。

  目前,虽然国内企业拥有三份之二的大豆压榨产能,但外资公司掌控了中国70%的进口大豆贸易量。

  美国ADM和新加坡丰益Wilmar联合投资的企业,目前是行业内最大的外资企业。丰益wilmar在中国拥有56个分支机构,年压榨量2000万吨。

  Bunge邦吉于2005年进入压榨业,在南京、天津和上海设有机构,与三维集团在日照建有合资压榨精炼厂。

  Cargill嘉吉在中国运作34家独资或合资企业,并在广东、江苏建有四家压榨厂。

  国家的困局

  罗辑思维罗振宇有一期就在鼓吹中国要放弃粮食自给,靠买就行了。他可能只从经济学来看利弊,而没有从国家全局的角度来看。

  粮食是特殊商品和战略物资,把中国粮食安全交给其它国家,等于把国运交给其它国家,甚至比外国驻军更加严重。

  粮食这种东西,市场供应少10%,价格就会暴涨3倍以上。市场供应少20%,就会有40%的人吃不饱饭,必然引发战争。

  中国粮食进口量不断上升。

  危急时刻,粮食、石油、黄金才是硬通货,比一般的工业产品更有价值!美国深知这一点,对中国采取低价粮食倾销,试图让中国粮食产地减少。中国正对进口粮食产生极大的依赖。

  如果我们大量从国际上进口粮食,就会造成国际粮源的紧张,粮食价格必疯狂上涨。过度依赖国际市场,在战略上极易受制于人,在关系国家生存发展的国际竞争中处于被动。

  一旦发生粮食危机,你又完全依靠进口粮食,中国将面临巨大损失。如果粮食不够,以后哭都哭不出来。

  现在进退两难!进口粮食占比已经超过20%了。

  土豆主粮化战略,明显是为未来三大主粮减产做准备。

  中国人蛋白质食用油对外太依赖

  如果说民以食为天的话,那么食物中的蛋白质就是天大的事。

  可就是关于中国人蛋白质来源的这个天大的事,在中国无人关心——在百度搜索中,与蛋白质依赖度唯一相关的是一篇饲料的蛋白质对外依赖。当庭宾这个金融学者研究中国农产品对外依赖度,深入到蛋白质对外依赖度的时候,才非常震惊地发现——在中国国家管理部门、食品界和学术界竟然没有这个超级重要的词组——蛋白质对外依赖度。

  粗略计算——这个一个中国人每天都会面对,却被绝大多数国人和学者忽略的重大隐患——中国人的蛋白质对外依赖度已经超过了40%!

  众所周知,蛋白质是生命的基础物质,它是组成人体一切细胞、组织的基本有机物,是生命活动的主要承担者,是人体的最重要物质。人体所有重要的组成部分都需要有蛋白质的参与。一般说,蛋白质约占人体全部质量的18%,没有蛋白质就没有生命。

  在毛主席时代,中国人的主要蛋白质来源是植物蛋白,其中主要是非转基因的大豆蛋白(豆浆和豆腐)。但“盖个楷坊”以来,中国人蛋白质主要转变为动物蛋白摄入,但动物蛋白也主要由豆粕( 大豆榨油后的剩余物)和玉米转化而来,其源头也是植物蛋白。

  2014年中国粮食进口约1亿吨,而当年中国国内粮食总产量为6.07亿吨,粮食对外依赖度为14.1%。似乎问题仍然不是很大。

  但是,如果换成是粮食中对人体最重要的物质——蛋白质的角度,其对外依赖度要高的多。因为大豆里的蛋白质平均含量高达40%,是玉米(平均约3.8%)、小麦(约6.8%)和大米(约8%)的 5-10倍。也比其它高蛋白食品花生(平均约30%)和菜籽(约28.5%)高。

  2014年中国国产粮食为6.07亿吨,根据国家权威部门统计,其构成是:

  小麦1.26亿吨

  玉米2.1567亿吨

  大米1.3亿吨

  花生1700万吨

  国产大豆1245万吨

  菜籽1376万吨

  其它杂粮9204万吨

  (平均蛋白质取6%)

  合计为国产蛋白质4668万吨。

  与此同时,中国进口粮食约1亿吨,其中,大豆占了大头,高达7415万吨,占到中国人大豆消费总量的85.6%,主要进口地是巴西和美国。油菜籽为508万吨,其余粮食按照6%的平均蛋白质含量测算 ,进口蛋白质总量为3352万吨。

  这样2014年,中国自产和进口的植物蛋白共计8020万吨,进口蛋白占比41.8%,即中国人植物蛋白对外依赖度高达41.8%!

  不仅如此,尚须考虑到中国进口的大量肉类,2014年包括137万吨猪肉、29.7万吨牛肉、428万吨水产和90万吨奶粉等。如果我们以粮食肉食转化率1:2(水产约1:2、猪肉约1:4、牛肉约为1:7 ),每百斤饲料以玉米50斤,豆粕20斤(蛋白质含量44%),其它忽略不计来测算,每吨蛋白质含量为107公斤,共计为146万吨蛋白质,则中国人蛋白质对外依赖度上升到42.8%。

  由于中国进口大豆几乎百分百都是【转基因大豆】,而国产大豆也有相当比例的转基因大豆,因此中国人对转基因大豆蛋白的直接间接依赖度也不下于40%。

  与此相关的是,据中国粮油学会首席专家王瑞元的文章,2013年中国食用油市场的总供给量为3374万吨,食用油对外依赖度超过65%。(按照该文提供的数据:其中直接进口的各种食用油合计为1002.8万吨。国产油料和进口油料合计生产的食用油为2371.5万吨。国产油料中油菜籽、大豆、花生、棉籽、葵花籽、芝麻、油茶籽、亚麻籽八大油料总产量为5846.8万吨;而当年进口大豆 6340万吨,油菜籽360吨,其它进口油料忽略不计,以各种油料作物出油率不变测算,食用油对外依赖度为67.2%,2014年这个比例更高)

  中国现在这么高的蛋白质和食用油对外依赖度,特别是对进口转基因大豆的依赖是存在重大隐患的。中国进口大豆主要来自美国和巴西,由于转基因大豆的种子和配套农药都是由国际四大粮食巨头所垄断的,在目前美豆期货价格已经达到8年低位的情况下,以美元标价的成本很难大幅下降。

  如果未来人民币对美元大幅贬值,中国就可能进口不起大豆和食用油,蛋白质、食用油的供应量将大幅下降。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其中的一个对应方法是,减少肉食的生产,更多的人直接摄取植物性蛋白,即恢复以豆浆、豆腐为主的传统饮食方式,但是转基因大豆直接食用是否存在危害尚无定论— —美国虽然普及了转基因大豆和玉米,但都主要作为饲料转化为动物蛋白了。

  需要研究的是,如果中国人因为人民币贬值导致了进口粮食锐减,不得不从现在肉类蛋白为主的饮食结构重新回归到主要靠植物蛋白摄入,且最好是非转基因大豆蛋白摄入,国人,特别是吃惯了大鱼大肉、油煎炸食品的小孩子们身体能否适应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简言之,国人蛋白质、食用油对外依赖度太高了,必须引起全国人民高度关注了。对于如此重大的隐患,特别是蛋白质的极高对外依赖度,过去这么多年,中国农业、食品界和学界竟然无人关心,实在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