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李昌平:谈农村——这次猪肉价格涨幅大时间长,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2020-03-17 11:58:58  来源:乡建院  作者:李昌平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想谈谈生猪产业。

  几年前,猪肉卖拾元钱一斤的时候,我在好几篇文章中预告——十年内普通猪肉会卖到五十元一斤。有一个朋友还专门从北京市区跑到我在平谷的小院看我,还夸张的用手摸我的额头——发高烧没有?

  2018年7月,非洲猪瘟在我国发生后,肉价很快涨到二十多元一斤。2019年12月8日,农村农业部说生产恢复好如预期,预计2020年春节猪肉供给也好于预期,但很意外,元旦的肉价每斤三十元左右,春节的肉价涨到了五十元一斤。现在进入三月中旬了,猪肉价格还在高位运行,大口吃肉成了普通百姓的难以实现的梦了。

  此次猪肉价格上涨的特点

  这次猪肉价格上涨,有如下特点:一是持续时间长。从2018年8月到现在一直在涨,持续时间之长是改革开放以来不曾见过的,让二农部的发言人前言不搭后语了;二是涨价幅度超级大。肉价从十元一斤左右一路涨到五十元一斤,这个涨法,大猖狂了,把无数专家学者和官员的脸打的噼里啪啦的乱响。没见有官员脸红,实在不可思议。

  笔者不想在此浪费口舌谈什么母猪存栏数、生猪存栏数、库存冻肉数……,也不想谈政府财政力度空前,拿出了多少钱补贴母猪生产及养猪产业化、又把养猪产业现代化水平提高到了什么高度等等。笔者听这些数据和说法,有点厌恶感了!笔者在养猪业发展上,从来都只关心如下几件事:

  第一,农村的老爷爷老奶奶们养没有养猪,特别是母猪。如果整村整村的见不到一头母猪,我就觉得危险了,猪肉价格再贵,农村老百姓再怎么想养猪,都很难很难了。

  第二,每个村,能不能允许一两个人杀猪。如果一个市县区只允许一两家屠宰场杀猪,并且这屠宰场不是合作社的,是官老板的或龙头企业的,我就觉得危险了。养猪不许宰猪,能赚钱吗?能吃到既便宜又放心的好肉吗?这不是用所谓的制度逼迫农村老百姓放弃养猪吗?搞得农民吃肉也难了,有点奇葩。

  第三,政府财政拿大量的钱补贴养猪业,越补越多,却只补给龙头企业,我就觉得危险了,只有几个集团搞养猪产业化了,老百姓再想吃便宜点的猪肉、吃放心的猪肉就真难了。

  我国养猪产业经历的三阶段

  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我国养猪产业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短缺阶段,例如八十年代以前。短缺阶段,增产和增收同步,养猪是追求数量增长收益的阶段,农村家家户户都养猪,甚至市民也可养猪,机关企业食堂也养猪,猪肉供给当然会越来越多了。

  第二阶段是供求平衡阶段,即进入九十年代后。此阶段,增产不一定增收,生猪价格大幅波动。养猪由追求数量增长收益转向追求价值和价格增长收益。这个阶段,政府应该扶持农民合作起来走养猪产业化的道路,产前、产中、产后的收益都归合作生产经营者。这个阶段,千万不可以扶持龙头企业而把农户和农民合作社挤出养猪业,但我们恰恰就是这样做的——扶强欺弱。

  第三阶段是高级阶段——垄断阶段,即现阶段。这个阶段是生猪产业高度发达阶段,是以打垮竞争对手为目的,追求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的阶段。这个阶段,政府应该保护和发展壮大农民的合作养猪事业,防止龙头企业垄断养猪产业——获得垄断的市场份额收益及定价权收益。但政府部门关于养猪产业化的政策,恰恰是促进养猪产业进入第三阶段的,是帮助垄断和追求定价权收益的。现在是2020年3月中下旬了,我综合分析非州猪瘟以来二农部公布的我国母猪生猪恢复增长的数据(希望数据是真)、猪肉进口数据及中央储备肉的数据,如果我国没有形成垄断利益集团追求猪肉定价权收益,现在的市场猪肉价格每斤应不超过20元为正常。

  这么多年来,屠宰场给龙头企业,取消了农民的屠宰权;把补贴集中补给龙头企业,不补贴农民合作养猪,扶强不扶弱;再以环保的名义,设置一堆标准,把农民永久的排挤出养猪业。政府在养猪产业上补贴越来越多,管制越来越多,标准越来越多,农民退出养猪产业的速度越来越快。

  在二农部等部门的大力推动下,我国生猪产业快速顺利跨入了第三阶段——追求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最近五年来,虽然粮食价格下降了30%,但猪肉价格却上涨了500%。谁该负责?难道推给非州猪瘟就万事大吉了吗?有些政府部门又欠了国人一个解释。

  财政补贴越多,猪肉价格越高;猪肉价格越高,财政补贴越多。二农部会不断要求财政部追加养猪补贴,以保障人民群众吃肉的名义,这就是生猪产业进入第三阶段的正常现象,国民别大惊小怪。

  我关心的三个问题还回得去吗?

  面对猪肉价格涨了又涨,如果您以为只是非洲猪瘟造成的,您就太善良了;如果您相信猪肉价格会像以前一样很回归正常状态(七斤稻谷价格=一斤猪肉价格),就是在做梦了。我关心的三个问题还回得去吗?回不去了,利益固化了。

  新冠病毒引发的人难和非洲猪瘟引发的猪难,是前后脚发生的性质相似的灾难。新冠病毒和非州猪瘟其实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中国和中华民族太缺乏安全意识和安全战略了,以追求资本和技术高收益率为中心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讲,其后果是很恐怖的,以鼓励资本和技术以追求定价权收益为目标,其结果是,“恐怖主义市场经济”。

  中国有多少个民生产业,正在政府部门的扶持下,在追求垄断市场份额及定价权收益的产业化道路上裸奔?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